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二百一十八章 学乖了的再回来

正文 二百一十八章 学乖了的再回来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汴京的欢乐,除了太学斗殴率大幅飙升之外,街市上,百姓家,琉璃坊?2o??醉仙楼,这些地方也充斥着对高方平满满的赞誉,以及诋毁!

    时下最为猥琐、最为热门、最为津津乐道的话题就是——《论优生优育以及跨过三岁口即是正义》。Ω Ω Ω小  说Ω

    猥琐的人,他们看任何东西都是猥琐的目光,所以有那么一撮,虽然也是高方平的粉丝,却把这篇策论当做“房中秘书”那样的奇书来拜读。

    而有的人为了愤青而愤青。

    最大的一个群体老百姓,却是经过口口相传,了解到了以前的无知,了解到了怎么在一定程度上,解决生孩子难,养过三岁更难的难题。这就是实实在在的东西。

    “太厉害。”

    “《论优生优育》,哈哈,都不知道小高相公怎么会拥有这些心得,不会是梦到的吧,不知道能否当真?”

    “傻子,他的文章又看不到什么大害处,照着做,就算没用,至少也是情趣不是吗?”

    “是的嘿嘿,那个招式妙啊,昨晚照着摆弄了一下,收拾得我家婆娘不要不要的。”

    “不可能吧,你那个婆娘二百多斤重,撂在那,怎么看你都收拾不动啊。”

    “你们注意过没有,猪肉平其心可诛,最终的目的是蛊惑大家不许生孩子,十八岁再生?屁,可能吗?谁能等到十八岁啊,妈的有些十三岁嫁人,十五没有孩子都被修了,自此进入青楼从业。猪肉平这是想干什么?”

    “大道理俺不懂,但是想了想,猪肉平说的有些道理,十三岁,那还是个娃啊,只要有粮食,俺可不想这么早让闺女出门。多养两年,也容易养家,将来多照顾娘家。”

    “屁,多养四年才出嫁,你有那么多粮食吗?”

    “傻子你不懂,若是在郓城小高的治下,赚钱的路子多着呢,丫头十三岁就可以做不少事,不但不消耗家里的粮食,还可以帮忙积攒家底呢。”

    “可这是在汴京。”

    “汴京总体形势不如郓1城,但是比前些年好多了,街市上的帮派地痞少了许多,各种生意都好做了,

    就连被称为脏肉的猪肉生意都可以做了,小高的‘开心农场’里都像个小城市了,只要愿意干,许多人不签卖身契都可以在农场里谋取到一份活计,多好。听说可以升级哦,一开始是临时工,干满两年不偷懒,不犯大错误的,就可以升级为协议工,协议工就有参加培训,升级学问和手艺的资格,考起了的,可以成为正式工,也就是高家的长工,你们听说了吗,还有退休金呢,看病抓药,还有一定的福利。这样好的条件,以前是嫁出女儿甩包袱,但是现在,若是能谋取到一份有保障的长工,就算女儿永远不嫁,也可以照顾整个家庭了。”

    ……

    汴京城里的各位老爷,商贾,原本大家的不看好的猪肉事业,那个由一群消极怠工的厢军建设的“猪场”,在前面的很长一段时间被大家沦为笑柄,都等着看高方平的笑话。

    古人对猪肉和狗肉的贬低,那是盲目又疯狂的,所谓“猪肉不如”,就是古人最为额度的咒骂,就源于对猪肉的鄙视。

    所以城外的小城堡被叫做“猪场”的时候,就是汴京的一个欢乐段子,茶余饭后必然笑谈的。可是现在恍惚间人们这才现,汴京最优质,最肯干的一群劳动力,已经聚集在了高方平的麾下。

    要说素质,那些人们多高,多是别处找不到事做的人。但是就有那么奇怪,他们在猪场里仿佛被洗脑一般,拿着低于汴京平均的收入,却是干劲十足,从不偷懒,甚至当做自家的东西去爱护。

    这其实是源于高方平的猥琐,他给大家画了一个炊饼,就是“升级”。让大家有个盼头。不讲出生,又在制度上形成了临时工——协议工——正式工的区别。

    叫什么真的不重要,需要的话,高方平甚至会弄出“练气工,筑基工,金丹工”什么的,总之画饼就对了,让大家看到希望去努力就对了,然而事实上,正式工终究只会是少数的一群人,工价最低的临时工,永远会是最大的一个群体。

    而有这个画出来的大饼在,高方平就永远可以用比别人低的工价,招聘到比别人优质的劳动力。

    为了这个所谓正式工的头衔,有些家伙那是真会拼命的,为此,有不少人已经贡献出了他们各自的秘方什么的,没秘方作为投名状的家伙,也在想尽办法的研究,希望明秘方。

    高方平团队中的各项技术储备,已经非常的丰富了。有些是适用的,有些是不适用的,但是不重要,气氛环境形成,科技生产力进化的种子是播下去了,只要高方平有能力护住“水土环境”不生大变,那么这颗种子迟早长大,猪场,迟早会变味大宋的第一个“高新科技园区”。

