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149章 捉走时小衙内

正文 第149章 捉走时小衙内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陶节夫中年模样,和种师道的睡不醒又杀气凌然不同。老陶看着就是那种儒雅和气的奸猾胖子。

    首次上任枢密院,临近枢密公房之际,无数人等候在门口,都是各级枢密院的公事。

    其中一个类似秘书的书生走前,恭敬的道:“相公,送帖子来祝贺的人太多,全都是邀请您赴宴的,请相公挑选一下,否则轮着吃明年也吃不完这些酒席。另外枢密使张相公让您过去一趟。”

    陶节夫看着和气,却和种师道慢条斯理的说话语气截然不同,胖子一摆手,霸气凌然的道:“帖子全部扔了,立即召见高方平,其余人老夫谁也不见,包括他张康国!”

    “相公……这恐怕……”随从十分尴尬。

    陶节夫拍拍他的肩膀道,“你应该庆幸这不是在西北。”

    言罢,胖子优哉游哉的进入了枢密公房……

    一队人马张牙舞爪的冲入工地之内,见到传说中的白玉狮子旗,史文恭带着虎头营一溜烟就跑不见,娘的这是枢密相爷的仪仗。

    尽管不是陶节夫亲来,高方平也一口茶喷了出来,急忙起身迎接那个趾高气扬的书生道:“高方平恭候枢密事?”

    “节夫相公有令,立即召见文散官高方平去枢密房。”

    趾高气扬的小年轻显得很得意,觉得名声那么大的高方平,也不过是个小鲜肉,一个鼻子两个眼嘛,为何街市上说这个人眼大如铜铃,腰粗如牛,身高一丈呢,那似乎说书先生形容吕布的用词吧。

    “下官领命。”高方平带着梁红英随行,急忙骑马跟着去了……

    梁姐留在外面,高方平走入枢密院大堂,形势真的威武,压迫感比见皇帝还重的多,规规矩矩的见礼道:“下官高方平,参见节夫相爷!”

    看这小子还有些规矩,陶节夫紧绷的容色稍微的缓了缓。

    见张康国那种棒槌,又是私下见,老张是没有担当和稀泥的人,所以哪怕办不成事,高方平也很轻松。但是陶节夫就不同了,这种西北领兵出来的儒将,眼里见过太多死人,沾染过太多的血,这种人在堂上那种精明又不怒自威的声势,蔡京也不会有,所以高方平现在真个是谨小慎微。

    郁闷的在于上面坐的这家伙,是高方平弄回来的,前些日子还敲诈了他一笔,然后前天,还在街上用鸡蛋扔他。

    “……”高方平低着头决定不说话了,不说话当然也就不会死,至少文官不会。

    “小高,怎的见了老夫一句不言呢?”陶节夫嘿嘿笑道,“你前天在街市上用地瓜袭击老夫,以为老夫不知道吗?”

    “!”高方平小腿发抖了起来。小看他了,不愧是战场下来的人,眼观六路啊。

    “说说看,老夫怎么得罪你了,为何用地瓜袭击老夫?皇帝亲自主持国礼迎接老夫回朝,你这是想干什么!”陶节夫道。

    “相爷明见。”高方平尴尬的道:“威力巨大的地瓜是别人扔的,小子用的是鸡蛋。小子也知道此举不对,然而小子和您的政见不合,明明可以一鼓作气打废夏州,您干嘛留着?我气不过,于是……”

    “你!”陶节夫一口气上不来,如果这个小混蛋身为文青,以这个理由出手的话,那还真没人可以把他怎么样呢。话说陶节夫自己也没弄清楚地瓜是谁扔的,鸡蛋杀伤力有限,然而地瓜……

    “黄口小儿你懂个屁,老夫对此连解释都懒得。”陶节夫淡淡的道。

    “好吧,这事咱们就两清了。”高方平很奸猾的偷换概念。

    我@#。

    陶节夫想了想,忍着气道:“好吧老夫很记仇,但既然你说出了理由,老夫也不是小气的人,知道找你来干嘛呢?”

    高方平低声道:“记仇的人,当然也会记恩,相爷应该是想了下官的人情。”

    “是的。”陶节夫微微点头,“老夫不想和你个小奸臣不清不楚,欠着你高方平人情,恐怕会睡不着的。”

    “其实小子很好说话的。”高方平弱弱的道。

    “嘿嘿……”陶节夫诡异表情的笑笑,“你当然好说话,诸如陈留县平乱这种小局面你就敢杀九十七个军官,要是老夫在西北如你这般作为,大宋有这么多军官用来杀吗?”

    高方平非常尴尬,的确当初激动了,弄得现在口碑不是太好。

    “幸好你还知道脸红,知道尴尬。”陶节夫容色稍缓,“现在告诉老夫,怎么还你的人情?”

