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血战城门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血战城门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孙安等人突破三丈封锁线后,索超带人冲了出去喝道:“杀光这群反贼!城头上的功劳已经被他们抢光,这些是我们的。”

    却是才刚刚的短兵相接几个回合,索超险些叫爹,没意料到带头的这个蒙面大汉武艺如此了得,才短短的时间,十几个回合,就杀的索超败相已出,眼冒金星!

    眼光六路的城头上的梁红英,发现了下面那个高手的套路,有点像是当时领教过的绝世高手孙安,知道再不下去索超就要败,而那些兵是索超带的,一但索超阵亡,对那只军伍的士气打击是不可估计的。

    又看城头上稳步占据上风,高方平暂时没有危险,梁红英不等命令就从城头抽身,临空飞了下去杀向孙安。

    索超解脱的第一时间,很猥琐的开始找软柿子捏,遇到武艺低微的小兵就干掉。

    而孙安遇到梁红英就头疼,根本脱身不得,只能一边苦战,一边看着这群自己的嫡系被索超这个人渣屠杀。

    孙安急,但梁红玉也急,持续打下去当然会赢,但是梁红英真的没有本领五十回合以内打败这个凶悍非常的敌人……

    城外。吓跑了流民的“魔王军队”,当然是韩世忠的计谋,是韩世忠带着手下、以及另外的一些逃户伪装出来的声势。

    韩世忠为什么能做到这些呢,因为他是个不守规矩的流氓。在流民群体之中潜伏已经许多时日,以他的智慧悟性,当然是可以掌控一些人的。

    比方说他注意观察,发现流民中有特别爱护孩子的那种大叔或者妇女,性格又偏于软弱的时候,韩世忠就会经常找他们“聊聊孩子的安全”问题什么的,是的就如同后世的黑社会收保护费时,有意无意的提及两句“你家人如何如何”,却又不把话说明白那样。

    关于这一手,市井流氓出生的韩世忠掌握的最是精准。此外他还用铜钱“策反”了百十个流民。以每人一百铜钱的代价雇佣了一些人,让那些人关键时候跟着他摇旗呐喊,模拟援军到达的声势。

    于是关键时候,什么也不懂、没有素质的流民还真被吓退了老远!

    假的就是假的,摇旗呐喊后,并没有真正的官军前来,所以流民不会真的离开。但是气势上被阻止了这么一下,退后了几十丈,足以让他们冷静那么一会儿了。此外流民们观察到,那些武艺高强的人突上了城头大战,却也未必取得上风,没有如同预想的那样快速打开城门。

    于是他们是流民不是战士,仅仅如此就让他们对此番的成功概率,产生了质疑。

    这样的质疑,足以让他们继续在几十丈之外观望,而不敢参与攻城。

    韩世忠做到了此点,这就是高方平口里的时间和空间,高唐的唯一生命线!

    否则如果没有这次吓阻,流民依旧聚集在城墙三丈内,一但受到战斗的鼓舞,有人开始脑子发热的攻击城门就糟糕了,县级城门的防御力有限,没有护城河,这些虽是农夫一样的存在,但是人一多,用农具反复的攻击,也能在不长的时间破坏城门……

    城头上,以及城门处的激战依旧在进行。

    在大宋官府是懦弱的,依照旧差役法,抓来服役的壮丁也是愚蠢和不专业的,一有事就跑光乃是常态,就算不跑,毫无战力,一盘散沙也是肯定的。

    但是此番激战,让孙安等凶悍的反贼觉得,高唐的县衙差人的战力不强,但是很难被打垮。

    对于他们这种经验丰富的狠人来说,战前估计,高唐这样的差人队伍就算敢参与战斗,但是战损只要过两层,就会被彻底打垮击溃了,几乎毫无例外,这是他们敢展开攻击的底气。

    然而此番高唐县衙的守城队伍战损已过三层,却依旧没被打垮,这显得非常的诡异。

    这是因为有虎头营骨干、种师道那群西北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兵在指挥着。

    此番高唐保卫战,那群老兵就是士气和军魂,也同样是生命线。

    形势对贼兵越来越不利,眼看参与攻城的死士死伤越来越大,而没能迎来暴民配合攻城。他们中间有的人已然无心恋战,气势的下降速度比几何式还要几何式。

    相反眼看城外几千流民被吓退几十丈,又取得了上风,担心破城之后各自的家族家人受到损伤,所以守城方越战越勇,士气大增。

    就连裴炎成都几次被鼓舞的热血沸腾,拿着刀子就要加入战圈。然而看这个棒槌那握刀的姿势,高方平便非常的不看好,尽管小高是躲在裴炎成的身后,却也死死拉着老裴不让他去送菜。

