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101章 你约的炮你去打完

正文 第101章 你约的炮你去打完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6  “老夫代天知孟州事,管理军政。所以孟州的军功老夫不要,然而没有老夫的文书认可这些军功就不作数,你怎么看?”常维道。

    “明公小看下官了,我当然知道见者有份,您帮忙卖东西是要抽成的。这是下官为孟州衙门准备的一万贯。请笑纳。”说完,高方平掏出了一张蒋雯签押的票据交给了老常。

    老常真的是门缝中看人了,他就是不说,高方平的风格是历来不会独吃的,也的确,没老常的认可,这些军功是卖不出去的,从道义和商业规则也是要给他的。

    常维拿着票据迟疑了片刻,知道拿到一万很不错了,尽管比例过低了些,不过能把军功卖出这么高的价也只有他小子能做到了,这些还是别去眼红了。

    于是老常点点头,确认了票据后,交给旁边的钱税官员去入账了。

    老常有个好处是,他虽然也很流氓的会抢劫,不过只会缴入孟州衙门账户。至于他个人,他的工资虽然没有张叔夜那么夸张,但也算是土豪了,那是用不完的。

    “好,这事就算交代过去了。给事郎老夫问你,我孟州的厢军整顿的怎么样了?”常维又问道。

    “个个如狼如虎,悍不畏死,骁勇善战。”高方平张口就瞎掰

    老常捻着胡须道:“可是老夫听说,你只会喝高了以后在监押里把军官吊起来抽?”

    高方平双手一摊道:“这乃是我大宋的经典练军法,小子才能有限,只能仿照我朝名臣相爷们来做了。具体的,我大官家开年的第一任武举名将曹总一来,大事可定也。”

    常维苦笑道,“你真把老夫当做傻子忽悠?你以为老夫不认识曹忠那个败类?老夫任兵部侍郎的时候经手了官家开年的武举事宜,你以为老夫不知道那个棒槌是怎么中举的?”

    瀑布汗!

    他做过兵部侍郎高方平真不知道,尴尬之下摊手道:“这就不关下官的事了,既是明公在兵部亲自选出来的武举,所谓自己约的炮含泪也打完,您还是捏着鼻子认了吧,实在不好用的话,过个两三年,过了我的售后服务期,咱们再重新挑选一个能用的将军来剥削。”

    “胡闹!”常维胡子都气得翘起来,“你你你……老夫怎是和高俅一样的流氓,这种话怎能如同买菜一般说的那么轻松!”

    “额,好吧我不怎么会说话,还是不说了。”高方平低着头开始耍赖。

    常维没有办法,知道这小子就这德行,就是和叔夜相公他也敢这样,就别说在这里了。总体上,这个流氓虽坏虽狠,但也的确杀伐决断骁勇善战的一个狠人,这种人将来有大用处。虽然他吃相极其难看,但也好歹给孟州留了些家底,照叔夜相公的话来说:这种人整得,用得,却真的不能整死。

    “行了,现在起老夫收回禁令,你若是不想待了,便可自行离开孟州。”常维总体还是说话算话的,摆摆手道。

    “谢明公体谅,下官告辞。”高方平听到这句后松了口气……

    孟州距离汴京并不算远,没有两日,所谓的“名将曹忠”就来上任了。

    常维写给兵部和吏部的报功文书上说:将门嫡系曹忠远行游山玩水之际,正巧路过孟州,见孟州有事,便义无反顾的帮助孟州平乱,剿灭了牢城营叛乱,十步杀一人之后千里不留行,又回东京去了。大概意思就是这样的,之后曹家给了高俅十万贯,高方平又给孟州衙门一万贯,然后曹忠这个区区从八品的武官升团练使,上任孟州。

    到达孟州,曹忠便大摆宴席,邀请高方平赴宴,还叫了二十多个孟州本地的“名唱”参加饭局,好不热闹。

    只请了高方平,他没敢请常维,这混蛋就有这么蠢,买下了孟州的军功之后,才知道孟州是当年的兵部侍郎常维主事,险些吓得尿裤子,如何敢去老常的面前现眼?

