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169章 骂名和争议

正文 第169章 骂名和争议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短期之内,高方平于郓1城的争议依旧大的出奇。

    事实上这个时候没人看好高方平的结局。郓1城几个年长的老秀才,看明白了高方平是个有志向的实干派。这种心态值得肯定,只是同时,土生土长在这里的他们,也见过太多满怀志向来郓1城、最终却怀着没落孤独离开的官员,甚至还有不得善终的。

    几十年来在任上被杀死的父母官,郓1城不是一个两个那么少。官吏群体是多少有些规矩的,但千万不能低估了这边的民风彪悍程度,更不能低估类似晁盖那类乡绅的胆大程度。

    随着抢自晁盖手里的万亩田地被瓜分一空,而对此眼红、越来越多没有土地的农户进入县衙吵闹,都想分一杯羹,由此一来高方平压力前所未有的大,而越来越多的人,也在等着看高方平的笑话。

    郓1城士绅虽然迫于高方平这个酷吏的淫-威,处于观望状态,却也前所未有的整齐,聚集在一起成立同盟,他们的内部有一句流行语是:凛冬将至,抱团取暖。

    这句话当然是主簿王勤飞设计出来的。有过早先高方平的吓唬,加之现在越来越多的农户想要良田,而高方平手里已经没有田,这让士绅们对高方平“杀土豪分田地”的论调越来越担心,而王勤飞当然不客气,利用大家对此的担心,他王勤飞的身望凝聚力也达到了最巅峰,全然成为了郓1城士绅的救命稻草和话事人。

    还有消息说,推官付群伦被气得摔了官帽而走,于济州时文彬老爷处大肆弹劾高方平胡乱作为。

    手心手背都是肉,一个是心腹推官,一个是于时家有恩的实干派能人,时文彬对此也多有操心,却最终感到对两边都爱莫能助。是的时文彬就这德行,旧党的人士都不太喜欢新奇,也不太喜欢做事。

    同时时文彬也深深的觉得,或许有天高方平会被人捉去害死,也难说有天会以大宋以来身望最足、争议最大的酷吏身份去宰执天下。这就是有理想的实干派酷吏们的命运,而显然同是知县,目下的高方平的骂名和争议,比当年的王安石还要大些……

    高方平不太担心自己面临的问题,有一点是可以肯定:大宋是唯一能容忍声望和争议爆表的大臣的王朝。换其他朝代的话,最好指望遇到李世民,因为那家伙虽不容易忽悠,却也是个基本不杀大臣功臣的家伙,除此之外的话,大概率是被皇帝捉去害死的。

    现在就是大宋,虽然不是最好最开明的时期,但高方平和皇帝关系不赖,又有张叔夜高俅这样的人撑腰,所以高方平除了不敢造反之外,什么都敢……

    时文彬来了书信,而不是再派人来给高方平添乱。

    信里除了满满的关心外,剩下的全是臭骂高方平肆意妄为,最不能容忍之处是高方平把县丞放假,气走付群伦,抬举宋江这三点。虽然宋江是老时的朋友,不过是的,时文彬这样的保守派不太能容忍此举,因为这也是破坏官场固有的规矩。

    信的最后,时文彬大人千叮万嘱:“明年如若财税不足,还可以用‘你年轻经验不足,新上任’等等来转圜,但若造成哗变等不安定因素,杀人流血过多,则本州也护不住你。做事做人仁慈之心不可丢,太过激进不行。望小高谨记!”

    “宋江。”高方平放下时文彬的书信道。

    “卑职在。”宋江规规矩矩的低着头。

    “我说口语,你斟酌用词拟句,给时老爷回信。”高方平道。

    “卑职明白。”宋江并非读书人出身,但做为押司,官文方面的文笔还行。

    高方平道:“老子知道所面临的是什么神马情况,叫时老爷给我操心不好意思了。郓1城既是我的治下,也是知州大人你的治下,咱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利益是一体的。你执掌郓1城多年却毫无建树,其本质原因就是王勤飞系。除你之外人,不容易有人理解我高方平难处。咱们不看广告看疗效,太好听话我不会说,只请知州大人给我一年时间,一年之内只要郓城不哗变,你给我顶住一切外部压力,一年后我高方平还你一个崭新的郓城,三年之后还你一方乐土,一派繁华。”

    宋江提笔速写,自然而然的依照惯例,把“老子”替换为“下官”,把你替换为您,把“神马”替换为“什么”。广告疗效等听不懂的一律删减了事,又替换了几个官场读书人间管用的书面语,如此就完成了。

