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498章 贫道有一计可破

正文 第498章 贫道有一计可破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高方平耸了耸肩道:“刘正夫大人你不要怪我,你知道的,自古以来证人最容易被灭口了,朱子善作为武人距离我这么近,气势汹汹的在我这个大宋主要官员、本案重要证人面前抽刀,死了是真不冤枉的。”

    这话没毛病,所以刘正夫的书记官只得记录了下来:朱子善被指正后,丧心病狂意、图谋杀小高相公,于公堂违规抽刀、被就地正法。

    “……”

    见此情况,那几个跪地求饶的军官想死的心都有了,没等到立功他们却把正主给法办,正主已经被砍死了,也不知道我等的立功事实能不能被确认?

    接下来十八铜人上场,把朱子善的尸体拖着下去,留下了满地的鲜血,人头还放着,因为法医方面还有一定的程序要走。

    人死了仍旧要审判,要让案子有个说法,所以高方平继续完成了证人证言,被记录下来后,这才回到了客卿的座位上,然后提笔写了个纸条,让人递给了刘正夫。

    刘正夫看了纸条后继续铁面无私的样子,一敲堂木道:“此番影响极其恶劣,看起来,老虎不发威他们当我刘正夫是病猫,我一时不查,苏州治下、朗朗乾坤,竟然发生了如此丧心病狂的事,这绝对不是个案,要深挖,要严厉查处,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至于你们四个罪人!”

    “小的们在。”那四个军官总算松了口气,看来可以不死,听说辞要严厉查处到底,那意思就是依然可以帮助破案立功。

    于是都不等刘正夫说,他们四个家伙纷纷开口道:“相公英明,说的太对了,这真不是个案,苏州之内这样的事不要太多,迫于朱子善淫威,参与进去的军官也不在少数,我等知道许多事,要检举揭发一些内幕。”

    接下来,在那些参军、推官、判官的见证之下,大家总算心理有数了,这明显是要开始肃清苏州厢军的大部分军官了。

    这么做到底对不对的,这些都先不理论了。但是素有魔王之称的小高相公此番也到场了,和刘正夫连成了一系,兵强马壮的中央禁军也忽然开进了苏州,所以这真的不是请客吃饭,这就是目下苏州面临的政治肃清,已经不可阻挡。

    所谓的墙倒众人推的局面真正开始。朱子善被杀的消息传出去后,已经形成了趋势,那些韩世忠在暗下组织起来的受过迫害的七十多百姓,十多些小富商,一起在州衙外面击鼓鸣冤,于是群体诉讼就真的开始了。

    由此而来到底会牵连多少人,这个暂时不得而知。但是既然苏州驻泊司禁军已经依照命令进城进了,肃清行动已经开始,且朱子善已经被杀,便不能再迟疑。高方平上去和刘正夫耳语几句之后,刘正夫以不比高方平温柔的手段,下达苏州州衙的最高命令:

    命江天武军第六阵在州衙文官的监控下,立即抓捕苏州豪族朱家的主要人物,包括有功名身份的秀才。这个命令的意思是,除了应俸局提举朱勔外,基本都要先抓起来了。

    命令二:在文官监控之下,天武军第六阵执行,立即逮捕苏州军都头以上、含都头在内的所有军官,其余原苏州军籍人士,但凡离开营门一步列为叛乱!

    但凡大魔王在的地方没有惊喜,撸人的效率前所未有的高,一个下午,苏州豪族朱家,以及整个监押司基本瘫痪。近两百个维持运转的主要人物都被抓小黑屋去了。

    是的抓捕,不是定罪。

    作为非常时期的嫌疑对象,只要皇帝派于苏州的守臣刘正夫下令,都要先去小黑屋喝茶。关于这一点没毛病,任何一个法官来都不敢说刘正夫有错,明面上,老刘他相反会以非常正面的形象,成为类似包拯一般敢和权贵撕逼的青天。

    一些人真的是觉得日了狗了,譬如朱勔就是这样认为的:如此丧心病狂的刘正夫,他偏偏可以咬着包拯的先例正大光明的进行猥琐。大宋是真会保护这类例子的,然而谁都知道刘正夫是个混蛋不是包拯。

    高方平也是觉得被狗日了,因为那些被朱子善、朱家迫害过的百姓都眼泪汪汪的开始叫“刘青天”了,然而没办法,大宋百姓就是这么萌、这么好忽悠,他们的要求也一直很低,过得下去,吃相别难看,让他们知道权贵不能一手遮天就行。

