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73章 又升官了哈

正文 第73章 又升官了哈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来个米糕,多加点糖。”高方平走过去扔下了两文钱。

    米糕娘的眼睛有些肿,看来是昨夜哭了一夜,却也不影响她的热情,赶紧的,伺候此大人吃东西要紧。

    高方平也没问她们现在何处落脚,因为问了白问,自己解决不了,显得假惺惺。

    吃了几口,高方平好奇的道:“对了,人家花多少钱买你们的宅地?”

    “二……二十贯。”米糕娘低声说着眼睛就发红了。

    高方平也不知道这算是什么价格,看向了关胜,因为胡子关就常年混迹大名府的。

    关胜凑近道:“大人,这钱只是四分之一的价格。”

    果然,又听米糕娘哭着道:“前些日子有中间人来牵线,说给八十贯。但好多人都不想搬离北门刀立坊,现在他们以房子烧毁不值钱为由,只给二十贯了。此举也吓坏了好多人,今天听说已经有一半以上的人,去大名县衙完成地契的转让手续。”

    “你打算卖吗?”高方平问道。

    米糕大萝莉红着眼睛道:“现在不想卖也没法了,我娘说就算重新建房子起来也要花费几十贯,还有再次被烧的可能,下次起火说不定就会死人了。于是让我也去县衙办理土地转让手续,大人,您说小菁该怎么办?”

    高方平迟疑片刻道:“你娘让你搬,大多数也搬了,那你随波逐流好了。钉子户即便在一千年后也不会有好下场,如果所有人都死扛到底那就有戏。但仅仅是你,扛不住北京豪强。”

    “我们家现在什么也没有了,小菁好没用,没法很好的照顾娘亲。”米糕大萝莉还是在哭泣。

    “会养猪吗?”高方平问道。

    “会啊。俺们家以前也养,但在北京养猪挣不了什么钱,被屠夫帮垄断了。所以俺们家只养一两个猪,过年的时候杀了自家吃,原本有两头猪的,但火灾的时候猪业被烧死了。”米糕娘伤心的说道。

    高方平走开的时候道:“很好,先咬牙撑过这段时间,以后跟着我养猪,就在你们土生土长的那片地上养猪。等你们的地被卢俊义抢了后,我去以同样的手段抢他的。建个猪场,到时候我聘用你们为终身长工。”

    “?”米糕娘好奇的看着这个神人离开了……

    本来打算去卢家的翠云楼听听曲,找机会调戏一下卢俊义的美女老婆,却在半路被留守府的人给截住了。

    “大人请赎罪,乃是我家相公有请。”那个梁中书的护卫心腹说道。

    既然这样只有跟着去了,想必会有比较正式的商谈,先听听老梁有什么馊主意……

    “下官高方平,参见留守相公。”去到梁子美的书房,高方平做足了礼节。

    “坐下,不用那么拘束。”

    梁中书很和气的拉着高方平坐下,然后吩咐了茶水抬上来。然后他也不及时说正题,像是和晚辈聊天一般,风花雪月什么的都有涉及。

    聊了一会,让高方平有感觉这是他第二次考教学问。没什么好隐瞒的,反正就是一问三不知。

    再次确认了这小子不学无术,就一个聪明机灵的纨绔,梁中书略微有些失望,却也更加放心一些。失望是这个时代人的通病,以他梁中书学富五车的底子,他当然天然喜欢亲近真正的读书人,这是骨子里携带的。

    “贤侄有空的时候还需要多多读书,了解圣人之学方有机会一展所长,否则总归都是小打小闹。”老梁以长辈的语气说道。

    高方平可以感应到他的真心的,远的不说,近处的话,高方平是不可能威胁到他的,何况高方平现在乃是他儿子的“兄弟”,任何一个爹都不喜欢儿子结交流氓而不结交“好学生”。

    “额,梁世伯明见,小子不是那块料啊,街市上打打架发点小财,小子还行,真正的治国之道圣人之学,此生怕是无缘了。”高方平摊手道。

    “你啊,不许这么没志气,若再如此,老夫说不得也要代替高殿帅给你一定的管教。”老梁伸手指指高方平的鼻子。

    其实真要拜师的话,无论如何老梁都是一个不错的存在。但高方平真的不是那块料,于是也不回应,装傻冲愣。

    “能和老夫说说,你的钱庄怎么回事吗?”梁中书这才切入了正题。

    高方平抱拳道:“伯伯,小子这人直接,钱庄也无从说起,请梁世伯言明要干什么。”

    梁子美微微一笑道,“果然,一般人想忽悠你恐怕很难。老夫直接说了,恩相的六十大寿来临,老夫准备了十万贯生辰纲即将起运。但这个年景路上不太平,此举乃是私事,不能动用大军押运,贤侄有办法吗?”

    高方平这才知道,他提及钱庄是这个意思,想使用汇兑业务。

    迟疑片刻,高方平试着道:“好教留守相公得知,我钱庄的确有一项汇兑往来,可以很安全的携带汇票往返。不过钱庄业务目下在北京还没开展。不知留守相公对下官在北京的谋划怎么看?”

