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七章 大宋的誓言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七章 大宋的誓言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快看,快看,花花太岁来了。”

    “咦,不是说大魔王眼大如铜铃,腰粗如牛吗,怎么是个英俊小生?”

    “英俊是英俊啦,可惜是个不靠谱的小流氓,小混混。”

    “这不奇怪,高俅年轻时候在县里,就是个不务正业的混混。”

    入城后,还算热闹的县城内,许多人对高方平指指点点。名声虽然没有当初在东京那么夸张,但是无奈高俅老儿以前也是个混混,导致高方平在这里有些抬不起头来。

    行走间来至一处牌坊。

    这里是柴家坊。高廉回身打算对梁红英率领的虎头营骑兵队吩咐下马。

    但是高廉都还没出声,坊边一个怒斥的叫声喝道:“哪来的豺狼兵,敢骑马过坊,瞎了你的狗眼,也不看看上面的字。”

    言罢,一群地痞流氓态的人便起身围了过来,不让通过。

    高方平仰头看着牌坊,上面写有“显德之功”四个大字。

    “哇,好大的口气。”高方平很夸张的样子感慨着。

    兴许是小高长相有些滑稽,给予人类似周星驰的那种感觉。于是便有带头的地痞模样的人指着高方平道:“这是哪来的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你是在讽刺吗?”

    高方平眯起眼睛盯着他片刻,冷冷道:“当今皇帝和宰相,也基本不会因言论找我麻烦,你哪颗葱蒜,本官说什么不说什么,需要你指点?”

    那个地痞模样的人楞了楞,听他自称本官,又见和高唐知县站在一起,这才有所收敛,却是也不害怕的样子。

    高廉不想多生是非,抬手打住几方要说话的人后,扭头吩咐梁红英道:“全体下马。”

    梁红英见高方平没有啃气,便固执的摇摇头。

    “你……”高廉大男子主义发作,便想把这个不长进的狂妄女子给绑了再说。

    但好歹得给高方平一个面子,于是高廉忍住了道:“本县不是建议而是命令,否则我把你等赶出城去。快些下马。”

    于是梁红英只得下马了,

    她是个相对有规矩的人,而这也的确是大宋的规矩,除非有枢密院的命令,否则没有高廉的和博州的同意,任何一只军伍都不能进入高唐,违反可以定为叛军。此点还不真不以高方平的意志转移。

    等梁红英和虎头营下马后,再无人说什么了,毕竟来说,富不与官争,所以那些地痞模样的人不在为难。

    高廉仿佛已经习惯了这一切,背负着手率先前行。

    高方平是最后过坊的人,等全部人走过去后,高方平通过前,仰头看着这四个字许久,铁青着脸道:“迟早扯了这个牌坊。”

    坊间诸人听后不禁大怒,高廉也差点气昏倒,想过来捂着小弟的嘴巴。他实在没想到,高方平不学无术到了这种地步。

    实际上高方平当然知道那四个字是太祖皇帝赵匡胤的题字。

    显德之功,说的就是显德年号,后周世宗柴荣。

    那个年间柴荣算是相对有作为的人。五代乃是历史岁月中汉家最为黑暗的时期之一,但柴荣相对是干的最好的一个。老柴重用了赵匡胤,对赵匡胤有恩,其后发展经济、发展吏治等等,干的也算是有声有色,可以说显德年的事,对其后赵匡胤制定大宋的各项制度国策,都有着很深远的影响。

    于是陈桥兵变拿走柴家江山的赵匡胤,作为回报,就给了柴家一份誓书,还题字:显德之功。

    所谓的誓书,就是太祖皇帝赵匡胤代表大宋,对柴家的承诺和誓言,也就是传说中的免死牌——单书铁卷。

    免死牌只是一个,在嫡系传人柴进手里,但是太祖皇帝的题字,却可以用于到处装裱,柴家子孙居住的坊前都可以有这几个字,世人过坊皆要下马这当然不是太祖皇帝的批示,而是天下人自己的解读,久而久之,就成为了一种盛行的潜规则。

    柴大官人在书里是个相当正面的形象,但高方平不这么认为。特别今趟在高家的基本盘高唐,经历了这一幕后,高方平对柴家的印象非常之糟糕。

    依仗着赵匡胤的“誓言”,柴家其实已经变为了一个藏污纳垢的毒瘤之地。事实上,《水浒》中的柴大官人家里,也的确是藏污纳垢之地,专门收留那些游侠亡命徒,大多数是犯了事、杀了人、惹了官司跑路的通缉犯,就跑去投奔,躲在柴家。然后在“显德之功”四个字的庇护下,官府也不能去查办、或是不方便去查办。

    然后柴大官人仗义疏财,广纳天下豪杰,一副不差钱的样子哈哈笑道:尽管来吃来喝,酒肉管够。

    那么这里就有个疑问,柴进养通缉犯的钱哪来的呢?

