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442章 李白式的唯物

正文 第442章 李白式的唯物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然后,方琴神色更加古怪的道:“那时候我觉得一切都很好笑,好假,我触犯了两条教义却未被神明的圣火烧死。Ω.M于是我不在绝望,我开始领悟他们说的斗争。但凡他们禁止的东西,我就有冲动去偷吃那个禁果。我开始读李清照,读苏轼,我没想多会有那样烂漫优美的意境,哪怕真实的世界并非诗词所写那样,我也愿意去那么想。我觉得那才是真正的人和女人。我开始读‘人生得意需尽欢,莫使酒杯空对月’。‘高堂明镜悲白,朝如青丝暮如雪’……”

    高方平也不禁动容。往的自己刚愎自用,对柳三变李太白这些人,太过那啥了。世间之事存在就是道理,“人生得意须尽欢”这虽然有点没心没肺,但是诚如高方平之名言不添乱就是功劳,这比极端的“殉教上天国领取来生”有意义的多。至少在有“殉教赴死”想法的土壤里,必须同时存在“人生得意须尽欢,莫管他娘的来生九世”这样的欢乐思想。

    “大人?”见大魔王走神,方琴低估了一句。

    “至今我方才知道,学无止境,文人为什么伟大,李白为什么伟大。因为他喝高了后,在以无尽的才华唱‘他李白式的唯物’而不是唯心。”高方平回神之后微笑道。

    方琴顿时英雄略同的样子道:“对啊,好伟大,那些被禁止的东西竟是这样的有趣。可惜许多不明就里偷教众会被处死。这让我彻底对教义心灰意冷。”

    高方平点头道:“解放思想不是说着玩的,别处我管不了,但你提及的问题我江州正在解决,我鼓励想法,但是严打‘教派’,严打私刑。就是为了杜绝这类事件生。那些秃驴和道士的狗屁东西,我也不喜欢,但他们不极端,他们只能诈骗而不能强迫别人,就是我容忍的底线。在道场里听了他们的理论的人,可以马上转身进入茶馆,听秀才解读我高方平的策论,听秀才歌唱李白,这就是解读和开启民智。私刑就是毒瘤,动刑的都是流氓,但是王土之上只能有皇帝一家流氓,坚决不允许出现其他流氓。可惜我这个皇帝麾下的金牌打手朝廷鹰犬,我的大砍刀被那群猥琐的相爷们没收了。妈的不能砍人日子,真是有点难过啊。”

    方琴和梁红英面面相视,也不知道这样好不好,他的画风又开始真真实实了。

    方琴接着道:“我不知道往后的路在何方。但我知道方天定始终在江州某事,江州知州是蔡京的儿子,而他又不作为纵容麾下许洪刚。所以自来都有传言,整个东南都黑暗但是最黑在江州,下一个最大信徒的来源地就是这里。于是教内两个派系的斗争理念,让我也坐不住,方天定干方天定的,我也需要来江州观察。这个时期我已经不悲愤,我麻木,我也希望有支持我的信徒,将来够力量公开真相。我不知道天下有没有救,我不知道那些凄惨的苦人有没有救,我更不知道这场斗争会以什么方式结束,不知道我方琴会以什么方式死去。但是当我听到消息江州来了一个酷吏,一个敢说话敢作为的大魔王,我就一直在观察。”

    到此方琴语出惊人:“后来的某个时候,知州衙门被架空,传出小道消息来,大人您打算出阵于天子庙峡谷剿灭许洪刚所部,那个时候我震惊了!与此同时,方天定派人冒死溜出城外,打算把消息通知这个人渣许洪刚!他们之间一直都有勾结,许洪刚的确不蠢,可惜被方天定的福寿膏控制了。哼,但是教义不是让我斗争吗,我又怎么会让方天定得逞,所以方天定派去报信之人被我消失了。紧跟着就是举国震惊的江州案件,五千人被判死刑,那时方琴就对您是个什么样的人,充满了好奇,我想知道你判决时候的心态。于是有了今天的会面。”

    高方平和梁红英面面相视了起来。梁姐以眼神表示:如果她说的是真的,相公您当时哪一战,还真是有点悬啊。

    高方平耸耸肩以眼神表示:她说的是真是假不重要,运气本来就是实力的一种,我猪肉平就有这样的运气,所以蔡京只能认怂。而且就算许洪刚获知,不走天子庙峡谷,他们的最终命运也不会有改变,依旧是叛军。只是说就要变为拉锯型野战,那时为了方脑壳的公道真会在江州英雄纪念碑之上,多上千烈士之名。但也必须要打,必须前赴后继,那真不是当时高方平吹牛,那就是江南的醒觉之战,流再多血都值得。

