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谁是忠臣谁是奸臣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谁是忠臣谁是奸臣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猪场外排队买饲料的人越来越多,许多人心急如焚,依照惯例,若是米店的门口出现这等阵仗,那么价格翻一翻也打不住。笔?趣?阁W。iquge。fo

    所以等着填饱肚子的家伙,当心买不到就会涨价了。

    然而也奇怪,排的再多,高府也没有把饲料涨价,四文钱一斤,并且不欺秤,童叟无欺。

    唯一不好的在于,高府的家丁狗腿子是一群流氓,一但有人插队什么的,或者有黄牛买到份额后加价格卖给别人的,甭管是妇女还是小孩,无一例外的会被他们报以一顿老拳,打得哭爹喊娘的。

    赵鼎这个酷吏的嘴巴也笑歪了。

    最以前,猪场的税是被张叔夜定死的,不管他们怎么干,批给他们的这片土地,一律依照同样面积的良田征收农税。

    曾经一度老张觉得赚大发了,把普通土地卖出了良田的价格。然而后面看到猪场越来越红火,全部人都认为亏大发了,著名的叔夜相公也终于被猪肉平坑了,做了一次亏本生意。

    所以在以往,猪场的饲料用于自给自足,是无法去收税的。

    而现在一但这些家伙开始对外售卖,引起了这么大的阵势,于是赵鼎把这情况汇报给了张叔夜。

    张叔夜嘴巴都笑歪了,总算找到机会敲诈猪肉平了,派赵鼎这个酷吏带着账房,拿着小本子,直接进驻猪场饲料房开始记录,以便对猪肉平收税……

    年轻的有志官员赵鼎在现场指挥手下,细心的记录每一笔交易。

    与此同时,赵鼎对高方平的一切充满了好奇。

    看着这些穷苦人家肩上搭着口袋来排队,排到后也买不起太多,扔个几文钱在箩筐里,然后称几斤饲料、欢天喜地的回家去。

    这一幕让赵鼎印象极其深刻,将来后,这项产业会否成为一个大宋的奇迹,此点赵鼎无法肯定。但赵鼎知道,正如猪肉平的策论面世之后汴京已知的许多人家成功怀孕了。最近的几天,开封府经手处理的死孩子也在大幅度减少。赵鼎认为,饲料虽然难听,但是迟早会成为又一项别人看不懂的革新。

    思索间,一个老头带着小孙儿排到了,扔了一把铜钱在箩筐里,然后伸着脑袋看着秤。

    “老丈,

    前些天本官记得你也来排了?”赵鼎好奇的问道。

    “是啊,饲料听着不好听,但是穷人讲究实惠,尝试了一下没坏处,还蛮好吃,于是再来多卖些。孙儿长身体,嘴巴馋,弄回去后,摊饼给这小子当做零食吃。这东西有多好也不知道,但是很管饱,香香的,老汉为了省钱,也吃这个东西。这样一来的话,兴许明年能攒够钱添一头牛,家里的日子就会好过些了。”老头高兴的说道。

    老头的孙儿是个饿得像猴子一般的八岁小子,小脸脏兮兮的,此时还显摆的样子,从口袋里出饼来咬了两口。

    赵鼎好奇之下,伸手过去拿走了小孩子的饼,撕下了少许放在嘴巴里,尝试着吃了一下。

    说不上好吃,也说不上难吃,因为是烤出来的,很明显有豆子的香味在其中,然后夹杂着少许的鱼烤干的那种香味,其余的味道就不容易分辨了,都是五谷杂粮。可惜的在于糖不便宜,若是加点糖在其中,在摊烤出来,口味就会是天壤之别。

    见饼被人拿走了,那个小孩子眼泪汪汪的,却又因为是官,小孩子记忆中当官的会把爷爷捉去吊打,于是也不敢啃气。

    思考间,赵鼎一直在吃。他努力的想吃出老百姓的滋味来,然而无奈,视觉不同,他赵老爷真的不爱吃这个东西,他只能评价:这的的确确是粮食,各种杂粮的混合,可以吃,却未必有多好吃,胜在便宜实惠。

    小孩子哇的一声哭起来后,赵鼎这才恍然发现,人家的一个饼已经被自己给吃光了。

    面对一群人不怀好意的目光,赵鼎一阵尴尬,摸摸身上也没带钱,于是他就摆出官老爷的身份,指着猪场称饲料的狗腿子道:“多给这个老头半斤,否则本官就找借口整死你们。”

    ……

    赵鼎威胁猪场人员的那事,自然被高方平知道了,于是去散步消息抹黑小赵。

    次日赵鼎很冤枉的被张叔夜叫去骂得狗血淋头,理由是欺负老百姓,抢老百姓的粮食。还以官员身份对农场吃喝卡拿,恐吓工作人员。

    这等等罪名,真个是听得赵鼎欲哭无泪。

    想分辨又一时说不上话,因为那些事他的确干了,他平时也的确是免费吃猪场的“食堂”。

    “哎,你真个让老夫不知道怎么说你,我也不知道你怎么得罪猪肉平了。”张叔夜叹息道,“为了和谐稳定,从明日起,你就别去猪场监督税目了。”

    哎吆我去!

    赵鼎急忙道:“明府您有否想过,换别人去必然被猪肉平收买,以便瞒报交易额,吞没税目?”

