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135章 果断拿钱走人

正文 第135章 果断拿钱走人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更的晚了些,对大家道歉。

    张叔夜有点泄气的道:“办钱庄的人是个流氓,不是老夫。不过他倒是没有攻破县城的那些贼人坏。”

    顿了顿,张叔夜又问道:“捧日军打下县城的过程,有没有百姓伤亡?另外破城后,捧日军有没有骚扰百姓?”

    老头的小孙儿一边吃炊饼,一边说道:“禁军可厉害了,没有直接攻城,是犹如茶先生说三国的那种情况,用计引贼人出城决战,听人说,犹如老虎拍杂草,一个冲刺之后就结束战斗,六七百个贼人,除了少数几个头子逃走,全部都被打死了。”

    听童言无忌的小孩这么说,张叔夜也算是认可了高方平没有慌报军情,捻着胡须频频点头。

    老头也笑道:“这次的军伍没心没肺的,倒是也没有骚扰百姓,却根本对咱们不闻不问,战斗结束,禁军入城后,大多数百姓都蒙在鼓里,不敢出门。也没人来通报,让咱们老百姓安心,真是的。”

    “糟糕!这说明那小子干了勾当都没人看见!”

    张叔夜听后带着人急忙进城……

    张叔夜进入被禁军层层守卫的县衙后院时,见高方平穿着盔甲、拿着一口宝剑,“忠心耿耿”的模样守护着铺天盖地的大钱。

    仔细看了一下,张叔夜双眼发黑,他要不是文官的话,肯定先绑下去杀威棒伺候了再问话,指着怒斥道:“小高!”

    “在!留守相公见谅,军务在身,下官不便见礼!”高方平文绉绉的说着,继续护卫在大钱的周围装蒜。

    张叔夜道:“老夫虽是个文人,但出身军旅世家,你拿刀的方式似乎不对啊,怎么没人提醒你吗?还是说你听到老夫一来,急忙做表面工作,盔甲都没穿整齐就跑这里装蒜,握刀姿势不对,手下也来不及提醒你对吗?”

    听张伯伯这么说,四岁的云骑尉梁红玉扔了刀子,很害羞的抬手捂着脸。

    高方平真想一脚把小萝莉踢飞,这么容易就招了啊?却也只有强撑道:“留守相公有所不知,此乃下官新研究出来的握刀姿势,有讲究的。用于军阵冲杀不方便,但最适合在极端情况下和鸡鸣狗盗的刺客搏杀……”

    见张叔夜眯起了眼睛,高方平只得把刀子扔了,泄气的道:“好吧小子的确在装蒜,被您看出来了。”

    张叔夜对他很无语,但是不幸中的万幸,他小子也就这点比较好了。

    迟疑片刻,张叔夜转身道:“开封府仪仗升堂。参与陈留县剿匪之战的禁军全部集结,十鼓之内不到者斩!”

    “升堂!升堂!留守相公升堂!”

    各种人马就跑着去喊话了……

    大堂上静得落针可闻,一副儒将坐派的张叔夜满脸疲惫的样子高做上方,却依旧显得官威十足。

    注视着集结在前方院子里的禁军,张叔夜皱了一下眉头道:“高方平。”

    “下官在。”高方平出列抱拳道。

    “老夫听说你点了捧日军第八阵一千将士出阵,为何这里只是四百?还有一个营呢?难道……你搜刮了钱财后去帮你藏钱去了?”张叔夜不怀好意的看着他。

    高方平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抱拳道:“好教留守相公得知,我部阵亡将士,受伤将士,需要及时送回东京。特别时文涛县爷全家的尸体,也需要以国礼送回东京,时文涛死于阵前,既是国礼,当然要有军旅护送,此乃礼节不可荒废。”

    张叔夜容色稍缓,知道这小子肯定有猫腻,但是理由既然这么冠冕堂皇,水太清也养不了鱼,只得冷哼一声道:“好理由,小高你果然是个人才,不但心黑手狠奸诈猥琐,还骁勇善战,老夫为大宋的土匪们叹息,在你这种人的治下做土匪,真乃投错胎。”

    高方平尴尬的道:“府尊这是夸我还是骂我?”

    “既夸也骂,你不服吗?”张叔夜盯着他。

    “好吧您拳头大,必然是您说了算,小子是个小人物,跳不了太高的。”高方平道。

    “少给老夫东拉西扯的。”张叔夜直接问道:“告诉老夫,后院那批江南来的大钱,数量多少?”

