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139章 相爷召见

正文 第139章 相爷召见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此行目的基本达到了,张商英也就不多留了,抬起大土碗,喝光了茶,跨上马匹之际想了想,似有所指的说了句:“小心你的新军。赵挺之可不是老夫,他做不到逢蔡党必反。老夫不是糊涂虫,知道大宋能战军不多,你练两千多人出来不容易。如今的时局,边患暗藏,匪患重重,祸国殃民的蔡党不除之,陈留县事件会越来越多。国朝内忧外患之际,如果捧日军第八阵被废掉……你好自为之,大家都好自为之吧。”

    言罢带着人走了。

    张商英一走,高方平脸色凝重的召集全部铁匠,果断吩咐道:“把七十万贯大钱全部融掉!一个也不能留!”

    在虎头营的监督下,匠人们去执行了,为什么这么做,根本不关他们的事。但是一句话就毁去几十万的财富,那真够惊悚的。

    然后高方平很平静的样子,在太师椅上坐下来,静静的思考着。

    自己出手铸小钱,一个大钱能铸造出三个小钱来,然后铸造过程要耗费一些人力和材料。也就是说,1个大钱只能得到2.7个小钱左右。

    等着户部纠正恶政,开始回收大钱,至少能拿到一个大钱换五个小钱的政策。

    但是今天张商英的到来,携带着张叔夜批准搜查的文书,不意外的话,那是张叔夜在敲打高方平:真金白银从百姓手里收的大钱户部会接盘,但是抢来的想也别想。

    户部已经快揭不开锅,站在张叔夜这个户部侍郎的立场上敲打高方平是正常的。

    不过还有更严重的一个警告来自于张商英,他不但知道高方平黑吃蔡党大钱,还带着张叔夜的文书来威胁要搜查,交谈过程又几次提及蔡党。

    高方平没理解错的话,蔡党要反扑了。所用的方式,就和张叔夜和张商英的方式差不多。

    所以张商英才走,高方平果断下达毁掉大钱的命令。

    留着虽然收益会多些,但风险太大,还会惹毛张叔夜。那得不偿失。融掉后将来自己造,换算下来大约会得到25万贯小钱,抛开赏赐给捧日军第八阵的,高方平自己入手大约16万贯的样子,加上卖人头六万贯。不管如何,这趟出征陈也撸进等同后世一亿人民币的财富来了。很是可以啦。

    而如果留在这里傻等着,一但有什么变故,那是可大可小的问题,尽管是剿贼所得,但在大钱名声如此臭的当下,朝廷已经下令废止大钱的当下,藏着九十万贯大钱不上报,虽然不会死,但是肯定要被官家戳脊梁骨的。

    私铸小钱倒是无所谓,大宋私铸钱的罪不大,特别如果不偷工减料,又是官员宠臣的身份,就算被曝出来也不是罪过而是功劳,因为铜钱本来就紧张,到处都在钱荒。

    这一切只是有迹象,或许是高方平神经过敏,然而小高就这德行,作为未来的大奸雄,要果断学会未雨绸缪……

    目下的局势真的很混乱,几乎一日三变。

    高方平陈留县平乱的时候,怒斩九十七个军官的事专门被有心人拿出来炒作,正在不断的发酵之中。

    还是一样,上到朝廷,下到市井菜市场,都有人在对此争论。

    有人觉得高方平太狠太决断,怒斩九十几个朝廷命官这种事,居然不请旨就做,这已经踏破为人臣子的底线。

    但也有同样数量的一群人在力挺高方平,而这群人恰好是很有话语权的太学生。听说时文涛的决别书在士人群体中引起了轩然大波,比诸葛亮的出师表名气还大,成为了太学里的经典雄文,大家都在品读。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是平时吃羊肉的那群太学生也调转枪头在力挺高方平,甚至有人认为高方平仁慈了,应该把整队厢军给斩了。

    不论如何,赵佶都是个和气的人,其实他不喜欢兵事,也就不太喜欢见血,现在很多有心人在对此炒作,而事实上高方平也一口气干掉九十七个军官,所以赵佶对此有些不高兴了,专门对高俅老爹说小高这次过分了。

    但赵佶又真觉得高方平乃是个骨骼精奇的人才,于是这么大的事件下,梁红玉升官从六品飞骑尉,高方平原地踏步,竟是没被赏赐也没被处罚……

    “大人,有张府来人求见?”这天晚间高方平在书房内,忽然有人来报。

    “哪个张府?”

