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126章 两个小奸臣的交流

正文 第126章 两个小奸臣的交流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刘光世就没遇过这么聪明的人,无比的尴尬,却无法反驳,来了个默认。

    这些都是明摆着的,只是除了高方平外,一般人不会把这类潜规则堂而皇之的说出来。

    然后就因为这个情况,童贯自身也很为难,他不可能混入文臣系列的,所以就有志军旅,但凡有志军旅的人没有不喜欢西军的。只要不是白痴,就知道西军才是能打战的队伍。

    但是种家三代经略西北那不是开玩笑的,有种师道在一天,西军根本就不听曈大帅的话,早期童贯出征督军颇有建树,就是因为童贯说了根本不算,怎么打必须是小种经略相公点头,然后童贯签个字等着领功就行。

    居于这些理由,历史上童贯这厮领军的数十年之中,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分化西军,时刻想让种师道走下神堂,后来,大太监他也的确做到了,刘延庆的崛起就是这种斗争之下的产物。

    所以童贯原本非常想回京帮助蔡京,但这里有个问题,他想回京的前提是:他根本没意料到高方平掀开的朝局那么乱,根本没有想到种师道要栽。

    那么种师道不栽,童贯在西北就没什么用,不如回京享福。但是现在种师道背黑锅成了定局,所以童贯陷入了两难,留在西北,分化西军就有机会了,这就是诱惑。甚至于诱惑不低于回京和蔡党结盟。

    童贯回京结盟最大的诱惑力在于“同知枢密院事”职位。但其实这个军府的副相在大宋是个相当奇怪的职位,白玉狮子旗傍身看似威风,但是那得文臣就任才牛。武臣的话洗洗睡了,除了看起来尊贵一些,谁他娘的会拿他当做回事?岳飞张俊韩世忠种师道狄青这些武臣,哪个不是枢密副使,结局如何呢?又何况是阉人。

    所以高方平分析,岳飞等人虽然不能作为童贯的例子,但是大狄青的局面和遭遇,童贯这么聪明的人应该会考虑到的。想来,此点就是此时童贯和蔡京的心病,也是刘光世敢站在陶节夫立场之上谋利的原因。

    童贯算是废了。但陶节夫此等能臣士大夫,夹战功一但回京,真个咬死刘逵就任同知枢密院事的话,那就牛了。绝对是领袖大能,纵使是张康国这个枢密使,被老陶架空的概率也很大。

    思考着,高方平背着手度步。刘光世也低着头不说话。这些东西都是心照不宣的,有默契就好。

    “行。”某个时候高方平停下脚步道,“节夫相公的礼物我高家收下了,且开始为这个局面谋划。但除此之外,陶节夫相公需要答应欠我一个人情,需要的时候帮助我说话。”

    “这……”刘光世陷入了为难,显然老陶那种清流猛士,是看不起高家败类的,只是说恰好有了共同利益谋划一下,是远远谈不上结盟的。

    “若是不答应,你带着吴道子的画回西北去告诉老陶,能臣就应该在边关效力,京城是奸臣的地盘。让他准备终老在永兴军路任上。”高方平嘿嘿笑道。

    “大人心黑手狠果然名不虚传啊。”刘光世叹道:“节夫相公英明神武,已然预料到了您的吃相这么猛,所以已经提前授权小将答应,行,就这么办。但是这一切的前提,建立在节夫相公能够回朝。”

    高方平指指茶碗:“把茶喝完,回去告诉陶节夫收拾铺盖准备回京。另外警告你父亲刘延庆,西军,那是国之重器!谁执掌老子一点不关心,但如果敢颠覆小种经略相公的督军风格,让西军腐化。那么老子虽然是个贪官奸臣,却是很怕死很没安全感的人,没有西军守护国门老子就睡不着,而我睡不着,我爹爹高太尉就睡不着,一但发生这种情况,我高家奸臣父子绝对害死刘延庆,相信我,不管你父亲有谁撑腰,但他不是童贯,我高家弄死个武臣是做得到的。”

    刘光世被直接吓得跳了起来,浑身冷汗,的确相信高家这两害虫有这能力,也就这德行。只是实在不习惯遇到这么直接衰败的人啊。妈的从未见过这么明目张胆承认是奸臣是流氓的,妥妥的官场害虫,破坏规矩的人啊。

    “大人忧国忧民,目光如炬,一语中的,教训如同醍醐灌顶,我刘家听进去了,也会记在心中。”刘光世喝光了茶水跪地见礼。

    高方平拍拍他的肩膀道:“除此之外呢,我是个市侩的人,记住,既然大家说是我坑了小种经略相公,我背了这个黑锅也无所谓,但是就要有相应的报酬。所以我为你父亲刘延庆背了黑锅,那么你就不要忘记,你刘家父子也欠我人情。懂了吗?”

