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77章 写信

正文 第77章 写信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听说今天有牛肉火锅,带着人赶回去的时候却只见到一片狼藉,火锅翻扑在地上,富安扑在躺椅上剔牙。

    小萝莉在训练她的部曲。

    牛皋把最近收到的金子拿出来,吐些口水在上面,用袖子纷纷擦亮,然后再重新藏起来。对此高方平很无语,好在不是白银,否则会影响成色。

    四个小女孩拥有裁缝的潜质,正在摆弄图纸,测算制作衣服需要多少布料。因为富安答应了给她们买最好的蜀锦。

    梁红玉的小猪听说去留守府的厨房找东西吃去了,在这里它是吃不饱的,永远只能看到一个翻扑着的火锅。

    不知不觉的就天黑了。

    高方平在房间里提笔书写,给李清照写信。

    盗用她的词,高方平一点也不脸红,作为大宋第一流氓,高方平不论做什么都会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只要有用,那么用就是了。但用了之后需要给李清照一个交代,所以书信之中把那首永遇乐也附上了。并且署名李清照,算是送她也好,还给她也好,反正无所谓。

    李清照是个有忧患意识的人,她总会想的很远,曾经还和高方平约定过老了怎么样。她劝说赵明诚从太学退学,不想涉足官场,同时她也能看出赵挺之的气数快用尽了,所以她这样的女人,一定最能看得懂那首词。她会比任何人都理解这首词。

    写信对于一千年后的人早没有了任何意义。曾经大伯谈及年轻上大学时最大的乐趣是和以往的同学朋友写信,那时作为九零后的高方平无法理解,但是现在在大宋,提笔给李清照写信的时候高方平忽然懂了,懂得了大伯当时眉飞色舞的情绪是怎么来的。

    算时间,清照她们坐船南下杭州应该早到了。所以这是一封借助官驿,发往杭州的信函。

    提及杭州,梁红英的路线也差不多。就是不知道她的情况怎么样了,不知蔡京谋划的大钱纲是否已经快要起运?

    百万贯大钱纲的谋划起运,还必须全是铜钱,又不能动用水路漕运,当然不会简单。这就是高方平得空可以来大名府的原因。

    “希望一切顺利吧。”高方平放下笔喃喃道……

    晚间的房间里。

    美貌端庄的中年妇人正坐,她是蔡京的女儿,梁中书的夫人。四十不到的年华又保养打扮得宜,让她显得很年轻很韵味。

    梁蔡氏手拿着宝贝女儿抄录的一首词在阅读,声音细微,最后沉默无语。她竟是深有触动,难得出现了强烈的情绪波动。

    蔡京其人的文采不用怀疑,家教也非常完美,所以作为梁夫人,一般的词看看也就算了,不会当做一回事的,甚至还会批评两句找些毛病。但女儿梁希玟拿着这首词来的时候,梁夫人看过便舍不得再放下了。

    “真为那纨绔子弟作?”梁夫人许久稳住了情绪,轻轻放下了纸张。

    “是很诡异哈?”梁希玟有些尴尬。

    “怎止是诡异所能解释,几乎于不可能。”梁夫人喃喃道:“能以经历沧桑、大起大落的女人角度写出此等大彻大悟,却又不甘心的平淡笔法,除非是苏轼和你外公专门为之,否则断然难以做到。”

    梁希玟黑着脸道:“我就知道被那小子蒙了,女儿就知道不可能,哼!”

    “为娘只是说近乎不能,而没说绝对不能。”梁夫人又微笑道,“我朝创造力举世无双,也爱出神童鬼才,算起来小高都16岁了才开窍,其实也算不得太诡异。这便就是他所作。为娘的搜便脑袋也找不到这首词的出处。更想不到现今符合条件身份的谁个才女,能有此作。倒略有几分易安的笔调,想来他乃是易安知己,受易安影响加之天赋使然,便有了此作。我甚至有感觉,这是在写他的好友李易安的将来。为娘的读了也难免有些感同身受,我要不是蔡京的女儿,其实这首词便是写我现在的遭遇和心境了呢。”

    梁希明听得咋舌了,实在想不到同为当年东京大才女的娘,居然会给予这首词如此评价,实在不容易啊。司马光王安石苏轼这些个神童妖孽的早期作品,也不见得能获得娘的赞赏呢。

    当然了,受家学影响,梁希玟也还是很有文采的。明白这首词它好就好在针对性、倾向性太强烈,那种经历沧桑后留下的沉淀和智慧,波澜不惊的平淡笔法写穿世间炎凉,揭露那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之下隐藏着的落魄。一但遇到了稍有此想法或经历的人,简直会为之着魔。

