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130章 不杀你们老子念头不通达

正文 第130章 不杀你们老子念头不通达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却是老头刚一开口,就被周围那些兵痞捂住了嘴巴按倒在地上。黄都监着急也骂道:“妖言惑众的老贼人,给本将打死!”

    “慢!”高方平抬手打住了。

    因为高方平说杀人就杀人,太狠了,所以尽管黄都监急忙使眼色,那些厢军也没人敢把老头给灭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老头起身穿过众人。

    老头走过来跪地,老泪纵横的道:“草民乃是县爷时大人的家仆。当时贼人围困县城,而救兵迟迟不到,县衙的弓手跑了一半,几乎无人可用。我家时大人写下诀别书,然后带着全家老小以及少数敢作为的捕快,弓手,驻守各处城门,命小老儿冒死混出城再次催促救兵。”

    顿了顿,老头继续哭着道:“当时贼人内部似乎有分歧,迟迟没决定攻打县城,又人数不够,无法全面围困县城,所以小老儿突围了。在途中遇到了前来救援的黄都监所部,于是催促他前往,他总在拖拖拉拉,说黑夜作战对官军不利,须得清晨方有胜算。小老儿也无法说他,不敢妄议兵事。可天亮之后好容易到达陈留,那是县城还未沦陷。贼人只是刚刚开始攻城。”

    到此老头泣不成声,断断续续的道:“可怜我家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爷,带着妻室,丫鬟,以及两个不到十四岁的娃,驻守在城头和凶猛的贼人作战!但黄都监所部一千多人,仅和数量不多的部分贼人一交锋就败下阵来,兵败如山倒的逃跑。贼人没有追击黄都监所部,因为他们似乎更急于拿下县城!”

    听到这里的时候,黄都监脸色比猪肝还难看。

    而高方平冷冷道:“老头,口说无凭,你可有时县爷的文书印信?”

    “有。”老头掏出了所谓的诀别书呈上。

    高方平拿过书信展开,先让参军查验陈留县的印信,确认无误之后,快速把信看了一遍。

    虽然高方平一看文言文就头疼,但内容还是很震撼的,大概意思就是一遍又一遍的催促救兵。然后提及了陈留县守不住了,让张叔夜给他报仇云云。

    “少时立下志向宏图,誓言信守毕生,不知不觉见时已年过四十而一事无成,观镜时两鬓白发,回想时,上任陈留时已三年,至今积弊难返,恶政难除,时文涛负君良多,负国良多。于清晨登上城头遥望,贼人势大,而县内已无敢战之人。身在困境,时文涛首先想到,京畿路贼人围困尚且如此,那我国朝西北国门战火纷飞时的情景又该如何?眼看陈留即将失守,援军迟迟未到,实乃大祸临头之感。时文涛一介书生不知兵事,也无兵可用,死不足惜,唯恐治下百姓良知和斗志未醒,这不是他们之失却乃国朝真正隐患。”

    “心有不甘,天有不愿。若能以我家之血唤醒国朝斗志,则再无所求,时文涛携全家老小,誓与陈留共存亡!”

    这就是时文涛的诀别书结尾词。

    看完之后,高方平收起书信收在怀里,淡淡的道:“黄都监所部,十将以上军官喊十将,全部出列。”

    逃兵开始面面相视,最终稀稀拉拉的出来了,有百人的样子。

    出列站成排之后,高方平冷冷一挥手道:“全部斩了祭旗。”

    “什么!”全部军官不禁哭喊了起来。

    黄都监勃然色变,跪地道:“大人且听末将一言!”

    “不听。”高方平道:“时文涛一介穷酸,带着妇女和娃驻守在城头和贼人作战,身为军人你却带着军队跑了?你告诉本官,朝廷养你们何用?老百姓勒紧腰带的养你们何用?”

    “末将……末将……”黄都监吓得颤抖了起来,情急之下道:“请大人高抬贵手,末将乃是枢密使张康国的亲戚!你,你无权杀我!”

    高方平朝东京方向抱拳道:“本官奉留守相公张叔夜之命,于开封治下督军剿贼,开封境内的军人老子想杀谁就可以杀谁!你就是个王爷也斩了,别说你只是张康国的远亲!SX赤地千里,民丁稀薄,小种经略相公、节夫经略相公,于钱粮匮乏的情况下为汉儿驻守国门。HB地上形势危急,契丹蛮子虎视眈眈。江南民不聊生,钱粮颗粒无收。朝廷暗流涌动,西夏和辽人使节对官家步步紧逼,值此国朝内忧外患之际,你们身为军人却留下时文涛大人全家、以及满城百姓去之不顾。不杀你们,老子念头不通达!”

