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545章 水运仪

正文 第545章 水运仪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边说边走,关七已经能别处见不到的江州城市群了,些,就仿佛钱。Δ  』 』』.ㄟM

    早就有消息,那群饿着肚子的人以一种神奇的效力近乎军队的纪律早在很多月前就积累了大量的毛皮。这些东西在宋国不稀奇,也就少数顶尖好的货有象征意义的,能够作为奢侈品在汴京的贵族阶层拥有市场。

    但是那些还可以制作皮甲,在苦寒又好斗的吐蕃地区很有市场。

    这些生意对于别人有难度,但是对于一带一路上的奇人关七,他号称是个东西就能卖得掉。是个好东西,他就能以大价钱卖掉。

    除此之外,小儿咳嗽丸,肥皂等等,那都是重量级的独家货。蜂窝煤以及炉子,并非什么大秘方,可以吸取经验后复制回去。

    以往来说,这些生意东京也有。不过东京那样的大染缸太复杂,作为世界的中心,各方势力的角逐之地,一般人在汴京所能拿到的份额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花费很大的代价上下打点。

    但是根据经验,现在的江州只是起步,商贩相反撤退了许多,这就是一块已经被确定的未开美玉,关七今趟来,就是打算吃下江州的一些份额,得和高方平谈了。

    事实上前些日子走了一趟京城后,关七京造船厂的那架京兆郡王号后就已经知道,尽管小王爷号翻船了,但是大宋这架机器已经点火了,将后来会越来越恐怖。

    大船就不去想了。当务之急,就是要拿到足够多的“高氏运输车”。

    是的,就是上好的木质结构下的装配了减震系统和轴承的车辆。

    那是高方平手里一个里程碑似的奇迹,不但可以节省运力,大幅的减少运输时间,还能减少太多路途上的各种幺蛾子。以往走货,没有说哪一趟路上不修车不换车的,但是有了高方平的轴承车之后就可以。

    遗憾的是现在汴京猪场产能不够,订单实在太多,官府内部的换装恐怕也得排到四年后。所以此番来江州,关七想搞到一批运输车,以便扩大商队。

    蜂窝煤啊什么的没问题,可以仿制,但是小小的轴承,以及流水线工艺组装的木车,却是一门大学问。自诩一大文明之一的波斯,能出可用轴承的竟是一个没有,能出质量合格毛病少的木车的人有,但是却不多。

    因为不论是关七也好,还是整个波斯文明也好,没人明白什么叫“工业化”。

    工业化他未必需要机器生产作为要件。其实工业化是一种行业标准。

    高方平提出了想法,手下无数精英参与技术验证,日以继夜的测试成熟之后,它就成为一种标准,虽然还是采用手工,但术有专攻,专门挑选有天赋的人针对性的培训,只让他们完成一个环节。包括木匠在内也都打破了万金油模式,全部依靠磨具,依照制定出来的标准,推工就是推工,削工就是学工,锯工就是锯工。让工人在简单的环节里更容易专精。

    这样在各种严格标准流水线下产生的物品,哪怕是用手工,它也效力非常爆表,并且品控做的大幅好于这个时代的任何物品。

    轴承先不说了。总装就是一门学问,仅仅是什么技术含量的木车,高方平麾下产出的质量,它真和民间产出的完全不是一个质量,使用寿命有天壤之别。

    要扯的话,一个技术优良经验丰富的大工匠,他整体制造的木车肯定比高方平的质量好。问题就在于有多少大工匠?他又有多少产能?既然是大工匠,就近乎于噱头和艺术领域,他制作的木车要价多少呢?

