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478章 这锅我不背

正文 第478章 这锅我不背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大人这话本帅就不爱听了。.M”

    人人沉默的现在,童贯摸着下巴不阴不阳的道:“于此种形式的公堂上,大人刚刚之说辞有威胁恐吓朝廷命官之嫌。你老这么干真的好吗?长此以往还有谁敢说话?太祖皇帝定下了鼓励说话敢于说话的国策基调,是否就此要变呢?就算是要变,国策基调的转变到底由你高方平决定,还是由朝廷决定?”

    猥琐的大人们就此开始兴奋,见到当今皇帝宠臣,军中威望如日中天的童贯跳出来怼高方平,于是全都等着

    高方平道:“童经略此言差矣,你不要开口闭口就太祖皇帝来压我。我说不许说话了吗?我是不许说套话空话,不允许为自己的小心思绑架体制影响整体。说话当然允许,但身为朝廷之主要官员,一举一动,每一句话几乎就是政令,几乎就是顶着皇帝名誉决定数万乃至数十万百姓之生死。这难道是假的?这种情况下,我要求他们慎重考虑在说话,有什么问题?”

    顿了顿高方平道:“各位,祸从口出这不是说着玩的,不要以为这是针对老百姓的。天地良心,一个庄稼汉他就算说错了又能有多大伤害?能影响多少人?但你们呢,现在在这个堂内之人,几乎每人都至少掌控了十万以上人群的生死大权。各位,权利越大责任越大,皇帝把他的子民交给你们管理,让你们去决定百姓的生死,你们要真的觉得,可以在关键时刻不经大脑或者为了某些私利就随便于会上言左右整个江南东路的民生乃至生死,那么你们就错了。”

    高方平戾气深重的道:“身为皇帝任命的江南东路最高治所长官,在我这里,你们不要想绑架集体,少给我来什么‘为民做主简称民主’这套,别想蒙混过关,不经脑袋就胡言乱言,进而影响我江南东路走向,一但出了问题就推脱是‘集体决定’,推脱是‘体制问题’,推脱是‘高方平领导不利’,推脱是‘皇帝的责任’。”

    到此,高方平怒拍桌子道:“妄想!这锅我和皇帝不背。我高方平是真流氓,谁要在我后面拖后腿搞事可以!但出了事后,我这个最高长官背锅的同时,我绝不放过导致了整个败局的人和事。我可以倒下,但是死前我一定拖着该死的那群一起带走没商量!这就是责任!”

    全部老老少少的官员们,全体脸色绿了。

    童贯起身怒斥道:“你猪肉平猖狂到了无以复加,一而在再而三的威胁官员,说话越来越难听。但凡在这里的人没有谁是被吓大的……”

    高方平一敲堂木冷冷道:“咆哮公堂,侮辱上官,给我拿下。”

    “谁敢!”童贯毕竟是军旅将帅,飙而起的时候是很有些威慑力的,于是已经上前的杨志也停下了。

    高方平道:“愣着干什么,绑了多加一条罪名是抗拒大宋律,他要敢抵抗就是叛乱,拿下。”

    包括太平军在内的三军主将,全部吓得低着头做孙子。

    于是全部人惊恐的场鸿门宴,眼睁睁个朝廷任命的经略使被高方平给拿下了。

    就连赵鼎也对大魔王非常无语,却又找不到毛病,因为高方平还真是上官,童贯刚刚的行为在私下没问题,但在决定此番江南东路命运的公堂会议上,童贯还真是咆哮公堂了。把高方平在公开场合称为“猪肉平”,还真是侮辱上官了。他要叫个牛肉平就无问题,可惜在这个时代,猪和狗都是低贱的东西,一般也是用来形容低贱的。

    “高方平你休要猖狂,我是朝廷任命的江南东路经略使,你能拿我怎么样?”童贯又大喝道。

    高方平呵呵笑道:“倒是不怎么样。然而你涉及之问题非常严重,麾下贪腐成风,治军不严,这或许不全部是你的锅,但身为经略使你绝对跑不了。另外,当时大水来临,整个江南路东面临和天灾打战,但你童贯迟迟不到任,导致军队不能有效参与保护民众,童经略,你身为军务将帅,却延误朝廷军令造成我江南东路抗灾不利,至重大后果。我未必能拿你怎么样,但不以此为由拿了你送去游街最后在吏部把你名声彻底搞臭,我高方平就念头不通达。”

    “你!”童贯气得快要吐血的样子。

    “各位,你们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吗?”高方平不怀好意的扭头官们道,“当时你们都不听我号召,不动全民抗灾政策。这些事虽然可以扯犊子,但事实是什么呢?是我江州控制住了局势,没形成大灾,但你们跪了。这种情况下我一枝独秀,你们是错的,至少在政治上说明了你们之无能,说明我高方平英明神武。那么这就是一个锅。大水过后总会知道谁在裸泳的,那么裸泳的你们虽然不至于被罢官,不在升官或降职调任是跑不了的。那么你们就必须甩锅。甩锅得有理由,也得有重量级的人背锅,朝廷念头才会通达,那么你们觉得应该是谁?”

