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143章 果然是头好猪

正文 第143章 果然是头好猪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皇家的东西一定要好看,一定要高贵。此点就是高俅在捧日军里严抓的第一指标。捧日军做到了,干的很不赖,所以每次赵佶检阅捧日军都很高兴,高俅老儿每次都有赏赐。

    哪像徐林的第八阵啊,第八阵因为天天冲撞训练,摸爬滚打,甲胄不但灰蒙蒙的,还坑坑洼洼,妈的经常战马都裹着脑袋,马腿上戴着夹板更是奇景。士兵也大面积鼻青脸肿,并且完全像是一群不要脸的土匪,在街上看到美女或者钱财就露出贼一般的目光,很猥琐的回想着跟着他们老大高方平抢劫的经历。

    所以第八阵早就不被东京人士看好了,捧日军内部把第八阵看做败类,根本不像皇家亲卫军,毫无皇家风范,评价为:棒槌血统,绝不是皇家的军人。

    现在,每次有捧日军第七阵军伍路过的时候,种师道都惊呆,甚至会有口水流出。

    高方平非常理解这种眼神,以往每次去抢劫,把钱挖出来的时候都是用这眼光看着的。然后正如每次抢劫过后,高方平都在心里推演下次抢劫的过程一样,目下种师道看着“雄壮的捧日军”,除了想抢他们的盔甲和战马外,也在心里推演:要从哪下刀,才能最快杀死这只肥猪一般的军队。

    妈的真的是肥猪啊,种师道做梦都指望在西平府附近见到这样一只西夏骑马,那就杀光烧光抢光,把装-逼和战马粮草没收进入西军。

    “果然是头好猪,这猪的种群很怪,刀法好的话可以杀出七层三的空腔来,而且最能出油。”

    路遇高俅的一个小妾牵着宠物猪出来散步,种师道身边的一个中年汉子眼睛冒光的看着道。他看猪的眼光正是高方平看钱、种师道看捧日军的目光。

    老种指指那家伙道:“他参军前是个屠夫,叫郑和,他哥哥被老夫以前麾下的一个军官打死了。凶手听说有可能藏在东京,他这次跟随老夫南下,就是来碰碰运气,看是否有机会报仇,干掉鲁达那个逃兵。”

    要是在喝水的话,高方平肯定一口喷出来,汗,这家伙是郑屠的弟弟,黑社会出身,哥哥被鲁智深干掉了。

    也难怪,这些屠夫帮虽坏,却是小种经略相公的“衣食父母”,西军要是没有他们低价供应肉食早就撑不住了。也就是有小种相公撑腰,郑屠才那么狂,也就是因为这样,军官打死了流氓,鲁智深才需要跑路。

    否则在战区,军官打死一个大家都恨的地痞流氓,一般是不需要跑路的,种师道会护他的。在不至也就是脸上刺个金印转贼配军,然后照样留在西军带兵打战,就算是发配过了。

    这些关系越来越复杂了,好人和坏蛋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这就是天下大乱的蛋疼之处,就是和谐稳定的重要性啊。国泰民安的时候,能轻易的分辨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但天下一乱,通常就分不清了。

    对此高方平很无语,鲁智深这人根本不坏,但种师道要追杀他的话就很难调和。而高方平也就不会为了林冲帮鲁智深了,原因很简单,高方平谁都不喜欢,但要选择一个的话,大宋可以没有鲁智深,却不能没有种师道。这是很简单的一种商人思维。

    这些个糊涂账,留着以后慢慢理顺好了……

    深入内城,都已经晚间,但是靠近皇城的军校场依旧有喊杀之声。

    小种相公和随从不禁面面相视起来,都在奇怪,这个时间为何有军阵在训练,做门面功夫也不是这么做的吧?

    “去看看。”种师道策马朝着皇城方位去。

    陪着老种去到军校场的时候,史文恭对属下的训练已经结束,军伍解散后乱七八糟,犹如一盘散沙的就地躺着,到处是汗臭脚臭,流氓气息又重,有骂脏话的,乱喷口水的也有,还有打架的,种师道的随从看得摇头。

    种师道却意外的第二次睁开了半闭着的眼睛,轻轻的“咦”了一声。

    不过随即,小种相公再次半眯着眼睛,喃喃道:“还是不行,素质不错,像只军队,但杀气不够。”

    “哪来的穷酸老头,也敢对我部指指点点?”大胡子关胜听到后,带着小牛皋骑着战马冲过来。

    见起了冲突,林冲杨志史文恭全部都围了过来。

    “老夫种师道。”不等杨志提醒,老种一副睡不醒的样子说道。

    额。

    全部人不敢猖狂了,纷纷下马单腿跪地见礼:“末将等参见小种经略相公。”

