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105章 工部来的酷吏

正文 第105章 工部来的酷吏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不知道老张把高方平卖了几次,匠作监来要图纸的人才走,工部的人又来了。

    对此高方平有些烦,却真的赶不走这些当官的。如果是武将敢来骚扰,直接吊起来打就行。

    这次工部来的这群人就牛了,虎头营的军官才走近多看了两眼,就被他们队列中的一个家伙,一鞭子抽得跳了起来。

    仿佛包工头一般坐在太师椅上喝茶的高方平,也都被吓得跳起来,弄不明白这些人什么来路?虽然都穿着便服,但想必其中有个大官,否则他们应该不敢如此。

    高方平懒得伺候他们,他们没有仪仗没穿官服,那就连见礼都省去了。

    工部官员一行十多人,大部分乃是马屁精,都在围着一个人在转。那个核心人物大约四十出头的样子,卖相不错,三缕胡须非常儒雅,人很瘦,个子很高,腰身很笔直。

    这人也不理会高方平,背负着手到处走走,到处看看。

    见到经过高方平脑洞改良的工程器械,他便停下脚步凑近,时而也伸手轻轻摸一下那些正在运转的滑轮。他发现,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因为这小小的滑轮而改变了。

    一个十五岁的半大厢军骨瘦如柴,却很轻松的推着一大车砖路过。然后配合有序,砖推过去后,仅仅三个人拉动绳索,就以那奇形怪状的起重机连同推车一起吊上了城墙。所有的一切,都和他在工部看到的不同,这群人虽然是杂牌厢军,看似整个工地乱七八糟,但耐下心来仔细看会发现,这些杂牌厢军有着严密的精细分工。操作起重机的,就始终在哪里操作起重机,哪怕没事,别处又忙不过,起重机操作工却愣是不去参与。

    “小子给老夫说道说道,墙头上已经忙不过来,而你等空闲下来,为何不去帮忙?”中年人好奇的询问两个起重机操作工。

    “好教大人知晓,这是我家大人的新规矩。要是我等敢离开起重机一步,就会被吊起来打得遍体鳞伤。”两个操作起重机的家伙说道。

    “却是为何?”中年官员皱了一下眉头。

    “因为主事的大人说了,这是技术活,不是单纯的力气活。我两不管其他,只单纯的超控起重机,就会有个熟能生巧的过程。这个过程中,我们会对起重机产生别人没有的心得,达到省力高效,这是熟能生巧。此外重复不断的操作,我们也更比别人能发现起重机的优点和毛病,这样一来报上去,方便工匠改良。如果改良成功,咱们还可以领赏。所以大人,这个器械看似简单,谁都可以操作,其实则不然,一但没有专人负责,不但失去熟能生巧的过程,此外器械很贵重,没专人负责就没人去爱惜保养,磨损会很大。”两个闲着喝水的厢军文绉绉的说道。

    中年官员听得频频的点头,对所看到的一切,充满了好奇。

    随即他又问道:“但现在你们已然闲了下来,推砖的人也闲了下来,墙上的人却忙不过来。这是否是一种劳动力浪费?”

    两家伙嘿嘿笑道:“好教大人得知,现在还是初期,流水线作业处于完善中。有人闲置有人忙碌,说明指挥官安排不合理,但是小的们敢保证,今晚会有指挥官被吊起来抽,而明日人工分布比例,就会进一步合理。管事的大人说了,没有谁是神仙,一切的智慧都是在实干中产生的,然后不断加以改进修正,最终就会形成一套严密的流程和管理办法。”

    中年官员捻着胡须,听闻了许多新奇词语,觉得很有意思。

    又观察了许久他喃喃道:“叔夜相公说的没错,高方平是个流氓,同时也是个人才,仅仅一句‘没谁是神仙,所有智慧都于实干中产生,不断加以改正出来的’,就足见此小儿乃是经国鬼才,闷头发财的实干派酷吏,他小子果然名不虚传!”

    两个厢军一阵尴尬,觉得此大人乃是明白人啊,高方平的确是个酷吏,他一高兴就会胡乱赏钱,一不高兴就鞭子伺候,经常整个工地被他的虎头营打的鸡飞狗跳。说来辛酸,整个大宋没人对厢军抱有希望,也就不对厢军要求太高,都是混日子而已。但在高方平这里,他们深刻的体会了什么叫把人当做禽兽用,要不是吃的的确好,愿意开脑洞的情况下,经常有人可以获得赏赐和晋升,又有军令在身,那真是没人愿意干活了。

    同时两厢军也很奇怪,这个大人到底何方神圣,竟敢把东京大纨绔叫“小子啊酷吏啊”什么的?

