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知州大人您开什么玩笑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知州大人您开什么玩笑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下官永乐知军高方平,参见知州相公。”高方平急忙走过来拍马屁。

    之后,小高和付群伦仿佛斗鸡一样,相互不服气的对视着。

    “哼!”付群伦一甩手袖道:“高知军请了,你陪同知州大人,我自己走走,那个县衙有你在一天,我就不进去。”

    “你是不是吃饱了没事做,来这里找茬的?”高方平顿时念头不通达了。

    时文彬皱眉道:“由他去,不许当着本州的面吵闹。”

    于是只能任由付群伦自便了,时文彬没有强求小付,思来,当初付群伦被气得在县衙摔了官帽离开,而自己这个知州没能给他找回面子来。小付也是有个性和骨气的人,自是不会再进县衙了。

    从这里来说时文彬也很尴尬,认为是自己对付群伦保护不佳,小高也实在太桀骜不驯。然而有小高在,济州的钱税便很可能是全国第三,仅次于开封府和大名府,所以此猪肉老仙还真是个动不得的祖宗啊。

    思索着,见高方平依旧恭敬的低着头抱拳,时文彬心里也得评价一句,这小子总体还是有进步的。

    于是心一软也就不让小高难看了,拍拍他的肩膀道:“勿要多礼,你和老夫那不成器的儿子是莫逆之交,说起来静杰这孩子悟性是有的,就是不够圆润,还需你多多的指教他一下,不打磨,就成不了才。”

    高方平嘿嘿笑道:“一世人两兄弟,我是不会指条黑路给他走的。”

    时文彬捻着胡须正色道:“志气相投的年轻人相互帮扶,相互进步学习,这是好事,静杰天资聪慧,就是为人容易走极端,你切记不可欺负他,也不可让他被人欺负。”

    高方平尴尬的道:“下官无能,他在汴京念书,经常在学校被人教做人,而我无法干涉。”

    时文彬顿时大骂道:“那不叫被欺负,那叫他活该。他这人就极端在这里了,猪肉当然可以存在,然而羊肉也可以,结果看了你的两篇文章,他小子在太学煽动死党抢人家的羊肉还殴打人家,也不知道谁教他的。”

    高方平急忙摇手撇清道:“此点小子不知情,绝对没有怂恿过他。”

    “哼哼,猪肉老仙……你小高蛊惑了人心后你会承认?”时文彬叹息一声,

    背着手,率先走入了县衙。

    高方平一阵郁闷,又被人叫猪肉老仙,这次却是顶头上司在叫,发作不得。每次听到猪肉老仙,想到的不是威猛,而是《天龙八部》之中星宿派的棒槌吹捧“星宿老仙,法力无边”……

    县衙之内,清茶奉上后,时文彬掏出了一张文书,交给高方平。

    高方平一看后便跳了起来,打算一哭二闹三上吊。

    这是一封知州签押的军令文书,大概意思是没有济州允许,永乐军所部便不能开出县城,否则就是私自调动军队了。

    妈的终于还是把老时给惹毛了,话说政治上,高方平真不怕这个顶头上司的。但是在权利归属之上,他毕竟是手握军政大权的知州,高方平始终就是害怕类似的幺蛾子事件啊,这真的叫官大一级压死人。只要他一个命令签发,就可以把永乐军的武功废掉一半。

    看到高方平那仿佛死了爹一样的神态,时文彬暗暗觉得好笑,又抬起茶水喝了一口,微笑道:“你还知道怕啊,还知道老夫是你的老爷?”

    高方平担心的道:“叔叔文成武德英雄霸域内,其实您若不高兴,可以如同收拾您儿子那般打我两下的,然而开玩笑也不能用军事啊,永乐军一但被限制在城里,许多方面都会有很大影响的。”

    时文彬便又伸手拿回了文书,当着高方平的面给烧了,呵呵笑道:“这的确是和你开个玩笑,却也是警告。警告你戾气不要太重,发展农业畜牧这绝无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搞好和士绅阶层的关系,也是老夫所期望的,只要不同流合污去坑害老百姓,本州可以接受。但是拜托大侄子您遇事稍微的用一下脑子,而不是用屠刀……若再有拍脑袋就出兵曾头市这类举动,哪怕你和静杰是莫逆之交,那么这样的文书真会走程序到达郓城的。”

    高方平这才放心了些,却还是觉得背脊凉飕飕,不得不说的在于,老时还是很聪明的,懂得利用这些手段敲打,不是一味的好忽悠。

    时文彬又道:“也不是要完全磨了你的戾气,永乐军的正面意义还是有的,威慑济州境内的土匪,砍树发放柴火福利,修建水库,清理维护河道,事情是做了些的,有褒有贬。曾头市一事老夫已经上书朝廷,给你扛住了。但切记在以后你即便要老夫背黑锅,好歹通知一声,让我准备好。我问你,有天你把本州害死了,你难道有什么好处?”

    呼噜呼噜,高方平急忙摇头。

    时文彬道:“这便好了,别人把你妖魔化过度,神化过度,这些我都不怎么信。但我始终认为你问题不少,却总体是个讲道理的人,这样就行。只要能守住此点,本州对郓城有感情,真不愿意换个人来郓城。这次曾头市的事你真是干的危险,要不是恰好他们事实上存在废弃耕地的事,又有叔夜相公和我家伯父时彦在朝中周旋,你真的危险了,你担得起毁坏朝廷马政的名声吗?”

