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三百章 不相信史书了

正文 第三百章 不相信史书了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庆功和批斗大会结束已是天色黑暗了。

    整个郓城之内充满了议论。

    早先在水库上的风雨之中,死了儿子和死了爹的一个孩子、一个妇女,不但没得到同情还被高方平抽的皮开肉绽。那个事件带起的影响其实不小。但是在其后更加丧心病狂的事情发生,大坝立功归来的三十几个有功之人被推至菜市口斩首了,鲜血满地,人头挂在城墙之上示众。那时起,人们就下意识的原谅了小高相公在地堤坝抽人的恶劣行径。

    其实那些差人收的钱是潜规则,老百姓都不算太生气,因为收的不多,而他们现在小日子过的也不算太紧了。但是转个眼,就是三十几个人头落地。这显得很恐怖。

    高方平能被原谅的因素是他就这么狠,对谁都这样。就是他的嫡系狗腿子富安,误杀了人最终也“被自首”了,燕青就是情绪稍微激动了一下,结果就变为了九指青年了。

    用流行的话来说:他小高就这德行。

    人性的奇妙心理就在这里,不是所有人都能玩这套酷吏手法。包拯和高方平杀人再多,骂虽然骂,但通常人们接受了酷吏行径之后就会原谅这两酷吏奸臣。然而和稀泥的蔡京王黼这些人,只要敢杀十分一的数量,他们铁定会输光全部政治筹码,连党派的基础都要分崩离析。

    这便是关键所在。因为核心的竞争力不同。

    上至朝廷诸公,下至王勤飞这类猥琐份子,整天攻击小高戾气重什么的,那真不是他们仁慈。而是因为执政理念与核心竞争力的不同,他们是想杀人也杀不了,所以他们害怕小高这个异类,或者叫羡慕嫉妒恨。

    时文彬最恨激进,最恨杀人。

    然而杀了人之后不出乱子、且最终拿出了水库保卫战和郓城攻防战的结果来,高方平的此种能力真是让时文彬老爷叹为观止。

    有传言说,当时水位达到境界线时,暴风骤雨之中看到的不是大面积被迫离开家园逃难的民众,而是漫山遍野蚂蚁搬家、众志成城的情景。大宋有这种声望和作为的人不是没有,譬如王安石也是一个。

    然而转眼用鞭子把妇女和少年抽的跳脚的事王安石是不会干的,过后干掉三十几个有功人员的事王安石那个混蛋也不会干。

    不过是的,高方平这么干了。此点来说,时文彬的观点和李纲时静杰一致,觉得猪肉平的性格是非常冲动的,行为是相当幼稚的,脑袋是明显有坑的,运气也是极其逆天的。

    好吧运气真算是实力的一种,此点时文彬承认了。不用指挥就干净利落的赢了郓城攻防战,以死亡十一个西军,三十几个少年的代价,绞杀梁山贼兵近七百之众。面对这样的战果,满身错误和问题的高方平,竟是让时文彬找不到指责的地方,除了运气能说什么?

    要说是小高真的拥有早前的忠臣良将们的气质,拥有他怒发冲冠中的气势,那便也不说了,那虽然有作秀的嫌疑却也是很正能量的一种情怀和鼓舞。然而,小高当时把王勤飞以及王勤飞家老爹扔堤坝做肉盾,他自己很躲在安全地带喝酒的作为,怎么看都不是怒发冲冠的作者,乃是一个缺德奸诈的现形记。

    在济州,乃是在朝廷,面对天下万民,值此国家内忧外患之际,民心不可散。水库保卫战和郓城攻防战必须作为“民心所向”的正能量宣传,此举虽然还未被最终定调,但以时文彬的政治经验分析,是差不离的。

    正如当初得胜理回朝的陶节夫,想拒绝那个功劳和荣耀都不行,当时那样的宣传和定调就是政治正确。

    不久的将来也一样,水灾保卫战和郓城攻防战,于这个特殊时期作为政治正确、大力宣传的时候已经不远了,此点时文彬可以肯定。唯一需要叹息的是,政治的需要,将后来的学者文人百姓们,会在史书之中看到一个刚毅、正直、不可夺其志的正能量猪肉平,而不是一个猥琐奸诈的政治流氓。

    对此时文彬只能报以苦笑,写史书的学者们也蛮艰难的,许多时候无法如同小说一般还原出一个多层次复杂的历史人物来。扪心自问,蛮肚子学问的时文彬也不确定,这个时候、这样的政治气候下,若自己是史官,如何记录高方平的这一笔?

