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487章 船上的小贼

正文 第487章 船上的小贼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没人给高方平一行送行,因为大魔王离开乃是机密。.M

    两日前就已经接到命令的韩世忠最能处理地下工作,黄昏时分,韩世忠提前准备的一艘大土豪的民船内,人员齐备,离开了江州码头,扬帆驶向东南第一重镇——苏州。

    此行随员简单,模拟大户民家出行游玩,梁红英扮作花枝招展的小妾,高方平是一个纨绔子弟。老成持重的林冲乃是管家,四十八个虎头营卫士是家丁关胜剪了些胡子扮作狗腿头子。

    另外秀才丁二是苏州人,他此番强势要求一起“回乡,于是高方平也同意了。丁二扮作“秘书”。

    杨志和鲁达鉴于太“标志性”,所以此番没有随行,留在江州配合对梁山众的狙击行动。因为法场上会很乱,梁山都是高手,而判处死刑不是小事,依照规矩时静杰和赵鼎必须到场,作为将来大宋的肱骨之臣,时静杰和赵鼎必须有杨志和鲁达贴身保护,容不得出岔子。

    与此同时,韩世忠也带着十二个虎头卫组成地下工作组,一起东进苏州。他带着方琴,没和高方平随行,却平行,以便有需要的时候可以联通消息。

    驯兽博士马俊,以及江湖经验丰富的马贼段锦住,也作为暗线,装作一个驯兽杂技团,已经提前赶赴苏州了,所以此番,算是三线并进……

    在这个时期的苏州,除了是东南第一重镇之外,也是个锦绣之地,慵懒程度以及文化泛滥方面,甚至越东京。

    兴许就是东南应俸局在苏州的设立实在太凶残了,导致对苏州掠夺太过度,于是苏州才开始慢慢被杭州越,然后在许多年后金兵南下,朝廷南迁逃亡,就把国都定在杭州而不是苏州。

    念想着这些,站立在晚间的船头上,高方平感觉到了一些寒意,现在已经深秋了,早晚的气温越来越低。

    这个时候没人来给高方平披上披风,只听闻了大船的后方有些吵闹声,不知道生了什么,高方平也不关心。

    过了不久吵闹声停止,梁红英仿佛捉小鸡似的,抓住了一个小偷,带了过来让相公落。

    被捆了仿佛个粽子似的家伙,长了一幅獐头鼠目的模样,嘴边有两片小胡子显得非常滑稽。然后他很猥琐的模样,一脸媚笑求饶的态度,方平。

    “公子爷,最近一日我觉得不对,老觉得似乎有东西丢了,于是便开始注意,我知道有人潜伏在咱们身边偷窃,却是此人竟然能暂时避开我,让我也找不到。”梁红英一幅吓坏的样子道,“我通知了大家不动声色的配合,这才于今晚捉了这个贼子,他竟敢来偷我的饰。”

    梁红英此番扮作大户家的美女,当然要穿金戴银的,不过那些都是假货,是韩世忠弄来的。

    那个獐头鼠目的家伙,绝望的样子叹道:“我时迁此番栽的冤枉,我这才叫做上了贼船。瞅着像是大户人家的傻子出行,寻思多金,便来借点花花,然而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我时迁从未失手,此番竟是被一群貌似傻子家丁的人警觉了,到处严密防范,导致我都没机会离开,不但家丁是假的,连珠宝金银也都是假的,哎。”

    这小子还一幅英雄气短的模样。

    “鼓上蚤时迁?”高方平愕然了,想不到竟是一不小心遇到了这家伙来关顾。

    “正是在下,想不到你也听过我时迁的名字。”时迁一阵得意,寻思:难不成遇到了敬仰好汉的傻子,或者是妙门中人?

    紧跟着,高方平指着时迁的鼻子道:“把这贼子吊在船头抽五十鞭,到明日在说话。”

    时迁顿时一阵惊恐,惊呼道:“不可不可,目下的江南,是不许私设公堂的,你最多只能把我送官。”

    “我就官,妈的这个规矩就是我定的,先吊起来。”高方平手舞足蹈的呵斥道。

    紧跟着听到了惨叫,时迁被关大胡子虐的够呛,要死要活的,这家伙他没啥骨气,一被殴打,就大叫饶命。

    与此同时,高方平真的觉得很神奇,这小子竟然能在全是虎头卫的船上,在梁红英眼皮底下,没被第一时间现,就算后来梁红英警觉了,也是到达晚间在大家的配合下,才捉到他的。

    这是时迁的本领,如假包换的技能。

    把时迁打成了猪头后,高方平很猥琐的摸着下巴道:“我有点好奇,想问问你。”