    “妈的还用想啊,猪肉平他当然就是这个目的,这家伙自来就没有惊喜。”张叔夜泄气的道:“然而管不了,水太清也养不了鱼,不论他小子心有多黑,那是实实在在的在解决我汴京穷人的吃饭问题。当初那十里地,当做农田算给他也算是很有油水了。可别把那小子逼急了,他要是撂挑子不干,那真会有很多人一起饿肚子的。就这样吧,必须容忍他在一定程度上偷税漏税。至少暂时只能这样,等再把他养肥一些,老夫再去收拾他。”

    赵鼎无比的悲愤,他乃是文青,初初的来做官,怀有一腔的热血和报复等待施展,然而,官场和他想的不太一样。

    “太黑暗了,依照大宋律,猪肉平可以杀八次以上。”赵鼎念头不通达的道。

    结果被老张后脑勺一巴掌,张叔夜不怀好意的瞅着赵鼎道:“若依照大宋律,老夫都可以被杀几次,你来执行啊?”

    赵鼎一阵尴尬,捂着脑壳低着头道:“中书相公威武,下官不敢。”

    “赵鼎啊,你以前是老夫的门生,现在是天子门生,老夫是很看好你,很想培养你的。”张叔夜叹息道:“但你必须学会怎么做官,最不至,也要学会怎么和猪肉平相处,因为若是这样走下去,你迟早有一天会栽他手里的。老夫不能永远护着你,然而将来的朝廷若是没有你在,老夫更不放心,猪肉平是个比王安石还有能耐的人,但是极其猥琐,无法无天,没人节制他的朝廷,不可想象,你明白老夫的意思吗?”

    赵鼎红着眼睛跪下道:“叔叔的教诲下官懂了,必不叫叔叔失望。”

    ……

    张叔夜也开始吃饲料了。

    听说西市口的老杨原本是卖米糕的,然而最近他研发出了新品种,弄了些饲料,加入糖混合,蒸成糕售卖,和米糕一样的价格,也是两文,他也没告诉大家是猪饲料制作的,因为新奇,他的档口又是老字号,所以许多人去买了吃,觉得味道不错,吃下去很经事,管饱。

    于是生意特好,卖价一样,成本却只是米糕的一半,老杨赚得笑呵呵。

    张叔夜管家的孙儿每天都去买老杨的蒸糕吃。最终张叔夜也尝了小孩子的蒸糕,觉得不错。

    吃了几次之张叔夜总算知道了,妈的这就是猪肉平的饲料,但是介于不难吃,也实惠,又没吃死人,所以老张哭笑不得之余,也没去戳穿那个卖蒸糕的奸商。

    由此开始,张叔夜也是第一次客观的看待高方平忽悠大家吃猪食这事。

    张叔夜悟了,明明可以换个名字扩大销量,惠及平民的。但限于目下高方平的产量有限,还要喂猪,所以他小子是故意用“猪饲料”三个字作为门槛,把除穷人之外的人士挡在门外,不让他们吃。

    张叔夜认为,这样的安排兴许对于高方平有战略意义,一个是方便他往后用不同档次的东西去坑害富人,一个是,这个产业真正成熟前,如果推广的太过分,必然造成整个传统粮食业的颠覆,那不但是国家安全问题,同时也是全大宋地主阶级的重大利益。走的过激真会出事。

    “明白人啊,他小子是越来越成熟了。”张叔夜每每想到这些就有如此的感慨……

    “王黼算是被猪肉平打残了,怕是再无作为了。”

    “前阵子王黼名声多大,他在济州的时候号称亩产冠绝全国,不论真的假的,名声是出来了,全国老百姓都在饿肚子,都指望着王黼去他们的地方做父母官呢。结果‘粮食之父王青天’被奸臣高方平整倒在地,贬去江南,然而是金子就会发光的,王黼在江南又一次人品爆发,做到亩产五千斤的神迹。然而,奸臣当道,张叔夜和历史上的所有奸相一样,瞒报王黼的功劳,不对皇帝和吏部提及,压了下去。如今小奸臣猪肉平自家大发横财,把猪食卖给大家当做粮食,大奸臣张叔夜力挺高方平,带头吃猪食炒作,问你们怕不怕?”

    是的,U看书#46;uuanhu.com)最近街市上开始流行“怕不怕”了。

    有个秀才一口水喷出来道:“你说反了吧,谁是忠臣谁是奸臣?”

    “猪肉平其人,阴谋诡计层出不穷,奸诈心黑,张叔夜身为宰臣之一,瞒报江南王黼功绩,难道不是奸臣勾结打击忠良?妈的还亏你是读书人,你能在历史上找到类似猪肉平和张叔夜的忠臣吗?”

    “就是,粮食之父、王黼王青天就是不够奸啊,斗不过猪肉平他们。他才爆出亩产五千斤,名相蔡京慧眼识英才,打算顶住一切奸党压力给王黼报功呢,然而并没有什么用,猪肉平祸国殃民的猪食出来了,号称大米一半价格却是仙丹妙药,问你怕不怕?此番炒作之下,咱们汉娃的传统粮食米面的地位一落千丈,就要把你们当猪养,怕不怕?如此情况下王黼就是亩产万斤,光芒也要被掩住,再问你怕不怕?”

    “怕个锤子,妈的老子本来就买不起米吃,猪肉平是否奸臣咱也不管,总之他卖给俺家的饲料味道还不错,能吃饱,如此一来管那么多!”

    街市上针对饲料的争议,正在进一步升级。(未完待续。)<!--flagbqginf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