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二章 朱仝和雷横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二章 朱仝和雷横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有消息传来,老相爷曾布去世了。赵佶下诏追号为观文殿大学士。

    老曾的一声颇有传奇色彩,作为也还是有些的。做过军相(枢密使),也做过政府次相(尚书右仆射)。当时和蔡京同朝执政,但是被蔡京整的太惨了,一贬在贬,栽赃各种罪名给老曾,他的儿女也经常被蔡京授意蔡党官员请去喝茶,整的死去活来。

    这种有政治主张,最终又被蔡京这种权相整倒的人,可以说如果不是在北宋,那真会全家死绝的。然而现在,老曾也算得到了善终。

    严格来说赵佶登基,曾布是有功的。当年哲宗驾崩,太皇太后召宰臣们商议继承人,章惇主张立简王和申王,太皇太后想立端王,然后曾布、以及那个前些日子被一脚提出京城的邓洵武很机智的说太皇太后圣明,于是端王赵佶就登基了。

    郓城县尉曾世成就是老相爷曾布的亲戚。

    这个姓在郓城还是有点牛逼的,所以当年女真商人迁来郓城,入籍时要改名字,之后送了钱给曾家。曾世成家老太爷便赐那个女真蛮子姓曾了。

    估计送的钱还不少,于是依托曾布的关系、加上有养马天赋,曾头市还和朝廷达上了线,属于挂靠马政司这个中央企事业的民间资本,获得了迅速的膨胀。所以王勤飞一直都在说,曾头市的蛮子和县尉有交情。王勤飞老头坏啊,这么说既是实情,也是对县尉曾世成的一种嘲讽。

    但后来曾家也失势了,曾弄的翅膀也硬了,便不在给曾世成这个县尉面子了。

    这些原本都不关高方平的事,然而,昨日京师有书信来,是皇后娘的亲笔信,专门给高方平说老相爷曾弄辞世的消息,说他对皇家有恩,必须给予该有的尊严和尊敬,让高方平在郓城为其默哀。

    我@#

    接到书信的时候,高方平郁闷外加眼冒金星,什么跟什么嘛,搞得我和他老曾很熟似的?

    然而想来,皇后娘是个直性子,想到就做,想到就说。加上信中的一些言辞,高方平看出来了,皇后娘看中了我小高,不但是当做自己人,还要当做她儿子赵桓的老师来对待了。

    也只有皇后娘这样看待小高,才需要小高给那个不认识、甚至就想不起来的曾布去默哀三分钟啊。

    因为皇后娘比赵佶还念旧,曾弄对他们两口子,当然是有恩的。

    县尉曾世成一直没弄懂,为什么皇后娘会专门来信让大魔王为自己的二爷爷曾布默哀?然而他不需要弄懂,以他曾世成的机智,自然会借助此机会大肆炒作显摆,甚至在郓城以他们这系曾家的名誉,给老相爷曾布来了一次类似追悼会的聚会。大摆筵席,还亲高方平亲自去主持。

    既然大魔王都简直支持人了,曾头市的曾弄鼻子大了压着嘴巴,谁让他要姓曾,于是也得来赴宴,还送了一大笔彩礼。

    付群伦在济州弹劾高方平和曾世成,说他们利用“老相爷曾布的去世的概率”大肆捞钱、收取彩礼云云,搞的时文彬非常尴尬。付群伦不告状便也罢了,时文彬可以装作不知道,而今却知道了,所以时文彬拉不下面子来,既然这样还是要表示一下,于是时文彬也只得勉为其难的来了一趟郓城赴宴,照样送五十贯钱的礼。

    最终这次赚了不少钱,宴会结束之后盘点得银钱两万贯,曾世成很大方的分了一万给高方平。

    此举被王勤飞和付群伦一起评论为:一群混蛋,丧心病狂的官僚流氓,贪官污吏……

    小高以往的作为还勉强有些争议,但这次联合曾世成赚死人钱,名声就相当的糟糕了,

    叫他大魔王已经不能满足大家的发泄心思,更具《西游记》的故事,燕小乙率先带节奏叫他牛魔王。其后人们发现,还是叫他猪魔王更加适合。

    最近县衙的闹剧还不止如此。

    县尉曾世成最近比较喜欢和富安来往,以往来说曾世成看不上结交富安这样的流氓,表面上客气,也只是给高方平的嫡系面子而已。

    然而现在,曾家值得骄傲的、那个一直被皇后娘视为恩人的曾布去世了,曾世成也只得放低了心态,低调起来。加之富安这厮坏处一堆,优点却是心思不多相对讲意义,为人也不小气。再加上,富安这个奸贼逢人便说他是名相富弼流落在民间的私生子、的侄子、的侄子家的三公爹的孙子什么的扯了一通,于是富安就拥有了身份光环的加成,曾世成便和富安结拜为了异性兄弟。