    于是大工匠的好车,只能作为权贵家的艺术奢侈品使用了。至于民间用于生产的,是各种参差不齐非标准的产品,张三家的车轮和李四家的车轴还不一样,所以坏了后在外地临时制作代用品,那就是低效。

    高方平麾下的木车,几何机构相对合理,承重协调,且关键工艺和流程上经过反复提炼,已经成熟。他们生产的东西就有这么猥琐,想质量差都做不到,并且最容易出问题的地方,还有标准的备用零件可以跟换。这些全都是优势。

    关七自诩除了轴承外,其他的可以全部仿制,他不信强大的波斯那么多能工巧匠却做不出木车来,然而他也尝试了,真的做不到。因为工艺流程的理解不一样,总装是一门简单的大学问,波斯工匠当然可以组装起木车来,也勉强可以使用,但哪怕是用高方平产出的部件组装起来,就是有不对的地方。

    这些简单说,就是整个工艺底子的不同。就像后世某个年代,高方平的叔叔厂里从德国引进的机床出了问题,需要修理,有说明书图纸,技师们也能扯散,扯散后也都认识那些零件是干什么的,但组装起来就是不正常。然后从德国飞来两个工人,人家照着说明书组装了起来就开机正常运行了。能奈何。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涉及到整个行业的累积和认识。没有什么东西是绝对精确的,每一个零件的组合间都有误差,零件越多的组合就越难,吃透“累积误差”的总和进行平衡总平衡,就是总装工艺的学问,那真是要功底的,不是说部件和图纸就可以组合的。

    同样的道理,把B2战略轰炸机全部扯散送给印度阿三,附送全套结构说明书作为礼包,但印度人十年也不能让B2飞起来。

    这些东西没有捷径可以走,全靠行业的累积和功底。高方平现在拥有的东西是《九阴真经》,并且是不害怕泄密的九阴真经,别人轻易练不成的九阴真经。有道是,别人有能力开始修炼高方平的九阴真经时,其实他已经自成一家,无需九阴真经了。

    除了高方平那些神奇不可复制的“强大装备”外,高方平制霸江州的形势就是关七眼睛里的巨大商机,以高方平的管理风格,可以分分钟组成无需技术的劳动密集型的纺织行业,依托他的管理和流程优势,产出标准之上的大量纺布。

    关七号称是东西就能卖得掉,大量的廉价纺织品走贫民阶层,去卖给那些光着屁股的吐蕃土著,诈骗他们手里的马贩来大宋,这绝对是大宋官府嘴巴笑歪的一件事。

    波斯的纺织业也不算差,不过根据高方平表现出来的制霸一切的强势上七有信心,在贡献奸计给高方平后,可以用江州生产的纺布运到波斯去进行倾销,打死那些波斯纺商。

    这对于波斯人关七来说是,是买办行为,然而没关系,关七觉得商人的节操就应该这样。并且关七有把握,说服那些波斯商人和当权者“造不如买”。彻底依托高方平的猥琐倾销品毁了整个波斯的“自我生产”能力后,制霸一带一路的关七觉得:我就是波斯富了。

    关七真的是个很有想法的商人,他觉得这一套思维乃是他在这个时代店的独门秘籍,一定能够说服“大宋主义者”高方平的。

    至于这种有可能把波斯文明废了武功的行径,关七才管它洪水滔天,老子会把大部分财产都转移来法制社会大宋,嘿嘿。

    “头,为何你总能制霸丝路,搞定一切问题,秘诀在于什么地方?我觉得吧,咱们的战力虽然强,却也不是天下无敌啊?”武士头子好奇的问道。

    “要有光,要猥琐。谎言永远都是美丽的,于是要多说谎。一个部族日子难过的时候,正确方式是教他们生产,自力更生。但这么说其实会会被他们宰了。那么咱们就要教他们造的不如买的便宜,然后我就找来他们需要的东西,胡乱的加价三倍卖给他们,记住这个时候咱们是他们的恩人,他们会保护咱们。”

    过了天子庙峡谷,来到距离江州城不远的地方,关七眼睛都,州城外十里之地的丘陵地带呆。

    手下武士们也不知道老大在想啥,不过说实在的,他们也不知道前方那架依河而建的巨大“城楼”是什么鬼东西。

    “头,您见多识广,见过这种设计的小城楼吗?江州又不是边境地区,为何会建设这样的军事设施?”手下的武士头子问道。

    关七久深深了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的道:“这不是军事设施,也不是城楼,而水利农业装置!“

    “农业装置这模样?”手下武士们纷纷笑倒在了地上,“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东西,农业装置?果然宋人已经走入极端,农业并非王道,他们却执着于此,还投入如此巨大的人力物力,修建这样古怪的所谓农业装置?”