    原则上高方平根本不认识他,但是他曹忠,却真的是高衙内的损友,席间,他尽说那些以前和高衙内大闹东京青楼的趣事,听得“陪酒明星美女们”哈哈大笑,然而高方平却是一脸黑线,觉得有这种朋友真的很丢人。

    “高兄,做哥哥的上任孟州可就指望着你。安全第一,你做了这段时间的代理,一定很熟悉孟州。可得提醒哥哥,哪些寨子哪些山头需要去拜?哪些是可以不用理会的,哪里是可以去欺负捞军功的?”

    “曹将军”果然是将门之后,妥妥的官场老油条强调啊。

    他说的都是大宋的真实情况,这些家伙就有这么怂,作为带兵的将军想的不是剿匪,而是打算喝兵血后去给土匪缴纳保护费,麻烦土匪别在治下闹的太过头。所以在大宋做土匪真的很幸福,有这样的潜规则和土壤,土匪都被贯坏了,也难怪他们就遇事不带脑子,一言不合就上梁山。

    “是啊大人,妾身也很好奇,您给咱们说说孟州地界那些土匪是要小心的。”一个“女明星”凑过来用胸脯顶着高方平的手臂,却是被贾晓红后脑勺一巴掌就打飞了。

    贾晓红很会利用形势,这么一干,让人误会她是高方平的夫人。

    “吆,这位姐姐武艺高强,人又漂亮,果然是好货色,不知高兄从何处寻来的?”曹忠倒是知道贾氏最多是高方平的小妾,所以敢调侃。

    “乃是北京卢俊义的老婆,跟我来汴京游玩。”高方平道。

    卢俊义在官场和武将间名气很小,曹将军也不知道是那颗葱蒜,竖起大拇指猥琐的笑道:“高,实在是高,这一手也只有你花花太岁玩的漂亮,霸人妻女这种事只有你敢。”

    于是燕青不怀好意的看着高方平,非常鄙视。

    “好了不开玩笑,高兄,你真的要教哥哥,怎么做好这孟州的监押。”曹忠说道。

    “听真话吗?”高方平微笑道。

    “真话,哥哥身边不缺少说假话的人,妈的全是说假话的棒槌!”曹忠关键时候并不糊涂。

    高方平道:“我研究过孟州治下的各山各寨,都不成气候,不过你要是信任我,就别去冲大脑袋,别带着你的兄弟去送命。你不是打战的料,那就夹起尾巴做人。也不用去缴纳保护费,井水不犯河水就可以。老常不是张叔夜,眼睛勉强可以进些沙子,只要不过分他还不想干涉那些山大王。这样一来你就能保证不犯错,平稳过度,就是这样炼成的。”

    顿了顿,高方平道:“关键在于孟州所有城池内的治安,地痞和乞丐是毒瘤,剿匪你没那个本事,但是对手下好点,许给一定的利益加上皮鞭,相信我,乞丐和地痞他们是打的过的,只要不出人命。老常不会找你麻烦。这样一来你不但不会放错,还能有一定的官声,是的,老百姓就这么单纯,仅仅这样他们就会感谢你了。现在呢,你觉得做个军官简不简单?”

    曹忠舔舔嘴皮,却还是有点不甘心的道:“说来不怕兄弟你笑话,哥哥虽然笨,却也是一腔热血的人,总体还是想报国,想捞些军功光宗耀祖的,土匪真的没办法剿灭吗?”

    高方平一拍大腿道:“办法有,但听我一句,你去了把手下送了命,那就不是功劳而是罪过,还惹毛了土匪,让他们狗急跳墙的乱来,这是害国害民。所以没把握就不要做。不添乱就是功劳懂吗。至于军功怎么来?可以用钱买,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对不对?”

    曹将军哈哈大笑道:“愿闻其详。”

    高方平嘿嘿笑道:“得空的时候你看哪股山贼不顺眼,来信说一声,我帮你剿了,你花钱把土匪人头从我手里买去,交给常维。你觉得这样的生意能不能做?”