    高方平放下笔,其实是问了句废话,张商英会直接闯进来,张叔夜会以开封府的名誉召见。所以这次是大宋军相——枢密使张康国召见。

    不多时候一个耀武扬威的仆从,拿着张相爷的手书进来书房,递给高方平。

    展开书信观看一下,不去不行了,虽不是公文,却真是张康国真的再摆官威,以枢密相公的语气召见。

    高方平打赏了这个耀武扬威的仆从一贯钱,带着梁红英作为护卫,出门了……

    晚一些的时候来到了张府内的书房,这是高方平第一次见这个大宋军相,他是个貌不起眼的小老头子,身材偏矮。

    赵佶的身边不但女人要漂亮,男人也是需要漂亮,对此高方平很奇怪,不知这家伙他是怎么做到军相的?

    “坐,看茶。”张康国淡淡的一摆手道。

    “不知相爷召见所为何来,下官高方平诚惶诚恐。”高方平拱手低声道。

    “你还知道老夫是相爷?”

    张康国也就只有在高方平的面前找优越感了。换做平时其实他是个悲催的人,上至蔡京赵挺之刘逵,下至张叔夜宗泽这些人,吏部尚书何执中等等,其实都不拿他当做相爷,就是个摆设一般的存在。

    “相爷威武,下官承认陈留县平乱的时候草率了,斩杀九十七个军官……听说还有个是您的亲戚,额,这确有不妥,至少应该知会相爷一声的。”高方平心虚的道。

    “哼,你知道就好。”这事官家都不啃气,所以张康国也只是依照惯例摆一下官威,批评两句就了事。

    于是又开始沉默,张康国始终抬着茶碗在拨盖碗,像是在迟疑。

    “相爷威武有话尽管说,夜了。”高方平提醒道。

    “好吧老夫直接一些。”张康国放下茶碗道,“你训练的那只禁军,老夫打算把他调出京城,你怎么看?”

    高方平眨了眨眼睛道:“没看法。”

    “你……”

    张康国对他的反应有些不快,在印象之中,遇到这种事高方平应该发怒,以他的流氓脾气大闹,然后就可以用没大没小的理由收拾一顿。

    或者应该非常心疼,痛心疾首的求饶送礼什么的,那好歹让张康国有点存在感。

    “可这小子这表情算什么?”对此张康国很想不通。

    高方平始终低着头,心里明白了,张康国的的确确是个棒槌庸才,做事前怕狼后怕虎的那种。

    有一种人他不但想做事,还总想着讨好所有人,想谁也不得罪。所以很明显,张康国架不住蔡京的压力,决定把高方平的心头肉调出东京,今晚叫高方平来不是听意见的,而是摆下官威,敲打敲打给个糖果,希望高方平接受这事,然后别记恨这事。

    高方平不禁觉得好笑,这些人活的真累,其实做了***根本不用再去管牌坊的,那是无用功,可惜人们事到临头都这德行。

    “叫你来,你小小的一个散官宣奉郎,本兵不是要听你意见,就是通知一下。那也是朝廷的捧日军,而不是你高方平的私兵。”张康国呵呵笑道,“提醒你,枢密院调军乃正常之举,而这次你高方平也太狠,吞下很多本不属于你的黑钱,然后出手就杀几十个军官,你这么狠的人,上至官家,下至赵挺之相爷,刘逵刘中书,也不希望你身边有只这样的虎狼兵在京城,懂了吗?”

    高方平抬起茶碗喝了一口道:“相爷还有什么话请直言?”

    “额……”张康国又道,“念你有功于枢密院,平时咱们虽然井水不犯河水,但你高家也没得罪老夫,所以叫你来,是安抚你一下不要有情绪。这是兵事,国事。老夫限于压力这么做了,也是有赵挺之相爷支持的。但这么做的同时老夫可以试着卖你一个人情,告诉本相,你想把这只你亲自训练的军伍,部署在什么地方?”

    高方平没有想象中的愤怒,抱拳道:“相爷这算是打一耳光后,又讨好下官吗?”

    “放肆!老夫身为大宋枢密使,调军乃是职责所在,用得着讨好你个小儿?”张康国尴尬的道。

    “这种您也问我意见,蔡京会放过你吗?”高方平好奇的道。

    张康国更加尴尬的道:“咳……他也管不了这许多,他也不知晓兵事。本兵已经说了,军伍乃枢密院事,乃是老夫的职权。”

    高方平神色诡异的注视他片刻,心里想:信你个老狐狸才怪了。

    以张康国无担当的性格,他不想随便得罪人是真的。但是!高方平真不信,作为大宋的相爷,高俅的顶头上司,他用得着来刻意的讨好高家,这不科学。

    所以高方平目下现场就认定,这是一个阴谋,张康国不是想把军伍部署在高方平想要的地方,而是代替蔡京试探高方平的动向。(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