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饶了我吧

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饶了我吧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面对土匪兵丧心病狂的突袭和搜查,目下的柴家内部鸡飞狗跳,到处是妇女孩子的哭声,甚至可以看到一些早前在干坏事的男男女女,光着屁股跪在地上投降。

    所谓的大水褪去之后到底谁在裸1泳,说的就是柴家目下的写照。

    看到有钱有势的柴家居然遭遇了这种灭顶之灾,还看到自家的两个宠妾,和一个柴家的吓人小白脸光着屁股跪在一起,柴家老太爷、也就是柴继辉的爹,喷出一口老血就断气了。

    是的被气死的,估计他血压偏高倒是真的。

    欺负了高秀清的柴家二少、柴继辉的弟弟也被砍死了。

    对此只有高方平叹息了,其实高方平目下有更重要的事,都忘记了二少爷和小姑奶奶的私人恩怨了,然而二少爷见到他爹柴皇城被气死之后,愤怒的起身,拿着木棍追着手持方天画戟的史文恭殴打,一边打一边叫骂:“鹰犬狗官!还我父亲的命来!”

    史文恭和二少真没什么仇恨的,其实也还是蛮同情他的孝心、蛮理解他的愤怒的,然而他是军人在执行将令,小高相公下达的作战命令是,但凡不跪地确认无威胁的就地正法,所以……噗嗤一下,史文恭就砍了二少爷的脑袋。

    尘埃落定,除了早先抵抗的几十个死士被干掉之后,宅内的肃清并没死几个人,因为里面这些人不是有信仰的战士,也不是傻子,知道大难临头不能固执的要点。

    最终没能升级到战争,抵抗是有的,无奈虎头营的装备太好,素质太高,一个士兵都没有死,所以史文恭不敢升级状态,不敢真正的开刀。

    如果换那个死鬼陆谦来指挥,他应该会“自动领悟上级精神”,有意的杀死一个永乐军麾下,那就升级到战争状态了,最终会形成柴家灭门的结局。陆谦那种丧心病狂的人官场还真的不缺乏,但这种人真的不配做军人,所以他就作为炮灰被大魔王放弃了。

    柴家之内天翻地覆,搜查始终在进行。史文恭那群王八蛋小人得志的样子,只负责破坏,而不管买单。

    院子中央等待着,高方平一边在心疼,妈的永乐军每摔坏一个瓷器,每推倒一面墙壁,理论上都是需要过后县衙来赔钱的,所以官府不大爱去大户人家执法,实在是财政紧张啊。

    随着时间的流失,高方平和裴炎成脸色如同猪肝一样的难看,因为自始至终没有突破,没找到柴家各种通敌叛国的罪证,

    或者是煽动**的的直接证据。

    一切的东西建立在高方平的推论之上,就如同后世小布什把萨达姆捉去绞死之后,最终却未能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样的尴尬。

    老裴双眼发黑,觉得高方平性格是冲动的,行为是幼稚的,脑子是有坑的,此番算是被他拖下水上贼船了。连个蛋都没有查出来,却已经死了几十人了。死人也都不说了,到时候进京去,顶着梁中书老大的虎皮和朝廷扯犊子,还可以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说他们法盲对抗皇权。此点应该是可以做到的。

    然而,造成这么大的破坏却没有查到什么,赔钱都得陪死,不被梁中书剥皮就是怪事了。因为以高方平这个人渣的奸诈,到时候他永乐军和高唐会甩脱,拿着北1京留守司的命令说这是留守司的行动,他永乐军只是配合行动,高唐是受害者。于是乎,赔偿的责任,当然就是躺着也中枪的梁中书来管了。

    “妈的官场蛋疼啊,老梁这次被猪肉平忽悠瘸了,我裴炎成也被这个孙子给害死了!”老裴进行了一番如此这般的心理活动。

    老裴并非是杞人忧天啊。的确,小高眼见没有取得突破,而又造成了巨大损失,的确已经在动心思准备甩脱,摸了摸怀里北1京留守司的将令,思考着怎么善后,怎么安抚柴继辉,怂恿柴少去北1京留守司“申请国家赔偿”,别来找我永乐军就行。

    这的确有些不仗义了,然而官场就这德行。一般谈钱的事总是伤感情的,老梁要生气也没办法,大不了他一恼火撕毁婚约,小高更高兴呢,妈的他那个女儿那么凶,谁爱娶她啊。又不是搞不到美女。

    于是乎,柴家鸡飞狗跳哭天喊地的现在,裴炎成和高方平两家伙相互进行了第二论“心里算计”,这就是俗称的腹黑。

    搜查基本全面结束,最终没有突破。现场也慢慢的寂静了下来。

    外部的战鼓依旧在敲响,所以根据军令,柴家的人依旧跪在地上不能起身,不能开口说话,否则就会被砍了。

    裴炎成黑着脸凑近道:“仇恨可是已经拉满了,难道这就是结局?此番我老裴,算是被你猪肉平害惨了。”