    高方平固然有运气,但做决策从来不从运气角度出,调遣太平军进江州,蛊惑黄启冠从无为军出阵等等部署,真不是为了用于剿灭叛乱用的,而是为了天子庙峡谷战事出现变故后,不至于让江州一败涂地。

    所以当时,高方平已经想到了消息走漏后的后遗症,严令党世雄所部不能救援,以免被套牢。与此同时依托全骑兵纠错能力强的优势,就算许洪刚所部避开天子庙峡谷,也没什么卵用,骑兵原本就不是用来打伏击的,而是伏击失败后可以依靠机动纠错,剿灭江州军,它就只是时间和代价的问题。

    混血儿美女讲了非常美妙动人的一个故事,顺带很文艺的表达了她身世的离奇复杂。

    高方平相信,作为古人,任何一个人都会被方琴给感动得稀里哗啦的,然而高方平作为一个穿越者,各种苦情肥皂剧,总体显得没心没肺的。

    最后高方平一副奸诈小人的模样嘿嘿笑道:“所以呢,你的故事讲的不输给《大灰狼》,然而都是过去式,自始至终没什么干货。结论是什么?你要我干掉方腊和方天定,扶你上位吗?”

    方琴又难过又尴尬,还不太习惯他的风格。她此番算是怀着某种寄托来吐露心声的,要说太大的部署和目的,她一个女子,暂时还真没有想的太深,然而大魔王这么市侩的德行真的让她有些乱了阵脚,好尴尬。

    “我……其实我也不是太清晰我想干什么,就是忽然间信了一些东西,便把一些期望放在了大人您的身上了。于是就来见面吐诉了。”方琴道。

    高方平摸着下巴道:“你没主见没问题,我帮你主见。你要在教内斗争要报复方腊毁了你一生也没问题,我帮你整死他们。天降我猪肉平于大宋,就是用来拉仇恨干坏事的。然而我是个奸商无利不起早,我要问,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方琴一听就急了。她此来的确有些小女子心态,主要是倾诉,其中当然包含了太多对义父方腊的不满,对教义的不满,只是说真正“被主见”后,要把这一事作为一种阴谋叛教,害死义父夺权这样的奸商立场,她的确不太明确。

    始终观察她神态的高方平微微一笑,又道:“你此来心态上果然是一头凌乱了又蛮是牢骚的小鹿,我不逼你做决定,先回去吧,你等想清楚你要什么,追求什么的时候,再来见我。”

    作为一个从小人见人爱,人人挽留的大美女,就这么的被送客了,方琴真的有些凌乱了,怎能吐露了心声被他获知后就送客了。

    “我……你……”她感觉有点上当受骗。

    高方平老奸巨猾的模样道:“你有点不甘心,见我并不容易,此番却没有听到你想听的。女人找人倾诉有时候没什么目的,兴许仅仅只是想听对方两句认同。你还觉得你在剿灭许洪刚所部一事上帮了我,却也没有被我感谢。方腊是毁你一生的人你有怨气,但他毕竟养育了你,是义父。这些所有,形成了你现在复杂没有主观的心态,这是正常的。如果你真想听,我有一万句暖人心的花言巧语可以说出来。但那并没有什么用,没有在我的立场上解决任何问题,亦不会在你的最终追求上,产生作用力。”

    顿了顿高方平道:“我就这德行,做事一定要有目的。你想要,你就一定要对我说你要什么,然后可以给我什么。等你想明白此点之后再来见我。”

    方琴神色又古怪了起来,明白没有赖着不走的理由了,于是心里也有些气,起身没有一句告辞便离开了。

    “相公不信任她吗?”静下来后梁红英好奇的问。

    “其实我已经信她了。”高方平摇头。

    “那您为何这么直白的把她气跑了,难说她以后就不来了。”梁红英神色古怪的道,“她这样有势力有地位有想法,又被人宠习惯了的绝世美人,不会喜欢你风格的。”

    高方平道:“那没办法,总不能让我去适应她的风格。有一点她必须自己想明白,她能给我的东西,我换个方式去努力也能做到。我不接受要挟,世间少了谁都一样过日子,就是我的观点。”</br></br>亚洲第一美女,**翘臀,火辣身材完美身材比例!!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lian1(长按三秒复制)在线观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