    汗。全部人除了范子夷外,一副老司机的样子纷纷笑了起来,的确是这个道理,并且背锅的人高方平现在已经帮大家找出来了,就是童贯,妈的谁让他是太监并且职务足够背锅,的确,江南东路此番的救灾不利,原则上还真的可以套在童贯迟迟不到任导致军伍无法出营上的。

    如果整个江南东路的猥琐文官们都这么认为的话,童贯这家伙想不背也不行。

    不过这些主政们也不开口去响应,话说他们又不傻,整童贯这种宠臣小人,是真的有风险的,一但整不死就麻烦老大了。所以他们都等着高方平去拉仇恨,他们最多只是默认高方平的行为,不再出言表示反对。

    “先把童贯吊起来抽三十鞭。现在乃是危机时期,等过后本官才慢慢的和他拉清单,出来混是肯定要还的,谁都跑不掉。”

    高方平一敲堂木后,既然没人反对,就代表了是整个江南东路的决定,于是童贯就被吊起来了,鞭鞭到肉,童贯冲硬汉一声不吭,但是会有少量血肉被溅射到旁边那些猥琐的文人脸上。

    所以童贯没出声,却是人人都心惊肉跳了。

    基本上心里战到此也就成功了,人人都惧怕大魔王的淫威。他之前敢在天子庙峡谷硬刚蔡京,现在敢把一个经略使吊起来像是草民一样虐待,于气势上形成了一手遮天的一言堂。

    所以是的,这场高方平和童贯狼狈为奸的苦肉计,至此成功了。

    “把这个太监拖去关起,会议照常进行,该做的事还得做。”

    高方平摆手后,林冲杨志们依计行事,犹如电影上十八铜人拖走受伤者一样,他们故意拖的很慢,让皮开肉绽的童贯的血迹清晰留在大堂的青石地面上,让人人都能清晰的

    “太过分了。”范子夷再也忍不住,颤抖着撑着拐杖起身:“固然明府之判断基本像样,童贯迟迟不到任,导致了我江南东路之军队无法有效投入抗灾,但至少要给他一个机会解释迟到的理由,查隐情。他都五十几岁了,主持对吐蕃诸部之战事对西夏战事,功劳苦劳都有。明府你怎能当众如此羞辱一个经略使?”

    高方平道:“你少给我和稀泥,刚刚你倚老卖老,用你爷爷的词句教训我,现在我如数奉还,‘先天下之忧而忧’,你爷爷什么意思呢?其实说白了,你爷爷的意思就是:官员不好做,食君之禄,干的好是应该,但干不好它就是犯罪。”

    范子夷也不禁楞了楞,捻着胡须想了想,一时也没有说话了。

    “这对官员公不公平呢?”高方平道:“或许不公,然而太阳底下就这么一回事,没有绝对公平。承担不了觉得吃亏的,其实大宋冗官这么严重,是该鼓励辞退一些的,妈的官员又不是粮食,又不是越多越好。简单说就是爱干干不干走,大宋有一亿人,愿意干能干好的我相信不说百万,三五十万是绝对有的。”

    范子夷又楞了楞,这听来不和大宋规矩,太过离经叛道,然而仔细想想,要把爷爷的词这么解释其实它也是可以的。

    于是,老头虽然没肯定高方平,却也没有继续说,微微躬身道:“明府说八道,细思也不无道理。”

    高方平也微微躬身,抬手示意他坐下。

    最不能骂的一个老头基本上也摆平了,高方平也就放心了,此番会议到此应该就算定调了。

    环视了一圈后,高方平道:“诸位,刚刚本官提及关于你们不听我号召,造成了江南此番灾害。”

    人人一阵尴尬,纷纷低着头,因为这的确是事实,高方平当时的建议被群体抵制了,现在他江州受灾有限,但其他很严重,这是躲不过去的事实。</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