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我要撞死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我要撞死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某种程度来说战争包治百病,到了大宋目下的这个局面,或许和西夏重启战事是一种平衡内部的办法。 然而张叔夜已经交底了,户部没有钱粮打这一战,皇帝也绝对不喜欢兵事。

    不幸中的万幸是,现在的蔡京也需要打压童贯,于是这种政治需要下,酷吏宗泽上任京兆府、兼任永兴军路转运使。

    西北没有重臣坐镇、童贯为所欲为的情况已经变为了过去式。

    昨天有来自西北的消息,童贯的心腹,秦凤路经略使刘延庆的儿子刘光世,隶属保安军,因私自从民间征集粮草,引发了斗殴。

    这事在种师道时期很常见,但宗泽眼睛揉不得沙子,差点把刘光世推出去斩了。童贯试图去说服宗泽留情,但宗泽根本不给他面子。最后是刘延庆连夜赶到长a县老泪纵横的跪在地上,脱光了衣服,显摆身上那横七竖八的伤痕,说这是刘家为国朝效力的凭据,请宗泽刀下留人。

    最终宗泽才放弃了斩刑,改为五十杀威棒处罚,刘光世险些被打死。

    由这开始高方平嘴巴笑歪了,童贯众叛亲离只是时间问题了。很简单,刘延庆父子都是童贯的人,但是小弟跟着老大,出了事老大却摆不平,长此以往老大也不在是老大了,他们的关系自然分化,只是时间问题。

    在以前童贯当然能摆的平,仪仗着和蔡京的关系,仪仗着皇帝的宠爱,又依仗着西北官员的不作为,全部让着童贯,所以童贯这个太监就是一面大旗,当然能聚集起来一个群体,以他为核心。

    可惜因高方平带来的蝴蝶效应,稀里糊涂之下,阉党在汴京被人打得抬不起头,蔡京也不在需要童贯,如此自然会导致童贯声势大减,在加上宗泽这个酷吏上任京兆府,皇帝都经常被宗泽骂,那就别指望宗泽会给皇帝的宠臣面子了。所以直接就和童贯正面刚了。

    童贯基本是废了,在蔡京不帮他的形势下,他不可能扛得住宗泽这种正统的士大夫、封疆大吏。

    谁也不能指望宗泽好说话,历史上的四任皇帝都被他骂了,一直骂到高宗赵构都不停口,赵构是个又坏又狠的变态,却也拿宗爷爷木有办法。

    再加上现在汴京的将门撤离西北,宗泽除了是京兆府知府外,还兼任永兴军路转运使职务。这个职务和经略使是平级的,也是监督经略使的存在,顺便捏死了童贯军中的钱粮,再加上老宗士大夫的“无敌状态”,高方平很猥琐的估计,要是童贯不聪明不低调,他迟早会被宗泽先斩后奏的。

    真个发生就欢乐了。

    当然高方平不希望闹成这样,宗泽如果把童贯捉去宰了,倒是不会死,但把皇帝的心头肉杀了,赵佶是重感情的人,那就不会在信任宗泽,官路基本也到头了……

    高方平掀开的政治风暴依旧在发酵之中。

    文臣是免死的,加上记录了士大夫们小辫子的百官见闻录已经被高方平烧了,所以出了第一批被蔡京赶出京城的,其他的文臣安稳了下来。不过张叔夜对武官的清理工作依旧没有停止,还在持续,越来越多的和张康国关于过于密切的军官,都被抓了。

    老张现在是西府副相,兼任政府中书侍郎,又得到了陶节夫相爷的支持,所以他也想借此机会,对京畿系的禁军构架做一次大扫除。

    牵连越来越大,就是昨天,马帅杨伯雄,步帅张才厚,两个军队大佬一起被抓,乃是张叔夜和陶节夫联合签发的抓捕命令。

    张步帅倒是没有和张康国牵连上,但这个老家伙口碑太坏了,现在也算军队大将之一的徐宁都去枢密院弹劾,当初张步帅威胁军官强买家传宝甲,几乎墙倒众人推,什么罪名都被抖了出来,最终以买官卖官的名誉、以贪腐太严重的名誉查办。

    听说枢密院的稽查人员进驻张府抄家的时候,查得现金钱财三十多万贯,另有票据证明,存在高府钱庄的二十万贯。

    财富自然都被穷疯了的张叔夜撸进国库去了。

    这次是动真格的,等待张将军的是死罪。许多人对此只有叹息,在平时,在蔡京执政时期,在赵挺之的无能时期,这些问题只是查还是不查的问题,但如果政治局势稍微有变化,死罪那是妥妥的,依照大宋律规定,官员贪腐一千贯就是死罪,所以张步帅死定了,他的俸禄拿八辈子也解释不了这么多钱哪来的,又被套上卖官的罪名,基本没救了。

