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91章 把他们放了

正文 第91章 把他们放了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若有立功表现当然可以商量。”高方平看着他。

    于是白胜为了保命,一五一十的把晁盖等人给卖了个干净,关于夺取生辰纲的策划,白胜说乃是公孙胜主谋,吴用献计云云。

    晁盖气得想吐血,顿时破口大骂道:“卑鄙小人没有骨气!若有机会!老子把你碎尸万段!”

    “大人,我等根本不认识此等违法小人,不可听信他的一面之词。”吴用急忙说道。

    高方平看着白胜道:“我觉得这个书生说的有道理,妈的老子又不是昏官,没证据总不能听你一面之词就信了吧?”

    “哈哈哈,大人英明!”公孙胜顿时笑了起来。

    之后,高方平注意观察白胜的脸色,见他目光闪烁,像是有隐情?

    高方平当机立断,一挥手道:“贼人的话不可信,依照大宋律已经可以斩他了,把他拖林子里去斩了。”大声说完又凑近杨志低声道:“别真杀,打晕即可。”

    杨志微微一愣,随即抱拳道:“明白。”

    然后白胜嚎叫着,被从树上取下,拖着去后面树林,转眼就没了他的声音。

    吴用等人不禁吓得元神出窍,觉得这狗官太狠了,算好白胜被杀了。一直觉得这小子贼头贼脑的,是个没骨气的人,今天总算验证出来了。

    然后,大家看见杨志冷着脸,一边用布擦着宝刀上的血迹出来了。

    “大人不若放过我等吧?我等真的只是贩货路过黄泥岗,绝无歹意,家人可还等着咱们回去相聚呢,一但我等消失了,家人可都会去县衙报案,若追查了下来,大人恐怕也会不好交代吧?”书生模样的吴用说道。

    高方平背着手走来走去的在犹豫,不是装逼,而是吴用说的是真的。

    这时代人口还没有爆炸,人员结构相对很简单,官府虽然懦弱不敢去绞凶悍的土匪,但也多数还是很负责的,人员那就是税费,有人消失或者被杀,那是真会严查的。对于大宋的地方官来说,老百姓不哗变,杀人案子少,就是最大的政绩。

    理论上说,高方平真想快刀斩乱麻的把这些贼人做了,免去后患。

    不过理由不足的时候杀那么多人,真不是个小问题,或许林冲关胜等人都不会同意,特别索超以及梁府的护卫那可不是自己人,这等于被梁中书抓住了把柄。

    这时代敢稀里哗啦杀人的不是官员,而是打家劫舍的山贼,以及那些不是官员的牢头小吏。

    《水浒》之所以是名著,不是因为故事情节好,老施也真不是在宣扬那些个好汉,而是揭露了当时的社会背景和现象。

    施耐庵在告诉大家,大宋的反贼土匪真有那么多,真有那么狠,胆子真有那么大。类似董超薛霸那样的牢头小吏也真有那么黑。类似孙二娘那样的人渣也真真实实的存在于世。可惜后世的半吊子精英导演们,以为施耐庵在批判官府**,也或许是因为屁股问题,精英们有意或无意的把制作人肉包子的孙二娘们、当做谱写“独立宣言”的英雄儿女在宣传!

    真的,除了被蔡京乱政导致老百姓水深火热外,其实大宋官府胆子虽小,总体还是负责的,或许没有明初那么廉洁奉公锐意进取,但真有施耐庵在书中描述的那么负责。作为地位不低的公务员杀个人需要患得患失跑路的,在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这样的事可不多呢。因为那真会被父母官揪着一查到底。

    自汉朝后,这些现象就伴随着整个汉人的王朝岁月。最**黑暗的恰好不是官,而是贼和吏。而这个现象在大宋最极端也最明显,因为大宋的官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胆子相对较小,较懦弱无能,所以就反面助长了吏和贼的滋生,让他们胆子更壮,形成两个极端。

    高方平走来走去的思索了许久,这些人只是“意图”,连未遂都谈不上。

    从技术上说就这么干掉他们,高方平也觉得不妥,今日今时的地位到不是害怕谁个县令来查,而是一但落下乱杀的昏官名声,那个代价太重,对往后的计划负面影响太多。诸如梁红英这一大群人,她们可不是富安,真不会喜欢跟着一个魔王混。

    “把他们放了!”想定后,高方平不犹豫的下令。

    燕青林冲等人这才略微的松了一口气,很明显,他们可真不想跟着高方平胡乱杀人。

    杨志却大皱眉头,觉得有不妥。他的的确确肯定黄泥岗上不是简单的地方,这些人也绝不像传说中的商队,从他们身上搜查出蒙汗药来,杨志认为,已经可以定为土匪了。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杨志。”高方平道。

