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197章 被人盯住了

正文 第197章 被人盯住了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

    走在街市上的高方平立即换了个神态,铁青着脸低声道:“史文恭。”

    “末将在。”

    “立即召牛皋韩世忠等人进城,十二时辰轮换,盯死庆丰观,弄清楚张半仙这人的事,老子要清楚,他结识过哪些达官贵人。”高方平冷冷道。

    “直接捉了来拷打如何?”史文恭戾气深重的样子。

    高方平摇头道:“在汴京不要随便惹道士,涉及熟悉达官贵人的宗教友好人士,这事不能蛮干。韩世忠会有办法,以他的意见为主。办砸了就把韩世忠吊起来抽。”

    其实燕小乙最适合处理这类事,然而他不在的话,韩世忠这个市井出身的泼皮,也可以顶上……

    梁红英贴身跟着,走向开封府。

    很诡异,梁红英跟随高方平以来,第一次疑神疑鬼的的样子,老在杂乱的街市人群中搜寻什么。

    在开封府外,递帖子等候的空档,梁红英迟疑着道:“想办法求叔夜相公,开永乐军进城。我有不好的感觉,您被绝世高手盯住了。”

    高方平地点头道:“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事。”

    有这权利的不止老张,但是相对来说,老张和高方平最亲近。这些细节也不方便去找皇帝讨论,没那么必要。所以不论在枢密院层面还是开封府层面,都是张叔夜说了算。他除了权知开封府外,还是签枢密院事,相当于军-委-秘书长。

    大宋的枢密院呢,枢密使负责决策,负责和皇帝沟通。副枢密使负责监督枢密使,也负责和皇帝沟通。所谓宰执分开,张康国和陶节夫算是宰臣,张叔夜是执政,天下的军伍原则上都对张叔夜汇报,皇帝和宰臣的决策就是张叔夜负责执行,这就叫执政……

    “刘延庆父子这两孙子!胡搞乱搞!你父子千万别回京让老夫逮到!”

    才到内堂的门口,听老张在里面拍桌子砸板凳,高方平如何还敢进去,转身就开溜。

    “跑什么!难道你小子有猫腻,既然来了给老夫滚进来。”张叔夜呵斥道。

    高方平只得低着头走进去,拱手道:“下官参见叔夜相公。”

    “为何听到老夫发怒就跑,难道……这次西北方面刘延庆和童贯的事你又参与了?”张叔夜不怀好意的道。

    “下官刚刚入京不久,脑子里全是永乐军第一个三年计划。乃不要污蔑我?”高方平赶忙摇手。

    “然而老夫非常奇怪,你们将门的子弟身法未免太飘逸了?兵部提交文书给老夫,我发现原本但凡将门子弟都在西军挂名,然而现在一个也没有了。导致刘延庆童贯这两个棒槌钱粮不够,往死里盘剥秦凤路和永兴军路,弄得怨声大起。”

    张叔夜眯起眼睛道:“然后老夫一查,一百多个将门的棒槌,分别挂名在孟州曹忠名下,以及你永乐军名下。你和曹忠如此丧心病狂,到底黑吃了多少钱?妈的你永乐军就一个军编制,除去原有指挥官构架,居然又容纳一百多个爵位官衔不低的傻子在里面,我说你永乐军容纳得了那么多编制吗?吃相要不要那么难看?”

    高方平忠心耿耿的样子抱拳道:“相公威武,下官乃是文系、皇帝钦命的守臣,只对宰相负责,原则上不怎么对枢密院负责。”

    我@#¥

    老张一阵郁闷,却是拿他小子没有办法。他不是将军,不对枢密院负责,却带着一只丧心病狂的军队到处混迹。话说现在宰相没了,时文彬老好人拿这孙子也没什么好办法,简直没人管他。

    将来蔡京若是上位,以这小子奸猾的个性,他恐怕又会对蔡京说他永乐军原则上只对枢密院负责。

    “既如此你走吧,什么事也别来找老夫。”张叔夜摆手道。

    “?”高方平开始尴尬了。

    看他没走,老张这才容色稍缓,扭头吩咐:“愣着干嘛,给他拿杯茶来,你们没听这乡巴佬开口闭口是皇帝的守臣云云?”

