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为何表情诡异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为何表情诡异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蔡京出列躬身道:“老臣并无太多心得,听起来克公似乎也说的有些道理。Ω小说 ┡然而让老臣疑惑的在于,他觉得整个朝廷都有问题,没有一个好人,这似乎……”

    张叔夜不禁色变,蔡京够狠的,把问题引申到皇帝身上,蔡京言下之意,皇帝任用了满朝奸佞,那么皇帝他本身是什么?

    果然赵佶也不傻,被蔡京提醒后险些被气死,脸色青。

    敢在皇帝开口前,张叔夜出列道:“陛下圣明,张克公的确在胡说八道,但他这是因职位操心过度,绝无戏弄朝廷的意思。陛下无需对言官生气,他不是刑部,说话不要证据。陛下若是不爱听过去也就罢了,无需坏了圣心,对‘言官说话’而生气。”

    张叔夜特意突出“言官说话”四个字后,赵佶又是一阵郁闷,不方便多说了。却是大朝见的下一个环节“展望来年”都不想等,便说了句朕累了,带着高俅老儿便离开了。

    陶节夫和张商英想把张克公拖下去打死。陶节夫打下了银州,西北大捷的功劳也是去年辉煌的一部分,胖子都整理好了一份文稿,等着炒作一下捞取一些好处,顺便给种师道正名,却是这下好,都等不到枢密院做汇报,就把皇帝气跑了。

    去年一年,张商英最大的战绩是给皇帝挣了不少钱,让皇城充满了欢声笑语,又狠狠打击了东南应俸局的气焰。虽然是政府工作报告,但依照惯例会在最后留那么一盏茶的功夫给张商英,在百官的面前显摆一下匠作监的业绩,除了可以顺手捞一些名望,老张也已经整理了文章,打算给东南应俸局的伤口上撒一把盐。却是也被这个“张咬金”破坏了。

    这么想着,陶节夫和张商英眯起眼睛,不怀好意的从侧面看着张克公,有点想出手打人了。

    “咳,皇帝贪玩,离开就罢了,倒是老夫还要补充几句,诸位不急离开。”蔡京有些唠叨的样子又走出来,把大家伙说教了一通。

    老蔡很会忽悠人,最终又把百官说的一团和气,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商量“下班后去哪娱乐”之类的话题。

    但是马上,张克公又和一个官员吵了起来。

    本想离开不丢脸了,但看到这一幕,张叔夜无奈的走过去后脑勺一巴掌,就把张克公的官帽打了飞起来,挂在大梁上落不下来了。

    群臣惊诧的看着这对兄弟闹矛盾,纷纷退开了些。

    张克公捂着脑壳指着张叔夜怒斥道:“你竟敢殴打……”

    “闭嘴!”张叔夜又给他一巴掌,

    冷冷道:“上次陛下给了我权利,以家法收拾你个不长进的老东西,你还要把我老张家的面子丢到什么地步?”

    张克公又想说话,张叔夜指着道:“再敢开口,老夫真把你捆回家去吊起来打。”

    张克公就被吓到了,急忙低着头。对于他这样的人而言,真被吊起来打还不如去死了算了,所以他真的吓到了。

    “你不是喜欢弹劾小高吗,老夫这次把你交给高方平调教,高方平?”张叔夜叫道。

    “下官在,中书相公请吩咐。”高方平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张叔夜摆手道:“把这个老东西带走,教乖他,若不听话,老夫允许你动用张家的家法伺候。”

    于是高方平拉扯着“小老张”出了大殿,张克公甩开了他的拉扯,恶狠狠的指着高方平的鼻子道:“你小子要敢侮辱老夫,老夫撞死在这里信不信?”

    高方平嘿嘿笑道:“张公先听小子一言。”

    见他还算有些礼貌,张克公捻着胡须道:“说吧。”

    高方平道:“张公不畏权贵,仗义执言,此等气节值得赞赏,然而下官很好奇,你知道这么多东西,为何偏偏今天拿出来说?”

    “因为老夫最近才听到了消息。”张克公傲然道,“并非是以前不敢说。”

    高方平微笑道:“这就对了,你真的是个老白痴,此点叔夜相公说对了。你忽然听到的消息,当然是蔡京故意放出来让你知道的,被人当枪使了都不知道,张公啊,如果你就技止于此,而又身在高位‘尽职尽责’,这不是国朝福泽,而是破坏。话就说到这里,你若不想整死你家哥哥叔夜,下官建议您遇事带脑子,官,不是你这么个做法。告辞。”

    张克公看着那个小流氓离开的方向,不禁楞了楞……

    这次大朝见让高方平很失望。

    亮点是张克公,然而污点也是张克公。这人怎么说的,他是个好人,忠勇之人。但能力有限做事不带脑子,那么这种人不坏却专门坏事的角色,的确让人很头疼。

    某种程度来说张克公真的蠢,他没弄明白的是,他敢说话的环境,恰好是他所弹劾的张叔夜这些清流创造出来的。蔡京赵挺之执政时期为何御史台就几乎没人说话呢?这是个有趣的现象。