    介于此,时文彬以后发誓不再读书了,见过猪肉平后,满腹经纶的老时,已经对记录在史书上的那些光伟正大的人杰们报以了深深的怀疑。时文彬已经对以往学到的东西不再盲目信任。

    有传言,高方平现在依旧整天带着永乐军在城外溜达,望穿秋水的等候着济州厢军。

    当时济州都监徐永杰带领的厢军,最终未能如期的完成行军命令、赶至郓城。所以雨停后,徐永杰都监被时文彬派快马拦截,撤回了济州。

    这个事件有辱时文彬的执政威望,属于朝令夕改的一种。但无奈之下只能这样做。因为时文彬十分肯定,去到郓城后,徐永杰麾下军官们的脑袋,就会被戾气深重、瑕疵必报的人渣高方平砍的满地滚滚。时文彬也非常记恨厢军的无能和不作为,险些把整个济州至于死地,但还不想他们稀里糊涂的被杀。

    没办法,时文彬就这德行

    接下来暂时不见雨水了,已经没了水患的风险。今次的确受灾了,但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毕竟得益于水库的存在,于关键时刻缓解了下游河道的吞咽,最终也没有泛滥成灾。

    水泊的水位是涨了些,也就意味着晁盖的地盘大了些,高方平的土地被水吞没了些。

    时文彬老爷相对客观、偏颇程度不大的雨季总结文书,已经以济州的名誉送往了京城,但目下的交通受到泥泞影响,会比以往时候更加缓慢,不知道多少时候才能顺利到达京城。

    时静杰想去郓城和高方平叙旧、瞻仰崇拜一下,却被老爹后脑勺几巴掌,派他滚回学校用功,以便迎接一年多后的大考、顺便承当了送信去京城的任务,所以时小衙内只能眼泪汪汪的上路了,不能去郓城围观那些挂在城墙上的脑袋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京城从上到下充满了针对高方平的议论。

    没人知道是谁带得节奏。

    议论出现了鲜明的立场,几乎全然的质疑之声,从盐政、炭政、民政等等立场,对高方平这个不走寻常路的问题官员开始批判,甚至有激进份子已经开盘了,赌什么时候高方平会彻底惹恼了皇帝,被捉去宰了。

    当然对于这种论调,大家听听乐呵一下也就算了,要说有天高方平会失宠,是有这个可能的,但要说他会被捉去杀了,却是没人信。

    面对这样的局面,哪怕赵鼎自来对猪肉平不感冒,却也开始担心猪肉平了。希望他这次不要摔的太惨才好。

    皇城司不是吃素的机构,简单的说就是皇帝直属的特务机构。赵佶再昏庸,皇城这个祖宗传下来加强统治的机构,也会收集京城的民意报给皇帝知晓。而目下的皇城司是梁师成那个奸贼执掌。在高方平得罪过梁师成的情况下,也不知道老梁会怎么利用这些消息?

    所以目下的京城看似依旧欢乐非常,而实际上在有些人看来,高方平已经四面楚歌,十面埋伏了。

    高方平是个奇怪的人,他并非清流党的人,许多清理也都讨厌他,但因为有更坏的奸贼在前面拉清流党的仇恨,所以目下大多数的清流,都不想高方平被按倒在地。因为这和街市上的斗殴不同,在政治上若是被流氓们按倒海扁一顿,基本也就再也站不起来了,不可能走到巅峰了

    周邦彦的“情深深雨蒙蒙”继续一首接着一首、在大晟府纵情歌唱。

    老周帅哥的人气丝毫不受皇后不来听唱影响,相反,皇后娘不来的时候人气更高,UU看书 ww.ukansu.com 其他的嫔妃更加愿意来。因为皇后在的话,特别是郑妃王妃是不愿意来的。那个姿色平平、皇帝不爱的婆娘偏偏顶着皇后的头衔,这足以让其余的美女们羡慕嫉妒恨。

    “恩,周先生的词真是写的出神入化了。”

    “是啊,特别是声情并重的传神演唱,当世恐怕不做第二人了。”

    “前些日子有人说了,高方平的怒发冲冠出现后导致周先生在词坛的名望有所下降。真不知道怒发冲冠有什么好,居然会有人喜欢,又是血又是肉的,喊打喊杀,实在不知所云。”

    “就是,梁师成说了,这明显是高方平在和周邦彦先生争宠,目的是让周先生声望下降,在皇城混不下去。”

    郑妃和王妃的带领之下,这些作为粉丝的妃子正在纷纷议论。

    “哼,还敢和周先生叫板,听人说高方平无能,正在自顾不暇呢。”

    “为什么,小高戾气虽然重,不惹人喜爱,但政务上一向有手段的。”

    “你被人误导了,高方平其实没什么能力,除了皇后因为在潜邸时候便和高家交好,爱屋及乌的看好小高外,其实现在皇城没多少人看好他的。目下雨水丰足,周先生都说了这是美景是祥瑞,但是听人说,有些人偏要为自己的政务能力不足找借口,粮食一有减产危险,他们便找原因说祥瑞之雨是水灾。听说小高这次难说也会这样找借口,这是皇城司得到的民间消息,梁师成说的。”

    山雨欲来风满楼,现在还暂时没人知道郓城的真实情况,但是也不知道是谁在推动,就连这皇城之内,四处充满了对小高的不利言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