    这番词语算是对这些家伙的判决,同时也算是誓师。

    就如同当时在大名府吟诗撩妹一般,杨志史文恭等人无不被撩拨的心头火气,躁动不安,纷纷提着马缰围着黄都监一行军官打转。

    “身为监军,死丫头你还不下令斩了他们!”梁红英也恼火的给小萝莉后脑勺一巴掌。

    梁红玉很萌的样子就捂着后脑勺哭了起来,她只想斩了黄都监,而不想杀这么多人。

    林冲也进言低声道:“大人,不宜牵连过广,末将觉得,斩了都监和副手,也就可以了。”

    “是可以的。一个都不杀也是可以的。然而我说了,不杀他们,老子念头不通达。”高方平一挥手道,“放过临阵逃走的军人,置携老弱病残驻守县城的时文涛一家于何地!”

    噗嗤噗嗤——

    从都头、指挥使副指挥使,副都监和都监,到各种参军,近百个大大小小的军官,顿时被杀得人头滚滚,整个场面仿佛喷泉一般,到处在飙血。

    的确林冲是对的,杀光了这些军官也没什么卵用,大宋的禁军也基本这德行,就不要说厢军了。于大局是没什么用的,但至少高方平念头通达了,也算是誓师,利于接下来的作战。

    “你们这些兵痞爱去哪就滚去哪,不许在这里碍事。”对剩下的逃兵们扔下这句话之后,高方平带着全队人马朝陈留县奔袭。

    眼看着平时作威作福的喝兵血的军官被干掉,这些个兵痞一阵阵的兴奋起来。依照规矩而言,现在应该跟着禁军去混军功去了,然而他们也一致的认为,高方平太猥琐了太危险了,去了难说一个不高兴,又被杀得人头滚滚就麻烦了。

    于是这些家伙哪来的回哪去……

    方腊的儿子方天定站立在陈留县城头眺望,只见前方远处黄沙盖天,似有千军万马奔腾,吃了一惊。

    大将石宝、邓元觉同时抱拳道:“少主勿忧,依照我等经验目测,只是马多,人则不多。官军全是废物,不堪一击,我等还正发愁征集不到马匹运钱,这下好,之前有蠢货黄都监所部送来了兵器和一百战马,这下最有钱的‘送军’带着大量的好马来了,仅仅这些马就价值不菲,天助我也。我等的一半大钱,这下有办法快速运回江南了。这在教中乃是大功,您的‘太子’地位就此稳固。”

    方天定皱眉道:“我担心的不是‘送军’,而是田虎等人。他们太过猖狂狠毒,和我等教义所违背。我不主张杀时文涛全家的,晁盖吴用一群人却不吭气,然后愣是被田虎和孙安两祸害强行给杀了。这下,我等算是被他们给陷害了,和官军再无转圜余地。”

    邓元觉大声说道:“杀个狗官而已,有甚大不了的。”

    方天定叹息一声,觉得和这些莽夫无法说清楚。但宣扬“狗官论”正是爹爹下达的核心教义,方天定也无法违反。很简单,说那些官员是好官的话,教众就散了,谁跟着你混?

    但是方天定心里清楚,时文涛一介文人穷酸,敢带着老弱妇孺守城,誓与陈留共存亡,其实那就叫真正的好汉。相反勇猛的冲上城头的孙安晁盖等人、杀了时文涛的全家,吓跑了其余守城的百姓后,他们大喝庆功酒相互说对方是好汉,显得很讽刺。

    “少主,田虎所部目下正在大肆骚扰百姓,抢夺百姓财物和女眷。而晁盖吴用一行人兑现了承诺,已经伪装成为脚夫每人一担,跳着百担钱财低调的离开。”一个手下来报。

    石宝冷冷道:“不成气候的东山蛮子,仅仅几十担钱财就满足的离开了!”

    方天定摇头道:“我倒觉得这伙人才是人物,比田虎那厮聪明的多。他们不到百十人马赶来这里,一般情况下根本没有话语权,却利用形势周旋取得一席之地,甚至充当我部和田虎间的和事老,献计打下了陈留。然后低调的带着属于他们的少量钱财离开,像是没有出现过一样。石宝你告诉我,若在一般情况下,他们这种实力来这里只是被杀死而已,一文钱也拿不到,但现在外有官军奔袭,他们却已经带着钱财功成身退,这真的不成气候吗?”

    石宝依旧不以为然,却不在说话了,给方天定一个面子。

    方天定语气慢慢转冷道:“田虎此贼竟敢违背盟约,抢掠百姓,于我教义违背,坏我父亲大计。诸位,等会和管军周旋,一但击溃官军之际看我信号,务必诛杀田虎所部。”

    邓元觉和石宝抱拳道:“少主明见,大钱数量太多,就是诛杀了田虎所部,我等也无法全部携带离开?”

    “我不管,大钱能拿多少就拿多少吧。就是家父在此也必杀田虎。百姓,那是我等往后某事的基石,一但坏了名声,家父的大业就会受到影响。任由田虎猖狂就是与虎谋皮,所以,此役必杀田虎!”方天定冷冷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