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 临危受命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 临危受命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就说你身染重病不能见人,县衙秋收秋税期间事关重大,不能没人主持,情况特殊,高唐将被在场官阶最高的文官接管,那么这个时候你‘病倒’了,当然就是我猪肉平说了算了。”高方平道。

    高廉好奇的道:”可为兄无病无痛,好好的啊?“

    棒槌!

    高方平捂着脸,不知道怎么说了。

    高廉不是真傻,只是反应慢了半拍,这才领悟了。

    犹豫了许久,自己这个弟弟性格是幼稚的,行为是冲动的,脑子是有坑的。但是介于不能太过不给弟弟面子,他说的有些话,仔细回味也不是没有道理,而以往的简历,他也很神奇的做成了许多事。

    于是高廉最终同意,起身发布命令道:“本官身体不适病重,不能见风,要休养一段时间,你等知道该怎么做吗?”

    三个都头都是聪明人,也都是心腹,抱拳道:“县尊身体安泰乃是重中之重,尽管休养,我等会遵循规矩,请高唐官衔最高之人主政掌印,与此同时上报博州,等待州衙做出妥善安排。”

    高廉点了点头,目下是深夜,真的很困,于是他回去睡觉了。

    人消失之后,全体县衙差人面对高方平跪地道:“参见代理县尊!”

    高方平思考了少顷,淡淡的道:“传本官令,高唐正式进入战争状态,实行军管。令行禁止,触犯律法者视同触犯军法。原有县衙指挥构架打散,不在生效……”

    三个都头色变,其中的捕头想要说话,却被高方平抬手打住道:“不要询问,本官不会解释,一切依照大宋律办事,记住在博州州衙否定我的指挥权以前,在这里我就是守臣,我就是天。你们知道的,战争状态下,我杀人是不需要请示的。本官相信,你们也都是聪明人,高廉他好说话好忽悠,不代表我也那样。听过我简历的人,就会知道紧急状态之下,我杀一百个军官都不会手软。”

    说到了这里,县衙之内的全体人大汗淋漓。马军都头和步军都头,还真的知道高方平的德行和简历,那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酷吏。

    捕头凑近低声问马军都头道:“他真的处决了一百军官?”

    马军都头以蚊子似的声音道:“确切的说是九十七个,

    上至都监,下至十将,都被他给杀人,就是陈1留平乱的时候。”

    自此一来,再也无人说话了,纷纷低着头。

    环视了一圈,高方平很满意他们的表现,点头道:“很好,看来你们都知道要和我怎么互动了,那就简单了。本官强调,现在是军管,原有的县衙指挥构架打散,跟随我的永乐军虎头营的三十七人,会全面进驻高唐武装力量队伍,接管整个指挥系统,重要的说三遍,他们的话就是我的话,就是作战时候的军令。”

    “我等明白。”县衙的一百多人稀稀拉拉的回应道。

    高方平转身坐上高堂,语速缓慢的道:“带人挨家挨户传令,全城进入宵禁状态,没解除宵禁之前,若无特殊事宜者胡乱走动的,刑杖十五,对十二岁以上者皆有效。宵禁状态期间,城内五个以上的壮年男人聚会,需要报本官批准,否则定为非法聚众罪。未成年者、妇女者,聚集人数放宽至十人,一但超过,又未经报备的,定位非法聚众罪。若本家宅内的人数,天然超过上述标准的,你们走访传令之际,一定告诉他们提前报备,一但错过了第一时间报备机会,又被发现超过上述标准者,视为违反规则,罪加一等。再有,严管城门城墙,没有本官命令,任何人不能在宵禁期间开启城门放人进出,违令者斩。宵禁状态之下,若无本官的特别批准,靠近城墙城门者三丈,不论原因,不论性别,不论年纪,斩立决!”

    高方平起身道:“宵禁命令完毕,但有不清楚者现在提问,过了现在出错者,本官不接受解释,斩立决。”

    捕头抱拳道:“相公,若是一刀切,不许任何人进出城门,实在影响太大,秋收进入尾声,但是尚未完全结束,许多人的营生也在城外,而城外未归的人,不能回家也实在说不过去?”

