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一章 把小萝莉吓哭了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一章 把小萝莉吓哭了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到达三十丈外,高方平急忙下马来。

    两鬓已是白了头发的梁中哈大笑着走过来,牵着高方平的手道:“贤侄此番为朝廷立下奇功,不负我留守司厚望,可喜可贺,快些跟老夫入城,已是备下了酒宴给贤侄洗尘。”

    都统制李成也走过来笑道:“小高相公骁勇善战,实乃我被楷模,所过之处乱民贼人闻风丧胆,真乃朝廷肱骨之臣。”

    大名府的各位曹官判官推官什么的,也都走上前来依照规矩恭贺,随便说两句好听的蒙混过关。

    然后就轮到了老裴,他带着八只小萝莉走上来,阴阳怪气的道:“孩子们,永乐军真是骁勇善战,所过之处犹如蝗虫,弄的当地官鸡飞狗跳,你们快些去献上鲜花,祈求我大1名县风调雨顺,尽快送走瘟神。”

    于是,小孩子们胆颤心惊的、亦步亦趋的走来送了花。

    高方平很尴尬,只得亲民的样子摸摸一个小萝莉的头,于是把小萝莉吓哭了。

    因为高方平的魔王名声也算是在北1京小有名气了,都传言他以魔王的名誉会召唤妖兵助战。城里谁家的小孩子不听话,就会有人说“高方平来了”,于是传言小孩子们就吓得不敢哭泣了。

    结束了这场闹剧后各自散了,往城里走的时候,梁中书凑近低声道:“方平,你怎么得罪裴炎成了?”

    高方平一阵尴尬,支支吾吾了几句,最终以“老裴脑子有坑”为结论蒙混了过去……

    一路去往留守府内,迷你型的酒席已经准备好了。

    这次老梁没打算请人来作陪,只看是精致的五菜一汤,就知道这是和他单独聊。

    吃酒前,老梁拿过了挂在墙壁上一口看起来相当名贵的短剑,送给了高方平,捻着胡须笑道:“宝剑赠英雄,贤侄骁勇善战,如今这口宝剑就给你了。这是别人送给老夫的。”

    老梁这是走传统,高唐平乱被定为了“北1京留守司”的行动,那么对待高方平这个得胜归来述职的主将,给口宝剑乃是寻常的礼节。

    然而高方平的作为险些让老梁摔倒了,只见高方平不太关心剑质,不抽出来看,而是哈了口气,用袖子擦拭剑鞘上镶嵌着的名贵宝石,仔细观察。

    看到这犊子这个样子的时候,

    老梁有点不想送她了,这是侮辱宝剑。

    “伯伯的收藏,必属精品。”鉴定完毕后,高方平笑道,“小子不抽出来查看,乃是遵守礼节,此宝剑必然寒气逼人,在上官的面前出鞘是非常不礼貌的。”

    “贤侄想的太多啦,在这里都是自家人,老夫是不讲这套的,以后切记莫要见外。”梁中书嘿嘿笑道。

    高方平一阵郁闷,老梁特意强调“自家人”,乃是在提醒高方平不许开小差,答应了来梁家提亲就不能反悔。事实上高方平倒是没想过要反悔,不至于过河拆桥,然而该有的姿态要有,以便将来可以从老梁家里多弄些嫁妆去,否则就亏大了。

