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不砍人就心里闷的慌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不砍人就心里闷的慌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高方平道:“忍到仅仅我治下的钱粮,就能扛起国朝粮税而不乱,忍到我血统纯在的永乐军壮大,不依靠任何外力、不用看人脸色就能填平东南大坑的时候,我分分钟去教东南的官员士绅和邪教怎么做人。 ”

    张叔夜泄气的道:“说到底,你这个小流氓的狐狸尾巴又露出来了,妈的叽叽哇哇来扯犊子,说来说去就是怂恿老夫想办法放你知州、甚至知府对吧?怂恿老夫让你永乐军扩军对吧?”

    高方平老脸微红,忠心耿耿的样子抱拳道:“然而,下官报国的心思也是真的哦?没有足够的权利和地位,我在猥琐也是斗不过他们的。”

    张叔夜叹息道:“老夫也想啊,皇帝也想啊。但不经过殿试不能知州,此点你自己也知道,你想老夫怎么办呢?”

    高方平嘿嘿笑道:“您是中书侍郎,将来的主考之一,若是您能那啥一下,小子我崛起了,国家就有救了。”

    “胡闹!”张叔夜起身呵斥道,“你个小棒槌不学无术,想的不是读书提高学问,而是绑架国家,利用老夫的爱国之心,倒逼老夫帮你作弊,还是有什么是你个小流氓不敢的?”

    身边一个张叔夜的心腹听得昏倒了,居然有流氓进入政事堂,怂恿当朝执政帮他作弊去蒙蔽皇帝,妈的这种事也是没有谁了。

    “相爷。”高方平文绉绉的说道,“您也知道,学问提高那不是一朝一夕,如果有十年,以我的智商,我会比张商英那老狐狸还有学问,然而您觉得国朝能拖十年吗?忙于做事的我,仅有两年不到的时间,再用功,您觉得我考得过哪些专职读书的书呆子?书生误国啊。”

    张叔夜一只毛笔飞了过来,高方平躲开了,却又被溅射了一脸的墨汁。

    张叔夜头疼的道:“行行行行行,你没有学问就没有呗,老夫也不想说你,但你少来大宋中枢提什么书生误国,妈的国朝是书生的天下你不知道?小乡巴佬少在这逼1逼,老夫可以容忍不学有术的你,但也不许你诋毁读书,读书不是错,错的是读书的人心术不正懂不?然而心术不正的人读了书,他至少还有点规矩,还会做点表面工作,懂了不?书读多了,造反三年不成,懂了不?要全部是你这样的流氓,一但造反我国朝危险了,懂不?”

    “现在你懂了吗,我朝为何那么怂却朝局最安稳,懂为什么我朝提倡读书?”张叔夜再问道。

    高方平满脸墨汁,很滑稽的样子点了点头。

    “然而,

    你打算怎么作弊?”张叔夜捻着胡须话锋一转。

    心腹随从又想昏倒,这下坏了,当朝执政开始松口,看来高方平真要成为大宋历史上识字最少的一个东华门唱名的人了。

    高方平走近耳语道:“小子打算利用小李纲,细节在商量。然后您现在是执政,需要您从现在铺垫,于今次,删减经义等考究,只考诗赋和策论。”

    张叔夜竟是没说不答应,捻着胡须思考了一下道:“这样你能考起?你须得知道,不论老夫如何帮你,最后一步乃是官家亲自阅卷,并且依照规矩,删去姓名,只留编号,笔迹都无从辨认,乃是由老夫,蔡京,以及国子监的人,在御史台的监督之下抄写。所以官家拿到试卷的时候,能看到的只是每个人的想法,根本辨认不出是谁的试卷,官家于文辞上的造诣,老夫都望尘莫及,你想清楚了吗?”

    “想清楚了,搏一搏,单车变摩托。”高方平点头。

    张叔夜楞道:“单车目下已经有了,老夫那个逆子就被张商英蒙了,花天价买了一辆,然而摩托又是什么?”

    “汗,现在还造不出来,明府您别那么急好吧,将来我一定卖一辆限量版的给您的儿子。”高方平说完之后溜走了……

    这次种师道悲剧了,和历史上所有忠臣名将被奸臣打压一样,这次作为三品武官的种师道的一篇忧国忧民的《东南策》,被小奸臣高方平进谗言、相张叔夜狼狈为奸直接压了下来,瞒了不报。

    “哎越来越乱了,奸臣忠臣不在单纯,很难分辨清楚。看似祸国殃民的蔡京,关键时刻也会以大局为重让步,四平八稳,只看《百官见闻录》一案中蔡京那真是宰相风范,大气磅礴。但是名臣张叔夜,能臣酷吏高方平,却丧心病狂的打压老夫,直接于中书截留老夫的东南策,甚至张叔夜还发文怒斥老夫,再敢乱来就教老夫做人……”

    小院之中,两鬓白发的种师道喝了一口酒,低声问郑和道:“局面就是这样的,问你怕不怕?”