    高方平伸出大拇指表扬道:“枢密相爷威武,小子对您的恩怨分明、直接果断的性格,不是一般的佩服,犹如滔滔江水……”

    陶节夫果断的摆手,扔了一支毛笔过来,被高方平躲开了,却甩了一脸的墨汁,看着很滑稽。

    虎住了这小子,老陶这才阴笑道,“废话少点,说个老夫能做到的事。”

    “额好吧。”高方平道:“第八阵已经被划出了捧日军,军号永乐。一,永乐军需要驻扎郓1城县。二,永乐军的马一匹不能少。做到这两点您再也不欠我。”

    陶节夫双眼忽然闪现精芒,盯着高方平许久,点头道:“行,老夫答应了。不过基于带兵之人的好奇,问问你小子理由是什么?”

    高方平道:“如果下官不说理由,您会反悔耍赖吗?”

    “答应你的事老子一定办,但是你不说,往后你小子别落我手里。”陶节夫很硬派的作风回答。

    高方平只得道,“枢密相公熟悉山1东地界吗?知道八百里水泊吗?”

    陶节夫眯起眼睛道:“山1东不算熟悉,但八百里水泊知道,接着说。”

    高方平抱拳道:“那只讲一点。以我朝实际情况,八百里水泊基本乃是化外之地,一但匪徒聚集,若在平时无所谓,但目下国家内忧外患,则会成为朝廷的心腹大患。既然下官练出来的第八阵必须离开京城,那希望在济州发挥一些作用。”

    别人不懂这个道理,但陶节夫作为带兵的帅臣当然懂,略为一思考后道:“的确,老夫知道第八阵为何离开京城,走,那是定局。在此前提下老夫认可你的观点,都是调走,去郓1城县总好过废掉一只军队。行,我之前不喜欢你,但现在想来你小高似乎被过度妖魔化了,其实你不是一无是处,至少我朝懂军的人不多,你算一个。只是你戾气比种师道还重,此点很不好,答应你的事老夫一肩承担,现在,你给老夫赶紧消失。”

    “相爷威武,小子去也。”

    高方平果断溜走,谁喜欢留在这里啊,妈的你们就会欺负我小,将来这个枢密院我还会来的,到时候谁也别惹我……

    陶节夫相爷答应了就一定能做到。

    蔡京那边不会有压力,因为他们早先都中了高方平的计。

    当初高方平知道张康国没有担当,不会答应,所以没有对张相爷说实话,忽悠老张说是想把永乐军部署蓟县(天1津)。实际上就是已退为进。让蔡党误以为这个辽宋间紧张的局面下,高方平这个狂战派想谋大局。所以当时,蔡京当然会指示张康国阻止,不让第八阵去蓟县。

    那么现在才说出了真实想法,去郓县。蔡京就会觉得高方平失算了,只要不部署在蓟县,蔡京就会觉得是他胜利了,是陶节夫和张康国在阻止高方平。如此,陶节夫可以更轻松的做事,然后也更方便高方平接下来的谋划……

    “听说了吗,猪肉平那小子都被曝出来了,前天节夫相爷回朝之际,高方平很猥琐的躲在人群中扔烂鸡蛋,还以为他化妆了别人就不认识呢,哼!”

    “爆出消息的乃是国子监,几个学子冤枉呢,被揍得鼻青脸肿。”

    “猪肉平坏啊。听说他也被节夫相爷请去喝茶了,但是奇怪,没被吊起来打,只是脸上有墨汁,很滑稽。”

    “局面越来越耐人寻味了。”

    目下的各个圈子里,又漂浮着各种议论。

    ……

    刚刚从太学下学的时静杰,打算去青楼吃杯花酒,他写了一首词,打算送给那个美丽的头牌大姐姐,以博美人一笑,却是还没去就被人抓住了衣领。

    扭头看去,是凶神恶煞的大汉史文恭,时静杰记得这个惊走辽人射雕手的猛汉。

    “我家大人有请,跟本将走一趟。”史文恭仿佛捉小鸡一般,把时静杰小衙内就带走了。

    时静杰不害怕史文恭,但听说是高方平有请,险些昏厥了过去,猪肉平口碑有多坏大家都是知道的,而自己们回到学校气不过,就把高方平爆出来了,说是扔鸡蛋最凶的乃是高方平。这下好,高方平差人来捉拿了。

    胆子有点小,又有点单纯的时静杰小衙内这么想着,就被吓晕了。

    时静杰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在一间书卷气息浓厚的书房之内,高方平拿着一把扇子,时静杰一看便很高兴,猪肉平手里的扇子上居然是东坡居士的手书?

    “大人,您的这把扇子一定很值钱吧?”时静杰问道。

    高方平乐呵了,发现这小子的某些个神态中,有点梁红玉的味道。(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