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536章 人们讨厌变法

正文 第536章 人们讨厌变法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也在屋里听着的小李纲听得热血沸腾,急忙又开始记录。.『.

    方琴有些小兴奋,尤其爱听这句女为悦己者容。

    菊京听得一知半解却又被忽悠瘸了,也如同小李纲一样的热血沸腾,很为知己者死这句。于是她又躁动了起来,身子在木人桩上扭来扭去的,如同一条水蛇。

    某个时候,高方平想继续演讲对她们洗脑,却现菊京很诡异的又以缩骨法脱困了出来,单腿跪在地上说道:“士为知己者死,菊京愿意效命……”

    妈的她说再好听,然而高方平都没听全,早闪去桌子下面躲着道:“梁红英你又反水啊,你是不是偷偷松绑她了?”

    梁红英只得抱拳道:“相公勿惊,一切在我掌控之中,苍井姑娘并无恶意,捆太久的话会影响血脉,那对她有伤害,所以红英给她稍微……松了一些。”

    方琴一阵头大,见他老毛病又犯了,也没什么好说的。大魔王他就这德行,当初调查我方琴时候,他照样躲了远远了,在时在确认了没有威胁,他又穿上了盔甲之后,才过来耀武扬威的。

    “以后不许随便越狱吓人,这成何体统?”高方平在桌子下面呵斥道。

    “嗨。”菊京点头道。

    “还不赶紧的回木人桩去。”高方平又道。

    “嗨。”菊京又答应了,于是起身请梁红英帮忙,重新绑了回去。

    菊京不郁闷,然而梁姐很郁闷。

    方琴觉得这个东瀛美女对自己是个威胁,所以很高兴小高相公不信任她。

    至于小李纲,他对倭女没啥子感觉,所以他对这次不是很在意,没心没肺的。其实小李纲也知道大魔王并不讨厌这个女子,他只是在做出他“制霸一切场合”的姿态来而已。

    被绑了起来之后,菊京道:“期待着大人的再次锤炼,帮助菊京领悟新的境界。”

    方琴李纲他们也不知道这是在说什么。

    高方平道:“你确定你要?”

    “嗨。”菊京点头道。

    高方平就乐呵了,高深莫测的摆手道:“你等先退下,我要滴……不是,我的意思是要引导苍井的心剑之道,她是我的半个学生。这是咱们师徒之间的事,外人不宜围观。”

    “相公某些言辞听来难以理解,其实细思不无道理,你要虚心接受相公的引导。”小李纲离开前是这么交代菊京的……

    高方平很喜欢菊京啊,尤其是她的身材,颜值和身材决定了在高方平她是很正义的。

    梁红英也说了,咱们真不能把菊京姑娘怎么样的,别让她心冷,信任属下不是相公你一贯的作为吗?

    于是,在梁红英作保的情况下,又经过了这次的调教之后,高方平放了菊京。

    “姑娘去吧,把你捉来调查这事也不解释了,生了它就是生了。这事上我有没私心。”高方平嘿嘿笑道,“作为补偿,我能做的是给你些路费,给你一份文书,杭州的倭人商队较少,你可以去密州搭船回家乡去。”

    苍井菊京摇头道:“我不想回去了,我留在江州。”

    “那行,入籍……不行,但我暂时给你江州的居留权,居住在江州满五年且无不良记录又纳税服役的,我可以给你户籍。你就待在这里,遵守大宋律做良民就随你便,违反规矩就乱刀砍死,简不简单?”高方平道。

    “嗨。”菊京真的觉得他的要求很简单耶,又说道:“可我想在您的身边学习。”

    “可以的,鉴于你是高手,还以享受高待遇。然而与此同时,我会对你要求更高,约束你的不在是民法,而是军法。”高方平道。

    “嗨。”菊京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到了这一步,高方平手一伸对随从道:“我提前吩咐打造的刀,快些拿了来。”

    少顷,有人将一把造型奇特的日本武士刀,递在了高方平的手里。

    这是早前吩咐韩毅专门打造的。因为从高方平调教菊京开始,当然是考虑过收服她这么一个选项的,在陪睡和陪护间,高方平选择了让她陪护。

    菊京半跪在地上,抬手双手仿佛个架子一样。

    然后高方平很装蒜的样子,众目睽睽下,亲手把武士刀放在了菊京手里。

    菊京非常激动,这样的仪式对于她真的很重要。这是一种信任和责任,也是她从浪人再到武士的转变。

    在她的家乡有刀的人就很牛了,赐给属下一把刀主要是钱的问题。但是在大宋许多人都有这个能力,但没这个权利。所以现在成为合法的带刀武士让菊京更觉得贵重。

    这把刀并非什么神兵,却是韩毅亲手锻造的,那么它至少是水准之上偏好的兵器。当然偏好只是在大宋,相对于东瀛这个时期的铸造技术,这就是一把宝刀了。菊京正在暗自的窃喜中。