    “老夫看你两也算脱胎换骨了,算是可用的人才。有些思路算是激发了老夫。”中年人捻着胡须道,“老夫问你们,可愿脱离厢军这个烂泥潭,到我工部谋个差遣小吏?”

    “大人您别怪小的们市侩,咱们要问工部是否安排我等住宿,是否安排家眷?”两个厢军嘿嘿笑道。

    “这……”中年人一阵尴尬道,“难道猪肉平竟连这些也负责?”

    “谁说不是呢,高大人虽然可恶,但也对人不错,他已经同意把咱们厢军的家眷叫来工地吃粮,做一些辅助工作,工期结束之后咱们回军营赶苍蝇,但家眷却会继续有工作,就留在猪场里干活吃粮。”两个厢军道。

    中年男人叹息一声道:“好吧叔夜相公说对了,猪肉平果然有一套,别人轻易挖不走他的东西。”

    言罢,他又带着工部的官员继续参观,每每看到高兴处,就恨不能工部拥有这样一只专业工匠结合的、拥有强大凝聚力的队伍……

    高方平正在喝茶,手下来打小报告道:“大人不好了,工部那群混混开始干坏事,竟是怂恿您辛苦培养的技工跳槽工部。”

    噗——

    高方平一口茶水喷出来,起身,拉拉手袖就走了过去。

    是可忍孰不可忍,对于这种恶劣行径,已经不是老子的婆娘睡了此等小事,要是在不过去收拾这些混混怕是就混不成了。

    “你们不想混了啊!”高方平来到工部官员的面前大吼道。

    一个年轻秀才模样的官员,文绉绉的道:“猪肉平你休要猖狂,平日里你在汴京欺行霸市,为非作歹。别人怕了你,然则咱们不……”

    啤啤啤——

    他的话说不完,就被高方平三拳打得人仰马翻,鼻血彪了出来。

    高方平不是一个冲动的人,而是阴险的人,敢打他,当然是看出来他属于那种刚做官的菜鸟,官不会大,属于书呆子。别人不能乱打,却恰好可以快刀斩乱麻的、用这种新手来立威,给予别人震慑。

    否则不用混了,不知道张叔夜把高方平卖了几次,等到全汴京的官员都认为这里好欺负,都来吃喝卡拿的话,高家就混不成了。

    “你你……”一群工部的小官员惊诧了,被吓得纷纷后退道:“高方平你有何官统,竟敢殴打官员?”

    “不解释,反正嘴炮打不过你们。这就叫扬长避短啊。”高方平说着,不怀好意的瞅着那个中年官员。

    中年人和其他不同,别人都惧怕高方平的恶劣行径后退了,这家伙却不退,大睁着眼睛和高方平对持。

    后方的那些坏蛋官员竟是也不出声,好整以暇的表情再等着看。见到他们这个神态高方平吓了一跳,急忙松开拳头。才不上他们的当呢。他们一副等着看好戏的神态,也不出声提醒这个中年人是谁,说明这个中年人是新上任工部的,官肯定不小,这些家伙再等着我高方平出错呢。

    “怎么松开了拳头,你应该想顺手打老夫一拳?”中年男人眨了眨眼睛道。

    “额……我的手下,从来不打无名小辈,先报上名号。”高方平尴尬的说道。

    “老夫宗泽,蒙赵相公举荐,才从江南龙游县任上被掉进京,出任工部左侍郎。”中年官员道。

    汗。

    还真是大牛,听说是工部侍郎,高方平很赖皮的当做之前的事没发生,换了一副奸商的笑容准备套近乎。

    却是随即又愣了愣,宗泽?

    昏,看来自己带起的蝴蝶效应不小,导致了赵挺之相爷和老蔡的斗法不断升级。

    张叔夜就是这种斗法下的产物。这下好,一代名臣,抗金名将宗泽也进京了?