    “中啊!”曹忠一副不差钱的样子狂笑了起来,觉得这个弟兄太够义气了。

    林冲燕青等人不禁面面相视了起来,他们非常不看好,这样的大宋还有救吗……

    后世有个较为流行的说法:穷文富武。

    其实不是指的练武需要很多很多的钱,也不是指的很穷很穷的人只能读书。

    真实的情况,初期阶段读书并不比练武省钱。

    这话真正的意思是在大宋这样的年景,做文官不需要钱多,三年清知府以后就会有十万雪花银。但是武将,带兵是要花很多钱的,你要想做个合格的将军就会越来越穷。而大宋的武将们很穷,于是兵都很难带。这是蔡京执政之下军队的写照,蛮子铁骑南下之时没有敢战军,蔡京至少负有一半的责任。

    带兵花多少钱呢?

    仅仅高方平的那五百亲军,给他们喝酒吃酒每月就要三千贯以上。这些钱别指望谁来出,那得高方平支付。

    如果没有这三千贯,人家都是饿着肚子你去和人家谈信仰?叫人家拼命训练?别逗了。

    所以大宋到了这个年景,积弊实在太多,需要理顺的东西实在太多,就算高方平有王安石逆天,现在马上登入青云着手改革,能否用十至十五年扭转乾坤,那还是一半的一半,两说。

    大事情就别去想了,如今徐宁方面已经开始着手捧日军第八阵的整编和改革。第八阵的满编会是二千五百人。

    而要把这些人带成精锐,每月要烧近两万贯的钱财。这还是有高俅这个大脑袋顶着的情况下。

    如果换别人,每月五万也无法带出两千多精锐来。为什么呢?因为仅仅装备和战马两项就能要了主将的命。秦风路经略相公种师道,若给他送去五百匹战马,让他给你添屁股他会非常高兴。情况就是这样的残酷,禁军不缺少好装备,但战马也是极其缺少的。

    也只有高俅能把殿前司的战马资源调集,集中在捧日军第八阵徐宁的麾下。换个人再有钱都没用。但凡是个当兵的都在抢着要战马,那是要刺刀见红的。

    高俅是个大奸臣这没错,高方平也只有指望着依靠高俅老爹支持,打造出这两千多精锐来,让这支精锐为国家做点事。那么高俅这个殿帅就没有白做,就是功臣。

    高俅牛就牛在,大宋一半战马都在他的手里。他无权掌军令,但大宋的兵部形同虚设,其实三衙就是小兵部职能。而三衙之中,侍卫马军司和侍卫步军司不被重视,殿前司当属第一。

    高俅有多被信任有多牛呢?

    殿前班直诸如金枪班什么班的,这些都是高俅的麾下,其实这些班直,在后世有个形容词就叫“大内高手”。

    是的,赵官家的外务安全大总管就是奸臣老爸。禁军中的亲卫军统领,就是高俅。

    原则上高俅只掌握了全国四分之一禁军,但是精锐中的精锐,所有的兵器装备战马什么的,全部朝殿前司倾斜。

    介于此种交织的局面,高方平真个尽力了,一是要敛财养军。其二要如履薄冰的保住老爸的官位。高俅要是出事就洗洗睡了,高方平也没能力顶住二十年后的女真南下。

    唯一欣慰的在于,高俅老爹别的本事没有,照顾儿子,保住官位的话妥妥的,这方面的能力他是战力爆表……

    孟州事务基本处理妥当,离开许久是该回家的时候了。

    北京跟来的五十个侍卫和索超一起,请他们吃了一顿酒就赶走。带着虎头军、以及各种随从便启程赶往汴京。

    索超这人可用可不用。介于他目下官太大,架子太大,所以高方平这里庙小,供不起这样的大牛,于是请他卷铺盖回北京去了。

    快活林原本是施家的产业,但是现在被蒋雯接手了。

    施恩父子罪大恶极,被孟州给抄家了。换在别人手下,家眷也会很惨的,不过老常这人戾气不重,还算是对施家的家眷留情了。

    作为资产之一,老常转手把快活林二一添做五的卖给了高方平和蒋雯,价格被压的很低。老常之所以同意低价,一是官府自己无力经营快活林。二是他知道高方平蒋雯这两奸商会经营的很好,作为孟州中转前站,把来往孟州的商客伺候好,为孟州的财税做贡献。做到此点,在老常这里就是功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