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537章 十年

正文 第537章 十年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时静杰感觉很不好的道,“相公得早想对策,早做装备。..兴许您不回应,他们认为好欺负,其他人也纷纷效仿,那江州在这个节骨眼上,又要多出许多的本地无着落百姓了。”

    张绵成道:“有时候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到底被胡市们怎么忽悠的?这难道对他们有好处?”

    高方平摇头道:“没好处。但有些事没好处也要做,正如把公屋分配给流民我愿意。他们这是在群体性抗拒我之公屋政策。给我压力,理论上啊,这还真能一定程度的吓到我。”

    时静杰道:“这些人是背水一战了。他们觉得若现在扛不住您的政策,他们的地价屋租,迟早跌的不成模样。所以他们提前这么做不是什么大损失,只是把损失提前了几月而已,却可以在节骨眼上让你投鼠忌器去谈判。”

    高方平微微摇头:“错。他们不止是提前几个月损失。而是真正和我和那群他们赖以生存的百姓对立了。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捏在手里那些符合大宋律的‘卖身契’有多值钱。他们最终没有弄懂生产人员就是财富的本质问题。这当然是对我将军,但只要我渡过了这个难关,这部分被遣散的群体,就真正成为了被解放的劳动力。那个时候,他们手里的劳动资产将一文不值,而我手里多了一群真正有农业技术的工人!”

    “为何说解雇了,他们的劳动资产就一文不值了?”张绵成很好奇。

    高方平笑道:“他们剥削那么狠,而这些庄户之所以不能谈条件,是因为签署的长约受大宋律保护。所以别处条件更好的时候庄户不能跳槽。这就是他们手里长约的价值所在。现在遣散了,形势一但反转,想重新请回这些顺手的工人,嘿嘿,在我治下,没有许洪刚蔡倏帮助他们,那么请工得根据市场价格来。那就意味着他们成本大幅提高,手里的田地和房屋,已经不能给他们带来额利润了。”

    顿了顿高方平道:“资产价格,取决于这个资产能带来多少利润。利润下降他们不愿意经营,那么你追我赶的卖盘一出现,它当然就不值钱了。”

    张绵成担心的道:“但是现在大量的田产都在他们的手里,若他们真的顽抗到底,不种植又不卖田。势必再次造成我江州下年的粮食危机,那可咋办?”

    “凉拌。”高方平眯起眼睛道:“你太高了。其实这是最没有立场的一群人,止损撤退,见风使舵,他们比谁都快。”

    ……

    雪已经开始下了,感觉天寒地冻的。

    高方平穿着如同毛毛熊,在菊京和梁红英的跟随下出来散步。江州的街面上,的确多了许多无家可归的群体。

    “爷爷,这个时间城外开始施粥了,咱们走快些去排队,可以领取一份吃食。”一个小孩搀扶着老头。

    “会不会违反规矩被治罪?”老头对此有些担心。

    “不会的,也没有规定说只有城外的人可以领取。听说小牛家也领取到了。咱们得快些,去晚了就没有了。”小男孩催促着走快了些。

    高方平等人对他们进行了尾随。

    事实上施粥还真不对城内住民,但是到了这个节骨眼,天寒地冻的,这些被解雇了的佃户也得吃饭,高方平也不能说不许他们去蹭吃了。

    在城外的流民社区走访许久,类似那个小孩和老头人有不少,并且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小高相公来了……小高相公威武……见过小高相公……“

    高方平只是路过,不过还是有不少人认出了他来,纷纷都停止下来打招呼。

    “小高相公,大家伙出力,房子已经盖好了,也快下雪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等才能搬进去住哩?”有许多人抓住了机会便如此询问。

    也在这边参与工作的方琴以及陈小娅,无奈的方平。这不是她们的工作没有做好,因为这的确是个存在的问题。

    高方平威望再大,但是在胡市的学生说“高方平榨取民意,利用大家服苦役”呼声很高的现在,又迟迟没能住进公屋里,只能在外面继续驻扎在帐篷中。于是,大家总归也就想法和疑问开始多了起来。

    方琴凑近低声道:“我知道相公你很难,若真的兑现不了,压力太大无法分配,至少你也对大家交代一声。没事,我相信大家会理解的。其实大家伙原本也就没指望官府的公屋,来这里能有次序保护,能有口热粥吃,能临时免除了碳税盐税,度过这个冬天,许多人已经满足了。”

    “请小高相公上台,给咱们指引,给咱们讲讲。”一个头大脖子粗的婆娘说道,她不是流民而是伙夫,算是“国企员工”主持施粥的人。

    讲个蛋啊,话说高方平现在主要想找人单挑,还真没啥子好说的。

    然而小李纲和梁姐对此很有信心,知道这家伙一向最会蛊惑人心了。

    迟疑片刻,高方平也只能站在了高处,拿着大喇叭道:“各位,我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因为此番老子也醉了。我不喝酒也醉了。”

    所有人都楞住了,梁姐脸色绿,这个天寒地冻大家没屋子没吃饱的现在,大魔王哪壶不好提,却和大家说喝酒的问题。

    高方平继续道:“都知道我会说话,会忽悠。其实我会个蛋。大家遇到困难遇到不公,就会有怨气,你们都想听着你们信任的那个家伙,亲口给大家陈诺一个美好的未来,一个伟大的远景。真相是什么呢,真相是你们颜值爆表鲜衣怒马,制霸一切场合。而实际上为了维持住你们所东西,我已经臭大街了,我不寂寞,但是我孤独,并且要在这条路上继续前行。”

    “兴许有天我会在遍体鳞伤中成熟,刚毅,进而披上铠甲走至巅峰。但也有可能我会被他们推倒在地上摩擦。妈的谁知道呢,自古以来成王败寇。到了那一天你们的命运会如何呢?”高方平环视了一圈道:“这我真不知道,所以我无法编造一个结果出来忽悠你们。”

    所有人就此愣住了!

