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48章 十字坡

正文 第48章 十字坡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高方平铁青着脸,拍案起身!

    徐宁也是感觉背脊凉飕飕的,就没遇过这么狠辣这么决断,反应这么快速的凶人!

    梁红玉把手指含在嘴巴里想了想道:“该招我姐回来了,小玉想我姐了。”

    高方平笑笑,轻轻摸摸她的小脑袋。

    “果然有勇有脑子,昨晚见过后,他目测出你徐宁战力不弱,否则难说老子也会被顺手干掉。一个人杀人杀顺手了之后,轻易就停不下来了。”高方平走来走去的喃喃道:“人才啊,武松乃是果断型人才啊,只是说此种人才有点危险,谁也不敢用。就连宋公明用他都很慎重,一直都压制。”

    不等有个计较,昨天见过的那个孟州推官王大人,已经来到驿馆内,对徐宁拱手道:“徐指挥,知州大人有请。”

    徐宁一声不吭,表现得很尊敬,却就是不动,等着高方平说话。

    推官当然知道原因,也不责怪徐宁,叹口气对高方平道:“高衙内请了,这便和本官走一趟,你看如何?”

    高方平微微的头皮发麻,这便是有官身的坏处了。若是以前的纯纨绔子弟则不用理会谁,而现在不去虽然不会掉脑袋,却属于破坏官场规矩的出格行为。

    “知州大人既然吩咐,下官这就要去。”高方平出门的时候道:“徐指挥,随本官走一趟孟州衙门。”

    ……

    徐宁取下头盔抱在侧面,跟随高方平步入大堂后,单腿跪地道:“禁军捧日第八部麾下徐宁,参见上官。”

    “徐将军免礼。”三缕胡须的孟州常大人微笑道。

    “下官高方平参见大人。”高方平官位和徐宁差不了多少,却不用跪,拱手了事。

    常维呵呵笑道:“承务郎少年英雄,乃将门之后,本官观你骨骼惊奇,嫉恶如仇,乃是栋梁之才。”

    高方平听得两眼发黑,什么将门又是什么嫉恶如仇什么的,估计躲不掉了,要被点将出阵,缉拿凶人武松了。

    不用问,现在孟州本地官吏被吓破了胆,因为武松太狠了,各种捕快弓手什么的听说要擒拿武松,不出意外就全部请病假回家了。厢军不能请假,但是用于镇压农民或许有点威慑,对付少量的高手根本没用。

    正巧殿帅府的精兵路过孟州,不用白不用,换做高方平知孟州事,也要狠狠的利用,不是你说“我只是路过”便能放过的。

    想定,高方平也不废话,抱拳道:“下官懂了。只需大人一纸委任书下达,下官立即领军出阵,此等惊天血案天良沦丧,是可忍孰不可忍,便去拿了贼人前来交于大人。”

    常维眯起眼睛给了个抹脖子的手势,冷冷道:“若能追上则无需请命,就地正法,带回首级就可。凡与之交往、包庇、隐瞒不报者,同罪论之,就地正法!”

    “得令。”高方平很赖皮的道,“然而我有条件。”

    老常非常恼火,无奈正是用人之际,只得生硬的道:“且道来叫本州知晓?”

    “钱庄,保护费。”高方平开门见山的道:“简不简单?”

    常维不是白痴,汴京的传闻早就知道了,其实作为父母官,往日他也研究过高方平的模式,觉得很有用。而既然在汴京可以实行,朝廷不过问,张叔夜敢同意,那么常维当然也敢。

    想定,常维起身道:“这有何难,你只要敢立下军令状出阵,老夫同意了又如何?”

    当我傻啊,我一文官,才不受你忽悠立什么军令状,万一拿不到武松,我不是栽了?

    想着,高方平装傻冲愣,低着头不说话。

    换徐宁这么干的话就被杀威棒伺候了,但老常却拿高方平没有办法,最终只得摆手道:“罢了,尽力而为,去拿了武松的人头来,则一切好谈。”

    高方平亲眼看着他写下了一执文书,签押上知州大印后,拿过来确认一遍收在怀里,带着徐宁转身就走。

    如果没有这份文书,又偏离了殿帅府押运路线,那么这队人马就人头落地了……

    出了州衙,有个三十不到的美妇跪在地上哭泣。

    他是张都监的老婆蒋雯,蒋门神的姐姐。想不到是这么标致的一小娘子。

    “高大人!”蒋雯不顾礼节的拦住高方平,双目仿佛要流血的样子道:“可怜我的三个娃啊,小女儿仅八岁,儿子只十岁,就被那畜生杀死在家里。我弟弟蒋忠的娃、我的侄子也死了。血债血偿,高大人此番出阵,一定得为我张家蒋家讨回公道来!”

