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 今科同进士登第

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 今科同进士登第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赵佶一听便摇头道:“那怎么行,今次的省试一但错过,便也失去了后年殿试会考资格,小高无论如何要来参考,朕是很看好他的。”

    “郓城几万人等着吃饭,水泊虽然此番大败,但造反之心不死,在政务立场、军事立场上,高方平这个陛下您钦点的守臣,绝对不能随意离开。”张叔夜决绝的摇头道。

    “那如何是好?”赵佶很往昔的说道。

    张叔夜道:“我朝以往,对不方便参考的、有特殊用处和贡献的流内官员、给予锁厅试的恩典资格,虽未在陛下年号内开过例,但老臣以为可于这特殊时期,对高方平开这个特例。”

    所谓的锁厅试就是开小灶,理论上科举的最后一趟殿试主考是皇帝,吏部礼部国子监参与的会考。但正如张叔夜说的,会有一些在任的官员也要参加考,但政务为重无法走这个流程时,而那个人都被特别看重、或是对朝廷有特殊用处的,就要给予优待。由皇帝开锁厅试。

    然而老张知道那孙子肯定也考不起,于是进一步的说道:“可即便是锁厅试小高还是走不开,水泊妖人造反之心不死,不可不防。总不能让陛下去郓城监考。所以老臣不情之请,请陛下此番直接赐高方平同进士出身。就把他以往的言论,政绩,政策,以及此番郓城的大功,加之《论土地得失、福祸相依》视为他的天然考卷。”

    经过一步一步的铺垫,张叔夜总算提出了这个要求。

    老张也无奈啊,当时答应了猪肉平要帮忙,但是和张商英等人研究之后,他们一致认为,猪肉平考个蛋,八百年也考不起。然而放纵他小子混进去作弊的话,那太坑了,不但有辱两个老张的名节和节操,此外还有相当大的政治风险,因为蔡党肯定会关注,一但殿试作弊被抓了,猪肉平的仕途也完了。他就是不考进士,虽然不能拜相但也可以有大作为,但殿试作弊如果赌输了,连他老爹高俅,也都要被蔡京往死里整。

    所以经过两个老张的研究,干脆耍流氓,直接对皇帝将军,提要求,还来的爽快些。

    “这怎么行,这有为祖宗规矩!也还没有先例。”何执中当即出列反驳道。

    张商英似是早有准备的出列道:“这怎么他就不行,陛下若觉得适合,便是开了先例。”

    “难道要用你那半吊子学问,和老夫理论理论?”何执中大声道。

    “傻子。

    ”张商英白他一眼,把何执中险些气死了。

    不等何执中咆哮,张商英转身对赵佶道:“陛下,老臣支持张中书看法,科举科举,学的是科,举的是位。最终的目的是为陛下选新一代精英,收拢人才用于治国理政。一切的经义,典故,词赋,德、行,等等的考教,只为检阅他们的能力。而这些过程老臣以为,高方平已经用实际行动做到了。何左丞所谓的祖宗规矩,其实祖宗的规矩、不是为了考试而是为了学问和德行。以老臣观止,高方平当然有毛病,然而满朝臣工谁没有?论学问,他无数面世的策论,词赋,以及故事话本,老臣就以我张商英的名誉作保他是学问人。论德和行,天子脚下的汴京,孩子死亡率大幅下降,怀孕的妇女稳步增加,已然可以展望将来的繁荣,被治愈的小儿咳嗽越来越多。这便是他的德和行,足以弥补其他的缺点。此番进京的《论土地得失、福祸相依》,若老臣是主考,必然评至魁首,国之重器。”

    顿了顿,张商英再道:“不是说咱们要废弃祖宗规矩不考。而是情况特殊,小高他已有作为,以他之才华必然考起的情况下,政务为重,特事特半,建议允许免考通过。”

    “张商英你这奸贼,休要信口雌黄,你怎么知道他必然考起?”何执中愤怒的咆哮道。

    张商英仰着头道:“他有《永遇乐》,有《怒发冲冠》,有《西游记》,有政绩,有饲料,有《论跨过三岁口即是正义》,《论黄金一代》,《论为政者良心》,《论货币与钱庄》,《论粮食与各类肉种的转换效力》等等不细数了。我张商英要问,若是他小高考不起,你何执中是如何考起的?若是他小高考不起,目下朝廷之上除了陛下和我张商英外,谁能考起?”

