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七章 瞎掰到底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七章 瞎掰到底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州衙之内外,聚集了相当多的百姓,恐怕有千人以上。因为今年开春第一次,蔡倏老爷升堂了。

    不是德1化县升堂,而是州衙亲自升堂审核丁二妖言惑众一案,说明州衙很重视花石纲的任务,不容许出现任何岔子。

    这是必须的,他蔡倏虽然不是应俸局提举,但是应俸局和花石纲事业,正是他家老爹一手操持了讨好皇帝的,经过应俸局这个利益链,起码一半以上的蔡党官员在受益,这就是一个不能动的口子。

    围观众之中少数几个懂行的人认为,此番丁二多半要死刑了,他的当中喊话,实在触动了一大群牛人的神经。

    “江州通判相公高方平到!”

    吆喝声中,赶紧的,州衙外许多人散开让路,大魔王此生第一次穿上了紫色新官袍,背负着手来了。

    “咦,他真的来了。”

    “难道会反转,他是来为秀才说话的?”

    “若是不为秀才说话,州衙升堂他来干什么。他只要不来就是官官相互,就是不添乱。来了,就说明要动用通判司权利,和州衙打对台了。”

    “有道理,看来此番有好戏看了,一个官员两张口,两个官员四张口,看他们怎么扯犊子了。”

    围观的无数群众间,展开了小声的议论。

    前番有丁二的仗义执言,此番高方平上任江州初期,就摆开仪仗驾临州衙打对台。这种局面让百姓充满了好奇,同时也少许程度的激活了一些他们沉积太久的心……

    州衙大堂才升起来的杀威棒敲地声势,因高方平的忽然到场而尴尬的停止了。因为对高方平是不能杀威的,至少堂上的蔡倏老爷没权利对高方平杀威,除非是他老爸升堂才能对高方平杀威。

    列堂的司法参军杨辉、江州判官徐永杰,以及包括书记官在内的一群文吏,也急忙起身对高方平见礼,尽管是表面工作,却还是蛮到位的。

    蔡倏坐在高堂上大皱眉头道:“通判大人,何故忽然驾临州衙?”

    “没什么,来听听知州大人问案。”高方平说着走了上去。

    蔡倏一阵郁闷,却是无奈之下只得对随从微微点头,然后当即有人送来了椅子,放在了正堂上蔡倏的旁边。形式亦如在高唐时候,高方平和裴炎成同台一般。

    落座之后,见高方平盯着放在桌子上的堂木,蔡倏赶紧的,拿起来放在了自己的左手边,以防止不小心被高方平蒙了去。

    又见高方平露出了古怪神色,蔡倏低声道:“通判大人勿要多想,实是因你在官场喜欢瞎搞,官声不好,并非是本堂有意针对你。”

    “你知道的太多啦。”高方平嘿嘿笑道。

    蔡倏不想和这个不良少年扯犊子了,一敲堂木道:“带人犯丁二!”

    高方平冷不丁的被这一敲,吓得跳了起来。

    汗。判官和司法参军两位大人神色古怪了起来,怎么看,这个高方平怎么像个罪犯,他居然会害怕堂木敲击声?

    蔡倏也发现了此点,所以故意又敲了一下,见高方平又被吓得心口薄凉薄凉的样子,于是蔡攸阴阴的一笑,不动声色,找到了对付小高的办法。

    被打的很惨,背部还在流血的丁二被带上堂来的时候,高方平跳过去想抢蔡倏的堂木。

    却是早有准备的蔡攸急忙拿起在手,小高没有抢到。

    “高大人你太不像话了,这是想干什么,你粘着本官的身子,扯着我的衣服要干什么?”蔡倏啪的又拍一下堂木。

    高方平又被吓一跳。

    随机看向了丁二,高方平刚要开口,蔡倏眯起眼睛的样子,抬起堂木要敲下。

    “好吧你赢了,别敲了,我不开口了,只看。”高方平急忙摇手。

    蔡倏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把堂木藏在他左边的手袖中,责问道:“丁二,此番找你来其实不是问案,案情已经和清楚。你当众煽动百姓,对官家不敬,抹黑诽谤整个江南官场,其心可诛,动机可诛。人证已经全部到堂,没有一千也有五百,此点根本不容你抵赖。所以此番提你上来只是宣判。先问你,诋毁诽谤官员你是否认罪?若是认罪,外加道歉悔过,则本堂从轻量刑,若是不认,被州衙依律依证定罪者,从重量刑。”

    丁二气息微弱的摇头道:“不认,丁二无罪。我所说的,是我知道的事实,我只是陈述而不是造谣。既不是造谣,何来诋毁诽谤之指控?”

    “书呆子,你还真的读过两年书。你既然主张你在陈述事实,拿来。”蔡倏冷笑着手一伸道:“本堂要证据。证明你当数百人之面说应俸局贪污皇家拨款的证据,若是没有证据,你就真是侮辱皇家花石纲事业,造谣,诋毁诽谤重要官员!”

