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26章 出事了

正文 第26章 出事了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日上三竿,老管家惯例的来请安。

    这是大户人家的规矩,要给老爷请安,然而最近高俅撂挑子了,让所有人都去给衙内请安,甚至包括他的三十一房小妾都来排着队的给高方平请安。

    太过分了,奸臣老爸的正妻病死了,然而三十多房小妾一个比一个漂亮,有三分之一年纪和高方平差不多。

    “呜呜,衙内,妾身实在过不下去了。”一个小美女说着便哭了起来。

    “恩,知道了,下一个。”高方平懒懒的摆手,仿佛老爷升堂一般。

    “啊!”那个小美女小妾不哭了,很生气的道:“衙内不忙……”

    “其实我很忙,老子一刻钟几百个铜钱上下,所以你有事说事,讲重点,不要在我面前哭诉浪费时间。”高方平泄气的道。

    “妾身……懂了。”美女小妾一阵尴尬。

    其余人,纷纷重新在心里构思开场白了。

    小美女小妾道:“妾身辛辛苦苦积攒了些钱,打算寄回娘家,却是一时不小心被偷走了些……”

    “叫你讲重点,如果抓贼,出门右转便是开封县衙,去报案就行。”高方平道,“如果想找我存钱吃利息,不用拐弯抹角,直接开口便是。”

    “存钱,吃利息,顺便……妾身想赚取外块,不知衙内养宠物猪还要人不?小朵那死丫头太有钱了。”她总算学会直接了。

    “养猪算你一个。不过一但偷懒就吊起来打,老爷也救不了你,下一个。”高方平懒懒的摆手……

    高俅于节堂内才散了军务会议,有心腹来报:“不好了老爷,大事不妙了。”

    “什么事如此慌张?”高俅也被吓了一跳。

    随从跪在地上道:“您的小妾,全部被衙内爷招去养猪去了,这成何体统?”

    高俅一个没站稳便摔在了地上……

    把老爸的小妾全部诏安之后,高方平背手,歪带着帽子,哼着小调出来走走。

    在高府的前院遇到富安。他不但新诏安了一群威猛的小九纹龙,此外今个只是上午,已经拉回来了几车铜钱,在配合账房进行交接手续。

    “衙内威武!”

    这群往日里被富安虐得忒死的小九纹龙见到新主人高方平时,摆开了阵势,仿佛后世的健美锦标赛似的,他们在以各种姿势显露着漂亮的纹身,以及油亮扎实的肌肉。

    杨志一副高手高手之高高手的模样,赶忙扭开头,觉得和这些人在一起非常丢人。

    高方平拍拍杨志的肩膀道:“无需如此,各人都有各人的作用。”

    “是。”杨志这才低下头。

    听得富安汇报了一下,最近的几天钱越来越多,幅度增加的有点不像话。

    对此高方平皱了一下眉头,感觉不是太好。

    “衙内似乎不高兴,钱多是好事啊?”富安奇怪的道。

    “未必,一件事偏离正常轨道太多,那么距离出事也就不远了。”高方平喃喃道。

    “谁敢有话说,谁敢不缴纳保护费!”富安带着一群九纹龙大吼。

    高方平懒得理会这些只会摆造型的肌肉男,不出意料的话,点将远征大名府的计划要拖延了。

    “杨志,跟我去街市上走走。”高方平背着手出门。

    富安很悲愤,有种被无视的感觉,以往都是他跟着衙内在外面想螃蟹一样的欺行霸市,无奈如今世道变了。

    “好人呐,老子如今是好人了,一切都变了。”富安很有哲理的对属于他的狗腿子们说道。

    “富爷英明神武,我等誓死追随富爷,做个对大宋有用的良民。”他们声嘶力竭。

    富安拍拍他们的胸膛:“你,肌肉不够扎实……你,油擦的不够,皮肤不够亮……还有你,纹身可以在修补一下更显得威猛。”

    紧接着,这些个白痴在前院排练起了江湖混混的把戏,诸如胸口碎大石,吞剑喷火此等门面功夫。正巧遇到高俅回来心情不好,便派遣亲兵骑着骑马冲将出来,把这些混混打得忒死……

    “衙内威武……衙内威武……”

    行走在街市中,有许多人打招呼,但已经不如以往那么热情奔放了。

    高方平又皱了一下眉头,继续带着杨志走。

    路遇一只九岁小萝莉,她背着一岁多的弟弟,牵着一头小猪在街市上找菜叶吃。

    “娃,最近猪好养吗,生出来的小猪崽多不多?”高方平停下脚步问道。

    “俺娘说了,养完这一发就不打算养了,要把老母猪卖了。”小萝莉脸色脏兮兮的。

    “这是为何?”高方平愕然道。

    “俺还小,不太懂,俺娘这么说想必有道理。”小萝莉带着小黑猪走了。

    高方平目送着她离开,只见她背上一岁的弟弟哭了起来,然后小萝莉拿出带着的米粉给弟弟,她自己想了想,也偷吃了一些,然后一岁的弟弟不哭了,但小猪又跑去吃菜了,然后小萝莉又蛮世界的去找猪。

    看着小萝莉的背影,杨志很感慨,双目有些湿润的感觉,喃喃道:“多好的娃啊。”

    高方平问他:“有没有想保护她的感觉?”