    梁子美手捻着胡须正在仔细考虑,许久微微摇头道:“方平,不是老夫绝情,但老夫不是常维,不是张叔夜,此例在北京不能开,你理解吗?”

    高方平暗叹一声,果然是没得谈,之前一直没开这个口,就是因为知道他不容易答应。

    梁中书的确和常维不同,他是将来要登入青云的人,小辫子自然越少越好,有风险的事越避开越好。他这样级别的士大夫别说批准个钱庄业务,他就是贪污个钱庄也没谁来找他麻烦。

    但如果有天要做宰相的话,就需方方面面的注意。就是这样的原因,他又需要送礼给皇帝和蔡京,所以这才容忍卢俊义的存在,因为他需要卢俊义的钱来送礼,他梁中书是不能赤膊上阵去撸钱的。

    否则以北京的繁华来说,他只要不在乎吃相而赤膊上阵,积攒些家财太容易了,何必沦落到去找儿子借钱、还遭遇白眼的地步?

    到此,高方平恭敬的道:“小子明白了,留守相公将来是登入青云的人,有所顾忌乃是正常的。”

    “你果然很聪明。”梁子美笑着点点头。

    高方平又道:“但既然北京没有业务,生辰纲一事小侄帮不上忙,现在殿前司转运局的军伍已经回返东京,路上不太平,您总不能让小侄带着巨款上路吧?”

    “可老夫听说我宠妾的钱,都已经存入你的名下,票据是以孟州钱庄的名誉,包括我那不成器的逆子梁希明的钱也存在你处,票据以东京钱庄的名誉开具,那便是说可以转圜不是吗?”梁中书呵呵笑道。

    高方平一阵郁闷:“伯伯,那些钱少,小侄很容易就可以带到孟州或者东京,但您的十万贯……”

    梁中书毕竟是顶级的封疆大吏,决断和霸气都很强,赶鸭子上架的道:“行了,莫要再推脱,老夫事物繁忙,无暇押送生辰纲,贤侄你乃将门之后,骁勇善战,何惧区区山贼。此举算是帮老夫一个忙,听说是一层汇兑费,老夫会付你一万贯。同时你帮了老夫,那么你在北京的业务老夫自会多多照应,将来,所有的事都是可以谈的,这就是官场规矩,贤侄居然做官,须得慢慢适应这些规矩。”

    一番话压下来,高方平推脱不得,恨死老梁了。可惜不能如同殴打他儿子一样的打他。

    梁中书这么说,威胁的意味已经有了,那就是拒绝的话,北京保护费业务恐怕都不会太顺利。此外往后要打开钱庄的局面就更难。

    “既如此,下官接下了。您准备好十一贯的时候,下官便以孟州钱庄名誉开出票据。”

    高方平和他谈妥后,便匆匆忙忙的离开,好在也不用真的押回东京,想办法运到达孟州蒋雯处就行……

    回到别院,东京来的家仆又带来了高俅写的家书。于是,高方平又和梁红玉小萝莉一起,挠着头翻译。

    看完后就笑到,高方平升官了。

    起因是奸臣老爹又送了一个新调教的鸟给官家,然后前些天梁师成那阉人伺候官家的时候不小心犯错,摔坏了一件名器,赵佶正恼怒之际,那只鸟骂道:“脑壳被门夹了啊!”

    如此一来皇帝笑得蹲在地上,他觉得这只鸟太贴心了,骂出了朕都骂不出的语言,形容贴切,酣畅淋漓。

    于是赵佶大喜,不但饶了梁师成,还问高俅是怎么回事。

    高俅当然乘机进谗言说乃是小高调教的鸟,自创的语言。

    听说当时赵佶心情非常好,笑道:“小高卿家真用心,每有奇思妙语让朕高兴,赐官,正八品给事郎。”

    高俅老爸在信中描述,梁师成那阉人险些吓得尿裤子,事后也非常感谢高俅,送了一份厚礼给高俅。太监反过来给大臣送钱这是第一遭,只有高俅有这待遇。

    也是,正常情况下小太监犯这种错误就被杖毙了。就算梁师成已经开始冒起,算是得宠太监,却也非常危险,不会被杀,但很可能就此一蹶不振了。却恰好遇到鸟提前骂了出来,既然有“人”骂,那么皇帝气消了一些是正常的,然后又觉得鸟贴心,一高兴就大事化小。

    在心理学领域,梁师成那阉货,是真真实实的依靠着奸臣老爸的鸟躲过了一劫。所以他感谢高俅乃是正常的。

    但对此高方平有些郁闷,历史中的梁师成也不是省油的灯,乃是跋扈专宠的六贼之一。看来真的那个阉货命不该绝,命中要崛起的样子。

    其实高方平真的很乐意梁师成被杖毙的,可惜的是赵佶这家伙是个文艺皇帝,脾气真的很和蔼,戾气不重。

    “这么说来,衙内爷在孟州剿贼如此大功劳,表扬都没一句。然而因为一只鸟说话,又升官了?”小萝莉含着手指道。

    “咱们皇帝就这德行。”高方平觉得,论及做官还是奸臣老爸有心得,自己还差得远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