    老裴想了想,自己的确也没什么战力,去了也是添乱,妈的从兵书来说,主将随便去送菜一但被被俘,对整个军伍的士气是毁灭性打击。这是真真实实的。于是不得已之下,老裴也只能很低调的,跟随着高方平矮着身子隐藏好,握紧刀,找机会扔黑锤。

    一但有战斗之中不小心被打过来的敌方靠近,小高和老裴就很猥琐的跳出来,从背后捅黑刀。

    老裴就成功捅死了一个。然而高方平的战绩不能让人恭维了,倒是出击了一次,捅了一个敌方高手的背后一刀,但是位置偏差,没捅死,于是高方平当即扔了刀子,抱着脑袋逃窜回来躲在老裴身后。

    那个被捅了一刀、满怒气值的贼人追击过来,血淋淋的样子险些把老裴和高方平吓得跳起来,结果,受伤的反贼被战斗中路过这边的一个老兵一刀割喉了,鲜血仿佛喷泉一样,溅射了老裴一身,好在没有喷到高方平。

    “妈的你就别出去添乱了,看你干的好事,你除了拉仇恨、暴露老子们的目标外,根本做不成任何事。”老裴铁青着脸破口大骂!他血淋淋的样子颇有些大将军的风范,就是那握刀的姿势怎么看怎么像个棒槌……

    眼看城头上的死士逐渐快死光了,城门也没有破开的迹象。

    孙安空有一身勇武之力却被梁红玉死死缠住,斗了个旗鼓相当,麾下的死士却被高手索超砍瓜切菜一般、快要杀光了。

    形势到此,孙安明白此番和陈1留县一样,大势去了,自己一番没有作为了,该逃命了。

    形势瞬息万变之间,孙安抓住机会和梁红玉硬碰了一个招,快速看向城头狂笑道:“好,狗官终于被拿住了,兄弟们勇猛作战,胜利就在眼前。”

    听小高出事、梁红英被分神之际,孙安抓住一个自己的手下当做肉盾扔向梁红英,然后一个后空翻,几个跳跃,便身在十丈之外,借助夜色的遮掩,很快消失在了城内寂静的街道上。

    若是要追,梁红英是能追上的,但是追上了她也没有把握短时间取胜,加之挂念高方平的安危,于是不追击落单逃窜的孙安,她迅速上城头去保护高方平。

    在她的概念中,高方平的安全比反贼重要百倍。

    梁红英加入城上的战斗,就再也没有意外了,进行到了收官间断。死士基本被剿灭了,主要是往尸体上补刀,确认他们的死亡而已。

    这种鞭尸的行为看起来有点掉价、并且不人道,然而这是高方平下达的军令,所谓安全第一,小高这么怕死的人,非常害怕有个没有死透的人忽然跳起来把自己的脑袋给砍了去。

    高方平就这德行,因为后世的电影上,这种事是随时发生的,高方平一向很讨厌那种情节。

    索超所部也基本杀光了除孙安外的死士,依照高方平的吩咐,每个尸体补刀两次,心脏补一刀,另外为了防止出现科幻的丧尸情节,还砍下脑袋,把百多些反贼的脑袋血淋淋的挂在了城墙上,用火把照耀着,震慑城外的流民。

    然而接下来开始点名报数,确认县衙队伍的伤亡情况。

    此战尤其惨烈,UU看书ww.uuanshu.com )剿灭敌方死士一百二十七人,但是交换比达到一比一点三左右,县衙队伍战损七层,伤亡近乎一百八十人。目下活下来的,基本只有索超所部的十九人,虎头营的老兵三十多人,以及梁红英,王罴,高方平和裴炎成了!

    原县衙的班底几乎全部伤亡,马军都头温文宝,步军都头于直战死,捕头薛元辉受伤。

    虎头营的老兵最油滑,血战经验最丰富,又有精钢锁子甲保护,所以伤亡最少,只死了三人,另外少数几个断了肋骨,轻伤。锁子甲的缺点就是对非穿刺性的大力道伤害防护比较弱。死去的三个虎头营军士,就是被重器击中,导致肋骨全断,压迫内脏而死亡的。

    王罴围着一堆的尸体,坐在血泊之中流泪,那些跟着他来效力的苦力全部被孙安部的反贼杀死了。

    现在不是泄气的时候,对战死的公务员没什么好说了,朝廷会给他们一个交代。不过对王罴这样自带饭盒参战的五毛来说,还是必须感激的,于是高方平走过来拍拍王罴的肩膀道:“不哭,现在还不是时候。高唐还处于危险之中。”(未完待续。)<!--flag_kans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