    蔡京新复相,该年号大观。

    一时间朝廷的气氛变得十分诡异,安静了许多,议论之声,争吵之声比之以往少了八层。

    再次入主政事堂的蔡京坐在相位之上,感觉无所事事,感觉许多事情竟是有些难以插手,兴许是离开太久了,又兴许是如今的天下正在大变样,一时让蔡京很不适应。

    高方平的声望,那是越来越大,猪场目下被人叫做“开心农场”,更是干的有声有色。

    这些让蔡京非常的不爽,非常的嫉妒。

    蔡京总有一些不妙的感觉,高方平会让朝廷的压力越来越大,会让尸位素餐的官员越来越无地自容,那小子迟早有一天,会掀开史无前例的风暴。

    蔡党的有些人正在观望,明知道这个时候的蔡京,最想听的就是有人带头说高方平的不是,但是还是有许多的人选择了沉默,原因是他们都不傻,最聪明的那一诈的家伙,已经在高方平的身上,看到了当年王安石的声势,看到了蔡京的力不从心。

    最典型的人,就是大名府的封疆大吏梁子美梁中书。这些东西没人会拿出来说,但是都是老狐狸,怎会无视如此显眼的政治信号。

    “恩相再次当权,宰执天下,又何故如此忧心?”藤元芳在身边抱拳道。

    “老夫在思考日前和高方平达成的妥协,该如何办理?”蔡京淡淡的道。

    “听说资政殿大学生小蔡相公,亦在被贬之列,所涉及尤其广泛。学生一直不明白,恩相为何如此抬举高方平小儿,答应他如此大的要求?”藤元芳道。

    蔡京叹息道:“形势所逼,既然那个小酷吏在京师,掀开了如此大的声势,近十万百姓东华门上万言书,元芳,你真的以为官家好忽悠?这么大的事生,官家迷信的道士有一群都掉了脑袋,若是朝廷没有一些官员被贬,官家会安心?所以贬官这么多人,那是政治需要,官家可以不过问细节,但是他一定要知道,朝廷还在运作,朝廷还有效,生大事的时候朝廷会作为。贬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让天下百姓和官家知道,生了事,就要有人负责,有人付出代价,如此就行。”

    “……”藤元芳不知道该说什么,第一次现,论做官,自己需要学的还有太多。

    “我家兄弟蔡卞,必须离开京师,此点不容质疑,不因为这次事件,也要为其他事件,老夫不复相还可以放着他,但是我复相,则他必须离开中枢避嫌。否则张克公那个匹夫,必然弹劾老蔡小蔡联合把持视听。”蔡京淡淡的道:“又加上蔡卞的确和张怀素来往最为密切,甚至清风观的牌匾,都是他小蔡相公题字的,介于此,老夫当时便把小蔡当做了筹码,和高方平交换。哎,希望他理解老夫吧,否则猪肉平和张叔夜怎是好说话的主,若被这两奸臣以‘为张怀素题字为由’,大做文章,他小蔡必然身败名裂,一蹶不振,老夫这是保护他。”

    (资政殿大学士无具体的执掌,却相当于皇帝的谋士近臣,地位尊贵,等同于后世的“中央顾问委员会长”)

    藤元芳叹息一声,不再言语,的确,执政的人,以及给皇帝建议的人都姓蔡的话,是会有些问题的,哪怕表面上老蔡小蔡不和睦也不好。

    “吕惠卿的那个儿子是个人才……但老夫始终怀疑,张怀素此妖人的百官见闻录就是这对阴险父子的手笔。所以他走也没有商量,滚出京城去,U看书(  )识趣听话的话,高方平不是说了吗,不添乱就是功劳,老夫还能容忍他终老在边疆。”蔡京冷冷道。

    “邓洵武兄弟如何?”藤元芳道,“这可是咱们的助手。”

    “尽管老夫需要他们,但是看当时的形势,他邓洵武和张怀素纠葛最深,也就有和吕惠卿来往的可能,介于此,让他们滚吧,老夫的门生,不需要那样的人。”

    蔡京一边说,一边拿笔勾画勾画,就决定了一群人的命运,有些是他本身要赶走的,有些是答应了高方平要赶走的,叫得出名字来的只是这么几个,但事实上此番政治风暴下,被贬出京的官员达近百之多,牵连之广乃是罕见。

    全都被蔡京借助猪肉平弄出来的那封东华门万言书为由,赶出了京城,其中当然有冤枉的,比如有几个只是稀里糊涂的对蔡卞等人自称几句学生什么的,就被撸走了。然而也有一大群真正和张怀素来往过于密切的家伙。

    证据已经被高方平烧毁了,不知道他们都干了什么,但是那对于蔡京不重要,先贬出去冷静冷静,学乖了的,骨骼惊奇的,还慢慢的回来……(未完待续。)<!--flagExs-->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