    “……”

    许多人明知道张商英这厮在这里流氓逻辑带节奏,想把他拖下去打死。可是无奈,他说的也不无道理,何况根据小高那出人意料的经常神奇反转,老实说目下在场的人,虽然有那么一些知道高方平不学无术绝对考不起,但他们也总觉得小高就是来参考也会过关的。

    赵佶原本就想这么干的,今天正在兴头上,小高也的确有大功,而且张商英也已经给皇帝找到了许多理由,于是赵佶便拍手笑道:“就这么定了,鉴于水泊形势特殊,小高无法离开驻地赴考,为选拔精英治国、不埋没人才计,朕特赐高方平免考、今科同进士登第。”

    皇帝想这么干、张商英这个文字大流氓又找到了理由,张叔夜一律推荐。加之此番高方平声势太大,政绩突出,形势进行到此一切显得顺理成章,再无反对理由,于是蔡京叹息一声,不在唱反调,微微低头躬身,意思是“老臣遵旨”。

    张克公才嚎叫着请出去关小黑屋呢,这个时候最好别乱来。蔡京也相当于在无关痛痒的时候滥用了机会,其实上次若是任由陛下封童贯为开府仪同三司又能怎样?目下看来,压制童贯远没有压制高方平重要了。可惜老蔡的抗旨机会,被浪费在童贯那个废物身上,真正该用的时候没有了。

    是的天地之间,什么东西的是会用光的,包括人品、以及洪荒之力。

    大宋的宰相当然可以抗旨,但是可抗旨的次数,当然和声望、能力等综合因素息息相关。早前在童贯事件上抗旨,得罪皇帝和皇帝的宠臣。目下间隔的时间不久,倘若再次得罪皇帝以及更得宠的人,形势真的极其不妙。

    蔡京给皇帝的感觉是温文尔雅、老成持重之人,上次已经让赵佶不高兴,所以这次万万不敢了。这是人性的奇妙之处,要是老蔡给人的印象如同高方平一样是个问题人物,被认为性格冲动,行为幼稚,脑子有坑的话,那么这种人犯错的时候其实更容易得到原谅。这是期望值的不同。可惜老擦不是这种面目示人的,更不是以这种风格拜相的,这注定了他作为和号召力,和王安石简直不能相比,差的不是三个档次那么少……

    京师的气氛又恢复了和谐,有点乌云散尽的意味。

    蔡京有个最大的好处,他是一个性格成熟的厚脸皮,没节操,他能容许失败,失败后会翻开新的一页,而不会像某些人一样怀着瑕疵必报的心思钻牛角尖。

    围绕高方平和王黼之争,竟是掀开了如此大的声势,现今高方平的一切被定调为功劳,获得了大宋最为荣耀的一种封赏,对此别人怎么想蔡京不知道,但他是接受了,并且打算反过这一页,重新开始。

    加赐高方平同进士出生的事定调了,但是这个文书怎么执笔,成为了目下蔡京最为头疼的事,要是写的太圆满,则太过凸显了高方平光辉的形象,而写的不圆满,就显得皇帝耍性子乱来,毕竟是赐人同进士出生,要是写的理由不足,那当然就成为了朝廷的笑话,玷污皇帝的圣明,玷污进士这个词的血统。

    所以蔡京从文以来,第一次出现了咬着笔杆子,不知从何下笔的尴尬境地。这个消息传出去后,在一些圈子传为美谈,然而在论坛,张商英喷蔡京为“文采不行”,“提笔不识字”等等……

    史文恭因为回京述职,后又等着新一批的精钢锁子甲,无缘于郓城发生的两大战役。

    此番他的任务终于圆满,带着又一批的几十套锁子甲回到郓城。

    目下打造完毕的精钢锁子甲已经有两百多套,U看书( ww..co够一个营换装为高方平设想中的精锐重骑。

    对此,也没人去争夺第一批装备,因为根本不用想,因高方平和梁红玉的缘故,最先换装的自然是虎头营。

    与此同时,史文恭也带来了朝廷的正式文书:加赐高方平同进士出生。

    “高方平其人,自幼聪明伶俐,好学刻苦,贤德之处为圣心所体察……”

    看到文书这第一段的时候,你妹的,高方平有些不来气,不知道蔡京专门这么写,是不是在讽刺还是什么?高衙内要算是自幼聪明伶俐刻苦贤德的话,那真就变成一个笑话了。

    甩甩头,过滤老蔡的一些官面废话后,继续观看:“高方平于汴京制造饲料,解我百姓之腹苦。研制咳嗽丸,治疗小儿百日咳。更有千古神奇的‘剃毛之术’,惠及妇女……”

    看到这里高方平一口老茶忍不住,喷了出来在文书之上,弄湿了。(未完待续。)<!--flag_kans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