    梁红英非常悲愤,觉得小高相公要是能把刘正夫此等欺名盗世之辈、给捉去关起来那才好呢。

    然而高方平真的做不到这个要求,叹息一声道:“给我十至十五年,兴许就能做的比现在多。现在还不行。”

    作为一个梁上君子,时迁觉得日了熊了。他一向喜欢的是偷偷摸摸秘密行事。然而小高相公果然不是盖的,妈的在时迁看来,小高做任何事都是近乎于明抢的一种行为,这很强势。

    作为一个小偷,时迁非常鄙视这样的行为,他一向认为做不对的事只能偷偷摸摸的进行,妈的已经不对了,还要明目张胆的强迫,这就是偷盗和抢劫的区别。这很不好。所以时迁认为此番不是上贼船,而是进了土匪窝了。

    有确切消息:朱勔已经带着心腹,秘密坐着船跑了,离开了苏州。

    这不是他害怕刘正夫,而是他终于发现有不对。因为道士的关系,朱勔一向和摩尼教对立。所以他不担心刘正夫这样有点规矩的士大夫,但朱勔很担心丧心病狂的摩尼教要搞事。

    在朱勔看来,此番刘白痴放任摩尼教进苏州举行朝1圣,就是刘正夫要勾结摩尼教做大事,妈的刘正夫当然未必敢做的过分,不会真的对我朱勔、朱家这样的豪族怎么样,但是摩尼教那些狂热泥腿子就不一定了。

    侄子朱子善被杀,基本相当于朱家失去了厢军控制权。加之这个关键时刻朱家许多主要人物被抓,那些庄户、家丁,私家部曲人心惶惶,陷入群龙无首的局面,这才是朱勔老狐狸担心的地方,因为家族私兵、加之苏州军无法作为的现在,摩尼教这么多的人在苏州,一乱基本就跪了。

    所以老狐狸朱勔不需要知道苏州到底发生了什么、正在发生什么,总之赶紧的,一有不对先跑路才安全,妈的还可以根据形势顺便去告状,弹劾他高方平乱政、干涉苏州问题,弹劾刘正夫那个奸贼胡搞瞎搞,迫害朱家。

    当然这也仅仅是个初步想法,在朱勔看来弹劾他们是取不到多少作用的。这事在以前或许可以,但是蔡京自天子庙事件后影响力大跌了。加之这次的敌人除了是小高这个如日中天的人之外,还有号称不倒翁的老油条刘正夫。

    是否能一次怼死两个不同党群的封疆大吏?对此朱勔非常之不看好,洗洗睡了,没把握的事最好不要乱做,以免真的触怒了他们,让朱家被伤害的过深。

    朱勔认为兴许不说话的话,刘正夫还不会吃相太难看,不至于真的把朱家连根拔起。因为他不是高方平。

    总之先跑路就对了,若是苏州出事被搞乱,反正我老朱一不是苏州主政官员,二我不在苏州,我因要务回京办事去了,苏州之洪水滔天、与我老朱什么相干……

    “狗日的朱勔老贼,有秘密消息他已经跑路,本座也不知道这是弄得什么鬼?”

    一个道观内,江南道士领袖林灵素皱着眉头说道。

    一个眉清目秀的小道士抱拳道:“尊上,苏州出现这些变化,可以看做一个自然现象,这是天地的预示。结合明教此番声势浩大的朝1圣行为,兴许有大局面,我等也需要早做准备应对。”

    “方腊小儿……他到底在谋划什么?”林灵素皱着眉头迟疑道,“前番得到消息,他的许多狂热核心死士秘密潜入了苏州,本座当时以为是要对和尚庙和咱们搞事,害的本座急忙从各地调遣高手进苏州,为了借调龙虎山八大道门高手来镇住局面,还被张天师那个牛鼻子敲诈了不少钱。并且咱们还暂时和和尚庙形成联防,然而,却始终不见苏州城的变化,方腊始终没有动作,那些死士也消失了。”

    “贫道有一计可破。”一个中年道士补充说道:“且由我等暗下调查出方腊死士的隐藏地,无需我等去火拼,只要把消息不动声色的透露给官府。听说那个最恨明教、一向手段严酷的酷吏高方平此时也正在苏州,只要得到消息,他肯定会去咬死方腊的,无需我等自己出手。”

    “此计大好,就这么干。”林灵素点头道……</br></br>巨臀妖艳女星曝大尺度床照"!微信公众:meinvgu123 (长按三秒复制)你懂我也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