    “不是相公了,别客气,老夫没钱打赏给你们。”老种随意的一摆手想走了。

    “大人请留步,您说的杀气不够是何意,请指点?”关胜赶忙请教。

    种师道翻身下马,敏捷的一挥手就把杨志的宝刀抽了出来,观看少顷后把刀插在关胜面前的地上,背着手转身离开的时候道:“这口刀之所以好,之所以杀伐之气重,是因为喝足了人血。军队也一样,百战成神,百炼成钢。这个过程没有秘诀,经历战阵不断的洗礼沉淀,在血与火之中活下来的,就是铁军,否则就是一坨****。”

    不等再次请教或者狡辩,种师道已经走远了……

    吃酒的时候高方平被老种敲诈了。

    高方平仅仅作为礼貌,又提及了一下这次坑了他不好意思,想补偿一下,于是种师道毫不客气的开口要一坐宅子,说是方便他在京城落脚。

    我@#¥

    高方平对此很无语,打听了一下,种家原本在京城是有宅子的,但遇到好价格的时候被种师道卖了。

    小种经略相公和高方平一样,是不折不扣的败家子,会为了自己的追求用家财去填补窟窿。比如高方平会为了工业大量去烧钱培养技工,小种相公也一样,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用于贴补种家军的军费去了。

    历史记载中,纵使岳爷爷名下都有几千亩的良田,以及店铺无数。但高方平查问了一下,种师道这家伙什么也没有了,败光用于打战去了,甚至就连他的很多铁杆属下,也跟着他散尽家财去玩战争游戏了。

    比如坐在旁边这个叫郑和的屠夫,很典型就是被老种坑光了家财,于是老种不好意思之下吃人的嘴短,于是答应帮他报仇的。

    别人都是当兵吃粮,别的将军是当官发财。从这里说,小种相公不是一个合格的官,他不但坑了自己,坑了属下,还破坏了官场规矩,西北的百姓都在骂他大魔王。西夏人也视他老种为肉中刺。朝廷诸公都没弄清楚他是什么人,就把他定性为坏蛋。

    面对这样的一个老人、历史名将,高方平真的有种哭笑不得的心情,不知道该如何和他互动?

    “高家在京的宅子不少,可以给你一坐,但只是借您。”高方平这么答应。

    种师道就算坐在这样的风月场所,腰身也如同刀锋一般,儒将坐派,连开口感谢都懒得,眯着眼睛,微微点了点头。

    “哈哈,高大人实在爽快,俺起初对您的印象不好,现在,则也要代替我家相公感谢您了。”老种身边那个年轻人大笑道,他就是早先驾驭牛车的人。

    这个仅仅十几岁的年轻人不愧是西军下来的,是个非常好色猥琐的存在,每有美女进来伺候倒酒,他总是如同郑和盯着肥猪一般,盯着人家美女的大屁屁观看。只是介于这乃是东京的高档次“夜总会”,但凡美女的价格都不菲,而西军的人都是大穷鬼,所以这小子不敢动手,只是看着吞口水。

    “小哥叫什么?”高方平微笑道。

    “大家都叫俺泼皮韩五,韩世忠。”韩世忠嘿嘿笑道。

    噗。

    高方平一口酒没有忍住的喷了出来,想不到这个泼皮,竟是诡异的跟着种师道返京了?

    种师道觉得很奇怪,为何这个纨绔子弟,会以一种奸商眼神看着韩世忠呢?

    “这人真是个泼皮,别这样看着他。”小种相公提醒道。

    “我知道。”高方平点点头,收回了目光。

    韩五这家伙真的是个泼皮,崛起于市井的嗜酒无赖。好色猥琐的性格,被他保持了一生,也保持在了官场。

    当然客观的来说,没有一个士大夫金腰带出身的情况下,要想在官场沉浮,流氓、奸诈、无赖等等行为性格,至少要有一样才能混得走,上了战场才能不被人鱼肉。

    从这里来说,中兴四将中只有岳爷爷是个相对完美、真正拥有信仰的军神。至于其他三将,刘光世是个大混混,张俊是个和宋江差不多、无比奸诈的一个山贼出身。而韩世忠,则是个好色猥琐的无赖。

    种师道是个高方平似的硬派流氓。当然,或许比高方平有原则些。

    河东名将呼延赞的后人呼延通,在韩世忠处,相当于牛皋于岳飞处。但名将呼延通就栽韩世忠的手里。以韩五好色猥琐的性格,祸害的美女恐怕也将追赶花花太岁高衙内了。

    yy完毕,高方平吩咐老种的随从郑和道:“去军营,叫关胜将军来。”

    郑和看向种师道的时候,小种相公眯着眼睛不说话,这个德行就表示他不反对,于是郑和就去了。(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