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512章 这次被老常整惨了

正文 第512章 这次被老常整惨了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老常不给面子的道:“什么叫不在提及,你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做了什么事,快些说了出来,让大家面子都下得去。..否则你的事通常都是离经叛道的,在老夫不知道的情况下,出了什么乱子就不好了。”

    妈的如何能叫这个老顽固知道此番进苏州去绑架勒索刘正夫,此外如果常维知道内幕后,最致命的问题是老常眼里揉不得沙子,明教必然要被定为邪教叛乱,那么许多事都会乱套,也会打破了刘正夫和高方平之间的协议和默契。

    想着,高方平呼噜呼噜的摇头,就是不说,奈我何?

    常维眯起眼睛道:“行,这事你不说。老夫问别的。高方平你此番犯下重大错误,老夫有打算如下:弹劾你建议朝廷停止你转运使职务行使。因为在非常时期,战争状态下,你为封疆大吏却擅离职守,影响尤其恶劣。在等待朝廷回复,正式定调前,你安分的待在江州,一切行为受到老夫的监控。”

    高方平愕然道:“老常你这是要逆天了吗?”

    常维嘿嘿笑道:“这是跟你学的。老夫被放江南东路,正是用来节制你胡作非为的。”

    高方平道:“常公啊,你不要什么都想知道,什么都想过问,知道的太多真不好。你我算是老相识了,我高方平的确有些毛病这我承认。但是作为你,你不能怀疑你的上司我的忠勇程度,你不能被人当做枪使,给我扯台,给大江南的建设计划扯台。”

    常维道:“被人当做枪使我当然知道。但是对事不对人,现在江南乃是生死存亡之秋,进入战争状态后,你手握几百万人之生死大权,却随意撂挑子不作为,本官职责所在,就是不让你快活。”言罢,指着高方平的鼻子怒斥:“因你的过失,造成重大后果,恶劣影响。所以为此让江南建设计划受阻,是你之责任,不是老夫。高方平你不要混淆视听。”

    我a#¥

    高方平眼冒金星的样子道:“你休要喷口水,你且说,我怎么造成重大后果了?”

    常维冷笑道:“江州法场被劫持,一群原本你治下的水泊贼寇丧心病狂,明目张胆的南下蔑视朝廷权威,劫持死刑犯宋江,此举影响极其严重。你不打算对我交代这事吗?”

    高方平大皱眉头,这下坏了。

    理论上老常还真没有说错,这是个可大可小的问题。决策这事的时候,高方平并不知道自己都被张叔夜给坑了,会派这么一个祸害来江州出任司法一把手。

    若是没有老常来上任,那么劫持法场事件它就不算什么乱子,大宋的这种事虽然不多,却也不是绝无仅有。

    “水泊反贼,乃是你主政郓城时期放纵出来的。那个被劫持的死刑犯宋江,更是你在郓城时期重用的人。”常维冷冷道,“叛变官府参与劫持法场的燕青更是你高方平的人。此外,风马牛不相干的永乐军将主史文恭,于此非常时期不在任上,孤身出现在江州。”

    顿了顿,常维道:“不要把老夫当做傻子,这些事背后没有你高方平的猫腻在其中,老夫打死不信。老夫或许不会怀疑你对朝廷和陛下的忠诚,但是身为江南东路次执掌,若是不过问,老夫就有负朝廷所托。这些事必须要有个说法。”

    “……”高方平开始背脊出汗了,真的是日了狗了,他的理由当然是站得住脚的。

    然而这事牵连较大,在这个敏感的时期,知道的人是越少越好。真走漏了消息宋江和燕青就冤枉危险了。妈的就算是后世,警方的卧底一般也是单线联系,不会说把一切都往上汇报放在官僚的桌子上去。

    因为有时候官僚才是最不能信任的一个群体,不是说他们真的有仇,而是价值观念的不统一,底层的性命在官僚的眼睛里真不算有多值钱。蔡倏如此,常维亦如此,无他,蔡倏会姓,至于常维,他会把宋江和燕青的命百姓轻的多,有必要就会拿来牺牲。这只是一个价值比较问题。

    此外让老常知道内幕,以他的作风脾气肯定不喜欢这样的事,继续往上汇报的话,彻底把水泊逼得狗急跳墙不说,兴许在这个特殊时期,这个事件还会被政敌利用,大作“高方平居心不良,养虎为患,甚至是圈养死士”的文章。