    说起这家伙,他是个比张叔夜更狠的大酷吏,杀起治下盗贼来也是绝不手软的一个存在,乱起来的那阵子他留守东京,偷盗一文钱的都被他斩立决,以雷霆手段稳定了民生。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是这家伙晚年爱说的话,一直指望着迎回徽钦二帝的是他,念念不忘北伐,要带着敢战军打过黄河的也是他。这家伙70岁去世前,弥留之际都在念叨着“渡河!渡河!打过河!”被治下的百姓叫“宗爷爷”。

    岳飞就是他的爱将。可以说岳爷爷把北伐和迎两个皇帝回朝作为毕生志向,就是受了老宗的影响。

    跟着宗爷爷口号喊的多了,岳爷爷自己也就对此深信不疑。从某种程度上说宗泽造就了岳飞的辉煌,却也把岳飞带入了死路。

    他宗泽乃是一代清流骨气,文臣典范,所以怎么折腾都是免死的。天天上本数落皇帝赵构的不是,烦得皇帝要死要活,但纵使是赵构那种心智不全的变态都拿宗泽没有办法,还相反尊敬宗泽。这是老宗的本事和威望,他真有这么牛。

    但是岳飞身为武将跟着宗爷爷玩那一套的时候就跪了。北伐或许有点商量,但是带两个老皇帝回来的心思,注定成为赵构心中磨灭不去的肉刺,那么往后就一切皆有可能了。

    YY完毕,高方平赶忙拱手见礼:“下官高方平,参见明公。”

    “先不是自称老子,手下不打无名之辈吗?老夫难道名气很大?”宗泽不怀好意的瞅着。

    “名气还是可以的啦。”高方平道,“小子可是您的粉丝,非常欣赏您的桀骜不驯。牛人啊,听说您在殿试的时候无视字数规定,洋洋洒洒水了一万字上去,且文不对题。还从上骂到下,皇帝宰相们纷纷中枪。您怒斥弊政的愤青一把,却居然被您蒙混过关,通过殿试,赐同进士出身?”

    宗泽一阵老脸微红,那是十几年前干的轻狂事,不能说坏也不能说好。技术上说,殿试大典庄严庄重,当然有规矩。既然文不对题,还违反了考试规定突破字数限定,那是文章都不用看就不及格的。说到哪都是这个理。

    然而这也是大宋可爱的地方。高方平敢肯定,一千年后的公务员考试有人敢这么干的话,别说考不起,被维稳委员会请去喝茶是肯定的。但是在大宋,如此一篇上骂官家下骂朝廷的文不对题的策论,老宗获得同进士出身,虽然是“末科”但人家毕竟让他通过了,开始了仕途。

    宗泽是真的有些脸红,以为这是讽刺,于是很机智的岔开道:“猪肉平,你说了很多听不懂的词,粉丝是何意?”

    “您是小子的偶像。小子什么都不怕,就怕考试。有您这个大脑袋开的先例在前,等两年后开考,殿试的时候小子打算效仿您的经典案例,文不对题的撸一篇策论上去,也希望能够蒙混过关呢。”高方平文绉绉的道。

    我@#¥

    宗泽被讽刺也只能苦笑,这的确是自己开的先例。为此也付出了代价,不论怎么有政绩怎么立功,愣是做了十几年知县一级不升。若非这次赵相公利用朝局混乱举荐,估计得做万年知县了。

    “真的,小子不是在讽刺。而是我真的未必能看懂试卷上的题目什么意思呢,当然只有文不对题。然后啊,小子不会写文言文,一写策论妥妥两万字水上去。要是没您这个大脑袋开先例,我就混不成了,这辈子考不起了。”高方平继续文绉绉的道。

    宗泽愣了愣,见他不像开玩笑,于是试着和高方平聊了些其他,刺探他小子的学问,五六句话后宗泽皱明白了,这小子乃真棒槌,连《三字经》《百家姓》都不懂的那种。看来……真的要被他小子利用了去做大脑袋了。

    这是完全可能的,确认了这小子乃是个棒槌后,宗泽敢肯定猪肉平真的看不懂考试题目。这种情况下只要他小子真有干货,写出点轰动性的东西出来,然后依仗着官家宠爱高家两害虫,那真就进士及第,东华门唱名了。

    谁都反驳不了,因为一反驳,所谓的引经据典,高俅会“引用宗爷爷”事件,只要有了出处和先例,官家又宠爱高家,强行通过,则就算是王安石为相都拿官家没有办法,只能捏着鼻子通过。

    这一套就是在一千年后的法庭上都有些用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