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真不是个好纨绔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真不是个好纨绔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少顷,裴炎成再问道:“目下辽商实在富得流油,采用走私的盐铁的办法,大肆赚走我宋地汉人的钱,屡禁不止。而我北方的官府,却在大幅的损失盐铁税务,此点怎么破?”

    老裴说的此点,的确是大宋的一个怪圈和毒瘤。蔡京这个奸贼的一个弊政就是:盐铁炭重税。

    这是因为老蔡管不好手下,他的权利依靠放纵手下获得。然而严重的贪腐,造成了国朝财政用度的极为紧张,加之大宋素来的顽疾——冗官,冗兵。赵佶又不知道民间情况,被一群人忽悠着享受,被道士忽悠着在天下大建设神霄万寿宫。于是大宋的财政,是面临崩溃的。

    那么蔡京执政下节流无法做到,因为他一收紧政策搞反贪,首先反他的就是蔡党的心腹,于是老蔡只有开源。开源方面他又没有水平,办法不多,能力不够,于是只有在老百姓绕不开的生活必需品——盐铁炭上面征收取重税,来维持国朝的财政用度。

    于是,造成了天下百姓的负担太重。这是逃户形成的因素之一。

    重税一不管了,真能全部收取上去用于财政,那好歹也算有些作用。

    但是盐铁重税的最大一个弊端是:苦了百姓的同时,最大的受益群体是走私的辽商!

    是的,盐铁和炭辽境一点都不缺。宋地对此征收重税,造成这些东西价格奇高,加之辽国目下和宋国是盟国,辽人军事强大让朝廷恐惧,于是基本上辽人在宋朝境内就是“洋大人”一般的存在。那么北方的官府懦弱不作为,争只眼闭只眼的情况下,有柴家和卢俊义这样的买办内应牵线,提供武力保护。于是辽商就能犹如无人之境的走私盐铁炭进入北方,以大幅低于宋朝官府的价格,卖给汉娃老百姓盐铁。

    总体上,老百姓还是被吸血了,但是官府拉了仇恨却没拿到足够的利益,最大的财源被敌对的辽商从宋人手里赚走了。

    这些,就是目下北方的总体形势。也是蔡京的政策导致财政崩溃,北方形势极其严峻的根由。更是高方平始终对卢俊义这些人怨念深重的因素。

    前些日子,高方平第一次在北1京和卢俊义正面刚,以“黑铁匠”事件为突破口,做出要和卢俊义决战的态势,把卢俊义吓得缩回爪子去,为此他还血洗了辽人街,处决了一大批和他有私密关系的走私辽商,造成了宋辽两国在政治上的尴尬境地。

    不过经过那次后,也算是初步稳住了形势。所以当时来说,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北方的税收大幅飘红。监理户部的张叔夜那阵子真是眉开眼笑。

    但是依据户部资料反馈,飘红只持续到了今年的年中,盐铁相关的税收就再次走低了。那代表安分了近一年后,卢俊义、以及那群关心利润的走私辽商,又开始接洽合作了。

    所以当时在郓城执政的高方平,根据富安的汇报,第一时间捕捉到由辽地进入北方的盐铁走私死灰复燃,于是高方平干脆借助“逃户”事件,一举解除了盐铁炭的税务。

    是的当时小高被人评价为性格冲动脑子有坑,妈的居然以官府名誉,派永乐军保护王勤飞他们去贩卖私盐和私炭。盐铁场务的官员走近就被永乐军赶走。为此在朝廷上,小高也很是被人弹劾了几次,好在张叔夜猥琐,以“高方平的税负总额增加”为借口,帮小高圆了过去。

    高方平的作为是简单粗暴的。别人宁给外人不给家奴。然而高方平反着来,宁愿给王勤飞这些士绅走私赚钱去这笔利润,也绝地不想给走私的辽商来赚。妈的反正朝廷都赚不到,王勤飞他们好歹只赚两层利润,并且赚了之后还存在高方平的钱庄里,然而那些走私辽商和卢俊义们至少赚五层,还最终带到了境外去,造成大宋的铜钱外流,金融次序曾经一度几乎崩溃。

    但高方平的政策也不是绝对有效的,一个政策一但出现如此多的漏洞,进入了恶性循环,就证明了政策失败,不该有这个政策。

    那就说明不能严管,应该直接不管,任由其合法化。

    是的高方平知道,此点上官府越作为,查盐铁税越严格,就代表辽商的利益越大,流出国境的财富就越多。所以他娘的,高方平当时直接派永乐军参与走私,和那些辽地进来的走私品竞争。

    其他地方什么情况高方平不知道,但是济州那一圈的的辽商资本,算是被小高支持王勤飞等鲨鱼的前提下,被血洗了。他们不远万里、通过层层官府和关卡弄进来的货物,在济州居然比白菜还便宜。

    想撤离济州?没那么简单。

    时文彬可以命令高方平不能动辽商,然而水泊那群急于用钱的反贼不敢抢劫其他人,但是当时济州的辽商,很是被晁盖那群土匪吞噬了一些。永乐军并未出兵剿匪,等着他们狗咬狗。原因是永乐军并未收到辽人的税费,于是拒绝出兵保护“未纳税者”。

    这些就是由政策源头,带起混乱的根由所在。全部来自于蔡京的无能!

