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二章 恐怕遇到了1次假的判决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二章 恐怕遇到了1次假的判决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不过,高方平对郑居中这个人的印象很不好,郑居中是个坏蛋,并不是张克公那样的敬业喷子、对事不对人的乱喷。郑居中就是一个真正的小人流氓加疯狗。感觉把谁都当做敌人乱咬。

    最大的问题,他是皇帝的舅子,他妹妹就是现在最得宠的人。郑妃也是历史上,参与迫害显恭皇后的最大推手。

    大宋的妃子一般情况下没多大能耐,不过因为赵佶是个耳根软的人,所以最得宠的郑妃算是有些能量。但要说能量多大也未必,所以尽管历史没有记载,高方平也怀疑,历史上发生显恭皇后的遭遇,最大暗手应该就是这个当时官拜军相的国舅郑居中在主持。

    如果全盘依照历史进程,三个月前皇后娘就该陷入他们的围追堵截之中。但是第一,因张怀素案的意外伤害,郑居中没能升官而是被老蔡一脚踢飞,影响力就没有了。第二,当时高方平请赵鼎出手,在京严控舆论,且直接简单粗暴的写信进皇城威胁梁师成,让他不要跳,如果皇后娘被抹黑,不管是谁干的都去找梁师成算账。

    居于这些多番因素的综合,隐患还有,却是也成功压住了去年,没有对皇后娘不利的事件发生。

    一桩桩的思考着这些事,别说戴宗,就是高方平也是头有五个那么大。

    这样的官场真是头疼,到处是皇亲国戚,似乎许多是非,都牵连在了一起,局面错综复杂,就没有谁是好惹的。

    “老张相爷,您这是把我弄到一个大粪坑来,这个江州局面如此复杂,目前看,涉事的是两个金腰带官员也就算了,与此同时,他们一个是当朝宰相最宠爱的儿子,一个是今上的舅子。我小高早就知道江南是个大坑,却还是估计不足,真不知道有这么坑啊……”

    “黄文炳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马蜂,一天不搞事、不打小报告他就不安分。但这个人有个特点是,他不盯无缝的鸡蛋。所以我断定,湖1口县内有绝对问题,黄文炳微服私访湖口绝对是有原因的。”高方平又喃喃道。

    戴宗听到湖1口县就更加头疼,因为那里有个史上最牛知县,是个穿紫袍、带翰林学士衔的知县,当今所谓国舅爷。而且那人是个狠人外加流氓,名声口碑非常不好,一般情况下,那真是宁愿惹蔡倏,也不愿意去惹郑居中的。

    敢去湖口微服私访找纰漏的,真个是除了黄文炳这个有张叔夜相爷做后台的大马蜂,也是没有谁了。

    和戴宗就聊到这里了,剩下的,他一个小小的牢头也不会有多少货了。

    到此,高方平指指他的茶碗道:“把水喝光,然后去忙你的。安分些,不要乱来,也不要被吓到后依仗着有个甲马就随便跑路,既然我高方平选择了进来蹚浑水,我就会保护我的人,出事当然也是我抗,不会让你们随意受到伤害。”

    “谢通判相公。”戴宗送了一口气,又试着道:“宋江哥哥此番冤枉,就算诗词不妥当,也不该受到死刑的判罚。相公您能救救他吗?”

    “我会先观察观察。”高方平喃喃道:“这个案子被定案了。最关键在怎么定义反诗。现在天下越来越乱,许多半民半匪的势力正在公开化的成立山寨,自立为王。还发生过陈留被反贼攻打,郓城被反贼攻打的先例。于是在这个特殊时期,特殊的政治环境下,一但宋江题反诗确立,加之他前有‘过失杀人’的前科,是戴罪之身,那么确认死刑几乎是没跑的。”

    燕青和宋江真有感情,忍不住在旁边着急的插口:“可宋江哥哥那真不是反诗。”

    高方平骂道:“燕小乙你懂个屁。

    反不反诗的的确有待斟酌。谈及言论的自由,我大宋已经是历朝历代之最。但这些东西并非一成不变。同样的一句话宰相说就是政策,而其他人说就是妄议朝政。这就是人类的文化。同理,那诗读书人说就是发牢骚,但是在黄文炳的角度,一个无法管理情绪、不高兴就用刀子把女人捅了的宋江说出来,黄文炳就怀疑有问题。关于此点判断,宋江的前科占据了很大比重,不全是黄文炳的责任。总之这些事你们都不要瞎添乱,不需要你们来教我怎么判断一个事件。”