    其实富安也不全是瞎编,他还拥有一本族谱作为证据,找梁红玉帮他画了一个相对科学又一目了然的血缘图出来,逢人便显摆一番,看似他真的能和名相富弼扯上关系。而这个时代,血缘血统还真是一种光环,拥有社交场合的神秘加成。

    以往富安这孙子脸皮也没有厚到如此丧心病狂,偶尔还是知道害羞的,所以他即便是富弼的后人,也不敢随便对人说的,而现在这家伙勉强也算是脱胎换骨了,尽管没有官职在身,但他认为跟着小高相公,就是一个对国朝有用的人。

    当然富安的优点还是相当突出的,怎么选择手下,富安有他的一套心得。前些日子县尉手下的几个警务大队长(都头),因收取消毒费被小高相公当做典型捉去杀了。然后曾世成最近就有些抓打不开,现在什么案子,包括请人喝茶都要曾世成去指挥。这大量当误了曾世成喝茶斗鸟、管理青楼、视察私家猪场的时间,于是他急于招聘两个正式公务员来做警务大队长。

    富安便说“吾有一计可管好郓城,建议启用武功高强的流氓,加以一定调教,配合许诺好处激发荣耀感,就能成为称职的都头”。

    观点和曾世成不谋而合,两人相互引为知己。

    结果富安把早就观察了一阵子、看中的两个郓城流氓——朱仝和雷横,给推荐进入县衙。

    其实是看他们二人武艺高强,算是骨骼精奇的可造之才,介绍一份工作给他们,他们承诺给富安一些“中介费”。

    说起来早先整治郓城流氓的战役之中,因为朱仝和雷横武艺不弱,曾经两次都把富安和富安的手下打成猪头,结果瑕疵必报的富安去永乐军约人,韩世忠小牛皋等兵痞便脱下军装,冲上门去教朱仝和雷横做人了,于是算是不打不相识,最终熟了起来。

    目下大宋执行的不是王安石政策,还是旧的差役法在生效。旧法中,差人都是抓壮丁,从老百姓当中找人轮流坐庄,然后不给工钱,算是服役。

    当然了,抓壮丁去当兵那就是苦差炮灰,但在县衙做“警1察”,那相反就是美差。然而不但耽搁了老百姓自己的营生,还显得差人非常不专业,不专业也就不说了,人性有时候就没有惊喜的地方,本着机不可失的观念,都要在坐庄的时候多捞取一些好处,这就是大宋吏治崩坏,官员相对有素质不过吏却非常黑暗的原因。

    又因为是服役,真正单纯的老百姓通常被弄去服劳役,但美差通常就被权贵王勤飞们所垄断,纷纷安排自己的家丁狗腿轮流来县衙坐庄,便形成了从上到下,士绅阶级几乎一手遮天的局面,这就是以往多任父母官政令出不了县衙的缘故。

    中央来到的特派员知县老爷,ww..om )许多时候虽然掌握了绝对司法权,但是通常抓谁不抓,那真要看曾世成脸色。曾世成这个公安兼城管局长不点头,那就会形成满城的晁盖阮小七在招摇过市,而时文彬却没有办法的尴尬局面。

    严格来说宋江是个有双重属性的流氓。他和时文彬关系很好,同时他相当的会利用资源,在他和时文彬治不了晁盖吴用等人的时候,宋江便不会钻牛角尖,相反他选择和那些人搞好关系,结交朋友,明里暗里的在喝酒的时候,让他们“悠着些”,多少给官府一些面子,以便可以维系下去。

    于是就这样,形成了早期的郓城吏治大环境,饿不死,相互拉扯着过日子。

    这一切的局面,在高方平这个酷吏带永乐军驾临郓城之后,正式被宣告了终结。

    不可否认当兵的也是土匪流氓,却是相对有节操的一群。韩世忠在内的这些人渣,其实真没有少欺负老百姓。唯一能够被原谅的在于,他们好歹有些下限。他们赶走了阮小七们之后,老百姓一样被剥削,之所以现在也有许多人拍手叫好,那是因为他们拿的没有阮小七和王勤飞们多,就是这么简单的算术题,一加一减就可以得出结论来。

    话说,目下虽然大环境是旧差役法,差人是抓壮丁,不过治安都头却是正式的“吏”的编制,乃是长久的一个存在,通常一但委任之后,没大错的情况下,就不会轻易的动了。就是这个原因,曾世成不敢轻易的乱找人,高方平也不轻易的乱批准,于是,几个都头的职位,空置到了现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