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章 你必须难过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章 你必须难过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可怜天下父母心,真是显恭皇后不在了,天晓得赵桓会被其他人教成个什么德行。

    这段历史来说真的很有趣,依照道理,历史上赵桓这么小就没了娘,却是最终他也没被虐待,依旧做皇帝了,这得感谢赵佶是个随和的人。

    王黼蔡京这些人是始终想建议赵佶废了赵桓的,内情到底如何,这些东西未写在史书中。唯一能肯定的在于,形势不对的那个时候赵佶主动禅让退位,让儿子赵桓登基了。

    有种说法是赵佶禅让退位是因为怕死,把皇位交给赵桓后,赵佶自己跑南方去避祸。但是如果仅仅是逃跑,其实赵佶无需退位,委任一个监国主持即可。甚至根本无需委任,大宋的政治制度是相对完备的,东京留守相公就是皇帝不在时期主持军事的角色。

    赵佶尽可以不特别交代就去南方避祸的。不过是的,历史记录,金兵南下的那个时候赵佶禅让了,长子赵桓登基。

    就目下来看,高方平觉得这和赵佶的性格有关,赵佶真不是个抓权的人,相反是个不太喜欢做事、性格随和、怕麻烦的文艺皇帝。于是就禅让了,赵桓就登基了。

    赵大傻登基的第一时间就贬了蔡京童贯这些个棒槌。启用了李纲和种师道。第一次东京保卫战,真被李纲那小子成功守住了。

    但是赵大傻就是赵大傻,总归能力有限,周围奸臣和胆小者又太多。后来启用种师道为枢密使,兼北方诸路宣抚使,但赵桓依旧有顾忌,疑神疑鬼不放权,导致老种根本无法指挥,小种种师中战死的噩耗,彻底让种师道心冷意冷。

    金兵再次打回来的时候,东京被破,赵佶赵桓父子两,就一起被捉去北方放羊去了。这就是岳爷爷《怒发冲冠》里说的靖康耻!

    其后,赵桓那个性格变态的弟弟赵构登基,其实就正式宣告了大宋的消完。是的进入南宋后,就不叫大宋了。

    yy完毕,现在高方平敢肯定,赵桓其实就是个弱化版的赵佶,真是有乃父风范的。

    赵桓和他爹赵佶一样,不坏,只是蠢。他们登基初期都有个特点是:都颇似明君,颇有想法。

    就是不够决断,能力不行,许多固有的健康想法,却无法去有效实施。

    赵佶登基初期是真有明君范的。大傻赵桓一样,譬如贬了老蔡童贯,启用李纲种师道就是证据。

    然而他是真的蠢,木有办法。

    希望历史会因为显恭皇后的延寿而改变,调教赵大傻的重任就得看皇后娘了,猪肉平总归只是个辅助。

    这边高方平刚刚yy完毕,那边赵大傻没能跑出院子去,又被扫帚追打之下跑进来。

    “?”跟着高方平一阵惊悚,因为赵桓跑来高方平的身后躲着。

    于是,高方平也感觉到了疼痛,被几扫帚抽了跳脚。

    皇后娘是故意的,打了高方平几下之后停手了,用扫帚指着道:“还敢不敢,你个逆子竟敢不去给你爹爹请安。他是老虎吗?”

    呼噜呼噜,赵桓急忙摇头。

    “他把你的屁股咬掉没有,还是咬没了你一条腿?”皇后娘又大声问道。

    呼噜呼噜。赵桓再次摇头。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去见他?”皇后娘问道。

    “他是皇帝……我害怕。”赵桓低声道。

    “高方平才从他处来的,你问问小高他可怕吗?”皇后娘道。

    呼噜呼噜。这次高方平赶忙摇头。

    “再敢找借口撂挑子,不去尽长子孝道,看老娘踹不死你个棒槌!”

    皇后娘扔了扫帚之后,扭头见荣德帝姬在窃喜,于是毫不客气的给她一暴栗:“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哥哥被打你不许高兴,你必须难过。”

    荣德帝姬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还是赵大傻好,不忍小妹被欺负,过去抱着小妹哄,叫她不哭了。

    汗。

    显恭皇后的教育风格是奇特又有效的,高方平自问也未必有这样的能力,暗暗对皇后娘比划了个大拇指后,又要告退开溜了。

    在这里真麻烦,脚都站麻木了,虽然可以坐,然而依照礼节,皇后娘一起身或者一大嗓门,身边的人就必须站立,如此一来如同做下蹲运动似的,还不如一直站着爽快,于是就腿麻木了。

    然而还是不能走,又一次的被皇后娘揪着耳朵逮住了。妈的这很不好,这个例子一开,被她当做小屁孩对待,形成习惯基本就很难扭转了。

    却是又无法反抗,总不能去找皇帝和蔡京告她不检点吧?

