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429章 举国震惊

正文 第429章 举国震惊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张叔夜也是醉了,猪肉平闯了祸以后老夫来擦屁股,导致只能成天装病躲着,不敢去中书省上班。.ㄟM

    这是必须的,老张的劣势在于他虽然是做宰相的事,但他不是真正的次相右仆射。如果是右仆射那就简单了,遇到这类事的时候他是真有权利“否决蔡京”的,就像高通判堂而皇之的否决蔡知州那样。

    然而这就是蛋疼的地方,老张于事实上主持中书工作,却只是中书侍郎,也就是说,没有右仆射头衔他就不是决策人只是执行人,不是真正的“朝廷通判”。

    既然不是真的次相,而皇帝又不管这事,所以理论上老张必须听命蔡京这个相,只要被蔡京逮到就必须签字了,所以老张现在只能躲,不让蔡京逮到,把进京告状的蔡倏晾在一边。

    张克公又开始弹劾他家兄长张叔夜了,说那个老滑头不作为,无病无痛的却不上班,整天不见人而去折腾鸡毛蒜皮的事,搁置了中书许多重要事务。

    张商英跳出来说张克公大逆不道,已经走入极端,为了他的清流名望总在以大义灭亲的态势找茬,用他家哥哥刷声望。此举证明他张克公连修身齐家都做不到,所以推导出他的话等于屁话。

    目下一天三吵,各种立场的人就这样乱做一锅,在相互扯台……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养猪的小行家,不到天明去喂猪。”

    汴京的郊外,一个小童和爷爷推着独轮推车,车内装着猪屎,打算送去汴京的市场卖掉。现在有专门的“屎”的交易市场了,开封府的酷吏赵鼎觉得这很不科学,居然有一天官府可以在一个全是大便的地方去收税,维持次序,却也能促进农业的展和就业。

    老头和小童,正巧遇到了穿民服出城的张叔夜,见张叔夜的身边跟着几个一脸凶相的刀疤壮士。很像是一群土匪。好在汴京是没有土匪的,所以他们也都不怎么担心。

    “现在猪好养吗?”张叔夜顺便拦停了他们问问。

    “好养多了,就连咱们家也都翻身了,还请了一个长工做活呢。猪肉平真不是盖的,他得到了神猪的猪苗,以及神秘加成的饲料,却没有藏着,卖给了咱们,猪的生长很快呢,现在咱们家夜都不吃饲料了,我都开始有肉吃了。”那个小孩童言无忌的模样。

    要是赵鼎在这里的话,他就会记得这祖孙两个去年的时候还是最底层,排队队在猪场买饲料不是为了养猪,而是为了他们自己吃,还因为赵鼎把小孩的饼吃光了,多获得了半斤饲料。

    祖孙两个离开之后,张叔夜依旧们消失的方向在出神。

    身边的护卫头子抱拳低声道:“小高相公此番作为影响较坏,害得您堂堂一个相爷要离开中书躲避他人。他总归太年轻气盛了,少年得志难免轻狂无边,初担大任难免喜欢显摆权利,此番他应该是以暴户的心态给相爷捅的篓子。”

    张叔夜微微摇头道:“我,猪肉平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他奸诈心黑又果断,做事一定有原因,老夫没猜错的话他不是暴户心态,他用计弄走蔡倏绝对是要在无干扰的情况下做大事,兴许马上就会有个大新闻进京。我当心的在于他戾气那不是一般的重,有大新闻是肯定的,希望老夫的腰板够硬,扛得住他小子弄出来的后遗症吧,哎,就没有省心的事,世事总无完美。猪肉平这种杀伐决断的酷吏,能扛事能独当一面,但他也能给你闯出难以收拾的大祸来。那些不闯祸的人呢,他又无法打开局面,无法做事,根本他就不去进去,你能奈何。”

    心腹护卫忽然远处官道间,一匹快马奔驰而来,也是张叔夜的心腹。

    那人急急忙忙的来到下马跪地,上气不接下气的道:“相爷,出事了,不能再躲,需要您及时回京处理,否则天就要塌了。”

    凑近耳语几句之后,张叔夜勃然色变,猛的上马就往京城赶……

    蔡倏和高方平对咬。蔡京和张叔夜猫捉老鼠。张商英张克公在论1坛引经据典的撕逼。秀才百姓们把这些当做官场的斗狗在图个乐呵,至少也比相扑比赛好br />

    然而这些事都还没一团欢乐之际,江州方面一纸文书进京,举国震惊。

    不论权贵还是平民,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大魔王,听说他在江州以平乱的名誉,把已经投降认罪的一只五千人的军队全部处决了。当时的鲜血染红了整个天子庙口地界,哪里已经全然变为了阴地,再也没人敢走。

