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539章 人未走茶已凉

正文 第539章 人未走茶已凉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年轻啊,小高总归还是太年轻了。..”

    中书省之内,手持常维弹劾文书的张叔夜捏了捏眼角,又眼文书,叹息一声。

    事实上老张听人弹劾猪肉平已经是一种常态,基本都免疫了。然而此番是新常态,常维可不是“其他人”。就因为这样,不得不让老张认真的审视常维的弹劾理由。

    “规则,他是用来遵守的,而不是用来破坏的。这个高方平他老是搞特殊,给相爷您捅了太多的篓子。”一个中书官员试着道。

    “他高方平除了会闯祸,并没有太大的过人之处,我始终觉得他的一切都是吹出来的。他号称骁勇善战,然而此番,他也栽在了他一手放纵的水泊贼寇上面。相爷,卑职认为水泊迟早还会出事的。陶节夫对此已经很不高兴,就因为他小高不作为,水泊声势越来越大,有传言现在梁山的规模已经接近万人。”

    张叔夜想了许久道:“空穴不来风,常维既然弹劾高方平这么多问题,一定是有些原因的。但是老夫,始终有点舍不得放弃这个不良少年。各位,骂一个人何其简单,但有时候真要想一想,他能成功走到这步,他真的是欺名盗世之辈?”

    大家面面相视了起来。

    张叔夜道:“他骁勇善战这真不假。当然水泊被他放纵至今日局面,那也是实实在在的。这当然不是好事,事实上老夫也是西府的副执掌,水泊梁山做大,老夫当然也不高兴,不止他陶节夫会这么想。只是骂他猪肉平的同时,咱们也必须郓城带动下整个济州的财税形势的大幅改善,这难道是假的。尽管水泊被放纵做大了,但思考其剿灭的难度和代价,并且整个河北地界上的匪患,并没有比以前更加严重,这就是事实。”

    顿了顿,张叔夜又道:“譬如此番江南东路上的几十万流民集中在江州,而不出任何乱子。常维也于行文中顺带提及了,民众过冬问题不大。在整个江南东路大灾的前提下做到这一步,就非他猪肉平莫属。”

    张叔夜环视了一圈后道:“你们都别不承认,这事落谁头上都是灾难,都不敢去做事。事实上老夫早于你们之前,就有过要撸他小子下来凉拌个三年五年的想法,打算等他想通了戾气收敛了,在出来做官也不迟。然而此番江南大水,朝廷难为无粮之家时,京兆府文书进京宣布边境形势紧张之际,老夫是真吓了一跳的,于是我就开始思考另外一个问题:真是把他猪肉平撸了下来,冷了他的心,国朝内忧外患之际,如此多的大坑等着有人去填,我问你们,你们谁是这个料,谁愿意去跳坑?”

    “相公威武,原来是高瞻远瞩,要留着他高方平填坑用的,这样一来我等就放心了。”大家纷纷说道。

    张叔夜多问了一句:“此番蔡京之门下省,面对常维弹劾高方平的局面,有何动静?”

    一个心腹官员抱拳道:“相公勿要担心,目下他们尚无动静。现在蔡京和陶节夫相公决裂,忙于和陶节夫斗法,恐怕已经无精力顾忌高方平的不良作为。”

    这一瞬间所有的声音都停止了,作为张叔夜党的人士,大家觉得形势一派大好,不是小好。

    然而张叔夜皱了一下眉头,依照形势分析,目下蔡京的确和陶节夫决裂了,但其实老陶的戾气并不重,也念旧,蔡京当年是的确对老陶有恩的人,所以张叔夜始终不信蔡京和陶节夫的过节有多深。他们不应该闹这么严重,却生了!

    所以这个局面让张叔夜怀疑,就连蔡京此番也被人算计了,兴许问题就出来那个险些被杀了的郑居中身上,与此同时,最近有一个名字在朝廷的曝光度忽然多了起来:蔡卞。

    兴许这些才是问题的所在……

    “曾经,老爹你也像他一样的年轻过!像他一样的热血澎湃过!现实的残酷,范仲淹相公的遭遇让您心冷,进而您改头换面开始猥琐。现在又一个仿佛当年的您仿佛范相公似的人出现了。老爹您无法变得在年轻了,也无法找回您曾经的斗志来了。但您可以帮助他成事,于是,就像您自己的成功一样!”