    在某个程度上去猜测,卢俊义再次联合辽人赚钱,所以卢俊义认定了死敌高方平还会出手咬人,于是恐怕就是这种心思下,诞生了卢俊义先下手为强的心思,很大可能高唐的事件背景就是这样的。

    具体是不是,妈的高方平怎会去关心啊,作为一个阴谋论者,小高就要这样推理,把这笔账算在卢俊义的头上就对了。

    然而为难的是,始终没有抓到卢俊义的小辫子,北1京又不是小高的治下,不能如此粗鲁的无证据情况下把卢俊义这些买办吊路灯。要是在郓城就简单了,可以用逼走晁盖等人的方式收拾老卢。

    老裴的一句提议,引发了高方平滔滔不绝的联想,YY了好一阵子。

    “怎么发呆了?问你盐铁税的问题可有良策?”裴炎成推了他一下。

    高方平回神道:“当一个政策出现了此种情况后,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合法化’。取消这些税负能赢得民心,以此同时,按死这些买办的走私利润。”

    裴炎成错愕道:“盐铁税乃是国法,你是不是喝多了,不收税还合法化?”

    “棒槌了不是?”高方平阴险的模样笑道:“参考小爷我当时在郓城的办法,官府不追查盐铁税,甚至你可以扶持一个本地大豪,纵容保护他贩卖私盐私炭,如此就可以血洗那些走私进来的辽商。不要被他们牵着鼻子走,不要去追查辽商走私,因为你根本查不到,查到了你的人也打不过辽国战士。所以反其道而行,针对性的纵容保护一个卢俊义的对头崛起,默认他的合理性利润,他就会比你高效十倍的去和走私辽商撕逼,都是钱闹的。至少这个政策在郓城是相当有效的。国朝损失的盐铁税,以其他方式弥补回来,相信我,总体税额只要不降低,张叔夜就不会咬你。老裴,珍惜张叔夜执政的时期吧,朝局瞬息万变,谁也不知道将后来会怎么样。张叔夜上台,是我小高为大宋赢来的休养生息的机会,虽然蔡京复出让这个开头并不完美,却已经是白银开局。善于利用这个时期储备实力,因为凛冬将至了。”

    裴炎成眼睛一亮,迟疑半响后道:“你觉得,北1京谁有实力和卢俊义叫板?”

    “我认为会是李成!”高方平道:“是的,就是北京驻泊司都统制。他是个大贪官,为人没什么节操。平时只因为被文官压制的太惨所以低调。但以他的贪财程度,只要你支持他, ww.uuanshu 他必然不会放过这笔利润,他自身武艺高强,够贪,麾下两万禁军就是实力。同时他还是我老爹的铁杆麾下,比较方便控制。”

    裴炎成摸着下巴道:“狗1日的,我听着这怎么都是你要报私仇整倒卢俊义的样子?”

    “是的不整倒此人我念头不通达。然而,我和他的私仇有个卵的影响,不撸了这个买办北方你就别想稳定。相信我,该狠就要狠,要敢于吃相难看,敢于作为。”高方平胡言乱语的蛊惑了裴炎成一番之后,拍拍他的肩膀就溜走了

    已经离开了少年学堂、埋伏在附近听闻了他们的整个谈话过程后、梁希玟险些昏倒了。她觉得高方平这个不良少年彻底没救了。他整天蛮脑子想的居然不是风花雪月,也不是勾搭美女,而是蛮脑子都是“违反国法、坑害土豪的阴谋”。这样的行为是奸诈的大枭雄,而不是名士风流的大纨绔子弟该有的。

    梁希玟认为高方平将来或许是个有作为的官,然而他不是一个好纨绔,纨绔子弟这份职业他真没能做好。在梁希玟的女儿家心思里,目下最想的事,就是和这个颜值很不错的不良少年泛舟西湖,喝酒弹琴,听闻他的两首浪漫的文词……(未完待续。)<!--flagqbq520-->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