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97章 冲冲冲冲

正文 第97章 冲冲冲冲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应“收集阳光∝伪装天亮”同学的渡劫需求,小宝又临时赶了一掌上来。今天真的木有了。

    后面两天因为有事要处理,也只能一更4000字,但会尽快恢复。读者老大们加油,小宝看好你们哦。

    ~~~

    牢城营不在城内,而是如同一个小卫星城一般在孟州旁边。否则就真的麻烦了,乱起来的第一时间里面的亡命徒冲出来杀平民,那就真是闯祸了。

    不在城内的话,混乱的第一时间城门关闭,城里仅仅是乞丐浑水摸鱼的话,那就问题暂时不大。

    所谓的牢城营,也不算是真正的城池,城墙很矮,大多是木质结构搭建的。

    开出了孟州城。带兵到达牢城营城下的时候,见一些亡命徒在城楼上吆喝,指着被杀的十多个捕快的脑袋洋洋得意。

    高方平皱着眉头观察了下,吆喝声大,混乱之中似乎也有次序?

    有次序就是有人指挥。又见小城门紧闭,如此一来,高方平再一次坐实了乃是施家父子的杰作。

    如果真是囚犯作乱,一但控制牢城营打跑了捕快后,那么下一步就是杀光牢城营差人,然后全部亡命徒跑得一个不剩下,如此才是道理。

    “施恩啊施恩,最讨厌的,害处最大的人就是没聪明到极致又喜欢谋划,胆子又大的人。害国害民。”高方平喃喃道,“你真以为这样就能逼走常维,让他放弃追查消失匠人的事?想必你以为闹大一些,常维死了或者背黑锅贬官,你父子反手‘脱困’,成为平乱牢城营的功臣,王都监会因为不作为被斩,而你施家平乱有功,接受孟州都监之位是吗?”

    是的,见到牢城营形势的时候,高方平就做出了这样的判断。你说你装的像一些,把囚犯全部放跑,放一把大火装作“施家父子被烧死”,然后隐姓埋名的跑路过日子,虽然凄惨,但好歹还有命在不是。

    出现这样的情况,那就叫不做死就不会死,施家父子总归舍不得放弃家业,想豁出去博一把大的。

    “狗官!报上名号来!”

    很矮的城头上一个贼配军喝道,“平日里你们鱼肉百姓,不拿贼配军当人看,现在老子们怒火正大,你赶来送死啊!”

    高方平注视他片刻,又看看城头上的十几个捕快的人头,平静如水的道:“告诉施恩父子,你们有一次机会,可以选择投降。”

    那个贼配军愣了愣,随即大喝道:“胡说八道!管营父子已被老子们绑做人质,如何还能发号施令?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只待老子们攻下孟州城,便斩了管营父子祭旗!”

    “别往脸上贴金,你们是贼不是民。你们也还没有反。”高方平冷冷道:“我知道施家父子有手段,经营牢城营多年,你们是他的死士。牢城营里他们就是皇帝和太子。兄弟听我句,你不是主谋,没必要跟着施家父子送死,主动把他们绑出来,则你们可以不受牵连,好好表现,过得两年也就可以转入厢军过日子了。”

    “兄弟们,回答狗官,答不答应?”那个贼配军的头子大喝道。

    然后城头上,牢城营里,喊声盖天:“绝不答应!狗官不值得信任!就算去到厢军也是过的猪狗不如一般的日子!”

    高方平点点头道:“擂鼓,限十声,鼓声一但停止,本官不在接受投降!”

    咚咚咚——

    战鼓的声音,开始仿佛催命符的响了起来。

    看起来这些家伙还真是亡命徒死士,根本面对鼓声毫不在意。

    咚——

    最后一声停止后,高方平道:“攻城!破城之后不封刀!无差别攻击!”

    王都监直接吓得跳了起来,关胜也色变道:“大人慎重!无差别攻击,会误杀牢城营公差,以及罪不该死、没有参与的囚犯!”

    高方平冷冷道:“一,牢城营已经没有公差。从知州大人遇袭,没有抽刀保护官架的人,就不在是朝廷的公差,而是施家父子的走狗。真正有骨气的公差,不同流合污的那些,人头已经被挂在城墙上了。从此点来说就是牢城营投降,放过囚犯,也不能放过这些尸位素餐的公差。二,固然有可能误伤一些没参与的胆小囚犯,但顾不了那么多,打战不是请客吃饭,一定会损害到无辜性命。慈不掌兵,为将者,老子唯一的任务是用最小代价获得胜利。若是有差别攻击则太难,囚犯脑袋上又没写好人坏人,万一放过了,转身却被他一刀捅了怎么算?被死去的大头兵家人戳脊梁骨这样的事老子真不敢。既然总要牺牲,宁愿是囚徒!想要人权,下辈子就安分守己别坐牢!”

    说完,高方平挥手下令:“擂鼓!杀光!烧光!抢光!”