    时迁一把鼻子眼泪的模样,惨言道:“行,原来您就是小高相公,真是瞎了我的狗眼,栽在你这样的酷吏……额不是,栽你这样的大清官手里我时迁认了。只要您别在虐待我,我什么都答应你,知不无言。”

    高方平道:“有点不科学,你怎么能在这样的封闭环境里,在我高手梁红英的眼皮下,隐藏这么久才被捉到?”

    时迁哭着脸道:“相公有所不知,常言到她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这其中门道可多呢,我时迁纵横江湖从不被捉,我是有货的,这些都是不传之谜,您不是妙手门下,您就别问了。打死我,我也不会说。”

    “这么说来,这是你的知识产权?”高方平愕然道。

    时迁嘿嘿笑道:“是的,我不说。”

    高方平道:“你个贼子干嘛不怕我呢?”

    时迁道:“说什么呢,我当然怕您。不过在江州已经一段时间了,您是好官这又不是什么秘密,但凡好官,都不会乱来的,肯定是遵纪守法的。我时迁此番固然有错,但是还没有真的偷盗,就算你要判处我偷盗,我偷的都是假珠宝,一个铜钱两串还赠送按摩的那种,价值上,依照大宋律都不够充军,一般乃是判处鞭刑,然而您刚刚都打了我五十了,我算是被过度量刑了。”

    “你a#¥”高方平竟是被他弄的有些不来气。

    汗,这小子他还真没说错,他此番偷盗乃是未遂,就算真偷了,他偷的东西是假货,还真不够判刑的。

    若在平时,潜伏高方平身边是死罪,但那得有个前提是他知道高方平是官,肃静避让”的牌子后依旧接近,才成立。

    然而高方平此番微服出行,所以这条大宋法律是无效的。

    关胜不怀好意的瞅着时迁,一边恶狠狠地磨着青龙偃月刀,一幅要杀人灭口的样子。

    对此时迁不免有些沮丧了,其实他不是作秀,是认真的,他觉得此番遇到清官没什么危险,然而自诩天下第一妙门高手的他此番被小高捉了,这让他的信心受挫。

    “罢了,算你小子好运,此番你有罪,但刚刚的鞭刑算你已经服刑了,老子们就不过度追究你个蠢贼了。不过鉴于一些特殊原因,我现在不能让你离开,你得在我身边一阵子了。”高方平摆手吩咐让他下来。

    下来后,时迁道:“我懂,您是不让我走漏你的行踪消息。小子好奇,大人此番微服要干什么?”

    高方平指着他的鼻子,一字一顿的道:“别,在,问,为,什,么。”

    时迁一幅很懂江湖规矩的样子,就不提这个,转而直接道:“我妙手门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偷窃时候栽在谁手里,而对方是好汉不追究的话,那要帮他做一件事。相公你是少见的好人,让我追随在身边做事吧,我很有用的。”

    高方平摸着下巴道:“我倒是非常需要人才,我拯救的失足青年还真不少。然而,你怎么让我相信,你跟着我不是别有用心的那一小撮?”

    时迁道:“我就是个胸无大志的小贼,胆子小,大事也不敢做什么。这些年,自问也没做过什么太伤天害理的事,就是有时手头紧就会去找钱多的那些借点花花。前阵子在辽地,遇到老熟人段锦住,他劝说我去投奔您麾下,谋一份吃食,老段说没必要在过江湖生活了。那时我便有些心动,却还是有些不信任官员,于是拒绝了,不过此番一转眼,小高相公已经如此大的名声和作为,我时迁也想换换生活方式,请相公收留我吧。”

    “既是老段的旧友,有老段背书,加之我骼惊奇,是个值得拯救的失足青年,也罢,试用期三个月,此番你跟我一起进苏州试用,不行的话就退货。进苏州之后我会找老段确认他是否和你说过那些,若是没有,你就真是死罪了。”高方平背着手道。

    总体上,时迁有些不适应大魔王的风格,人家话本中的包青天接纳江湖义士的时候都是礼贤下士的吧,然而这位相公开口闭口就是威胁,还有什么试用期……</br></br>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