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165章 书生误国

正文 第165章 书生误国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我@#¥

    高方平眼冒金星,这下好,那个文绉绉的县丞没请走,又弄了一个更让人讨嫌的来监督?

    时文彬倒是给高方平留了些面子,用词“观察”而不是“监督”,但是性质就是一样的。妈的这也是老时这个知州的权利,要是他认为必要,亲自留在郓1城监理都是可以的。

    “怎么,高知军不喜欢本官?您有不方便不妨当着知州大人说清楚?免得在往后发生摩擦。”付群伦文绉绉的道。

    反抗不了的事高方平一般也不浪费口水,因为那没什么卵用还招人恨,所以高方平什么也不说,凑近付群伦低声道:“付大人乃喜欢嫖-妓吗?”

    “!”付群伦无比惊恐状的看着这个人渣……

    时文彬来敲打了一通后,扬长而去,给郓城留下了一个文绉绉的祸害——付群伦。

    古往今来的世界里,总有一种奇葩是人不坏,却专门坏事的家伙,高方平怀疑:付群伦看长相就是这种棒槌,却是妈的却官比我还大了一级。这下麻烦老大了……

    “各位,付大人乃是济州推官,学富五车,年轻有为的才子,如今留在我郓1城观察,请跟随本官一起感谢他,欢迎他。”

    县丞和主簿大人马屁精的样子,带着付群伦在县衙的各房露面。每到一处就弄得掌声如潮的态势。

    “见过付大人……见过付大人……”

    不论去到哪里,人家当然只有欢迎和奉承他们了。

    但唯独坐在刑狱房处理公文的宋押司是个例外,他没怎么迎逢王勤飞和付群伦一行人,仅仅作为礼貌,放下笔起身拱手,之后又坐下低着头处理公文。

    宋江很腹黑的觉得王勤飞基本已经废了,被高大魔王按倒在地只是时间问题。而付群伦明显属于那种满怀壮志、却毫无经验的书生,这种人断无可能斗得过只讲效率的实干派高方平。

    以宋江对郓1城和济州形势的了解,对时文彬的了解,很容易就可以想到,时文彬老爷派付大人观察郓1城,只是害怕高方平戾气过重的闯大祸而已。但此举似乎被王勤飞自作聪明的理解为一种政治斗争。那么在错误的方向上,试图在高方平和付群伦的冲突间浑水摸鱼者,除了被推倒一种结局外,更无其他可能了。

    “哼,遇到王勤飞这种不怕死的棒槌,有得瞧了。”宋江很腹黑的寻思,要是王勤飞机智,现在投降的话那么只输一半,好歹可以保留性命和一些富贵,做个闲人,但如今郓1城有得瞧了……

    县衙与济州督查官员的见面会,被王勤飞弄得红红火火,造成了大家的错觉,付大人是来给王勤飞撑腰的,目的就是整倒大魔王。于是一时之间声势很大,基本上除了宋江和永乐军系的武将外,大家都仿佛苍蝇一般的,围着付群伦和王勤飞打转。

    高方平没心思去管这些棒槌,整天躲在后堂吃火锅,只是让梁红英留心观察那些不围着王勤飞和付群伦转的人。

    但梁红英来汇报后,让高方平非常无语,这个时候不围着付大人打转的未必是好人,却会是聪明有分寸的人,也就是可用的人,让人郁闷的在于整个郓县,只有姓宋的那个胖子正在配合高方平的步伐,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之中去。

    “聪明人啊,宋江果然是个邪恶的实干派,目下整个郓县,竟是只有他一人有些用处。”

    高方平一边吃火锅一边喃喃自语,随即甩甩头道:“传令,宋江除本质的刑狱文书工作之外,全面接手官田分拨事宜,办得好我不会亏待他,关乎老百姓的饭碗问题此重要事务,若出问题,我就把他的脑袋砍了当夜壶用。”

    ……

    杨志找宋江,传达了高方平的命令。

    宋江受到重用,高兴的同时也觉得非常不轻松,起身抱拳道:“知军相公的吩咐,宋江明白,劳烦杨兄弟传话了。”

    客客气气的送走杨志后,宋江及时的召集了他自己的几个县衙内的公差班底,包括传说中的县尉系的人马朱仝和雷横,他们和宋江的关系非常要好,都一起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中。从其他押司的公事房调集了郓城县的户籍、田地契约记录等等,便展开了对比核算。

    一边核实前日高方平新招进县衙的佃户身份,一边核算分配县衙的自有官田。其实县衙的田早没有了,现在有的,都是从晁盖身上抢来的,别人或许不清楚,宋江却非常清楚那是王勤飞放在晁盖名下的田。