    亲手把刀给她的时候,高方平难免还是汗了一把的,这当然有几率被她包藏祸心的一刀结果了,然而不都是这样过来的,所有手下都是这么来的,还曾经被梁红英控制过呢……

    随着天气寒冷,江州竣工的公屋越来越多。

    分配的方案早就已经在张绵成和时静杰的手里成熟了,但是迟迟没有得到执行。原因是老常叫停,让时静杰张绵成们无法不停下来。

    这是一个神仙打架事件。老常身在提刑司,理论上没有政权。但是他的角色又有点类似通判。他从大宋律角度出,一但他不认可,那是真可以用“违反大宋律”的理由叫停的。

    至于高方平的政策是否违反大宋律,这是个仁者见仁的问题。

    要说合法它也合法,大宋真有公屋制度,既然是公屋,地方官府当然可以根据自身的情况和财政,去制定公屋租金。

    要说它不合法呢,高方平建设的成本以及租金的价格它真的很玄幻,这绝对是对整个大宋官僚阶级的打脸的行动。所以被胡市攻击为“拿着皇帝的钱做他高方平的人情”,老常也是揪住了此点,说高方平违反大宋律了。

    老常给出了司法解释:就是以皇权和士大夫权为中心,官府它先是对皇帝负责的,而不是百姓负责。

    老常他真的这么解释了。这很蛋疼却也很刺痛,然而老常在大宋这么解释并没有毛病。

    毫无疑问这个观点在古代它真的是一种政治正确,并且这不是他老常开的先例,而是文彦博那个棒槌。

    当时的神宗皇帝和士大夫们商议变法。宰相文彦博反对,对皇帝说:祖宗的规矩放在哪,官家你不要做不得人心的事。

    神宗皇帝郁闷的道:“此事惠及老百姓,受益群体最大,为何说朕不得人心。”

    文彦博就说了:官家你弄错了,我朝参与共治天下的是士大夫而不是百姓。

    汗。大宋的这些人就这么牛。所以现在的错不在老常,他也真是在应用前宰相文彦博的先例来说明:高方平在违反祖宗规矩。

    是的老常并不糊涂,他已经高方平的龌蹉心思,高方平这一套就等于是在变法了。在大宋,人们讨厌变法。

    蛋疼的还在于老常不是个奸臣,让高方平无法对他下狠手,否则士大夫群体内真要翻天的。迫害了老常,可不是踢走不得人心的蔡倏那么简单,那真是等于捅了炸药包的。

    对于高方平而言,老常这样的人他真比蔡倏刘正夫难对付的多。

    加之现在有个胡市在上蹿下跳的,所以现在的江州面临着一种另类斗争。一种不会杀人也不会见血,但是却坏了国朝而找不到责任人的局面。

    大宋的问题在于,相较古代而言法治民主过头了。法治的问题在于,出了事是找不到人背锅的,譬如王安石那一群正直的精英把事搞的一团糟后,他们并没有责任还是历史名臣。

    又譬如老常和胡市此番把帝国崛起的计划破坏后将来汉娃被蛮子按在地上摩擦,这也不是他们的错,若在后世就是体制的错,若在大宋就是皇帝和老百姓的错,法律的锅。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其实这就叫法制正确。

    在胡市的强大影响力下,在老常迫于理念和高方平打对台的现在。江州那群曾经被高方平“全民战争”吓到压制住了的士绅阶级又闻到了血腥味,所以他们也活跃了起来。

    在了高方平是银样蜡枪头,并不敢真的打土豪后,他们现在新老仇恨交织一起,干了件大坏事:于这个凛冬节骨眼上,遣散了大量的庄户,造成了大量的老百姓流落街头。

    什么叫被遣散的庄户呢?这要从大宋的土地政策说起。

    大宋的地主家辖区,一般叫“庄”,譬如柴家庄,祝家庄。通过土地兼并后他们就是合法的地主。有点类似欧洲的分封贵族。不同的是,他们在庄里没有贵族头衔没有司法权。但是有自己的治权,且得到官府承认。

    所谓的庄户也就是佃户。一般的苦人和庄主谈好了条件,签下类似卖身契的合约,就住在庄子上,然后种庄子的田,收成的时候缴纳房租和田租给庄主。

    这其实也就是“农业资本化”的初形。那些佃户原则不是农人,而是资本家聘用的工人。

    大宋的庄户和小妾一样是合同工,签五年的有,十五年的也有,还有终身的。但凡签署了的,是被官府保护的,户籍都归属在主家。

    譬如当时的燕青原则上不能撂挑子离开卢俊义,倘若卢俊义去大名县起诉,燕青就要被捉去受刑了。

    现在仿佛示威一样的,时静杰来报,湖1口县等地也来报,有大量庄户就在这几天内被集中遣散了,这几日,各地机构其他事都做不了,就是在给地主们办理遣散手续。

    尽管那些合约等于卖身契,然而遣散不是解放,而是失业。</br></br>厉害的屁股丰满迷人的身材!微信公众:meinvmeng22 (长按三秒复制)你懂我也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