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460章 全面进攻

正文 第460章 全面进攻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高方平道:“要行动,要主动,自己的利益要敢于斗争。Ω Ω Ω. M以往面临强权你们无法反击,无法说话,反击了面临官府和祖宗的双重压制。但是现在我允许你们自卫反击,底线在在大宋律,不要极端,不许杀人,不许破坏,不许持有管制兵器。宗教要你们孩子的时候,骂回去!他们若敢伸手抢,各家各户联防,打回去!这代表你们呐喊,你们不想被压迫,那么你的行为,就受到我的保护。”

    高方平环视一圈再道:“再次强调大宋律是底线,皇帝是你们之后盾。别人没权利决定你们之生死,你们也同样,目的是让他们不再欺负压迫,而不是破坏杀人,杀人者一定偿命这毫无疑问。此一时刻我之政策全面启动:文弱苦人,全民动参与,砸烂那些肆意践踏皇权决定你们孩子生死的神庙,砸烂那些决定你们命运的祠堂,砸烂不合理的旧思想。官府之安全部队,野战部队,严禁参与‘人民战争’,职责是防御,维护大宋律。防止出现任何的管制兵器,以及践踏人命事件。严禁任何武装力量以任何形式拉偏架,有哪一个队伍敢收了乡贤的钱拉偏架,阻止皇帝子民呐喊的,除非你们是活腻了。安全部队不能参与,那么同样,各族各教之私兵民兵,但凡有制人死亡能力的,有管制兵器的,都严禁参与,严禁阻止老百姓的呐喊声,被冤枉被打错可以声,可以打架,可以报官,但是要记住这是家庭内部矛盾,就像兄弟两个打架一样。而不是非我族类的敌我矛盾,敢以任何形式的武装力量致人死亡者,视为叛乱。”

    “防御防御防御,重要的说三遍,武装力量处于防御,出现流血事件和管制兵器的,则第一时间参与,保护他们各方。”高方平又转而对大头百姓道:“文攻文攻文攻,你们可以进攻,可以检举,可以把那些平时该死的人找出来,但是千万记住你们的行为权利来自于皇帝,来自于本官,不要让我们蒙羞。他们没有权利决定你们之生死,但是你们也不能乱来,否则依旧以大宋律论处。决定那些害群之马生死的是我,不是你们!相信我,祖宗之规矩仁心不能忘,你们面对的那群人在很多时候也是娘生父母养的。各位父老乡亲,我猪肉平在为你们争取生存的环境,你们要是有良心的话,就相互监督,相互帮扶,不要极端,不要把我坑了。”

    “坚决响应小高相公为咱们苦人呐喊!打倒一切不合理!”

    场面开始爆棚了,万人空港雷动的局面吓得党世雄这些孙子小腿抖,寻思:防御个蛋啊,面对这种形式我老党敢去拉偏架?您小高相公也太我了。

    人群中十二岁陈小娅红着眼睛大喊,最是积极,她弟弟死了她至今都快乐不起来,她想不通为什么会生眼下来的娃拿去溺死的事?

    只要不出动军伍砍人,赵鼎张绵成这些“常委”是不会反对的。事实上他们至今仍旧认为大魔王的脑洞可怕,这么离经叛道却效果爆棚的策略,也只会从他的脑坑中出现了。任由这些灰头土脸的孩子和妇女去打架,当然是敢的。就让她们去要自己的公道,谁敢强势迫害的话,防御政策就正式启动,以大宋律为基准强势执法。

    时静杰的弟弟没能活下来是他一直的心病,所以他此番最为热血沸腾,平时他不敢调动武装力量收拾台家村,但是现在小时暴走了,誓师都还没有正式结束,他已经带着属于德1化县的一群苦娃去找台嘉算账去了。那个老王八蛋不是扬言王安石都跪了吗,此番就让他见识一下大魔王的政策有多猥琐。

    各县的老爷们仿佛死了爹一样,再不作为,此番也不能懒政了,大魔王的政治基调已经定下,万人空港的局面下他们谁也不敢缩,既然是文弱人士的战斗,他们当然要去控制要去带头,真的出了乱子没有控制好,虽然可以启动防御政策,但是也证明了他们这些学富五车的人无能,还不得被大魔王整死啊。

    妈的大魔王的话没毛病,一套一套的,开口闭口皇权,谁个官员要真把治下的良民苦娃折腾死了几个,还不得被大魔王用皇权为幌子虐啊。

    所以不可避免,天子庙峡谷雷霆震江南全民水灾保卫战大捷大魔王威望如日中天的现在,解放思想的第二乱战争已经正式打响,武装部队出动,那真打不过各家各组的私兵和规矩,也拿那些宗教神庙没什么办法。但是此番大智若愚的小李纲觉得,那些固有的势力兴许要跪……