    “常公,这些事暂时不对人公开,不过你要相信,一切在我掌控之中。”高方平道。

    “你确定作为江南东路二号人物,这里有要对我保密的东西?许多事都瞒着我。在江南如此混乱,你一手遮天的手握大权之际,老夫真的敢和你同流合污?”常维道。

    “那就没办法了,你念头不通达是你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晚了,本官累了,常公若没有其他事,我就不奉陪了。”高方平起身。

    老常也起身嘿嘿笑道:“那就走着瞧,似乎我拿你没有办法,但是史文恭已经被我下令抓了,你友好了。”

    高方平眼冒金星的道:“老常你又来这套,曾经在孟州,你就无数次用我麾下的人要挟,坑了我几次,这次又来这手?”

    “请了,是人就有弱点。哪能让你小高无法无天而别人没有办法呢。此番史文恭落在老夫手里,是不是死罪,一定程度就要态度了。”老常也是要走的样子。

    高方平急忙叫住道:“你不要栽赃陷害,抓人,你总得有理由吧,大宋律它还要不要了?”

    常维道:“吆,这可和赵鼎口里的小高相公有很大差别啊,现在开始学会讲大宋律了?”

    高方平尴尬的道:“总体上,律法还是需要的,我不能乱来,你当然也就不能。”

    常维点头道:“算好你高方平还有得救。行,你要理由老夫就给你理由。史文恭身为永乐军将主,受皇帝委任驻防水泊,于此贼势凶猛之际,他随意擅离职守,出现在江州,老夫就要追究。这是一。”

    高方平道:“然而我不同意你追究,水泊什么情况不由你判断,由时文彬判断,另外史文恭南下是私事,有时文彬老爷批准他告假,何来擅离职守之说?”

    常维一副抓住了漏洞的样子道:“这就好,你总算亲口确认他是为了‘私事’而来的。那么他在江州就是私人行为,而不是朝廷的公人。老夫当时亲自经历了劫持法场事件,我亲眼文恭杀了几个人。”

    “他身为宋人当然可以见义勇为,可以制止不对的行为。讲杀人,不讲为何而杀人,常公身为江东提刑官,你这是要耍流氓吗”高方平道。

    常维离开的时候道:“他杀了不止一个,至于死的人到底是谁,是民还是匪,要等待仔细调查。因为在本官的角度,目下并不能确认,死的人到底是叛乱份子还是百姓。”

    “你……”高方平不免有些干着急。

    “不早了,本官累了,若是高大人想通,不妨来提刑司和老夫说道说道。“常维很嚣张的样子就离开了。

    紧跟着,高方平拿起茶碗,就朝着他消失的方位砸在了门上。

    然而这个老常就这德行,妈的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高方平真的已经对他忍无可忍了,当时在孟州是他的地盘,他官又大,那么也认了,然而此番他又来这套?

    “马上!把时静杰赵鼎张绵成他们三,给老子叫来!”高方平摔了茶碗后又拍案怒斥道……

    张绵成他们三进来前听说大魔王暴走了,还摔了一个茶碗,于是在门口不敢进去,扯起了犊子来。张绵成指着时静杰说你先,时静杰则是指着赵鼎说你先。

    “一起滚进来。”适时的,高方平的声音传了出来。

    然后三个家伙低着头走了进去,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什么也不说。

    高方平在堂中坐了下来道:“说说,张绵成你先说,他为何我江州的功臣史文恭,人家不远千里自带饭盒的来帮忙,来压制反贼作乱,他怎么就成为了老常的阶下囚了。这个江州你最熟悉,你为何会任由这个事生呢?”

    张绵成左右手道:“这不关我的事……它史文恭被抓的事,怎么又牵连到我民政口了呢,这应该是时静杰和赵鼎的锅。”

    高方平用指节敲着桌子道:“它怎么就不关你民政口的事了呢?我说了,江州你最熟悉,你当然知道史文恭杀了的那些人是不是江州的,是不是民,我觉得这对于你应该不难判断。”

    “明府你真的弄错啦,它真的不关我的事,那些士虽然目狰狞,身上肌肉尤其达,不像一般的灾民不像做农活的人,不像是外地来的商人。然而,他们的脑门上并没写是好人还是坏人,当时我也不在法场,它怎么就和我张绵成牵连了起来呢。”张绵成赶紧呼噜呼噜的摇头。</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