    “本宫不想待在屋子里,要去有氧运动,进化脑子。脑子一但不清晰就会被你们蒙。你们三个在这里待着,相互熟悉熟悉。”皇后娘吩咐之后就离开了。

    娘娘消失后,赵大傻腰不酸腿也不疼了。荣德帝姬也不哭了。高方平也放松多了。

    赵大傻又当心的看着高方平,躲在小妹的身后受到了保护,他非常害怕“黑山老妖”。

    荣德帝姬含着指头说道:“猪肉平,我娘说以后要把我嫁给你调教。”

    “我知道,帝姬你能不能说点新鲜的、我不知道的事。”高方平道。

    荣德帝姬想了想道:“我听说,皇城最近正在评选年度最佳大词人。目下人气最高的乃是我父皇、以及周邦彦。我父皇是依靠别人给他面子,然而周邦彦那是真有人气的一个大词人,皇城的许多娘娘都不喜欢猪肉平,而喜欢周邦彦。他在大晟府的演唱有多火,你是不知道的,因为你在穷山恶水做丘八。”

    “你知道的太多啦。”高方平道。

    “那当然。”荣德帝姬抱着大熊猫抱枕说道,“其实我最喜欢你的《怒发冲冠》了,要是你能评选上就好了。”

    高方平失声道:“你能读懂怒发冲冠?”

    荣德帝姬摇头道:“不懂,但是你的东西一般都很好吃,壮志饥餐胡虏肉,目测比你的猪肉松好吃,否则你为什么那么想吃?”

    赵大傻笑道:“小妹真笨,《怒发冲冠》说的不是你想的那回事,老师都说过了,整首词戾气太重,文辞技巧也很糟糕,犯了几个大错误。”

    荣德帝姬说道:“哥哥不懂,娘说了,你们十个老师加起来,也不如一个猪肉平厉害。”

    “可老师说的又怎么会有错?”赵桓作为一个小孩子对此非常不理解。

    “因为娘说了,老师不够猥琐。”荣德帝姬说道。

    “可老师说了,猥琐是贬义词,形容极其糟糕的人,猪肉平猥琐,就说明是糟糕的人?”赵桓又产生了疑问。

    “娘说了,他们太刻板,太温柔,太儒雅,太迂腐。我朝面临内忧外患,不猥琐的人解决不了天下那根深蒂固的问题。”荣德帝姬含着指头。

    “圣人说了,修身齐家,才能治国平天下。”赵大傻说道。

    “圣人不够猥琐,说的是错的。”荣德帝姬固执的说道。

    赵大傻感觉他们没救了,如此胡言乱语就颠覆了圣人训诫,真个是和他们没了共同语言,说道:“我一点也不崇拜你们的思维价值观,父皇也教导我,需要多读书,需要温和儒雅。父皇总不会说的有错吧?”

    荣德帝姬说道:“你那么崇拜父皇为何不敢去见他,所以你可能崇拜了一个假的父皇。”

    赵桓脸一红,狡辩道:“本王只是最近精神不太好,不想以不佳的状态冒犯父皇。”

    “你这是吹牛外加皮痒,目测你会最终被娘打死的。”荣德帝姬说道。

    赵桓怒道:“你就是要和你哥哥对抗是吧,一点都不帮我说话?”

    荣德帝姬眼泪汪汪的道:“娘希望的是你保护着我,然而你总是威胁我,U看书  不保护我。果然娘说的没错,你已经被老师们教坏了。”

    “胡说,我总体是保护你的,你健健康康的成长出嫁,哥哥我愿意少活半年。”赵大傻说道。

    “为毛不是一年而是半年?”荣德帝姬问道。

    “哈,一年也可以。”赵大傻笑道,“另外我要提醒你,老师说了,‘为毛’是一个错词。”

    “然而《西游记》里的猴子是这么说的,难道《西游记》不好看?催更新你可是最积极的?”荣德帝姬说道。

    赵桓不禁狂挠头,开始疑惑,是老师说的对,还是猪肉平说的对了。

    高方平仿佛老僧入定一样,听着帝姬和王爷扯犊子许久,始终一句话不说,差不多的时候就开溜了。

    高方平很想尽一份力,给予他们两个足够的调教,然而规矩和身份有差,不是他们老师的情况下,高方平才不会有这么蠢的举动,去调教帝姬和小王爷呢,那是找事……<!--flag_kans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