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476章 草根却积极的世界

正文 第476章 草根却积极的世界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次日韩世忠回江州了,专门找高方平汇报了对江南东路的民情。ΔΔ『.M

    韩世忠道:“相公,目下之江南东路只是表面平静,实在有些不同寻常之举。”

    高方平也先不提方琴的消息,问道:“如实报来。”

    韩世忠道:“最不寻常处在于,相公民望和民声如此大的现在,江南东路各主政都在推卸责任驱赶难民的现在,大家都在传言唯一有希望的地方是江州,许多灰头土脸的人举家上路朝江州聚集,但却相对少数的一群人朝苏州聚集。”

    “哦,对此你韩世忠有什么判断?”高方平摸着下巴问。

    韩世忠道:“这绝对有猫腻!苏州虽是东南第一重镇,钱多粮多,但苏州知州刘正夫口碑不好,应该不足以得到百姓信任。卑职所了解到的情况是,类似丁二那类家破人亡的事例,在苏州绝对不是个案。然后苏州除了有丧心病狂的刘正夫,更有搜刮民脂民膏出奇狠的东南应俸局,他们浪费民力,强制让民服役收集奇花异草的举动,早就怨声载道,据苏州人丁二说,许多人都还想逃离苏州呢。于此,事关无数苦人百姓过冬活命的现在,卑职不认为百姓会去苏州。那么依据相公理论,一部分百姓违反常理的聚集苏州,这个现象的背后一定有原因,乃是个惊天大阴谋。”

    高方平微微一笑:“不错,分析的很好。”

    “谢相公夸奖。”韩世忠又道:“居于对这个现象好奇,卑职亲自秘密前往苏州,联系了老种相公麾下在摩尼教卧底的密探,了解到摩尼教的确会有动作,两浙路无数信徒也在朝苏州集中,听说是一个‘朝1圣’活动。”

    高方平喃喃道:“我大宋它就是开明过头了,刘正夫啊刘正夫,你竟敢任由这么多人非常规聚集,还真是昏庸到极限了!”

    真的不知说什么好了,类似的活动就算在一千后,参加人数过五十人,如果是宗教活动,依照国法要在民宗委和公安局备案,如果是企业活动,则是在公安和工商备案。

    另外视活动地点,有时也需要在城管局备案。

    但遗憾的是,在大宋流窜不但不需要路引,这类活动也不需要官府备案。

    更遗憾的是有些人作死了就会死,但是在大宋,刘正夫这种祸害埋下了祸根,甚至闯了祸后却可以不付代价,换个地方照样做官,甚至在历史上,刘正夫这样的祸害还混进中枢去,并且分享了童贯北伐的功劳,过失则是童贯们的。

    是的某种程度童贯也是有些冤的,他不是士大夫,所以将来北伐燕云的时候,郭药师所部投宋的功劳主要是刘正夫的,至于北伐过程中或大或小的失利,主要是童贯和种师道们的锅了。

    思考顷刻,高方平回神道:“还有呢,你还现了什么异常?”

    韩世忠抱拳又道:“回来的过程中,卑职现,目下在官道上活动的人多了一些异常者,有些小团体在卑职本不是庄稼汉,去装作庄稼汉,那些携带的包裹中有兵器。”

    高方平微微动容,前判断是正确的,摩尼教势力真打算在粮商和资本撤离江州的现在,大肆打劫屠杀。

    顿了顿,韩世忠又道:“鉴于末将接到的指令是‘地下工作’,以收集消息不走漏风声为主,所以末将并未干涉官道中的那些疑人,主要是观察而没有介入。”

    “辛苦了,先下去休息。”

    让韩世忠离开后,高方平放下了些心,某种程度上方琴所提供的消息,很大一部分和韩世忠获取的情报对上号了,可以相互印证。

    不过高方平仍旧没有解除方琴的软禁,这事毕竟太大,高方平打算再等等第四方的消息来印证……

    同一天夜里,梁红英从京城回来了。

    虎头营卫士是拦不住梁姐进房间的。所以梁红英入房的时候现很诡异的哼女人哼声,然后见有人躲在被子的下面一起一伏的模样。

    梁姐急忙过去掀开被子。

    然后……

    高方平贾晓红,包括梁红英在内,三人都一起吓得跳了起来。

    到此梁红英才基本弄明白了情况,抱头逃出去了……

    此番梁红英走6路,她也带来了和韩世忠类似的消息,是真有一些群体朝苏州聚集。

    此一时刻摩尼教影响还是较强了,庐州都有基础。梁红英过庐州住店打尖时,听人提起过有朝1圣。鉴于一直以来受高方平的影响比较重视摩尼教,所以梁红英专门绕路去了苏州观察,得到了和韩世忠差不多的消息,就那么情况。

    这就是她耽搁现在才回来的原因。

    大抵汇报后,梁红英神色古怪的道:“才回来就听虎头卫说,方琴姑娘又被你关起来了。你怎么就喜欢欺负人。”

    高方平一阵尴尬,固然软禁一个大美女能让大魔王阴暗的一面得到抒,然而我那主要是为了稳重好吧。

    yy完毕,高方平把下巴达在她肩膀上,故意说废话道:“京城的事还顺利吗?咱们要不要逃亡倭岛?”