    面对这么狠的大酷吏,王都监只得硬着头皮上了。

    好在他也知道这是高方平在保护厢军,无差别攻击那就可以用火攻,牢城营很小,大多是木材结构,没有防御纵深,火攻非常有效。这样一来,真的可以最大程度减少厢军死亡,否则的话厢军几乎是农民,而对方那可都是囚牢里的亡命徒,伤亡会非常大!

    噗噗噗——

    尽管是厢军,还是少量有些火油的,一桶一桶的猛火油飞上城头,散落在各处,紧跟着,各种火把,箭开,始向狭小的牢城营攻击。

    根本就没有防御纵深的小牢城营,转眼之间就是一片火海,烧得浓烟滚滚,里面全是一地鸡毛的哭喊声。

    最要命的在于,牢城营不是城池,只是关犯人的地方,所以他们连弓箭都非常有限,只是时而的扔下一下石头什么的毫无卵用的东西。

    “哎……”

    关胜索超扭开头有些不忍心看,这不是打战,是屠杀。

    而那些乌合之众厢军却很得意,大声嬉笑吆喝着,这辈子他们很少有这么威风的时候。

    “不要得意!给老子打起精神!所谓狗急跳墙,马上亡命徒就要突围。”高方平破口大骂了起来。

    果不其然,转眼之间牢城营的城门打开,无数凶徒,无组织无纪律的冲锋了出来,手持凶器,兵器不够的,则是拿着破烂的木板作为盾牌阻挡弓箭。

    囚徒们真的开始拼命了,因为出乎了意料,他们想不到高方平敢无差别攻击,导致了整个牢城营变为火海,这和管营父子所说的厢军步骤根本不一样,于是不想死就只有冲锋,已经没了退路。

    “勇猛杀敌!退后者斩!”见那些玩命徒毫无纪律,高方平信心大增,下达了作战命令。

    两百厢军举着盾牌,硬着头皮,仿佛鬼子进村一般,很猥琐的的向前推进。

    却是转眼高方平便双眼发黑,亡命徒的确无组织纪律,但这些厢军好不到哪去,不但无纪律,胆子还比玩命徒小,个人武力也差很多。

    眼见最前面的五个兵被亡命徒剁成了肉酱,其他人转身就跑,居然是都监王洁带头,简直丢盔弃甲!

    “妈的给老子上!你们不冲难道我去冲!”

    高方平也惊了,意料不到厢军这么菜,难怪大宋山贼土匪如此之多却没人去绞杀了。难怪方腊和宋江一起事,几乎攻无不克了。

    却是兵败如山倒一但形成,非常混乱,根本没人听命令。

    无奈之下,高方平派关胜索超带着五个梁府侍卫打头阵,冲了上去。

    然后让杨志带着剩下的五个侍卫拦住了逃跑的厢军以及王都监。

    噗嗤噗嗤——

    关胜犹如猛虎出笼,才一出阵,真个如关羽斩颜良杀文丑一般,青龙偃月刀几次挥舞,便把带头的四个亡命徒给斩于马下。

    这样一来,亡命徒们也缓了缓,开始往后退却。

    所谓主将决定部队士气,那真是有用的,见打退了亡命徒第一波攻击,关胜犹如天神下凡的勇猛,那些打算逃跑的厢军又重新有了点信心和士气,打算留在这里跟着领赏了。

    但是,他们却发现高方平铁青着脸。

    王都监一阵尴尬,抱拳道:“大人见谅,末将一时没有准备好,被手下愣是给拖了回来,咱们重整旗鼓再冲锋?”

    “杨志。”

    “末将在!”

    “把王洁斩了!本官已经说过退后者斩!他作为主将都跑了回来,置冲锋在前面已经死去的兄弟于何地?”高方平冷冷道。

    王洁吓得面无人色,屁滚尿流的下马跪在地上道:“大人请听末将解释……”

    “杀!”高方平一挥手。

    杨志手起刀落,王都监的人头就滚到了那群逃跑士兵的面前,吓得他们面无人色。

    队列中还有一个指挥使叫杨柏浪,也是刚刚带头逃跑的家伙,也被高方平指着鼻子道:“还有这家伙也斩了!”

    噗嗤噗嗤——

    又是一个指挥使,两个都头,被快刀手杨志给杀了。

    高方平道:“这就是退后的下场,带头冲锋的士兵死了,代价已然花费,然而你们视战友用生命创造出来的战机于不顾!老子已经有言在前,杀乞丐有指标我杀不了。不过一但出阵,军人老子想杀多少就杀多少!身为军人不冲锋!指望孟州城里的妇女和小孩冲锋吗!倘若你们在城里就跑光,或许只会挨鞭子,但是已经出阵,已经有兄弟牺牲,作战命令已经下达,你们视军令为什么!”

    太狠了,三个不小的军官,就这么被干掉了,瞬间震慑住了所有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