    杨志重重的点头。

    高方平叹息一声道:“这个年景,已经算是我朝边患最少的时候了,但小摩擦依旧时时发生,边关地区这样的娃很多,都被蛮子打草谷打死了。”

    杨志猛的握紧了刀,这是第一次发现,手中这把杨家将手里喝过蛮子血的刀如此重要。

    高方平笑了笑道:“竖立军人的信仰,简不简单?”

    “衙内醍醐灌顶,杨志惭愧!”杨志文绉绉的躬身道。

    ……

    “难得见衙内来,民女请衙内吃豆子。”

    来至豆娘的摊位,她大方的请高方平吃了袋豆子。但是看起来她不高兴。

    “为什么不高兴,生意不好?”高方平仿佛老爷似的坐在了她的椅子上,让她站在旁边。

    豆娘神色暗淡的道:“生意比之早前差了不少,目下物价高起,生意很难做了。各项税费,以及衙内的保护费却得继续走,也不知道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高方平皱了一下眉头,果然出事了。

    难怪最近收回来的钱大幅增加,因为物价贵了,交易额大幅增加。但这是回光返照,过了这最后的辉煌,这些人将被吸血一空,她们没有什么了,其实高方平也就没有什么了,国家也就没有什么了。

    “你且细细说予衙内听,自有衙内做主。”杨志不懂却很有信心。

    “都因为这个。”

    卖豆娘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大号的铜钱递给高方平。拿着仔细看了看,掂量掂量,大约有一般铜钱的三个重的样子。

    高方平疑惑的道:“这东西价值几何?”

    “十钱,一钱顶十钱用。”卖豆娘悲愤地说道。

    高方平勃然色变,猛的起身:“糟了!”

    竟是给忘记了此节,这乃是蔡京拜相期间的一大恶政:当十大钱。

    大宋的活力很强,商业很茂盛繁荣,所以经济增长率很高,而经济增长的同时大量需要货币增加供给,以达到匹配的目的。

    问题就出在这里,铜矿的开发跟不上经济的增加,也就导致货币跟不上,这在经济学上叫通货紧缩。那么所谓物以稀为贵,大量发型铜钱,导致铜价飞涨,如此也就有了早期名臣张方平上书说:钱比铜贱。

    意思是最简单的赚钱方法,是把铜钱收集起来融掉,做成铜器去卖,就能获得惊人利润。此等情况几乎贯穿了整个北宋时期,只有严重和不怎么严重的差别,却一直都存在。

    毕竟经济增展、商业活动的增展太快,货币供应却更不上。

    蔡京拜相期间也就有了这么一个恶政,为了节约用铜,随便加点料铸造出大钱,顶十钱用。

    老百姓是很傻的,初期信了,以为真可以顶十个用。但权贵土豪奸商们却不傻,钻空子大量收购民间的小铜钱,回家融掉,花费三钱的铜量就能铸造一个价值十钱的大钱,然后用大钱换走老百姓手里的小钱,再用小钱,继续铸造大钱。

    如此恶性循环。敢钻空子的少数权贵大发横财,老百姓的血汗被席卷一空,世面上各种物价开始飞涨。

    老百姓上当后,用这些大钱却无法从权贵手里换到十个小钱。权贵们不要大钱,就连官府都不要大钱。但却愣是规定它就值十钱。于是,这样的吸骨髓大钱便开始在江南一带横行。此时老百姓手里只有大钱了,面值是十个,但都知道只值三分之一。所以导致物价飞涨三倍。

    第二个致命点在于:官面上的交易额增加三倍,所以官府依照三倍营业额征收商税,且严令不收大钱,要老百姓以小钱完税。

    这样一来就严重了。此一时刻,已经影响到汴京。

    汴京自身的生产力有限,却是大宋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和外面通货非常频繁,从外地调集的资源非常多。外面的物价涨,汴京当然也涨。

    并且越来越多的大钱开始流入汴京,影响力正在逐步放大。

    这时代没有什么微博和朋友圈,信息极度闭塞,所以一个事件真正出现苗头的时候不是刚开始,而是已经很严重。

    严重到富安都很聪明的不要大钱,让他们依照高营业额,缴纳小钱作为保护费。

    但是朝堂诸公依旧不知民间疾苦,对此不闻不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