    梁红英摇头道:“我险些把他们干掉了,不过郑贵妃迟疑了几日,虽没正式答应我,却是京城的确有消息,一个宫里的太监,被郑贵妃以肆意妄言皇后是非为由给杖毙了。此后也听老张相爷提及,皇帝临朝时专门提了的妄言皇后被杖毙的太监。还说了国母名誉不容玷污的话。老张相爷还说大多数人不明觉厉,不明白为何皇帝会忽然提及这么一桩事。那之后,相公吩咐的要件基本都有了,于是我这才放了郑居中,临别之际,他威胁我说走着瞧。”

    高方平点了点头道:“基本上自此之后,可以安稳一阵子了,几年内不至于出什么幺蛾子。至于将来的事,等我回京慢慢解决吧。”

    梁红英道:“我总觉得郑居中不会安分,还会搞事的,真该处决了这些人。”

    高方平微微一笑道:“麻烦是总会有的,由他去吧。朝廷层面一但失去了游戏规则,那真的要完,这方面蔡京真没乱说。这些事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极端。”

    “对了,刚刚贾晓红老让你饶了她,你是不是把她欺负惨了,让她很痛苦?”梁红英想了想居然来了这么一句。

    “汗,她的话能信?她怕是爽歪歪了吧。”高方平摔倒了……

    江南东路的扩大会议如期来临。

    听林冲说,那些各处的老爷们入城之际被吓的够呛。

    兴许在他们的世界里,推卸责任驱赶难民仅仅只是一纸文书,事实上很多人都不会真正清楚,江南东路的苦人灾民被赶出去后又聚集起来,是怎样一副情景。不论哪个州来的官员,真的被江州外那仿佛打仗一样的场面吓到了,那是灾民联营,一处接着一处的灾民营地连绵方圆百里,简直是一股洪流。

    虽然这些老爷们都有“带刀护卫”,不过处于这种局面下行走谁都是心惊肉跳的。因为他们都清楚,这样聚集起来的人群有多危险,这恰好又是一群平时被他们欺负得够呛的人,这个时候没饭吃,戾气最重,兴许一不小心就会被围攻致死。

    所以不论是谁来都被吓得心惊肉跳。

    童贯这种戎马半生见惯了军阵拼杀的大将,来的时候尚且被吓到,何况这些老爷了。且童贯上任的时候,人数只是现在的三分之一。

    然而老爷们又现,乱仿佛兵荒马乱,实则又乱中有序。那些残破不堪的帐篷破了后,有另外的手艺人帮着修补。根本灾民间最容易生的抢劫吃食情景,这不是弱肉强食的世界,相反却有些尊老爱幼的态势。

    多处施粥的棚子处能然有序的排队,有时候,人们还会主动让灾民中最弱势的人插队先领。

    灾民营地有了次序后,就无需强壮男人们保护自家帐篷,所以整个营地内基本青壮年,多数是小孩和老人留守,至于壮年男人们,甚至妇女们,都去有序的组织起来,砍柴的砍柴,捕鱼的捕鱼,狩猎的狩猎。

    随便抓来一些小孩子询问原由,人家小高相公说了,天无绝人之路,只要齐心协力就有可能过冬。所以现在尽管不冷,却已经开始了如同蚂蚁一样的过冬准备行动。

    并且小高相公有政令,不论灾民来自哪里,既然来了江州都统一划分进入社区,有大区,中区,小区。

    最终以小区为单位管理,设立社区居委会。中区设立县衙“派出机构”,实地办理事宜和组织生产。

    陈小娅尽管年纪小,却已经在前天通过了高方平的考试,成为了中区的一名“干部”。她是依靠捕鱼技能考起的,这方面她有独到心得,于是她就在社区里教一些妇女怎么高效的捕鱼。

    事实上高方平破格开了“工才农才”考试后,已经初见成效。拥有了相当大一批在各种领域的人才,以他们作为骨干,深入社区主持灾民生活工作事宜后,效果相当明显,整个生产效力已经不同以往了。

    高方平的麾下次序是没问题的。但在没有开考没有大量选拔人才去社区管理前,虽然也是众志成城的气氛,其实无脑又无技术的情况下,劳动效率非常低。几万人在砍树挖煤,打猎的捕鱼的,其实积累的非常有限。

    但是在正式成立居委会,派各种有一技之长的人带领后,同样还是那些人,同样是那些工时,但根据各处的汇报,积累的柴火,煤炭,鱼干,肉干,动物毛皮等等,却比以前多的多。

    灾民收集来的一切物资不属于官府,也不属于个人,而属于社区。在大家的监督下,统一存储管理调配。与此同时,官府的施粥依旧没有停止,这部分是免费的,但是只能勉强保证饿不死,最终还是得依靠大家自身的努力去吃的更饱些,更好些。

    与此同时,各小区中区大区间,经常性的有各种大比武,比谁积累下来的柴火多,比谁储备的肉干鱼干皮毛多。

    世事说来奇怪,思想问题理顺,民风一但进入良性后,那是干什么都事半功倍。在后世投资几百亿经费反恐,各种重金悬赏却然并卵,抓不到几个暴恐份子。但是猪肉平就有这么猥琐,能让他们在饿肚子的现在充满斗志,仅仅为了一个高方平签的“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牌匾,他们也真是够拼的。

    事实上武装力量的能力非常有限。这个时候还真有不少牛鬼蛇神混在灾民间搞事,然并卵,不用治安部队抓人,不少摩尼教的极端信徒啊,偷盗抢劫的啊,经常被一群老婆子和小屁孩绑了扭送“派出机构巡检房”。

    各处赶来开会的官老爷所,就是这么一个破烂草根却积极的灾民世界。

    任何人都想不到会有这种局面,然而是的,高方平他已经把目下近十一万之众的灾民,管理到了如此地步。不论这些老爷的政治立场是什么,和高方平有不有仇,总之此番亲眼所见后,没谁敢觉得高方平只是运气好了……</br></br>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