    目下的局面不能说御史台忽然变好了,也不能说以前的御史台完全无用。只是说任何事物都讲究一个契机,一个土壤,一个大环境。

    大环境不适合的时候说了没用还容易被人整死,那当然就无人说话。自从张叔夜等清流党崛起后,蔡党被咬的多了而报复程度有限,这些现象出现后,御史当然就被慢慢激活,不怪御史市侩,是人,他们总会想找存在感的。

    赵佶是个感性的人,尤其喜欢以门第、姓氏来判断忠勇程度,所以是的,张克公能拜御史中丞不是因为能力,不是因为才能。最大的原因是弟凭兄贵,其次张克公长的也很帅,诗词文章写的也比张叔夜强些,于是赵佶就信任他了。

    有些事就是那么蛋疼。高方平也是这种潜规则的受益者,所以暂时不想去攻击这些潜规则。需要理顺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回到家里高方平很是有些郁闷。

    好事被张克公和大臣们给搅和了,本来依照惯例,赵佶一般会借助这种机会再给升一级官的。

    官衔不一定是实权,但理论起来用处还是挺大的。没有足够的官衔,将来就是人家要抬举,也没理由去知州知府什么的。就像后世来说,你要想做个团长,怎么的也得有个至少中校军衔吧。

    道理是一样的,官衔可以是个名誉,不挥作用,但是得有,人家找到借口的时候才能启用。否则除非极为特殊的节骨眼,那是不可能用一个尉官去做团长的,道理就是这样的。

    目下来说,高方平后劲不足的天花板效应已经开始慢慢出现,这次也怪皇帝不那么冷静,开口就说要封大官,于是就被几乎全部人一起反对。

    所谓的悄悄进村,打枪的不要就是这个意思。皇帝要是小步小步的来,一级一级的温水煮青蛙升官,也不至把那群猥琐的士大夫弄得那么急,至少还可以让高方平多蒙混几级官位。

    但目下高方平酷吏民声在外,加上查办张怀素案的时候几乎和所有权贵对立,官已经越来越难升。唯一能摆脱这个瓶颈的办法有两个,一是战争,一个就是进士及第。

    战争不仅仅是武臣的功劳来源,同时也是文臣进阶的路子,陶节夫就因为打下了银州,目下已经到了开府仪同三司的从一品官衔。

    依照大宋规矩,不参加殿试也会有文官做的,但能做到高方平这个地步几乎是不可能的。其实一般最大的可能,不经过殿试的人多数就因某些契机做了官,却不会再升了,比如王勤飞那种,大概率做主簿做到终老。

    高方平又奸猾又猥琐,再加上高俅老爹非常得宠,能折腾到目前的位置算是战力爆表了。

    高方平还是无法想通张克公他能有这么蠢,要是没有他搅局,等所有大佬都做完各种工作报告,实事求是的把去年的政绩功绩理论一番,其实来说去年许多显著的事,都和高方平牵连上,这么一串联,猪肉平的大功就会被朝堂默认,那么只要赵佶不犯浑扬言封大官,升一级官位怎么也会有的。

    局部的这一战,高方平输了,这不是蔡京太英明而是张克公太蠢的缘故。

    “棒槌误国,猪队友,可恶可恨,你要不是老张的弟弟,哥想法害死你个老棒槌。”高方平一脸黑线的在书房中叫骂着……

    高方平的威望比之以前又大了一些。

    这些日子徘徊在街市上纨绔,亲自视察保护费业务,称呼小高相公威武的街坊热情了些。

    “小高相公威武,民女请您吃梨。”

    行走间有个膀大腰圆的婆娘,给了高方平一个梨,这是凤栖梨,香甜可口。

    高方平咬了几口,汁水大冒的嚼了一下,这才问道:“怎么你欠我钱吗?”

    婆娘理了一下头,脸红的道:“不是啦,现在生意好做,U看书( wwuukanhu.o)小日子过的还可以,不用借钱。民女是感激大人的学问,依照大人的方式,民女又有身孕了。”

    “加油,本官看好你哦。”高方平溜走了。

    又走访了几处,有个猥琐大叔给了个炊饼,说是他家婆娘也怀上了。

    另外有个看起来十六岁的小鲜肉男生,是个卖鱼的,他见到高方平的时候一副无地自容的样子,不敢直视。

    高方平一见他的神态就觉得有鬼,便指着小鲜肉的鼻子问家丁道:“这家伙欠我家钱吗?”

    长的貌似黄世仁的一个账房乃是富安调教的流氓,翻开账本恶狠狠地查阅。

    小鲜肉吓得脸色惨白,害怕“被欠债”,急忙摇手道:“误会误会,大人不要蒙我,小人没欠您家的钱,保护费也是安日缴纳,不曾亏欠。”

    “那为何你表情这么诡异?一副无地自容的样子?我可是研究过心理学的,乃不要试图蒙我。”高方平摸着下巴道。(未完待续。)<!--flagExs-->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