    大名府留守司的一个房间里,梁希玟正在对老爹上眼药。

    已经接到调令回京师的老梁也是醉了,愕然了许久后斥道:“你今天吃错药啦,何用你这么给老夫洗脑。你这还没过门呢,就开始教老夫馊主意,为你夫君说话?老夫就奇怪了,我什么时候这么无脑热血过,说的根真的似的?还我的梦想呢。老夫年轻时候一点也不像他,你就会睁眼瞎说。”

    “奥,那您就不管他了是吧,现在打击他的人挺多的,他会扛不住的。”梁希玟担心的道。

    “那是他自己闯的祸能怪谁。现在局面非常复杂纠结,你啥子也不懂,一个女儿家莫要过问政治。”老梁说道。

    “由外公把他整倒了,您也没有好果子吃,唇亡齿寒。”梁希玟不服气的道。

    老梁念着胡须喃喃道:“女儿啊,你还真弄错了,现在要整死他的恐怕未必是你外公。”

    “那还有谁?”梁希玟好奇的道。

    “总之,这些事你就别管了。”老梁摆手示意她离开,别来烦人。

    然而梁希玟不走,说道:“那好,你说要尽快完婚的,要不您先把我送江州去完婚再说,我有密探来报,他都管不住自己纳了好多小妾,去晚了,他恐怕都有孩子了。”

    “哎呀小家子气,人家那么大一才子,有多少小妾要你管,真是的,整天想些没意义的东西,和你母亲一个德行。想完婚,那是两月前老夫的想法,至于现在,再等等老梁非常奸猾的样子道。

    梁希玟气的抓墙,老爹真是太猥琐了,居然形势不对又变卦了。这么恐怕此番小高真的麻烦大了,也不知道面临着谁的算计。否则爹爹不会这么猥琐的。

    无奈的在于老爹雅随和,其实他是真有主见的人,不会轻易的接受谁的撒娇和忽悠的,譬如自始至终,高方平就没能忽悠老梁在北1京实行钱庄事宜。

    想着这些,梁希玟握紧了拳头,也不知道,此番那小子是否还能果断的冲出重围,另外,也不知道熊猫怎么样了……

    随着老梁的任期结束,他便收拾铺盖自然回京了。

    老梁前脚一走,北1京生耸人听闻的大事——裴炎成去找北京驻泊司都统制徐宁,借调集两千精锐,在北1京仿佛搞运动似的,大肆抓捕涉及走私的辽人,以及和卢俊义有关的一切人和事。

    一夜之间,河北豪强卢俊义被抓,和卢家有关的一整条黑幕利益链,几乎被裴炎成动用禁军给连根拔起,真个是快狠准。

    有北京大灰狼之称的老裴非常不给面子,明知道燕青是高方平的人,但介于在他大名县名册上燕青是卢俊义家的人,于是老裴大笔一挥,燕青就成为了通缉犯!

    他以为他给高方平找了个大麻烦,然而一打听,汗,早在一些日子以前,燕青那个反骨仔已经叛变高方平上梁山去了,所以这个通缉犯还真就名副其实了。

    贾晓红躲过了一劫,鉴于她是女人,不至于太过干涉主家的事,又已经在手续上提前被卢俊义休了。老裴也就不至于把高方平的“爱妾”定为通缉犯了。

    好在,当初卢俊义迫于名声上的压力休了贾晓红,其实那个形势正是裴炎成用计制造出来的。目的就是要让贾晓红和卢家再无瓜葛。

    不是说真要等着“保护伞”梁中书离开,老裴才敢抓卢俊义。早在一段时间前,裴炎成已经秘密掌握了卢俊义的证据,足以抄家。之所以不立即行动,那是因为一但那个时候撸了卢俊义,那么卢俊义名下的庞大财产合法的那一部分财产就要被高方平借用贾晓红的“继承权”给撸了去。

    对此老裴念头不通达,于是忍到了现在,卢俊义中计休了真正的保护神贾晓红后,老裴才动手的。

    换个人,就算是卢俊义的正当生意财产也是可以找理由抄没,只是说老裴没有那么奔放,而且高方平不是省油的灯,以他小子捞钱那丧心病狂的手法,肯定要带着贾姨太来分一杯羹的。

    至于老裴为什么会忽然就掌握了卢俊义的诸多罪证,始于一个契机,始于那个刚刚在梁山掌权的宋江。

    “恩相,出事了。您部署在北方的财源卢俊义被抓,牵连非常之大,无数家产被抄没。”

    京师方面最先得到消息的藤元芳,急急忙忙来蔡京的书房问计。

    和前些日子相比较,蔡京更显得苍老了些,心态上有种英雄迟暮人未走茶就凉的意味。

    是的古往今来都是这样的。所谓的人不走茶已凉,蔡京仍旧在位,却越来越多的人不给面子,门生说抓就抓,都不待打个招呼,这就是古往今来任何时期的一种失势表现。

    在红火时期,哪怕蔡京还不是相爷,所谓的蔡党那是碰都碰不得的,鸡犬升天说的就是这个。</br></br>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