    高方平一阵狂汗,话说真的没做几天相公,难免有些张狂。

    张叔夜又语气缓和的道:“好了别想太多。老夫就是牢骚一下,不是针对你,没打磨你的意思。真把你那张狂的乡巴佬脾气磨平了,就不是你了。方平方平,老夫警告你,不要平,要方,要有棱角,要敢做事,敢得罪人。”

    高方平恶狠狠的抱拳道:“看来,童贯那阉货真个把您惹毛了,您要是敢周旋把小子我放到京兆府任通判或知府,小子分分钟在西北教童贯做人,相信我,收拾阉人我很有一套的。”

    噗。

    张叔夜一口茶喷了出来,愕然道:“你是不是喝醉,知县都没做了几月,17岁的人放封疆大吏做京兆府知府?你觉得可能?老老实实给老夫待永乐军,干满一任,其他再谈。”

    “额好吧。”高方平点了点头,这乃是故意找点话和老张饶舌,17岁出任知府当然是不可能的。

    “你和种师道在谋划什么?”张叔夜又漫不经心的问。

    “真是什么也瞒不过明公,咱们在商量他欠我钱的事……”

    高方平说不完,见老张瞪着眼,于是改口道,“好吧被您看穿了,种师道有一批兵痞混不下去想退役,老种养不起,为了不浪费,我帮他养着。”

    张叔夜迟疑片刻道:“多少人?”

    “一百左右。”高方平道。

    “你小子有种,永乐军两千五百人,敢多塞两百人进去还养4000多战马。”张叔夜道。

    “相公啊,水泊的情况不容乐观,我随时可以宣布进入战争状态的。”高方平道。

    这方面在军事上很正常,但在政治上却是可大可小的问题。当然了,老张这个签枢密院事一但认可就毛事没有了。

    迟疑片刻,张叔夜点了点头,叹息道:“行,这事老夫当做看不见了。但今年永乐军提交户部的税收再加一层,你要是敢耍滑头,老夫以私自扩军为理由把你捉去关起来。”

    汗。

    原则上高方平是行政单位,然而毕竟是永乐军。老张的确不能指挥高方平怎么干,却等于拥有二次判定权,可以不准小高干什么。一但违反就被他捉去关起来了。

    比如老张发文,全**人一个不准离开驻地,那么就算高方平是永乐知军,史文恭所部也就动弹不得了。如果政事堂有另外命令和枢密院冲突,则对于高方平来说,政事堂命令优先级高于枢密院,那就可以作为例外,强行出兵。

    大宋的最高优先级指令当然是圣旨,就是皇帝和宰相一起签字的文书。其次是皇帝的个人中旨,然后就是政事堂文书,再然后是枢密院文书。至于六部原则上不是决策机构,只是宰相的助理机构,不对外部行政单位形成约束。

    “谈钱你就假装听不到是吧?”张叔夜道:“你和王黼那个棒槌真该综合一下,一个对户部说不差钱,一个往死里装穷,一个子都不想吐出来。”

    高方平道:“王黼那奸贼也拿来和我比?”

    王黼现在毕竟还没有完全崛起,张叔夜也不是穿业者,不知道王黼是大贼,所以张叔夜皱了一下眉头。

    不过介于高方平这小子一般不说空话,不管如何老张也对此多了个心眼。起初王黼被弹劾十大罪状,张叔夜以为是赵挺之和高方平打击政敌的手段。

    张叔夜始终认为毛病当然谁都会有些的。有时奸贼和忠臣很难分清楚,若按照包拯的标准,妈的我张叔夜都要被捉去砍了,这也未必是好事。大宋还能有不被砍的官?一起砍了或许有冤枉,但隔一个砍一个绝对一大群漏网的。

    是的政治没有惊喜,包拯就是因为标准太高而背负了骂名。其实老包挺欢乐挺纯粹的一个人。

    闲聊的差不多了,张叔夜说道:“老夫还有事务得去枢密院,你赖着不走肯定有猫腻,是打算跟我去枢密堂?”

    高方平呼噜呼噜的摇头:“节夫相爷对小子有偏见的,最好不要去路过,否则被误伤的。我简单明了的说吧,永乐军想进汴京,请您批准。”

    “老夫为啥要批准?”张叔夜愕然道。

    “因为事情有点棘手,小子被人盯住了。”高方平道。

    “批准了以后,你会不会转眼就杀几百人把老夫坑了?”张叔夜捻着胡须道。

    高方平抱拳道:“不会,除非丧心病狂的贼人作死,否则小子答应杀人前会找您请示,皇帝也是这样要求的。”

    “行,老夫信你了。永乐军前身是捧日军,又不是没待过京城。”张叔夜指着他的鼻子道:“然而既然和你个奸商说事,那就谈价,郓1城今年提交户部的钱,再加一层?”

    “您干脆把小子拿去榨油算了。”高方平道。

    “这不正在榨吗?”张叔夜理所当然的样子。

    “成交。”

    提条件当然是要给钱的,高方平只是习惯性的狡辩两句,俗称嘴痒。

    出得门来,在后院走,一个小孩追着高方平一跳一跳的叫:“包子,羊肉包子。”

    这是张叔夜管家的小孙子,每次来都带点食物贿赂他的,然而这次忘记了。

    老管家跳出来把孙儿拖走道:“不许对小高相公没规矩,让老爷知道打死你。”

    ……(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