    “以大钱数计算,足有二十万贯,折合真实价值近七万啊!”高方平大声道。

    在这个时代来说,这真的是一大笔钱了。

    蔡京出手不会只是二十万的手笔,但张叔夜真不敢去想是百万的手笔。所以总体上,张叔夜知道被这小子黑吃了些,但毕竟还留下了这么多,算是他小子有分寸有良心了。

    想定之后,张叔夜淡淡的道:“带着你的人去后院拿走两层,然后给老夫滚蛋,军队不适合待在县城。老夫警告你,大钱已经废止了,你拿走的大钱怎么处理老夫不管,但不许去流通,不许去坑害百姓。”

    高方平不服气的道:“相公明见,小子在孟州剿匪的时候,常维大人可是给四层……”

    “因为常维被你忽悠了,老夫不是白痴,再敢有不同意见一文钱没有也是正常。怎么,你等拿着朝廷的俸禄,为朝廷剿贼还敢讲条件?”张叔夜道。

    “相公威武,小子去也。”

    高方平就不敢装了,又带着兵去后院撸走了四万贯大钱,不论如何,很是不错了,人要学会知足。也任何时候学会别独吃,要有爱,要分享。

    “赶紧的,给我数清楚,拿走四万贯,一文不许多拿,但要是少一文我让你们赔!”

    高方平开始带着人拿钱,进行第二轮搜刮。之后果断的离开了陈留县,浩浩荡荡的开向东京……

    “听说了吗,陈留县大捷,老子们猪肉帮果然不是盖的,不要以为只有吃羊肉牛肉的人才会打仗,猪肉平此役果断出击,以近乎为零的战损比例一战成名,功劳大啊,这次他真的崛起了。”

    茶坊之中,热衷于八卦的文士们对此事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一群将门子弟听到这个消息,纷纷热血沸腾,也开始了讨论:

    “这次小高又要发财,以他恶劣奸诈的谋财手段,大家准备好钱,东京的将门马上又要进行‘陈留军功拍卖’大会。”

    “妈的六百多个贼人人头,够匹配两个六品军官,六个七品军官,二十个八品军官了。”

    “比参加武举去作弊来的划算。”

    “准备好支票,坐等猪肉平回京!”

    “从今天起改吃猪肉。”

    “妈的叛徒,猪肉乃是脏肉!”

    “放你娘的屁,老子只是响应我大官家的号召而已,也不打听打听,目下皇宫已经开始采办猪肉。”

    ……

    听闻陈留县大捷,还抢回了铺天盖地的钱财藏在城外工地当中,高俅嘴巴笑歪了。

    都不用等高方平的通知,高俅已经在谋划着陈留县军功事宜,高方平作为文臣去“监军”就已经是很不错的功劳和口碑。而只要军队打赢贼人,又没有骚扰百姓,监军就是天然有功的。监军也等于是皇帝派去的特派员。

    真正的杀敌功劳要给军人,给将门。这就是大宋从枢密院到三衙的默契和潜规则。

    所以说每一个人头,那都是钱。

    以高俅的猥琐程度而言,已经在拨动算盘,计算六百多个贼人的人头价值多少了。

    人头虽然是功劳,但也不是谁都敢买。

    将门的人只是无能而已,却不是白痴。他们知道大宋有些垃圾军队,没事做时也会杀些平民当做土匪人头来凑数。所以花钱买军功是潜规则,问题不大,然而一但买到那种不干净的“贼赃人头”,被查出来就背黑锅了。

    所以购买人头的时候,比奸商还精的将门是很小心的。好处是他们虽然奸诈,却信任张叔夜。大家都明白,张叔夜昼夜兼程的赶去接管陈留,就是为了防止“冒杀百姓”的事出现。张叔夜真没多少精力去和高方平那个流氓争夺那点钱财。

    有趣的是,在将门内部有一个“清官能臣榜单”,但凡这些能臣清官治下剿匪产生的人头,就有人敢买,卖价也非常高。

    没办法,就算是奸臣,他们也是很信任能臣清流的。

    老常也是清官能臣,也在榜单上,虽然排在靠后一些的位置,但依然有人感兴趣,所以上次孟州平乱的军功就非常好卖。

    张叔夜排名榜单的前列,所以张叔夜只要去了陈留而没有查出问题来,那么这批人头就值钱了。因为这相当于过了严格的质量检测程序。

    “张叔夜们真个是人才啊,为发财计,老夫高俅怎么也要保护着你们不被亡国之臣整倒。这是我家小高的计谋。”

    高俅自个YY着都觉得好笑,觉得宝贝儿子精灵古怪,儿子有个理论是:善于利用能臣的聪明人,就是奸臣。至于把能臣整死的那些家伙不配叫奸臣,而叫亡国之臣,比如蔡京童贯梁师成朱勔这些家伙就是亡国之臣。

    至于高俅,高方平给老爹的定位是一半奸臣一半弄臣,也的确,历史上的高俅其实害处不算太大,至少老高没被写史书的张商英们列为“徽宗六贼”。童贯和梁师成上榜多少有点夸张,他们的害处也远没有蔡京大,只是说他们是阉人,握笔杆子的张商英们尤其讨厌阉人,所以历史上老梁和老童的害处被放大也就不奇怪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