    高方平过目之后签押,然后道:“私信形式送往济州时文彬老爷。”

    宋江屁颠屁颠的去了……

    类似牛青那类的泼皮来“击鼓鸣冤”的事没有了,但是越来越的农户赶时髦似的来击鼓,目的只有一个:想种田。

    大宋的律法是否支持群体诉讼此点高方平自己也没弄懂,但目下梁红英来报:“这次聚集了几百人,很整齐,也不知道是谁推动的。”

    史文恭抱拳道:“让下官把他们全部抓起来吊打,此风不可涨。”

    高方平也不喜欢面对一大群鸟毛道理不懂的大头百姓,一个两个还好,人一多就不行。

    不过迟疑了片刻还是没同意把他们抓起来,摇头道:“得去见他们。成群结队的来问我要说法,好歹证明他们还是民,得不到诉求,下一步,这些孙子中的一小撮,就容易成群结队的上梁山。固然上梁山老子也不怕,一起剿灭了省事,只是从奸商的角度说,妈的这些全是低价劳动力明白吗,干掉他们倒是简单,然而若是全部砍死了将来谁给国朝纳税,谁给老子们赚钱。传话,升堂。”

    ……

    堂是升起来了。

    里里外外人满为患,永乐军的军人,衙役,官吏,铺天盖地的百姓都集中在一起。

    群体性是人类行为的一部分,这不能怪他们,他们本身不坏也不好,但鲁王氏之类的人以优惠条件拿到了土地。现在的这些家伙,他们哪怕目下有饭吃有地种,却想谋取更好的条件,这是一个正常的自然过程。

    无数人看着穿的如同毛毛熊一般的高方平坐上正堂之后,发现此君的帽子又戴歪了。

    “咳。”杨志和林冲轻咳一声提醒。

    梁红英很无语,像伺候小妹一般,伸手把他的官帽扶正。她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脑壳长歪了,反正他戴帽子通常都不太正,管他什么帽子。

    主簿王勤飞见聚集了这么多的百姓于此,于心里冷笑,这个局面他还是了解的,处理不好,大魔王的官声就完了,他不是喜欢分田地让利百姓吗,看你个棒槌上哪去找土地去。逼急了,他高方平真敢再以莫须有罪名抢乡绅土地分给刁民,那么基本上他的官路也就到头了。

    宋江也很为高方平担心,害怕高方平中计,为了刁民再去拉仇恨得罪乡绅。而梁红英则是担心,大魔王又把“苦百姓”像上次一样的扒光吊打,她知道这种事情高方平做起来是毫不心软的。

    林冲燕青不担心高方平,他们知道大魔王别的本事没有,却一般总能过关的。

    关胜见百姓中有两个半大少年手腿比例过长,像是耍大刀的好苗子,于是老毛病犯,想去拉着他们吐口水观察,抓进永乐军做壮丁。然而公堂真不是军营,大胡子虽然蠢,却也不敢。

    任由大家冷飕飕的站着,高方平烤着脚边的炭火,一个个的观察他们,把这些大头百姓们纷纷看得心虚,不约而同的退后了一步。

    见他们距离高堂远了点,不至于被烂鸡蛋扔到了,高方平这才微微一笑:“说说,你们聚集这么多人想干嘛?”

    “咱们也想如同鲁王氏一样的种地,种官家的土地,不种那些吸血鬼的,他们太可恶了,咱们累死累活辛辛苦苦一年到头,就算是有牛户也吃不饱,自己只能拿三层半,剩下的都交给那些坏人了。”

    他们这次也选派了一个口齿伶俐的代表,倒是不混乱。代言人似乎读过两年书。

    “是啊是啊。”剩下的大头百姓们负责点头。

    “哦?”高方平好奇的道,“有地的人就变坏人了,妈的你个棒槌到底在说什么?我高家有六万亩良田,老子不是比大魔王还坏了?”

    @#¥

    不怎么会说话的年轻代言人一阵郁闷,想不到开场就被下马威,想到上次鲁王氏那婆娘莫大的冤情都被吊打了,代言人一阵尴尬,很是担心被吊起来。

    “呜……”

    距离远一些的、以及县衙外围观的百姓出声嘘嘘,才一开场他知军相公就承认乃是六万亩身家的土豪,果然不是咱们阵营的。他们认为有田的都是异端。

    县衙内,一些差人衙役什么的、家里身家良田丰厚的人听后非常高兴,觉得和知军老爷是一个阶级很光荣,口称知军相公英明云云。(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