    “末将在。”杨志抱拳道。

    “以携带蒙汗药为由,狠狠的打。”高方平道。

    梁红玉含着指头道:“大人,蒙汗药可不是违禁品,那真是猎户以及伤科大夫生存的工具呢。”

    “额好吧。就以……老子看他们不顺眼为理由,杀威棒伺候!”高方平道。

    林冲尴尬的道:“大人又弄错了,您这不叫杀威棒,只有公堂升堂、代天执行的那才叫杀威棒,礼节不可荒废。”

    “靠……总之你们拿着棍子给我上,揍他们个狮子滚绣球,妈的富安不在就是不方便,废话忒多。我是个流氓,打几个地痞混混要什么理由?”高方平大叫道。

    富安的确没有跟来,留在大名府帮助小梁维持保护费的业务。

    “喂喂有话好说。哇呀!狗官你……”

    吴用等人被吊着、慌张的呼喊还没展开,就被一群如狼似虎的人冲上来噼里啪啦的乱打,比公堂里的杀威棒也不遑多让。转眼就打得鬼哭狼嚎。

    片刻之后,他们身上的汗比血还多,皮开肉绽的样子,筋疲力尽,声音也小了。

    “看什么!没见过流氓啊?你在村里不信会比我温柔,咱们之间无非是大流氓和小流氓,谁也别说谁,只讲谁的拳头大就行。作为流氓就要打人,不需要理由。不服气就去你家郓城县告状,就说我高方平在黄泥岗殴打你们。”

    见吴用晁盖等人仇恨的看着自己,高方平也堂而皇之的大骂了起来。

    “狗官……流氓……土匪……”阮氏兄弟几人实在很受伤,恶狠狠的在心里这么想着。

    书生吴用虚弱的样子道:“大人……结束了吗?可以放我等回去和家人团聚了吗?”

    “你等老子想想还有没有借口收拾你们。”高方平继续走来走去的。

    “大人,天快黑了,最好早点离开黄泥岗。”燕青实在有些受不了他的匪气,也担心主母受累所以出言提醒。

    “对了,我没收了白胜的酒卖给他们,他们付钱了没有?”高方平道。

    牛皋这孩子不喜欢诬陷别人,于是从怀里掏出两个大银两显摆道:“付过了。”

    “好,让他们滚,别让老子在黄泥岗上在看见他们!”高方平下令。

    于是就看着晁盖吴用一行六人,一瘸一拐的带着枣子离开了黄泥岗。

    之后高方平凑近杨志低声道:“带上没死的那人,咱们快些离开黄泥岗。”

    杨志低声迟疑道:“放过他们真的好?”

    “问题不大,他们还有用处。”高方平道……

    举着火把开始走夜路了。

    高方平不但穿着盔甲,连头盔也戴着,不知道还会不会有贼人来?

    运气不好,还真碰上了这些人贼人。专门叫上索超,把燕青也拐了跟来,就是为了防止意外情况。

    但遇到的时候也有些失望,吴用真的比想象的还蠢,至于晁盖一伙“农夫”,高看他们了,根本无需燕青索超在,杨志林冲等三人应该就可以扛住他们六人的。梁府的那些亲卫,去孟州的时候也有些用处,此外就是用于押车的苦力。

    其实不找李成借用驻泊司的禁军,实在是因为大宋的军队口碑太坏了,面对强敌的时候,那些家伙多半就瞬间就跑路了。

    大宋就有这么蛋疼,有军令在身的军队也会跑光。

    甩甩头,高方平骑在马上皱了一下眉头,早先派人在河北地上散步江南百万贯大钱纲的消息,不知道会有多少用?

    高估晁盖他们这个时候还不成气候,主要是村霸地痞身份而已,在这里出现的话,不知道还会不会前往京畿路谋夺大钱纲?如果他们就这几个人几条枪,难说就不敢远行去抢大钱纲。

    否则很难解释他们的愚蠢,人家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不过是的,吴用这几个家伙偏偏要在家附近的黄泥岗、抢等同后世五千万的巨款。结果官府当然从附近开始查,这个时代的人员结构真的很简单,然后很快就查到了白胜这个软骨头,请去进喝茶,吊打一顿就招供了。然后晁盖等人就开始跑路造反。

    看起来他们就有这么蠢。

    然而高方平真的不信他们有这么蠢,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是否远行去劫持大钱纲,他们内部有分歧,兴许是晁盖暂时不想谋划大的局面,坚持想来劫持生辰纲。

    其实的话这个时代又没有微信摄像头什么的,跨省作案的话,几乎太难查了。

    看来还真只有宋江是个人物了,谁能知道晁盖之流的人是这样的档次?

    所以也不能怪宋江不重用这些梁山元老正式工,而重用五虎将临时工了。实在是这些人种田看不上,抢人却也没技术,吴用还会写两篇文章、绝户计层出不穷,公孙胜有点潜力可以培养恐怖份子,至于这些元老,晁盖一死,他们就只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