    想着,梁希明小女儿态的抢过纸张贴在怀里,歪着脑袋想想道:“爹爹一直看不起那纨绔子弟的文采,女儿这便拿给爹爹瞧瞧去。”

    梁夫人如何不知道宝贝女儿的心思,却是闻言后黑着脸道:“你爹爹乃志在青云的人,如何会喜欢此等奇词淫巧?像他那种满腹经纶又有志向的人,最是瞧不上此等文辞。女儿啊,你比小高的智慧可差太多了。并非是好东西就一定会人人喜欢。见人说人话这便是真正的聪明人。否则只要有才就会让众人喜欢的话,那东坡居士且不是永远做宰相了?”

    “还是娘聪明,那便……不给爹爹看了。”梁希玟把纸张藏了起来。

    梁夫人注视着女儿少顷,微微一笑道:“你早过了婚嫁年龄,是不是有想法了?”

    梁希玟想都不想就张口狡辩,立马又把高方平贬低得一文不值,甚至是狗屁不如。

    把梁夫人听得半张着嘴巴,寻思为娘都没说是小高好吧,她张口就瞎驳,真是的,权贵家的才俊子侄最是不缺,又不是只有小高适合婚嫁。

    严格来说蔡家的外孙女,梁中书的女儿,以目下国朝的思维风气,可以嫁给寒门,却必须是东华门唱名之人。

    基本上大宋最被鄙视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取公主的驸马,另一种就是嫁入将门的女人。这两种人在士大夫阶层之中是永远抬不起头来的,而恰好,大宋的话语权永远就掌握在士大夫手里,真不在皇帝手里,而是这些文坛流氓说了算。

    从这里来说高方平勉强算个将门,哪怕他现在已经是文官,人家依旧这么看。只有两条路能颠覆这个看法,一,进士及第,东华门唱名。二,高方平在文臣系列中,官做的比高俅大。

    除了这两条再无其他路线可走,就算是功劳盖天被封个异性王,也一样会被那些文坛流氓欺负。他们连官家都经常欺负,何况一个污糟猫王爷……

    汗。

    一不小心做了次文贼,目下高方平算是在大名府小有名气了。

    纨绔子弟小梁早早的来恭喜高方平,把高大哥惊为天人。小梁爆料说目下北京文人聚集的高档次场合,有的已经开始传唱《永遇乐》。

    无病呻吟的文士们主要评价笔调风格等等。但最为热情奔放的,要属北京那些高门大宅中的贵妇,或者曾经是贵妇却家道中落的才女们。因为很简单,她们才不会管你文巧几何,笔法风格。只要唱出了她们寂落的心声,她们就把高方平惊为天人,由黑转粉。

    本来是对卢贾氏下“蒙汗药”,却是一不小心成为了北京富贵群体中的师奶杀手,这是高方平始料未及的。

    “此乃妖孽所作!”

    “真想见见这个纨绔子弟中的鬼才少年!”

    “这小子要转变大才子的节奏……”

    一时之间,到处是针对高方平这个大纨绔的八卦评论,如果大宋有文坛热度指数的话,那么想必高方平现在的身望应该是呈现火箭飙升的状态。

    “高大哥真乃神人也,小弟能跟着你混真是太好了。”纨绔子弟小梁非常没有文化的模样,“小弟有个想法,想借助这次的风头举办一次特别的词友茶话会,售卖入场资格,大哥以为如何?”

    高方平如同看怪物一般的看着他,人才啊,这小子终于开窍了?以梁中书的名誉,加上纨绔才子高方平目下的人气,这乃是可以赚大钱的一种方式啊。

    “大哥只说,小弟我的这个建议好不好啊?”小梁很兴奋的催促道,脸上尽是一种期待被表扬的神态。看得出来他真是被激励了去动脑子了。

    “随便你,这对保护费业务的扩展非常有利,你认为需要就去做。赚钱了钱也不用给我。”高方平一字一顿的道:“我只关心一点,她们手里的钱,能否通过这个媒介进入我的钱庄,这才是我在意的。”

    梁中书暂时不批准也没关系,就以孟州钱庄的名誉出具票据。等某个时刻,越来越多的人离不开钱庄的时候,其实也就倒逼梁中书在北京批准了。

    出来混,其实就是这么一个情况,要敢做。就像老梁逼高方平押运生辰纲时敢下滥一样,事情不是白做的,高方平也会反过来不痛不痒的将梁中书的军,他既无法翻脸也不会高兴,却会拉扯着过日子。

    这些互动也叫博弈和妥协,后世有个准确的词形容这事:政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