    的确,大魔王通常给人的形象是战无胜,制霸一切场合。很少有人去想,万一有天他被加强版许洪刚捉去吊路灯了咋办?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历史没有真相只有结果。我现在做的事,范仲淹相公他也干过,他的结局是不停的换任,病死在了途中。”到此高方平提高声音道:“我就是要做我想做的事,兴许我是错的,但与此同时我要问,那群反对我的人凭什么认为他们就是对的,谁给他们背书!拿什么举证!那个胡市他妙笔生花,辞藻华丽,在听取他‘我骗大家服苦役’的论点之前,我要求你们去想通一个问题是:以前他说了什么。他是否真的代表了你们之利益。”

    这下碉堡了,有许多人傻傻的方平。

    也有一些之前被影响了的群体猛然现:胡先生似乎还真没代表过老子们的利益呢,那为何这几日,会有些信了他呢?

    “打倒胡先生!”陈小娅又不认识几个大字,也不是老胡的学生,便开始呐喊了。

    “打倒胡先生!”于是万人雷动的场面就开始了,纷纷举手呐喊。

    高方平难免汗了一把,妈的要是在动第二次全民战争的话,铁定被朝廷捉去喝茶去,还是洗洗睡了。

    于是高方平抬手打住,等静止下来后又道:“他没造反,也没逆天,无需打倒他。我的目的是让大家知道,以他为的那群人,不一定是对的。”

    “相公的度里能撑船。”李纲又很受感染的说道。

    李纲的拍马屁,难免让高方平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高大了起来。

    事实上许多大头百姓也非常的幸福,都被高方平的“草根文采”给震住了。他们现在想的多,就像听人说点什么,那些文绉绉的话他们不爱听也听不太懂,但高方平此番虽然没能真的说出一个蛋来,却也让他们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有点热血沸腾的样子。

    “我的后半段道路怎么走?老实说我现在并不知道。”

    高方平提高声音道:“兴许我会被他们如同打压范仲淹一样,一会广东一会广西,一会西南一会西北,那会让人一事无成,一晃眼也就江湖老去了。但那其实已经不是最坏的结局,好歹在做官,好歹是个相公。所以我并不十分关心将来。但是在其位而谋其政,只要我还在江州,我就不接受他们对我政治讹诈,房子盖起来了就是要用来住!他们让我收三百文的租金,我当然知道那也不算贵,然而我不同意。不同意的理由是:老子就是不同意。”

    几乎全体性的兴奋了起来,纷纷拍手呐喊,喊什么的都有。有些是在胡言乱语,但是也都是表达着他们的激动和高兴。

    张绵成捂脸了,同样作为一个曾经的父母官,也有过不少场次的演讲宣传啥子的,但和大魔王那真的没法比,不比还有脸,还觉得比较周正,一对比的话就必须捂脸了。

    到这里许多人都知道他要犯浑,要彻底和老常他们决裂了。

    方琴及时的高声道:“咱们知道相公面对着大压力,其实三百的租金也可以接受,甚至一些人暂时住不进公屋,继续忍耐一下也是可以的。范仲淹相公的前车之鉴,房子可以没有,但是江州不能没有您啊。”

    “是啊,先放放也可以的,我等不懂事,给小高相公添加麻烦了。”有许多人都纷纷说了起来。

    高方平抬手打住道:“压力不压力的,扯这些犊子无用。它虽然是个问题,不过这是我高方平的问题,而不是你们的问题。今天我在此宣布,公屋正式开始分配,不用再去问谁同意,依照早前德1化县的分配办法执行,谁的屋谁就住进去,赶紧的,在下雪前,手续可以后补,甚至不补他又能咋地?有哪一个敢驱赶你们说你们不合法的,不用妥协,让他来找我。租金维持一百文,往后每年依据运作维护情况,依据粮食价格比值,做适当调整。此外,此番被地主解除了户籍合约的,亦无条件参与分配,不过要讲究先来后到,排队等候。暂时没分到的不用急,要有信心,只要江州还是我做主,只要你们信我,你们的问题我一定给予解决。”

    全场沸腾!

    等他们静止了下来之后,高方平道:“我对大家只有一个要求是:勿忘初心,不用在寄人篱下的同时,咱们江州仍旧困难,要自力更生,坚苦创业,全力以赴的参与我大江州的建设计划。吃的不多,住的不好,其实胡市他真没说错,这是在服苦役。这公不公平呢,这当然不公平。但是各位,正如我当初力排众议出阵天子庙口,正如种家军中许多娃战死的时候肚子里是空的,正如范仲淹相公鞠躬尽瘁客死他乡。不是所有的事,都可以用利益来衡量的。时代需要奉献,并且始终有人为此在努力。”

    许多人受到感染,眼睛红了。

    高方平最后道:“我不是英雄,我只做我想做的事。我强势的要求你们奉献十年给我,不问条件,不计得失,前赴后继。但是将来,我还给你们的子孙一世景秀繁华!”

    到这里冬天就不太冷了,万人雷动的场面感觉上恍惚是盛夏。

    张绵成已经不捂脸了,明知道大魔王在忽悠,他也热血沸腾的跟着喊口号,激动的不要不要的。

    小李纲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也不知道是不是激动之下传说中的癫痫作,总之蛮危险的,好在菊京姐姐急忙把他救治了过来……</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