    言罢跪在了地上一直磕头,磕出了血来。

    州衙的周围,有一群如同小乞丐的孤儿也跟着流泪,对此高方平颇为奇怪。

    徐宁皱眉道:“军令在身休得打扰,一切事宜自以国法论处,妇人不得拦截官衙。”

    蒋雯就是跪在地上拦着,不理会徐宁怎么说。

    “起来。”高方平伸手搀扶她起来道:“高方平食君之禄,剿贼乃是分内。张家娘子等待我的消息便可。”

    “带回贼人人头,我给您做牛做马!”她一字一顿的道。

    “尽量吧。那家伙可不容易抓。”

    高方平驱赶开阻拦的人群,在徐宁和富安的护卫下,快速出城赶到军营,点齐一都人马,披上战甲,跨上战马一挥手道:“出阵!”

    ……

    战甲有些重,但为了预防飞刀暗算,高方平只得穿着了,这真不是为了装逼。

    关于骑术高方平不如亲军,不过在现代的时候骑马就是高方平的爱好,不说技术优良,仅仅赶路还是没问题的。

    出得孟州,一人双骑,只往东南方向急行军!

    原本以为只是做做样子,徐宁现在疑惑了,怎么衙内好似专门知道要去哪里寻找贼人?

    但是徐宁不敢问,扭头喝道:“快快快,不用节省脚力,追贼要紧!”

    如此一来,一百人两百马犹如战阵冲杀,尘土飞扬,黄沙盖天,声势颇为惊人。

    此种轻装上阵的奔袭,一人双骑阵容,要做到日行军三百里有是可能的。也就是说,不到一日就能到达大名府。

    当然高方平细皮嫩肉的,没有经过磨练,三百里的话屁股就颠废了……

    之前是荒郊野外,目下跑了几十里,远远能看到一些炊烟,前方有荒凉的村寨。

    勒马停止下来,高方平很流氓的问田间劳作的一个老农:“老头,这里可是唤作十字坡?”

    “正是十字坡,不知你要寻找哪家哪寨?”老头声音很大,态度很彪悍。

    大宋和一千年之后不同,大宋的老百姓不怕当兵的,他们只怕官府的“吏”。军籍人士敢骚扰百姓会被斩的人头滚滚。因为百姓是皇帝的子民,皇帝只信任文官,所以武臣无权决定百姓的命运,只有中央派出来的文官有这权利,也就是说最小要成为知县,才能决定老百姓的命运。是的,大宋的知县不算地方官,而是中央派去的特派员。

    “是十字坡就好。”高方平喜道,“在问老头,张家小店在哪?”

    老头听到张家小店时神色大变,不敢说话,只偷偷的往某个地方看了一眼,就低头劳作了。

    “谢了。”高方平已经明白了,指着前方十字口、山坡上一间门庭冷落的小店道:“列阵!距离三十步围起来,没有本官命令不得冒进,弓弩禁戒!”

    尘土飞扬!

    转眼飞驰上山坡,把那间小店给围了起来。

    小店的院子里,竖立有高高杆子,布幡上写着大肉包子四字。

    这就是传说中的那间黑店,菜园子张青、母夜叉孙二娘的人肉包子就是这里出来的。有过往的落单旅客进店去,十有**就被美女药翻掉,拿走财宝,把人杀了制作人肉包子出售。

    杀人夺财就不说了,这么干的人很多,做包子固然有猪肉太贵的原因,然而也未免太重口味了,如此一来物以类聚,所以这两家伙是武松的结拜兄妹,武松犯事后应该会来投奔他们,打扮为头陀什么的,混上二龙山,最终就混进了梁山。估计宋公明鼻子大了压着嘴,为了诏安二龙山的人马和钱粮,只得接受了这三个人渣。

    追击来这里,其实高方平也没把握能否抓到武松,但是只有来碰碰运气了,否则上哪找人去?

    “吆,是禁军的军爷吗?光临小店何不下马歇脚,好教奴家伺候军们吃酒。”

    被大军围困后,小店里面有些动静和慌乱,随即,风骚妇人孙二娘媚笑着走了出来,扭动着令人喷血的身材、胸口处衣襟半开,显露了些非常动人的女人色彩,她一边携带魅惑的笑容,不断的走近高方平。

    高方平又不是软脚虾,一挥手道:“但凡靠近本官二十步者不用请示,格杀勿论!”

    “遵命!”

    大吼如雷,一百口弩箭抬起,对准了孙二娘的心窝。

    孙二娘吓了个脸色惨白,急忙后退至门口,她知道出问题了,肯定是害人精武松露出破账,引来了官军,看来这次是插翅难飞了。

    面对如此精良的精锐,团团围住,派兵布阵有序不乱,基本不可能突围的。就算突围,人家一骑双马的豪华配置,是跑不掉的。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吓得奴家心口扑腾扑腾的?”孙二娘故做冷静的道。

    高方平冷冷道:“奉知州大人将令,缉拿凶人武松,就地正法。其结交者、隐藏者、知情不报者,同罪论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