    总之高方平不相信是做生意赚来的,虽然柴家祖上就是奸商,但柴大官人的作风根本不是商人。因为商人都是奸人哪里那么大方,吃饱撑了用作生意赚来的钱去任由通缉犯里白吃白拿。如果真有奸商这么做,唯一的目的恐怕是要把通缉犯药翻,然后送去官府领赏。妈的商人一但投资是要追求利润回报的,这才符合商人逻辑。

    或者呢,柴进如果是商人,又任由通缉犯白吃白拿,又不药翻了拿去找官府领赏,那通常就有更深层次的原因,譬如“圈养死士”。然后让死士们为他创造更大的家业,然后圈养更多的死士。

    至少,柴进也是拿着国家的赏赐、也就是纳税人的钱,去养那群谋杀纳税人的通缉犯。

    是的,在高方平来解读,就这么一个本质和逻辑。

    思考到此的时候,不知是不是血缘关系的缘故,高方平难免觉得妖人高廉的形象高大了许多,这小子真的是个有想法的奋进青年,想来高唐城之内,受柴家淫1威久了,高家在这里也是大族,和柴家的摩擦应该不是一年两年那么简单了。

    思考到此,一些事也就能解释了。去年进士及第后,高廉这小子厚着脸皮,说死要请高俅帮忙把他放来高唐知县。这应该是有原因的,和没心没肺的高俅不同,奋进青年高廉是个顾家顾祖宗的人,发迹了,兴许他的目标就是要回来和本土恶势力斗争到底。

    许多年后,高廉这小子愣是找到了机会,把拥有太祖皇帝誓书的柴家子弟给法办了抄家,当然了,能力还是有些不足,不够奸诈猥琐,不够果断,于是最终引发了梁山贼兵攻打高唐的血案,然后给他“叔叔”高俅惹了很大的篓子。

    高俅老儿其他不成,却是护短念旧的人,所以怎么的也要顶着上,始终对梁山众怀有深深的怨念。

    “妈的李逵坏啊,一个冲动引发的朝局动荡就是这样来的。”高方平边走边感慨道。

    高廉早就对小弟不满了,直接骂脏话道:“可他娘的李逵又是谁,你接二连三的犯傻,是真傻还是假傻,就是要给我捅篓子不是?”

    高方平指着他的鼻子道:“我本来是想骂你的,然而那会显得我很不文明,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一向以德服人。”

    周围一群人昏倒了,大魔王说他要以德服人。妈的才来高唐就不尊敬长辈,把姨奶奶叫做姑妈,把小阿姨吓哭,采用调戏的语气叫“姑奶奶”,还指着“叔叔”的鼻子却自称要以德服人。这怎么看,怎么都是个花花太岁,也不知道等下会不会把老太君给气死了……

    回到高家大宅里,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见老太君,年纪和王勤飞家那一尊小些的一个老太婆,不过脑子比那个清晰一些。满脸的皱纹,牙齿也没有了,也没感应到传说中慈祥的气息,但这个老太婆他是真有朝廷诰命。当然是高俅老爹帮她弄来的。

    老太婆在高家的威望,和佘太君在杨家的威望差不多。当然肯定没有佘太君脾气那么爆。那得等梁红英老了,才会是佘太君那样的暴走型老太婆。

    “高方平拜见老太君。”

    高方平规规矩矩的过去面前磕了几个头,应付了事。

    这出乎了大家的意料,( ww.uuanshu.com 其余大多数人都默认高方平是不会跪的,有官身的人不跪也说的过去,因为人家就是见皇帝也不跪。

    不过高方平忽悠人还是有一手的,跪了反正又不花钱,把老太君忽悠好了,给她洗脑一下,进一些谗言,就可以让她去教高廉做人,哼哼,这样就可以把高廉调教乖了。

    老太君很是高兴,笑得像个番茄,摸着高方平的头说道:“回来啦,小平儿终于回乡了。老身这还念叨着,年纪这么大了,不知还有多少日子,他们都说你忙,在做大事,老身便难过了,感觉今生见不到你了,当年就不该把你给高俅那龟孙。”

    “……”高方平有些无奈,换别人这么说是骂人,但高俅老儿真是她的孙子,如假包换。

    “老太君明见,我不来是常态,来了是意外。大禹治水几经家门而不入呢。”高方平道,“如今我也在郓城治水。”

    全部人半张着嘴巴寻思,这孙子他还能更无耻一些吗?只是说,似乎……这小子也没乱说,他真在郓城治水,妄图以人力引走鬼斧神工的水泊。(未完待续。)<!--flag_kans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