    “你们懂个屁!全部闭嘴!”关七吼叫了起来。

    于是手下全部闭嘴了。只见关七仍旧死死盯着那个依河而建的巨大的“城楼”,该怎么形容那个东西呢?

    确实的说这样的构想和设计,以及这样的工建能力,在关七的眼睛里已经是属于天顶星科技,要称为鬼斧神工也不为过。这些猥琐的宋人竟然做到了用特殊工艺锻造出来的强大龙骨,直接从河低用巨大的青石作为四个支柱耸立起来,形成了一种鬼斧神工:一座建设在江面上的“庞大城楼”。

    这当然不是城楼,从形式上二十多米,四四方放的模样,有点像是宋人特有的“水运仪像台”。

    历史上的水运仪像台是人类最早的天文装置,在古代来说,的确可以算是工建方面里程碑一样的奇迹,内中的结构精巧又复杂,到处是衔接,到处是齿轮密布。

    这么说有点抽象,简单说:大宋的水运仪像台,像是一座庞大的精巧钟表结构,正是欧洲钟表设计的先祖。

    历史上并没有关于这些更详细的记载,许多人的概念中,欧洲的崛起是吸收了美洲土著的尸体和营养,然后吸收了强大的波斯文化从而崛起的。但是高方平固执的认为,欧洲从波斯吸收的文化是波斯从大宋偷走的,譬如欧洲后来的类似钟表类的精密机械传统,祖宗绝对是大宋的水运仪像台。

    汉家文明不仅仅孕育出了四大明那么的简单。

    当然了,水运仪像台是天装置。不过这个世界上,其实道理都是共通的,高方平建设的这个“城楼”比水运仪像台更大,更高,更强。内部结构更精巧合理。比大宋原有的水运仪像台的技术含量,直接提升了半个档次。

    那么这个城楼的真实作用,其实是个大型水泵。

    利用河水流动的推力,在辅助以牛拉动转盘作为推力,推动新锻造工艺下生产出来的巨大叶扇运转,内部各个器件依托轴承依托杠杆原理运转,最终把河水泵起来,通过管道,强行产生巨大的压力,把水源推送上丘陵高地。

    这个伟大的构想高方平早就在计划,并且于主政江州之际在汴京的冶金工建团队骨干到达后劳动力不缺的时候,就已经正式的研攻坚。

    当然,高方平并非工业机械设计出生的,所以尽管当时有了构想后,要设计这一装置,哪怕在麾下无数精英的帮助下依旧有些抓瞎。

    猥琐的在于高方平是官,和皇帝关系好,而正好张商英执掌匠作监,大宋的机械设计的巅峰技术“水运仪图纸”,就作为机密放在匠作监内,于是高方平当然就有办法弄来研究学习。

    张商英文采方面是把好手,这方面基本等同于一个白痴,他总以为在元祐年间设计完成的水运仪已经是二十年前的技术,过时了,无需当做最高机密对待,于是他肤浅的认为,他现在正在攻克的大船衔接技术才是顶尖技术。于是,老张不和高方平共享荣德帝姬号的建设经验,却用水运仪的技术,和高方平交换大型龙骨锻造方面的一些技术经验。

    嘿嘿,换就换嘛,于是这才有了现在这座大型的“水泵城楼”。

    把水送往高地丘陵有什么用呢?答案是:可以养活更多的人,因为会多出原来没有的梯田来。这就是生产力的提升。</br></br>厉害的屁股丰满迷人的身材!微信公众:meinvmeng22 (长按三秒复制)你懂我也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