    丁二楞了楞,一时间变得迟疑了,想起了一些东西。

    蔡倏微微一笑后,转头看向书记官道:“记录判决过程,以及本官判词:丁二无证据,造谣诋毁诽谤应俸局、乃是整个东南官场,形成诋毁诽谤官员罪。依大宋律,造谣者给以警告处罚。诋毁诽谤官员者、未形成恶劣后果之常态下,杖责十五而不刑。造谣受众过百人者,视为影响较强。造谣受众超过五百人者,视为情节恶劣影响极其严重,正式形成诽谤官员罪。”

    扭头看向当事人的那个也列为证人的文士,蔡倏问道:“当时现场百姓几许?”

    “回知州相公,至少五百人以上。”来自应俸局的文吏抱拳道。

    高方平一阵郁闷,这就是业务不熟的麻烦所在了。妈的做官真不是拍脑袋做的,大宋和后世一样,难道还真有这条造谣后被人传阅五百人次以上获罪的刑罚?然而高方平没有熟读律法,竟是不知道是否真有这条。

    蔡倏则头,看向高方平道:“通判大人学富五车,乃是东京少见的才子,本堂引用之法条可有不妥之处?”

    高方平看向了丁二,见丁二无奈的微微点头,这就说明真有这个法条了。于是高方平摸着下巴,尴尬的道:“法条之引用表面看似乎并无不妥……”

    到此蔡倏忽然袭击,敲下堂木把高方平吓得躲在桌子下,然后蔡攸宣判道:“丁二妄读圣贤之书,不思报国进取,肆意抹黑官员官府,侮辱皇家,事实上形成冒犯皇家、诋毁诽谤官员罪,且态度恶劣冥顽不灵,拒不认罪,无任何减轻处罚之情节。本堂依大宋律判处杖责三十,刺配一千里,剥夺其功名之身,悔过三年方可还乡,就此定案。”

    书记官记录之后生效,有差人上前扯去了丁二的袖口,表示剥夺秀才之身,之后押在地上准备执行杀威棒程序。

    被强迫到场作证的几百个老百姓实在无奈,这下好,妈的高方平都很滑稽的被吓得躲在桌子下面了。

    蔡倏放下堂木捻着胡须缓口气的时候,高方平从桌子下面突击出来,拿走了桌子上的堂木。

    “且慢!”高方平敲下了堂木,喝退了准备打板子的差人,瞎掰道:“知州大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被门夹到了脑壳……”

    高方平说不完,整个大堂便有许多人忍不住捂着嘴巴笑了起来。忍的好辛苦。

    蔡倏不禁大怒,拍桌子发现没用之后,赶紧去抢高方平的堂木,却是也没能抢到。

    重新了整理了一下说辞,高方平继续瞎掰道:“知州大人于此案认定过于武断,许多事实并不够清晰。法条之引用,必须建立在案情判断无误前提上,才能成立,否则就是张冠李戴的迫害。”

    蔡倏怒道:“本堂何来案情不够清晰之说,你高通判倒是说说,我洗耳恭听?”

    高方平看向后方作为证人列席的几百个跪地百姓道:“所谓孤证不立,此案件之中本司作为旁听列席,从始至终只听有人证,而未见有物证。 ww..cm 固然依大宋律,人证如若可信、且人证相互间无瓜葛又达到一定人数,支持强行定罪。但是审案过程本官发现,此案之人证全是未读过书之百姓,于这方面的理解力、记忆力、判断能力堪忧。基于此点,本司认为州衙之断案过程,存在瑕疵,存在‘引供诱供’嫌疑。”

    高方平看向那个当事的文士道:“嫌犯丁二,当时之说辞有几句,有几言?”

    那个文士一时不明就里,没等蔡倏点头便道:“说的很多,很快。句句大逆不道,卑职这便背诵出来。”

    于是,他流利的背诵了好几百字出来。

    高方平冷着脸看向书记官道:“记录下来了吗?”

    “已记录完毕。”书记官小得意的样子点头道。

    高方平微微一笑,看向一群被强迫作为证人的大头百姓道:“都给我背出来,一字不能差。须知我汉家文化博大精深,一字多意,一词多意,有时候语气,语境,以及一个句子之间停顿点的不同,都能产生截然不同的意思。作为要把一个国朝功名在身之人定罪的依据,必须让本官清楚你们有足够素养判断你们听到的是什么,如此,才能在无白字黑字证据的情况下以证言定罪。但凡有一字差错者,抑扬顿挫错误者,语境语态错误者,记不得你们听到的是什么者,为公正计则排除于此案证人之外。强行要求作证者,所陈述证言倘若和书记官之记录有一字之差,则不要怪本官不讲情面,戏弄公堂,伪证之罪,陷害秀才,可也都不是小罪名!”

    这话一出包括蔡倏在内、列堂的参军、判官、书记官、押司,无数人众,全部色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