    为了不被大魔王吊起来,燕青和戴宗都只得闭口了。

    “对了老戴,我还是想看看你的甲马是怎么回事?”高方平又嘿嘿笑道,造型上如同一个奸商。

    戴宗的逆鳞第二次被摸后急了,脱口而出道:“士可杀不可辱,那是我家传宝贝,大人还是把我斩了吧。”

    “我这只是个请求又不是命令,你没必要开口就要死要活的吧,我早从良不抢人了,当然是随你意志的。”高方平尴尬的道。

    “哦。”戴宗这才又放心了下来。

    “然而你得罪我了,最好小心安分一些,不要让我找到纰漏把你下狱抄家了,否则你的甲马照样被我撸了去。”高方平又威胁道。

    戴宗从未见过这样的人,心情的大起大落、忽上忽下,真是太刺激了。

    算好燕小乙虽然不喜欢大魔王,却也知道他的优点,凑近戴宗道:“他就这德行,说说而已。他不会抢你的宝贝的。当然戴宗哥哥也得小心些,他这人瑕疵必报,真让他抓到你的小辫子,你会被整的很惨。”

    燕青说完,显摆了一下少了一个指头的那只手,表示这就是拜大魔王所赐。

    戴宗心情的大起大落又开始了,同时也暗下称奇,不是太明白燕小乙还跟着大魔王干嘛?难道是真爱和信仰?

    “宋江在哪?”高方平最后问道。

    “他被单独拘押在死囚,依照规定死囚无人可以探视,乃是知州大人亲自……”

    戴宗说不完被高方平打断道:“没问你规矩,江州没我高方平不能去的地方。我是问你,死囚牢在哪?”

    “额,不在牢城营,在州衙之内。”

    戴宗汇报了之后不敢久留,尴尬的离开了,话说他真的有些想溜走避祸了。可惜,又实在舍不得放弃这个职位,也不忍心这个时候离开宋江而去,更加害怕万一被大魔王的爪牙抓回来,导致甲马被没收掉。

    戴宗离开后,燕小乙马上红着眼睛道:“快些进入州衙看望宋江哥哥,以免迟了日子,他便被狗官害死了!”

    “妈的你催什么催,等我想想,现在要不要去和蔡倏撕逼。激动个啥呢,宋江一时半会的又死不了,要死早死了,还能等到咱们来?就算朝廷核准了宋江的死刑,不也得等秋后执行吗,现在是春天你瞎嚷嚷个啥?”高方平给他后脑勺一掌。

    “瞎嚷嚷个啥呢!”

    受到了大魔王的影响,在内部,现在许多人都喜欢以此形式来调戏燕青了。所以跟随着高方平,鲁智深关胜等一群人,也跟随着一堆手掌伸过去在脑壳上伸黑手,燕小乙的小身板,如何经得住这么多的大手抚摸,所以被推倒在地了。

    燕青一阵郁闷,大魔王最坏的地方就是会带节奏。他能把内部气氛带至大家都喜欢欺负我燕青的地步,可恶可恨。可惜偏偏这些人燕青谁也打不过。

    说起来,其实现在小高要救宋江就是一句话的事,而且是合理合法的。U看书 这正是通判的权利。

    高方平发个文告,否决蔡倏的判决就行。根本不用等刑部回应,宋江的罪名就不存在了。比后世检察院的抗诉还牛叉许多。依照体制,若宋江真是有重大罪责,又被高方平给推翻了判决。那么蔡倏不服气,只能上京打御前官司,弹劾高方平报批纵容反贼。

    打不打得赢御前官司另说,但宋江就真的被翻案了。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这些东西就是个游戏。宋江此番不是真实的刑案,而是因言获罪。既是因言获罪,当然也能因高方平一句话就获释。就这么一个道理。

    就算因为政治原因,蔡京硬要主导朝廷把宋江的反贼罪名给落实了,高方平也照样可以用“此人对国朝有重大作用”为由,对皇帝请旨特1赦。

    高方平之前和戴宗的说辞,自然是在瞎掰带节奏,要形成小高也支持宋江被判死刑的态势。

    这么做当然是有目的,既然形式到此了,高方平只有先吓唬一下那个宋胖子,然后以胖子为诱饵,看能不能把水泊那群号称讲义气的反贼吸引“闹江州”,以便一网打尽。

    这也不是高方平猥琐,这是一个朝廷鹰犬该有的作为。

    否则鉴于八百里水泊的天然屏障,剿灭比较困难。又加上暂时来说,高方平的利益要维持水泊的造反状态,却又不能太放纵让他们做大。那么,引出一些他们的骨干头目捉了吊路灯,打压一下他们的嚣张气焰,就比较符合利益了。

    不过这些东西高方平一个字没提及,小高的这个心思只有梁红英知道,她评价为:宋江恐怕遇到了一次假的判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