    不是打仗,是在叛军放弃抵抗,认罪投降的情况下,大魔王以江州代理知州且战争状态的名誉,临机专断,判处江州军全体死刑,立即执行。

    张叔夜回到中书,颤抖着收,亲手拿起江州文报确认后,怒掀乐桌子道:“丧心病狂!为了十四个被杀之良人,他高方平竟然处决整个江州军!他……他……”

    说不完老张便感觉有些昏眩,摇晃了一下,好在身边的人急忙搀扶住,让他缓缓的坐了下去。

    听说江州军,上至都监下至士兵共五千人被高方平处决,目下也在政事堂的蔡京脸色惨白,竟是一改常态,一句话不说,入神的坐着呆思考。

    剧本有点拿错,好事者张克公也在这里,听闻猪肉平杀了五千人,小老张顿时嘴巴笑歪了。

    张克公没心没肺的说道:“这里本台得为他猪肉平说句公道话,江南受某人某党的祸害乱政,已经是不是一年两年,很多问题到了不得不管的地步。前有江州通判黄文炳遇害,乃是对皇权的最严重挑战,后又出现了军人屠杀平民之事,听起来十几个平民事小,然而那毕竟是皇帝的子民,我朝严管军伍乃是国策基调。江州军有这样的作为,本台誓死不信那样的军伍能在关键时刻生作用。自开朝以来,我大宋军队就始终处于懦弱不作为的状况,被蛮族欺负了这么久,基本难有有效反击。有人说是蛮族凶猛,然而要本台来是军队的腐朽无信仰。能够对自己的苦人动刀的军队真有留下的必要吗?”

    这么大的事,张商英也暂时不敢随意的跳出来给高方平洗地了,凝重的道:“不知高方平接下来会干什么,为避免事态进一步扩大到不可收场,是否需要立即召高方平回京述职?”

    话是对大家说的,张商英却是京。汗,既然出了大事了,当然需要一个重量级的来拍板以便背锅的。张商英很阴险的希望蔡京忽然脑子糊涂,被坑猪肉平的事坑了。

    但是也不知道蔡京是什么心思,竟是一句话不说,依旧是处呆,仿佛一切都不关他的事。

    事情已经生,直接冷不丁就进入了白热化,乃是大宋从未有过的局势。

    好在蔡京竟是一句话不说,老张稍微放心了些,及时言道:“不能召回高方平,江南原本就是个大坑,形式危机不是一天两天,其实张克公说的对,前有朝廷主要官员黄文炳遇害,咱们身在中书未必了解内情,猪肉平做事过激是真,但把他逼到这个地步,本堂认为背后一定还有深层次理由,临阵换将乃是大忌,不论他高方平这么做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既然开了头不接着收尾肯定不行。他做的事,他擦屁股。除了他,本相不认为谁有能力在不了解情况的当下去独当一面,弄不好江南就要哗变。所以暂时来说,维持局面,不轻易肯定和否定他高方平,与此同时调查落实高方平的一切作为,就应该是朝廷的基调。”

    ……

    针对江州目下局面,第一次中书门下议事,争议并不大,当然也不可能有什么结果,以蔡京的呆沉默为结局。

    但谁都知道这仅仅是风暴的开端而不是结尾,蔡京会是什么态度没人清楚,因为这头老鲨鱼有时也是不走寻常路的人。但是可以预见的在于,很快暴风骤雨就要来,江南系官员弹劾高方平要求清君侧杀奸臣的文书,会犹如海浪一般短时间内淹没赵佶的书桌。

    一但生那个局面而没有做足准备,国朝要乱,皇帝再喜欢猪肉平也没用,他高方平铁定跪在此役。

    有些事可以绕开皇帝,瞒着皇帝,但是这种事肯定不行,也做不到。好在趁蔡京糊涂了的现在,抓紧时间,张叔夜认为还有些生机。

    迟早都是要交代问题的,那个不知道“君子以厚德载物”只会自强不息去杀人的不良少年是张叔夜的门生,张叔夜推举上去的人。此点是绕不开的问题,迟报晚报都是报,所以不能拖,老张觉得趁老夫这把老骨头还勉强镇得住还没被不良少年撤散,赶紧的,在江南系群官弹劾不良少年前,先去找皇帝交代问题,去认错。

    正在娱乐的赵佶,听到老张冷不丁把事情捅出来之后,险些吓的昏倒。</br></br>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