    杨马帅查抄出来的家产和张才厚少些,但也是四十多万贯。但老杨是被区别对待的,他的罪名有点牛-逼,当时侍卫马军司开进汴京做事显然是大问题,但介于张康国是相爷,正统士大夫,皇帝已经下旨他告老站在了安全线上,那么就解释不了枢密院发文调军的事。所以杨马帅悲催的在于,他必须为禁军入城的事背负黑锅,那是甩不掉的,任何朝代哪怕是后世的文明法制社会,一但背负了调军进入京畿行动的黑锅,他的命运也不会更好。

    但是好处在于老杨是杨氏之后,国朝的有功之后,有国候的爵位。于是许多人都在分析,应该不会死,赵佶是讲感情的人,很可能会下旨赦免杨马帅的死罪。

    毕世静都没有幸免,身为重灾区侍卫马军司麾下,身为当夜进城的军队将领,毕世静也被抓了。算好高方平顶着陶节夫相爷的咒骂和口水,混进枢密院耍赖,陈述当晚毕世静的立功表现云云,又说这小子乃是不多的可用战将。

    陶节夫相爷乃是曾经带兵在外征战的帅臣,对于有能耐的战将是有天然好感的。毕世静也是个毫不重要的人,想做政治事件的牺牲品他毕世静还不够格,于是,陶节夫便也勉强认可了小奸臣高方平的说辞。

    然而在枢密院内高方平进入了角色,演戏演过头,甚至是有些画蛇添足。

    “相爷您若是要为了政治目的,迫害国朝能用将领,小子人微言轻能耐有限,然而,也决计见不惯此等捕风捉影的迫害,你要是不放毕世静,下官撞死在这枢密院大堂上,让您……让您吃不了兜着走!”

    高方平一边大义凛然的说着,指着最粗的那颗柱子。

    被压着跪在地上的毕世静眼泪都听了流出来,无比感动的恨声道:“小高相公仁至义尽了,勿要再说,此番风暴掀开谁也不能独善其身,末将死不足惜,小高相公保护好自己,若在能照顾我家人,保护我那不成器的儿子,毕世静含笑九泉!”

    作为一个奸诈的老狐狸,陶节夫就乐呵了,摸着下巴微笑道:“哦?你要撞死?”

    “对,撞死在这里,让您吃不了兜着走,下官可真是会犯浑的。”高方平忠心耿耿的样子道。

    枢密院的其余人员吓得跳起来,纷纷组成人盾挡着柱子,有两个则是来拉着高方平,妈的要是让皇帝的宠臣死在枢密院,玩笑就开大了。

    陶节夫呵呵笑道:“都退下,被拉着他。”

    “别拉着我,我要撞死。”高方平说这么说,一却相反主动拉着身边的两人,不放手。

    陶节夫变脸喝道,“都离这个无赖远些。“

    最终,全部人都跑开了,于是高方平就真的尴尬了。

    “你还愣着干嘛。”陶节夫取下官帽放在旁边,呵呵笑道,“老夫这个相爷不做也问题不大,换个地方照样好吃好在的做官,我倒是想看看,你个小魔王怎么撞墙?”

    “?”高方平顿时非常不看好自己的勇气,倒是想试着去撞一下继续装,然而撞个包在脑袋是很疼的吧,万一当场捂着脑壳哭起来,面子就丢光了。

    好在这个时候张叔夜及时进来,老张倒是不喜欢高方平的无赖行为,只是说也不会让陶节夫太有面子,不会让老陶欺负高方平。

    “胡闹。”张叔夜走过去一巴掌抽高方平脑壳上道,“老夫姑且相信你的刚烈,然而西府闹事,给当朝宰臣施家压力,谁教你的?”

    高方平道:“既是中书相公教导,小子听着就是了,否则我可是真会撞的。U看书(  )”

    “行行行行。”张叔夜头疼道,“见好就收行了,你那套收起来,小乡巴佬你还觉得不够丢人是吗?”

    “额……”高方平赶紧捡起官帽戴着,不说话了。

    张叔夜看了看被捆了跪在地上的毕世静道,“你混进枢密院来干嘛,这种地方是你来的?”

    “卑职乃是被抓进来的。”毕世静低声道。

    张叔夜也不问陶节夫,摆手道:“放了这个棒槌,那晚他乃是受老夫将令,帮高方平捉拿妖道,这事到此为止,不要再提。”

    陶节夫无可无不可,既然张叔夜这么说,他当然不会反对,而他不表达反对意见的话,自然张叔夜的话就生效了,于是这些盖世太保把毕世静松绑后几脚踢飞,警告他这是高档次场合,以后不许混进来。

    接下来就是张叔夜纠缠着陶节夫在说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先那个扬言要撞死的猪肉平已经溜走了……(未完待续。)<!--flag_xcxs-->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