    我@#¥

    刘光世实在不知道怎么和这个混蛋说话了。

    “小刘乃不要抵触,童贯可以给你家的我高家也能做到,多个朋友多条路。”高方平嘿嘿笑道,“你刘家父子老奸巨猾,刘延庆准许你参与谋划这事,我就不信他没有这层意思。”

    “卑职多些小高相公的抬举,记住了。”刘光世赖不过去就开始拍马屁了。

    介于他只是十多岁,还是可以调教的,所以高方平给他后脑勺一巴掌:“不要乱叫,妈的小高相公都出来了,我相你妹啊,我现在到处求爹爹告奶奶的,都弄不倒个实缺,我相哪家的公呢?”

    刘光世嘿嘿笑道:“说什么呢,大人只是暂时盘旋潜邸,有朝一日会一飞冲天,此点时局卑职还是能看明白的。”

    “我潜邸你妹啊,那是我大皇家的专用词。”高方平道。

    “是是是,末将乃是粗人没有文化,多些小高相公的指教。”刘光世继续大拍马屁。

    “去吧,其实承你贵言,人家叫我小高相公的时局……应该不远了。”高方平拍拍他的肩膀,给他带着一个黄金锭子,又吩咐给他换过马匹,便让他连夜离开了。他有西军八百里加急的通关文碟,所以现在是能出城的……

    静下来之际,高方平也管夜不夜的,吩咐随从道:“送信入宫,请皇城司监事梁师成来高府。”

    高俅很猥琐的扑在小妾的身上吃奶,听闻心腹汇报说是小高召见梁师成,于是不敢大意,急忙起身穿衣出来。

    虽然现在梁师成还不算完全崛起,但是作为礼貌,高俅还是要去作陪的。该怎么和这些人相处,那肯定是高俅说了算,高方平都拿捏不住火候……

    在几个皇城使的跟随之下,梁师成来了。

    进入书房的时候,这个大奸贼携带着和蔼的笑容,看着是个憨厚老实的中年胖子,但是历史上这个被称为“隐相”的大贼,比童贯要阴险毒辣,胆子更大,家传圣旨什么的他都敢,真不能被他的表现给欺骗了。

    “太尉爷,小衙内,深夜召唤老夫不知何事。”梁师成笑嘻嘻的,觉得恐怕会发财。

    是的,梁师成是很习惯收礼的老司机了,这个坏头就是蔡京这个白痴开的,算好张商英入京了,否则梁师成不知道要被宠多坏呢。某种程度上,梁师成的骄横和胆子,都是蔡京一步一步惯出来的。

    高俅捻着胡须微笑道:“方平,你都还没和梁叔正式认识,快见礼。他和为父渊源非浅,为父曾经是东坡居士的书吏,而梁叔则是东坡居士的弃子。”

    高方平道:“小侄见过梁叔。”

    “小高客气了,太尉爷客气了。”梁师成尖声笑道。

    高方平也不废话,直接道:“梁叔,深夜咱们就不客套了,直接说话。童贯就快回京了,梁叔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梁师成皱了一下眉头,却不动声色的道:“请解惑?”

    “那我说直接一些。童贯能接受我爹爹,能接受蔡京,却大概率不会接受你的崛起,这是人性决定的。您觉得这个说法成立吗?”高方平道。

    “这……哪咱家该怎么做?”梁师成这么问,就表示他是聪明人,认可了高方平的说法。

    “简单。”高方平道:“怎么取悦官家,你甚至比我爹爹还行,细节没人可以比你做的好,自由发挥就行。唯其一点,让官家感觉你的好处,淡忘童贯的就行。也就是说你要照着童贯的套路来,不要看不起童贯的风格而自己创新,相信我,成功绝非偶然,所谓的同僚相轻,就像文青喜欢评击其他人的文章一样,我相信你也在看不起童贯的一些方式。但一定照着童贯的套路做就行。这样一来,官家会发现身边没有童贯也一样。加上还有我爹爹陪他踢球,有我献计给匠作监的玩意,官家就算重感情也就不会太思念童贯了。那么这种情况下,官家以为童贯是个能战之臣,与此同时我找重臣进言‘战事初定,西北需有官家信任的重将保边守土’,基本上,童贯就被定死在永兴军路上了。”

    “妙计。”梁师成阴阴的奸笑道:“不愧是出自高家的计谋,咱家认可,咱家也知道怎么做了。”

    “孺子……”

    高方平神神叨叨的打算说孺子可教,却被高俅老爸反应很快的捂着嘴巴老高险些昏厥,得罪蔡京其实也别得罪梁师成这种人,乃是规矩。就像除了张叔夜,平时那些人都不怎么惹高俅一样,只是追着蔡党咬。

    梁师成当然知道高方平想说什么,对此很恼火,但是他现在还没有真正崛起,弱者心态还很重,近来又被张商英调教的没脾气,所以老梁只是很阴的一笑了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