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503章 较量

正文 第503章 较量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若义父知难而退,因还未生灵涂炭,你依旧可以保全名节。.ΩM”方琴想了想又道。

    方腊身边的司行方,猛的握紧刀子想上前袭杀方琴。不过梁红英提前掐中了节奏,微微踏进了一步,形成了针锋相对的形势,也在契机上,基本封死了司行方动突袭的意图。

    方腊急忙抬手,打住了司行方的行为,考虑片刻叹息一声道:“形势比人强,此番她赢了。不要做无意义的事,这个时候你们上前行动只有三个结果,一,毁了摩尼教。二,我和方琴两败俱伤,我方腊成为异教徒。三,高方平渔人得利。”

    方七佛和司行方这才浑身冷汗,退了回来。

    方琴微微一愣道:“义父是否是在挑拨我和小高相公间的关系?”

    方腊淡淡的道:“是否挑拨,你自己判断,我只是陈诉了一个事实,难道不是?”

    方琴想了想点头道:“兴许义父您没说错。高方平的确在利用我。最近我也读了许多书,和许多人交流过,也和小高相公谈过许多。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真实的人,他说的东西不是虚幻,而是现实。他从一开始就承认他在利用我,他和我论道,剖析了内中的全部厉害关系,他还说世界之所以在运转,就是利害。我不曾想到他能把一些东西如此深入浅出的解释,《韩非子》我自己也偷偷读,但若不是他的解释,我未必能完全领悟。他说喜欢东西就去共赢,他利用我,我也利用他,这是利,大家得到了利益后以和为贵,轻易践踏规则要被群起攻击,这是害,害怕。我的确害怕他,我害怕太多人流血,我害怕摩尼教毁了。于是形成了我和他之间相互利益,又投鼠忌器的局面。他说这其实也叫唯物。”

    方腊迟疑了许久道:“你总归不是池中之物,时至今日,我当然再也影响不了你,指导不了你,说服不了你。”

    “其实从十年前开始,你已经不能影响我。”方琴神色古怪的道:“因为那个时候我现,但凡你禁止的书籍读来却非常有意思。”

    “成王败寇,提你的要求吧?”方腊眯起眼睛道。

    “倘若义父不反对的话,当众辞去圣教主一职,我认为对摩尼教。对您对我,对大家都好。”方琴道。

    方腊沉思了少顷之后道:“我答应你。”

    “教主!”方七佛等人惊呼道。

    方腊抬手打住道:“不要再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我动了这场大水,形势如此,它也能淹死我等。”

    “我等不怕死!”方七佛司行方道。

    “然而我怕,我怕身败名裂。你们没见方琴的坚决吗,没预感到场面严峻吗,现在只要她一句话,我等就是异教徒,以往我等的一切行为都是叛教。”方腊道。

    方琴微微躬身道:“太上教主英明。”

    方腊微微一笑:“当年我采用这个方式,从师父手里拿过大旗,软逼迫他退位。方琴啊,你果然是最能模仿的最聪明的一个丫头,今天,你把当年的形势原封不动的用在了我身上。”

    “谢义父夸奖。”方琴又微微躬身道。

    方腊微微点头,然而又闭着眼睛沉思,酝酿着他的“退位言辞”,实际上方腊在等待的日头继续升高,想拖延至时间到达,城内死士的“圣1战”一但开始,只要场面一乱,就算方琴是“真命圣主”,那时兵荒马乱的情形下,也就未必有人听方琴说什么了。

    在方腊而言,这是唯一拨乱反正的时候。在哪个起乱的时候,若能快有效的于城上击杀方琴,那么方腊认为自己依旧会成为最后赢家。就算击杀“真命圣主”这个大逆不道的事被一些信徒了也无所谓。

    因为那个时候主导形势的不在是摩尼教信徒,而是犹如洪流的民意,“打倒官府打倒朱勔有饭吃”,会成为那股洪流的唯一信仰,方腊有把握通过自己安排在民间的人进行引导,与此同时,于暗中清洗掉相的方琴信徒。那时,我方腊仍旧还是领袖,并且是两浙路的主人,逐渐扩散到东南五路。

    思考清楚的时候,睁开眼睛烂又正在高升的日头,方腊显露出了灿烂笑容,开口之际,不说退位言辞,而是道:“方琴啊,我是长大的,你很聪明,但你有个致命弱点是妇人之仁,不够果断。你和猪肉平为伍,却没学会他赖以生存的核心本领,时间已经到了,圣1战会开始,恐怕你也未必能左右往后的局面。”

    方琴不禁色变,不及做出反应,只见城中的某个方位升起冲天火光,紧跟着听闻到了很强势的爆炸声。

    在大宋很少听闻这样大的爆炸声,所以聚集的几万民众被吓了一跳,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难道传说中的什么“五雷轰顶”出现了?林灵素那个妖道在施法?