    高方平道:“小子也是见风使舵的人的,就因为看到了此点,才敢出狠手收拾他们的。妈的他们也忒嚣张了,见到我的旗帜还不知道装孙子,这就叫不作不死。我一个皇帝任命的守城去查个案子,都要看人脸色的话,干脆不用混了。”

    时文彬一阵头疼,这下好,这个乡巴佬又在自己贴金了,又开口闭口皇帝的守臣了。

    喝了一口茶,等高方平自我夸奖完毕,时文彬好奇的道:“本州算不算皇帝的守臣?”

    “那是当然的……所以咱们其实是一伙的,我收拾他们,也就是代替您收拾他们。”高方平尴尬的道。

    “哦,原来我也算啊?这就好,省得整天听你开口闭口皇帝的守臣,老让我这心理有错觉、像是矮你一截似的。”时文彬道。

    高方平老脸微红。

    此次来的目的除了走访,就是敲打猪肉平,目的也达到了,时文彬的戾气也不重,也就不继续教训小高了,转而开始聊天。从郓城的各种举措,卫生条例,肥皂的生产,大豆的种植,豆油的生产等等一系列,全面的聊开了去。

    一边聊,时文彬偶尔夸奖,偶尔是好奇心态,时而又挑选一些他认为合适的详细询问,打算在整个济州尝试性推广。

    高方平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的更比对孟州的老常详细些。

    口水耗费若干后,时文彬选择决定了在济州推广高方平的卫生条例。

    当然了,时文彬是谨慎保守的守旧派,远没有高方平那么激进,绝不会去威胁中央机构炭务的人提供免税炭火,更不会毫无节操的去建议济州的女人剃毛,也没有财力给民众发放肥皂福利。

    但是被高方平科普后感觉有些心惊肉跳,时文彬便决定下严令禁止喝生水吃生食。同时加大力度打击庸医坑害百姓的事,要严厉打击接生婆违反卫生流程导致孩子生存率低下的事。这些事时文彬当然是敢的。关于建议妇女多注意个人卫生此点,时文彬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他是儒雅的君子范,非礼勿语。所以此点他暂时的选择保留,打算在观察一下高方平的试点,看效果之后,再来决定。

    时文彬就这德行,事情他还是可以做的,但是尤其谨慎,可不是高方平只要有想法就敢去尝试。妈的要全部像猪肉平一样,有人报案马被抢了,就敢出兵曾头市,那不是天下早就大乱了。可惜如今政治气候变化了,类似这样的额流氓可不止高方平一个。

    现在上任侍卫马军司的那个种师道,是个更加猥琐的流氓,听说当时西夏的议和使者都在汴京谈判了,结果种师道借口说死了一个宋兵,就再次对西夏开战,弄得皇帝和一群相公都下不来台。

    至于那个和时文彬同科的进士宗泽,就更狠了。小道传言说前阵子皇帝的宠臣童贯都险些被他宰了。秦凤路经略使刘延庆的儿子,为了一点小事也险些被老宗砍了。时文彬非常的想不通,如今的世道为何戾气都这么重,流氓狠人大行其道?

    至于猪肉业,时文彬是能容忍高方平垄断的,到不是信了高方平说的“优势资源集中”那一套说辞,而是时文彬原本就是个不爱剥夺别人利益的人,以前他可以容忍王勤飞等人,现在当然也就可以容忍高方平参与进去划分济州的猪肉市场,时文彬深深的知道,剥夺别人的利益那是要斗争的,当初和王勤飞们斗老时尚且不怎么乐意,现在更不会选择和高方平斗智斗勇的。

    所以猪肉业是高方平伙同王勤飞等人的利益,此点被时文彬默认了,加上他看好畜牧业,还答应尽量给予支持,尽量顶住由此而来的非议。UU看书(www.uuknhu)

    作为近似腐儒一般的存在,时文彬也非常的不喜欢猪肉。只是说在基层打拼过的父母官,见惯了朝局日渐昏暗,老百姓正在逐年的耗尽元气,没有什么再比吃肉更好的恢复手段了。在政治层面上,大力发展农牧也是永远都正确的一个举动。

    满朝的奸佞在把持圣心,和朝中那些祸国殃民的奸佞相比,时文彬觉得高方平虽是问题人物,但是暂时也还容易接受。

    高方平和时文彬秉烛夜谈直至天明,推官大人付群伦则是在青楼醉生梦死了一整夜。

    用过高方平招待的早点后,老时乐呵呵的离开了郓城。觉得此行收货颇大。在以往来说,介于高方平的口碑问题,时文彬终归持有一定的偏见,导致了高方平的许多政策不愿意去看,但是这次重新来到郓城,看过了许许多多的东西后,时文彬这个顽固守旧派的心思也无比的热烈了起来,从高方平治下的各种情形来看,问题有不少,但是都不重要,老时看到了未来大宋的希望。

    有希望就好,人就是依靠希望而活着,这句时文彬也是认同的……(未完待续。)<!--flag_kans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