    “急个蛋。”高方平摸着下巴思考着道,“我固执的认为孙安跑不了,他不会飞,就在城内。我问过梁红英,梁红英坦言,孙安没有能力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突破城墙逃离。梁红英没有这能力,孙安就绝对没有。所以他肯定还在城内。既然在城内,肯定在柴家。”

    “为何肯定在柴家?”裴炎成道。

    高方平道:“因为人性没有惊喜。比如刚刚你我肯定在心想着怎么推卸责任。孙安和柴继辉之间,就是你我之间的心态。这个时候出事了,他死也要死在柴家。第一,柴家最能保护他。第二,一但出事也不能让柴继辉甩脱,拉一个垫背的难道不好?我要是出事,我绝对拖着你下水。”

    裴炎成捻着胡须点头道:“有道理,我裴炎成要是出事,也肯定把你拖下水。然而人呢,找不出来你还说个蛋啊?”

    高方平背着手走了两步,观察着地面,这里踩踩,哪里踩踩。

    随即扭头,看到了院子里池塘中的假山。

    走近了一些观察,看到谁比较浑浊,然后金鱼很多。

    在高方平的记忆中,没人喂食的时候,金鱼一半喜欢聚集在假山的周边,然而现在,金鱼却大面积的离开了假山的周边。

    高方平急忙退后了几步,站在安全位置,然后叫来了史文恭和梁红英在身边保护,这才开始仔细观察假山附近。

    果然某个时候,高方平观察到了一族水草之间,极端不协调的有一根细细的竹管子。

    到此已然是心里明白,孙安真不会飞,却会遁。现在他就隐藏在水下,依靠竹管换气。

    低声指示后,史文恭退后十五步,站在了最佳的位置,第一次从背上取下了穿云弓准备着

    然后高方平拿过一个土制的扩音器,对着池塘大喊道:“假山的屁股长的不正,来啊,给老子用炸药,炸了整个池塘!把他娘的全部炸翻天!”

    水是能够传音的,所以水下的孙安能够听到,他也知道朝廷的禁军是真有炸药的,于是慌张之下顾忌不上隐藏了,一个纵身从水中飞了起来,打算放手一搏。

    嗖——

    阴险的狙击手史文恭也同时射击,导致突击的孙安还在空中时候,身边就伴随着一片血雨水。

    才出水面的孙安不及靠向高方平,就被一穿云箭穿了整个肩膀,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声。

    落地之后,孙安咬牙再次飞扑,朝高方平突袭而来,却是被梁红玉给挡住了。

    梁红英有些江湖好汉的风范,讲究风度,和孙安周旋之际大叫道:“都别过来,奶奶要再和公平的他打一场。”

    然而其他人都是流氓,才管梁红英什么风格呢,她说的话又不是军令。最终史文恭、大胡子关胜,索超,几大高手犹如一群似的流氓冲了上来群殴,三五下就把受重伤的孙安按在地上一顿爆踩。

    柴继辉因为跪在坊前,并不在现场,无法掌控局面。

    然而见事情败露了,现场的柴家的几个“聪明人”神色大变,故意道:“快杀了此凶徒,我柴家并不认识此凶徒,他怎敢潜伏在柴家,乃是十恶不赦之罪,大人快下令杀死他!”

    已经被捆起了跪在地上的孙安不禁大怒,喝道:“且慢行刑,我孙安要举报他们!”

    高方平顿时嘴巴笑歪了,急忙叫人拿来太师椅坐下,嘿嘿笑道:“速速说来。”

    孙安道:“但是我要求此番算我自首,饶了我的死罪。”

    裴炎成不禁大怒,U看书(wuanhuom )当即就想喊一句罪大恶极杀无赦!

    不过高方平抬手打住了老裴,看向孙安道:“只要你有料,本官认可你的自首情节,依大宋律可酌情减轻,免去死罪!”

    裴炎成指着高方平怒喷道:“本官不认可,此贼罪大恶极,造成城门攻防战的一百多冤魂,绝不能轻饶。”

    高方平一摆手,对孙安道:“无需理会这个棒槌,高唐的司法权和民政权在我手里,我说免你死罪,那就一定兑现!”

    孙安气息微弱的道:“我的同谋是柴继辉,柴家子弟此番参与的整个过程,我都清楚,可以指正……”说到这里,他因为流血太多晕了过去。

    高方平当即命人给他捆扎,用火把,仿佛铁板烧一样的烧他的伤口止血。

    “根据举报,柴家窝藏反贼,涉嫌严重罪行,不论男女老幼全体拿下,带回等候调查。”高方平下达命令之后,一甩手袖离开了……(未完待续。)<!--flagqbq520-->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