    这项工作不难,要的只是细心和责任心,按部就班的就可以完成。最拉仇恨的事,酷吏高方平已经拍板定案,剩下的精细核对,分配到户,完成文书工作即可。

    这个过程宋江觉得是自己崛起的开始,态度非常认真。换别人说句“办砸了老子砍你脑袋”,那一般是口头语玩笑话,没人爱拉这么多仇恨的,但宋江知道高方平一但这么说,那就真会这么做的……

    县衙变得很不平静,宋押司独揽事务,一举拿走了户籍押司,田锲押司等等“县委秘书”们的工作,由此触动了很多人的利益。

    很简单的道理,那些押司倒是不爱工作,但执掌那些工作代表每天都有额外收入。来县衙办理各种文书的老百姓,依照惯例都会给点甜头,哪怕在少,几个铜钱是会递给押司们的。这在大宋几乎就不算贪污,这类行为,和后世的某些年代去官府办事的时候,递支好烟是一个道理。

    但是如今,这些工作全部被宋江独揽了。

    这事的性质,简直等于朝廷的正统文官县丞赵思东被宋江给架空。

    所以这事发生后,坐山观虎斗、书生意气的赵思东也坐不住了,暂时的和王勤飞站在了同一阵线,请付群伦喝花酒的时候顺便进谗言说道说道,提及了高方平破坏官场规矩,破坏郓城县次序的事。

    书生意气,年轻不懂事,加之连日来被高方平这个相公晾在一边,付群伦恍惚间也不觉得是被人忽悠,就暴走了,打着济州观察使者的旗号,以“整顿被破坏的官场次序”为出师表,他怒气冲冲的带人冲入宋江的公事房,一脚踢飞宋江的办工桌,弄得宋黑炭满身的墨汁。

    宋江的心腹班底,几个平时和他最要好的公差,包括县尉手下的两个都头朱仝雷横,一起吓得唯唯诺诺的低着头,大气不敢出。

    “妈的傻逼书生,惹毛了老子叫人来砍死你,最误国的就是你们这些文绉绉的书生党!”宋江表面和气的笑着,却在心里恶狠狠的咒骂。

    宋江就这德行,他还真是个腹黑又邪恶的混蛋,江湖上他所认识的“游侠亡命徒”,恐怕乃是整个大宋官场之最。

    “宋江。”付群伦背着手道。

    “卑职在。”宋江跪在地上,撅起一个老肥的屁股恭候着。

    “谁让你破坏规矩?独揽县务也是你区区一个小押司能胜任的?”付群伦见这个胖子还算机灵,语气也缓和了些。

    宋江恭敬的道:“回大人,宋江有点小贪财,多做事就能有一些好处费,这是一。其次因观察大人驾到,县衙其余官吏需要配合您了解情况,事务难免疏漏,于是为了给同事分担公务,宋江就自己做主的介入了。”

    “你……”付群伦不禁有些泄气,这个胖子竟是要给高方平背黑锅,他到底怎么想的?

    “宋江!”主簿王勤飞冷声道。

    “在。”

    “是否有人威胁你,强加事务于你?别处不敢说,但如今有济州推官大人在,有他撑腰你也不敢说吗?”王勤飞道。

    “回主簿老爷,乃是宋江的自发行为。”宋江继续装逼,觉得这个局面很有趣。

    啪!

    王勤飞恼怒下,伸手就给了跪在地上的宋江一耳光。

    宋江捂着脸做委屈状,却一句话也没有多说。

    “宋江,你知道这是坏了郓1城次序,坏了官场规矩吗?”县丞赵思东说道。

    “宋江只想办理好公务,其余不知。”宋江继续跪在地上和颜悦色,却很腹黑的寻思着要找人来砍死王勤飞,妈的敢殴打老子!

    “这么热闹,谁给我说道说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这个尴尬的时刻,高方平穿着如同毛毛熊,走入了公事房内。

    顺着每人看了一眼,把他们人人看得低下头之后,高方平对付群伦微微一拱手,便走过来宋江身边蹲下,拿去手套哈着白气,烤着公事房内的一盆炭火。

    时而又拿火钩,挑动了一下盆内烧炭,火更大了。屋子暖和了起来。

    “没人说话是吧?”高方平一边弄火一边轻声道:“宋江你满身的墨汁怎么回事,脸上的掌印谁给你的?”

    “回知军大人,宋江自己不小心弄的。”宋江还是这德行。

    高方平当然知道宋江在玩左右逢源的花招,方方面面表达他是个能堪大任、能屈能伸的人杰,高方平也懒得管他,这胖子要是不腹黑不爱表现,那才是怪事。

    全部人期待的看着付群伦,意思是老子们怕大魔王,你付推官没理由怕吧?该是说话的时候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