    刘光世那群流氓早手痒想打架了,然而郁闷的在于此番不允许武装力量参与打架。所以这群兵痞只能整天到处巡视,祈求现有那个不服气,敢过激乱来的,那就可以启动防御政策打架了。

    但是刘光世们誓,从未见过这么震撼浩大的场面,大魔王夹天子庙峡谷的雷霆威望,不许武装力量乱来,那是整个江州都不敢动的,只能任由那些有怨气的人去叫骂,把他们的罪状一条一条的说出来。

    刘光世巡视台家村的时候,现台嘉老头在一边老泪纵横。他视如性命的那个祠堂已经被砸烂了,不用武装部队背书,台家民兵也不敢动,因为民兵也早就想砸祠堂了,砸台家祠堂的都是台家平时不说话的苦人,就这么简单,台家民兵也是那些人的兄弟姊妹。

    溺死女娃沉塘妇女,就是这老头治下最严重,所以此番也是台家村的反弹最大,他们觉得许多兄弟姐妹根本没错,却被以这个祠堂的名誉决定了生死,死的时候她们甚至不知道生了什么,只会哇哇哭泣。

    现在的主流观念就是:除了皇帝,族里的长者不能决定娃的生死。妈的这个理论当然不能反对了。所以被砸祠堂的一些乡贤也不敢去告状,尽管小高相公也允许他们骂回去,也允许他们告状。

    刘光世眼村稳定,离开的时候叹息一声道:“老族长,接受吧,将来会不会变得更好我老刘真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不会把妹妹交给任何人去扔河里。这些旧思想它真的该去了。另外说起来,私刑私法在这个气候下不能在出现了,说什么都没有用,它是违反大宋律的。以前那是官府不作为,村民不敢声,但是啊老保证啊,听我刘光世一句,在这个气候下,以后再有问题绝对压不住,小高相公的解放思想真不是说着玩的,解放了,它就关不住堵不住了,往后再有私刑被人举报的话,相信我啊,不用我老刘来查,你会被你侄子们扭送官府的。大魔王的全民战争不是闹着玩的,你爷爷面对过的王安石,真心的不够猥琐。”

    ……

    “狗1日的猪肉平!哎,少主,咱们这次怕是栽了。好不容易在最适合展教众的江州建立的根据地,以为可以和方琴打对台,然而现在全跪!”石宝悲愤的抱拳道:“但凡江州堂口,无一例外被砸个稀巴烂,树倒猢狲散,那些新教徒已经反水了,妈的甚至反过来检举,带着那些暴民去抓咋们的骨干。若是官府一手遮天敢派兵大面积围剿,咱们倒是不怕,拿着信徒的脑袋上京告御状都可以,可惜猪肉平实在猥琐,这次武装部队不参与任何事,却换老百姓含着血泪来砸场子,咱们还真的动不了。”

    方天定喃喃道:“是啊,若是猪肉平用军队动咱们,那是他违法乱搞,咱们可以反抗。但是若动了那些苦人,我教之教义也就没有遮羞布了,连其他地方的教众都要散。果然,我就知道师公在吹牛,其实没人斗得过猪肉平的。”随即又好奇的问道:“那些秃驴和牛鼻子怎么样了?”

    石宝惨笑道:“那些棒槌也不比咱们好不了多少,以前秃驴和道士凶猛,和宗族乡贤们勾结,用假药仙丹风水等理由诈骗村民的血汗,现在他们开始拉清单了,老奸巨猾的乡贤们全部已经躲起来,房头上无一例外都挂着白旗。至于卖假药偏香火的贼秃驴骗妇女赐子的贼道士们,十个有八个已经跑了。但凡没跑掉的被逮着了,让赔钱,赔不出来的就扭送县衙,妈的听说现在江州各县的牢里都关押了一群道士和秃驴,面临诈骗罪审判。许多隐藏在咱们道场寺庙道观的前流窜通缉犯,也大多数被抓出来了。隐藏在民间,杀过人喝过血的一些屠夫丐帮子弟什么的,也有许多被揪出来了。”

    方天定歪着脑袋许久道:“宝叔,咱们该离开了,江州已经没有咱们的土壤。屠夫帮,鸡蛋帮,丐帮,道士和尚**差人,剥削的粮商,为富不仁的乡贤,此番基本全跪,这样的气候下,旧官府旧制度,已经全然保护不了这群人,被肃清只是时间问题了。甚至咱们的‘旧规矩死去新世界来到’,都被猪肉平给套用了,厉害,咱们传教他来接受果实,这是能力之差别啊。”

    ……</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