    “现在是作战状态,现在是作战状态,现在是作战状态!”高方平敲桌子道,“然而你和本官扯少数一些人的粮食,营生,游子的睡眠问题?你就这么做捕头?还是高唐的太平日子太久,让你们忘记了有事时候的血腥?本官当然知道宵禁会损失什么,但若这个口子一开,谁都有亲戚,谁都有熟人,老百姓也就谁都有各自的理由,里面的要找理由出去,外面的要找理由进来,我问你,本官知道谁是良民,谁又是暴民?本官怎么知道哪些人是怀着特别目的和任务、进行城内城外串联某事的?命令不容更改,就一刀切,但安抚大家的时候说话有技巧,告诉他们造成了损失的,过后本官会有一个交代,拉扯着,就没有过不去的槛。”

    捕头不说话了,马军都头看了一眼坐在高方平旁边的主簿大人后,抱拳道:“小高相公,靠近城门三丈者斩立决,此条太难执行,平时大家都习惯了靠近玩耍,特别是孩子……”

    高方平打断道:“好吧孩子是无辜的,不懂事的。宵禁命令不解除,但此条可以更改,十三岁以下者靠近的,把孩子的父母斩了,关键时刻若是他们管不好孩子,监护不到位,死了别喊冤枉。正因为这条难以执行,才最需要执行。因为一旦有事,此条就最容易成为有心人利用的死穴。简单说,本官是安全第一做派,倘若城外真有一千暴民攻打城池,我一点也不害怕,再多五倍我也不害怕,但我就怕城内出现乱子,若是有人利用执政者的同情心和不小心,利用孩子或弱者的身份掩护、接近城门搞事,而我等没缺乏应对机制,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

    高方平起身敲击桌子道:“那就代表朝廷花费无数财力和民力建设用来保护百姓的城墙,形同虚设,若是因此被破城,演变暴民和城民的巷战、烧杀抢掠,死五千人那是少的,死两千孩子那也是少的。更严重的在于凛冬将至,若是高唐的秋收粮库被抢,在博州不作为或无力救助的情况下,高唐三万人口死一半,那只是刚刚开始!”

    虽然这些尚未发生,也只是高方平拍脑袋的一个预测,但是听闻之后众皆色变,主簿大人也捻着胡须,仔细的考虑了起来。

    到此已经没有不同声音,高方平抛下令箭冷冷道:“先下手为强,为维护本官的安全和皇帝利益,我不介意在特殊时期错杀那么些人。相信我,高唐真不太平,由于某些原因,本官亲眼所见这里的仇官仇富情绪要尤其重一些。所以一但乱起来,一但控制不住,我会被他们吊路灯的,为了老子的安全,若你等执行过程出现瑕疵,影响到我的利益,我就要杀一儆百。是的我就有这么猥琐,我把你们先干掉,好过我被那些猥琐份子吊路灯。去吧,命令已经下达,严格执行本官指令!”

    确认命令后,在现场就打散了指挥构架。目下跟在身边的三十七个虎头营士兵,留了十二个配合梁红英一起跟在身边护卫,其余的二十几人,进驻高唐县的队伍之中充当指挥构架。

    都不用去分析,就能知道高唐的这些捕快弓手是毫无素质、缺乏训练没有想法的一群废人,是不堪大用的。但好处在于,缺乏能力的人他通常也就相对随和,容易驾驭,容易听话。比方说如果特殊情况高方平不能理事了,冷不丁换个文弱书生来临时接管永乐军那群有能力的流氓,书生要是能管住他们那才是怪事。

    所以现在虽然有点寒碜,但有二十几个训练有素,了解高方平行动机制、见过大场面的虎头营士兵进驻指挥,也就勉强的堪用了。

    至少在真的控制不住起大乱前,他们是堪用的。而高方平正在做的事,就是提前压制威慑,杜绝起乱。所以在初期需要严格执行酷吏政策,压制乱的苗头。

    若是永乐军再这里,政策就可以适当放宽,不用如此拉仇恨,原因很简单,有永乐军在,U看书 ww.kanhu.com 真乱了起来也能压得住。但是这些高唐的差人,一但真乱起来,他们有概率和当时的孟州一样不作为。然后就一环接一环,犹如病毒扩散,全面伤害。

    所以不能乱起来,就是重中之重。

    高唐的总体情况又和郓城有些不同。高唐的规模更小一些,由于各种原因,目下高唐暂时不设县尉和县丞,只有一个主簿作为副官。

    和郓城不同的在于,高廉才是这里的土著坐塘鱼,而主簿是个年轻的书生,外来人,也是京官派,还是高廉的同窗、同科进士,只是说成绩差些,是末科。

    外来人书生意气,加上同窗之谊,所以高方平不敢说这个主簿是个好人,但主簿这样的人,大概率和柴家不对付,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他是高廉的同盟,这是高廉离开时候低声交代的。也正因为这样,高廉才能基本掌握高唐的权利,顺利的把县衙之内和柴家有关系的人清理出局。

    否则的话,遇到目下的这种形式,只要都头之类的人中,有一个或者几个是柴家的人,那绝对是能带来不小的乱子,让高方平做任何事都不会太顺利。(未完待续。)<!--flag_kans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