    小高和老梁在房间里座谈,房门之外躲着两个人在偷听,必然是梁希玟和梁希明这两家伙,他们非常关心猪肉平是不是会当场耍赖。

    见此番高方平接受了宝剑而没有出现其他幺蛾子,梁希玟就很满意的带着弟弟溜走了。因为接下来的述职报告理论上乃是机密,闲杂人等当然是不能听的……

    小高在对老梁述职,而梁红英带着人在县衙内仔细的盘点从高唐缴获来的钱财,每一秤都称的非常仔细,务求误差最小,

    是的铜钱只能过秤,否则以十亿为单位的铜钱,数死了也数不完的。

    相公吩咐了,数目不可能全部精确,但误差不能大,不能让裴炎成伸黑手把钱蒙了还不知道。

    最终盘点完了,从高唐带出来的三十万贯中,不见了二层半七万五千贯。

    于是梁姐便去质问裴炎成,险些被裴炎成绑起来打一顿。老裴的理由是,之所以多拿半层,是他带索超所部演戏、拖延蔡攸脚步的出场费。此点上说到死,老裴也坚决不把钱吐出来。

    老裴和索超等人不到二十个饭盒演员,出场费却高达一万五千贯,妈的这个身价简直比二十个影帝一起出场还圈钱啊……

    大观元年十月初的时候,博州蔡攸的文报到达了汴京。

    这个乱子来的毫无征兆,谁也无曾想到,此番改年,会在一年内发生这么多的事。高唐发生的事件,让朝局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无论对哪一党人士都是如此。蔡京和张叔夜原本以为今年也就这样了,剩下的日子可以平稳的度过,然而博州蔡攸的文报进京之后,又打破了京城原有的宁静祥和。

    实在是牵连猪肉平的事,自来就褒贬参半,没有太单纯的例子。以往也就罢了,高方平在他的治下不论怎么瞎搞,只要不出太大的乱子,也就问题不大。但是此番的文报险些让张叔夜和陶节夫双双跌倒,永乐军毫无征兆之下,开进博州展开军事平乱行动,然后依据的是北1京留守司命令?然后报功文书又是由博州来的?

    我了个去。

    既然有了北1京留守司的命令,永乐军进入博州平乱也就勉强说的过去。然而行军过程在陶节夫这个曾经的帅臣来看,又是非常之玄幻的,那些处处精密衔接的地方,简直像是高方平在故意设局坑害柴家。

    当然了,高方平设局乃是陶节夫的结论,而不是张叔夜的。

    此番的事件虽然尴尬,老张却是也厚着脸皮,给出了高方平骁勇善战,善于派军布阵的评论。

    蔡京在这一事件之中最是尴尬,涉及了他那个不成器的长子参与其中,并且大对头高方平的报功文书,居然也是由蔡相爷的长子蔡攸执笔后送入京师的,这在人情世故上,暴露了蔡家内部的一些问题,说明老蔡连儿子都管不好,显得有点跌份了。

    于是这个事件,老蔡表示拒绝发表一切评论。

    所谓的修身养性才能齐家,之后才能治国。这个理论是朝廷诸位相公们都基本认可的,然而现在反推出了“老蔡没能很好的修身养性齐家”。是的,张商英遇到蔡京就喷,尽管此番高唐怎么回事张商英都没弄懂,看书 uukanhu.co 却是也不影响他在论坛说老蔡“不够修身养性、无资格治国”。说的跟真的似的。

    高方平在高唐砍了几百个脑袋,事完了一甩手袖离开什么也不管。气死了柴皇城,正在把受到太祖皇帝誓书庇护的柴继辉押解京师,这在京城的大佬们看来,是典型的管杀不管埋,交给朝廷擦屁股收拾烂摊子的不良举动。

    是的,永乐军进兵高唐都不说了,只要有手续,听着虽然蛋疼却也不是不能解释。然而押解柴继辉进京,却真的是抛给刑部在内的所有大佬的难题!

    对于蔡京来说,即将被蔡攸押解来京的柴继辉也是个大难题,老蔡私下认为:他高方平要狠就狠到底算了,既然动了柴家那就应该办为铁案,乘乱击杀,就是栽赃也要弄个谋反的罪名,反正老蔡又不关心真相。然而,高方平最终没能把柴继辉定谋反罪,只是一个对于柴家可大可小的“窝藏反贼,造成严重后果”。然后这个罪名得到了蔡攸这个知州的认可,以博州的名誉押解柴继辉到刑部治罪。

    刑部乃是中枢门下省的一部分,交给刑部,当然就是交给蔡京这个门下侍郎(宰相)处理了。这是儿子对老子的将军啊……<!--flagqbq520-->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