    时间的确到了,但出现的标志**件并非是方腊说的那样。

    内外几万人受到影响,慌张情绪在蔓延,的的确确的出现了一些局部骚乱。不过方腊的核心信徒来不及多做什么,韩世忠组织起来的五毛党却早就在开展工作了,在民众间瞎扯犊子“这是旱地见惊雷,预示为开锣,代表这个冬天不太冷,来年是个大丰收”。

    总之各种乱七八糟的说辞都出现在了民众间,扯什么犊子并不重要,人类在不知道生了什么感到害怕的时候,总想听“明白人”来告知一个答案。

    关键时刻,就案的人是谁,答案是什么。

    如果是说“旧天已死,诛杀以朱勔为代表的官府才有饭吃”,那么混乱就会开始。如果答案是“这个冬天不太冷”,那么有希望总是好的,人们会再观望一下。

    尽管方腊的核心信徒现不对后,也开始散步造反吃粮的言论,但他们效力较低,说的又是大逆不道掉脑袋的事。所谓先入为主,玩这套高方平是祖宗,高方平的人既然已经先一步展开工作,而城内始终没有出现标志**件,城门也未见打开,所以方腊的言论掀开的混乱,处于有限程度。

    不过,毕竟城外的人太多又太集中,且已经出现局部小混乱,所以的确在死人。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这些都无法避免。

    借助民众间的混乱,对城头关注度最低的时候,方腊放手一搏,带领方七佛司行方等高手开始搏命,扑向了方琴,想短时间拨乱反正。

    尽管城内出现的标志**件不是他所想的那样。那声震天雷一般的声音,代表自己部署的死士估计出事了,真正的圣1战没能展开。因为方腊是没有炸药的,炸药只有禁军有,一定是禁军找到了秘密据点,丧心病狂的用炸药攻打了。

    形势已然对方腊非常不利,但是方腊想做皇帝,是个宁可站着死的人。他还是愿意放手一搏,进行最后努力,只要快有效的击杀方琴,引靠近城门处的内部近万百姓和信徒的混乱,方腊认为自己还有机会,快带节奏突破薄弱的城门守军,开城放饿肚子的人群进城,那就仍然有机会借用洪流,把懦弱不堪的几千官军埋葬在苏州城内。然后带领暴民们关门打狗,一锅端了整个苏州城里的豪门大宅。粮食和钱财就都有了,也形成了“为民做主”的态势。

    城外几万人在进行局面的混乱,但总体形势还没有大乱。这得朝那边倾斜,是否能快解决方琴,顺便突破城门。

    守军?

    城头和城门已经没有守军了。

    鉴于是腐烂的朱子善带出来的人守城墙城门,眼见外部出现小混乱,城头上有高手相互搏杀,这苏州城的东门城头阵地上,值守的少量厢军已经跑光。

    刘正夫麾下跟随而来的八个护卫有些能耐,但是他们迎战方七佛和司行方两大高手,开场不小心就被杀死了一人,目下以七对二,仍旧处于下风。

    方腊则和梁红英交手,梁红英稳占上风,梁姐现方腊的“乾坤大挪移”也没有想象中的厉害,但也不是等闲,短时间梁红英也没有把握拿下方腊。

    至于手无缚鸡之力的方琴,只能缩在后方,她声嘶力竭的的大喊让大家不要乱冷静,但她的嗓门是有限的,在几万人已经开始骚动的现在,人们没办法去关注她说什么……

    城内下方的近万群体,也出现了一些小骚乱。

    的确有一些声音在传言“旧天已死,击杀朱勔,造反吃粮”,不过与此同时也有“造反不划算,朱家人大部分已经被抓,苏州的未来会越来越好”这样的言论。

    老实说,哪个言论更有说服力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出现了分歧和不同的言论后,会让大家去对比去权衡一下,或许最终仍旧会有人觉得造反抢劫来的爽快,但是做出这样重大的决定在没有形成趋势的情况下,是需要时间去纠结的。

    时间就是生命线,有这个“纠结”的过程,也就导致了尽管城门现在无人值守,却暂时没人去开门放人进城。

    当然有方腊的核心信徒要去开门放人进城,但是也有人数更多的苏州人在阻止。原因很简单,这些人虽然也恨官府也恨朱勔,但是城内的人毕竟不是赤脚的,并不是真的会饿死,事关他们自己的利益,在没有变的更坏之前,他们暂时不主张放“暴民”进城,因为他们也觉得自己也会被抢。

    韩世忠收买了主持地下工作的人到此总算松了口气,局面算是勉强控制住了。目下算是暂时的势均力敌。

    不过平衡打破后,天平只要稍微一倾斜,就会开始泄洪,目下只最终朝什么方向倾斜?

    有一点可以肯定,若不是已经捕捉到恐怖份子据点,第一时间压制住了最恐怖的“圣1战”活动,那么苏州内现在已经到处杀人放火了,一但混乱开始了,城门也就不可能控制住了。

    因为一乱,那些目下正在阻止开城门的百姓就会大难临头各自飞,跑回家照顾家人躲在床下等死,他们一跑,剩下的当然就是“开门党”,城门自然也就在无防卫之下被打开……</br></br>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