    “奸臣势大,乱党林立,相公您还是低调些算了。”郑和忠心耿耿的样子道:“小的杀猪的出身,什么也不懂,但小的听说狄青将军功劳可比您还大,更官至枢密副使,那时奸臣也很少,但狄青将军还是被他们害死了。老爷子您可得留下有用之身,迟早会有您的用武之地。”

    “希望能活到那一天吧,哎,老夫我都五十几了,不知道还有几年,东南局势触目心惊,一天不把那些势力给连根拔起,我这心里就不踏实,杀人杀习惯了,不找些脑壳来砍着练练手,老夫心里闷的慌。”种师道说着又喝了一口。

    郑和嘿嘿笑道:“有没有想过离开官场,做您自己的事业?您可是有影响有班底的。朝廷也不待见您……哎吆。”

    他脑壳被一巴掌,种师道冷冷道:“种家三代为大宋效命守边,为的什么,其实老夫还真没想过。这是一种传统,一种习惯,一种信仰,祖宗的家法和传统、名声,不容颠覆,以后再说这种不过脑子的话,老夫就把你剁成饲料拿去喂猪。”

    郑和捂着脸,呼噜呼噜的点头,很委屈。其实他的意思不是造反,而是成立黑帮去东南砍另外的黑帮去。因为老爷子说不砍人就心里闷的慌。郑和好歹还能经常去砍猪,可以获得心理平衡。

    “别委屈,老夫也没理解错你的意思。但老夫是官,是军人,不是你家哥哥那种地痞,懂了不?”种师道说道。

    呼噜呼噜,郑和又点点头。

    种师道指指酒壶道:“再去打一壶酒。”

    郑和道:“好教相公得知,附近的正店,都已经拒绝啥账给咱们家了。”

    “哦……”种师道想了想道,“那就去高府骗些酒肉回来,顺便让高方平去酒楼把老夫欠的账清了。放心,他才坑了老夫,是不会小气的。”

    郑和屁颠屁颠的去了……

    小李纲带着对猪肉平满满的信任和崇拜离京了,赶着回去给宗爷爷汇报好消息,京兆府就快就第一批应急的粮食了,虽然是猪饲料,却比没有好。

    临行的时候,高方平带着虎头营亲自去汴京西门送行小李纲,顺便送了他一些压缩干粮带着路上吃。

    清早的朝阳之下,小李纲坐在牛车上,几个护卫随行。他也总是一步三回头,显得很舍不得高方平。

    怪异的张叔夜作为大佬,竟然来送行李纲了,老张有些对宗泽的吩咐,也交由小李纲传话。

    看李纲如此充满猪肉平,而猪肉平却在打李纲的注意,为此张叔夜只能叹息,却不想管。小李纲是宗泽的宝贝,然而猥琐的猪肉平则是张叔夜的宝贝。可以确定的在于,有天猪肉平会被宗泽来收拾的,那时张叔夜也是不想管的。因为老张也对猪肉平太过无语了,认为他偶尔被大佬收拾一下,至少能让他小子不那么嚣张……

    一些圈里的人士对名将种师道的遭遇充满了同情,有小道消息称,老种第二次被猪肉平坑了。

    妈的虽然坑害武将乃是大宋传统,可这一事件还是在将门中引起了极大反响,大家都觉得高方平太可恶了,大魔王的外号终于坐实了。

    汴京的富贵将门对老种是很有特殊感情的,当年的合作多愉快啊。种师道在西北整天砍人,汴京的将门弟子都在西军挂名,捞取军功和爵位,然后给老种一些钱财,就此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然而这种好景过去了,刘延庆还好些,但童贯是个不懂将门规矩的死太监,太监比正常少了点部件,所以也会带来一些性格上的差异,总之来说就是,太监总喜欢显摆存在感,喜欢乱来,但凡原来的规矩哪怕在合理,童贯也喜欢打破,要重新定规矩。

    对于童贯来说,U看书ww.uukanhu )他简直受够了活在种师道的强大阴影下,当年的西军有灵魂人物种师道坐镇,哪怕他童贯贵为制置使,也没有军权,全然被架空,任何事情不论大小,没有种师道那个酷吏点头,根本就没有童贯的说话余地。

    于是当有天种师道成为政治牺牲品回京的时候,童贯就在永兴军路掀起了丧心病狂的“运动”,但凡种师道的规矩不论合理与否,都要颠覆,一些种师道时期的军官被整的死去活来,被杀的也不是一个两个那么少。

    为保留住西军的灵魂和血脉,无奈之下种师道进一步的让那些骨干退役反京了,离开了西军那个泥潭逃生。那些人一走,西军更是没人节制童贯,被搞的一团糟,眼看局面不对,汴京城里那些老奸巨猾的将门老狐狸们纷纷止损,从西北“撤离投资”,该而投靠孟州的将门后起之秀曹忠,以及酷吏高方平的永乐军麾下。

    但是孟州的厢军,以及高方平的永乐军,容量是有限的。所以牵一发而动全身,目下汴京的将门也陷入一定程度的混乱,急于找到一个“聚集地”。而这个形式不出意外的话正在被蔡京加以利用,会带来多大的后果,目前高俅老爹也不好进行评估,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未完待续。)<!--flag_xcxs-->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