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云巅牧场 > 006 真假难辨

006 真假难辨

作者:磨砚少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一溜烟小跑地回到屋子里,将笔记本电脑打开,原本今天如此疲劳,他根本没有开电脑的打算,但现在显然已经不一样了。他现在不仅一丝睡意都没有,而且还精神百倍!

    手机里有几条未读短信,随手翻了翻,大部分都是那群抵达迈阿密疯狂的同学们发过来的,他们已经做好了肆意狂欢的准备,春假从今天下午就已经开始了。

    暂时把短信放到一旁,没有着急回复,陆离率先打开了搜索网站。可是看着网站的空白格,他居然有些发愣,因为他对艺术一无所知,根本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入手,仔细想了想,最后还是从画家本人开始了解。

    埃德加-德加,法国人,他富于创新的构图、细致的描绘以及对工作的透彻表达,让他成为了十七世纪晚期现代艺术的大师之一。他最著名的绘画题材包括了芭蕾舞演员、其他女性、还有赛马。他通常被认为是印象派,但他有些作品更加具有古典、现实主义、浪漫主义派风格。

    毋庸置疑,德加是一位值得钦佩的大师,在他的作品列表中,“调整舞鞋的舞者”、“赛马”、“等待出场”、“芭蕾舞剧院的休息室”等等都备受赞誉。不过,德加的作品大部分都保存良好,要么是博物馆、要么是私人馆藏,几乎很少有作品流落在外,所以几乎很少在拍卖场上看到德加的作品——至少公开拍卖是如此。

    那么,陆离刚才找到的这幅画,真的是德加所做吗?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那幅克莱斯勒大楼不是德加所做,撇开风格相去甚远不说,德加1917年就去世了,距离克莱斯勒大楼的落成还早着呢,这也让陆离的心不由沉了沉。

    考虑到其他素描画作没有任何署名,看起来不过是素人的临摹或者练习,克莱斯勒大楼这一幅又率先排斥在外,再加上德加为人熟知的作品都在已知的地点保存完好,种种迹象似乎都在暗示着,这一幅署名为“德加”的家很有可能也不是真的。

    不过,陆离还是没有轻易放弃,就连空间戒指这样神奇的物件都出现了,为什么德加就不可能是真的呢?至少,从绘画内容来看,芭蕾舞女,这无疑是德加最著名也最擅长的绘画对象。

    于是,陆离开始登陆各大艺术论坛,不仅仅有国内的,还有国外的,尤其是特别关注了其中关于德加的帖子。转眼两个小时就过去了,陆离的脖子都已经酸了,笔记本也快没电了,但他还是没有找到任何与这幅画相关的信息,甚至于内容相近相似的画作也没有看到。

    就连万能的网络都没有找到信息,陆离有些没辙了——艺术方面的问题,他是真正没有任何办法。虽然说从门外汉的角度来看,绘画风格确实十分相似,内容也完全符合德加的模式;但即使是门外汉,陆离也知道,那些顶级的绘画大师,总是有着无数后人前仆后继的模仿学习,越是著名的画家,假冒的仿制作品就越多。

    比如说在巴黎的蒙马特高地,那里就常年有落魄的画家们在现场临摹梵高、毕加索之类的大师名作,然后以十五欧、二十欧这样低廉的价格贩卖给游客。

    所以,这幅德加难道真的是仿冒的?亦或者说,他的搜索方式不对,没有寻找到有用的信息?

    拍了拍脑袋,陆离立刻明白了过来,门外汉终究是门外汉,隔行如隔山,这样专业的问题自然还是要询问专业人士才行。上学期在选修影视编辑这门课的时候,他曾经到艺术学院采访过几位学生,与其中一位至今依旧有联系着,只是,陆离隐约记得,对方好像不是绘画专业的……但,至少比陆离要专业。

    先为笔记本插上充电器,而后在通讯录翻找了一会,一个电话就直接拨了过去,现在已经凌晨一点了,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在休息,不过现在是春假期间……“嘿,玛丽安在说话,谁在另一边?”

    玛丽安-斯坦,这就是陆离至今依旧保持联系的朋友。

    “嘿,玛丽安,这里是十四。”陆离开口说道,另一边立刻传来了玛丽安那明朗的笑容,“十四!你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还是说,你也在沃克的派对上?”说话间,电话另一端就传来玛丽安那自言自语的声音,“你在哪儿呢?我没有看到你。”

    “哈哈,不,我不在迈阿密。”陆离下意识地假设,没有想到一猜一个准,“噢,你真应该过来迈阿密的,今天下午开始,这里就已经完全疯了。”玛丽安那饱含遗憾的声音传了过来。

    在玛丽安继续客套唠嗑之前,陆离率先开口切入了主题,“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有些专业问题想要咨询你。”

    “凌晨一点?十四,你可真是一个浪漫的家伙。”玛丽安那戏谑的口吻让陆离哑然失笑,却也有些窘迫——这个时间点确实不太合适,“等等,我出去再说,这里正在玩真心话大冒险游戏……”话音还没有落,听筒里就传来了雷鸣般的吼叫声,天崩地裂,热闹得不像话。

    “呼,我正好需要一点新鲜的空气。”玛丽安感叹道,身后的声音逐渐小了下来,“所以,你想要咨询什么?”

    “额……我不太确定,你是美术专业的吗?”虽然有些失礼,但陆离还是直接说道。这总比询问了之后,才发现自己乌龙了,要来的礼貌一些。

    “哈哈,十分有趣。”玛丽安干笑了两声,“我是芭蕾舞专业的。”

    陆离瞪圆了眼睛,然后也跟着干笑了两声,“哈哈,看来我的专业素养还是不够,距离成为一名正式记者显然还有一段距离。”如此诙谐的回答,成功地让玛丽安爽朗地大笑起来。

    “说吧,有什么问题想询问,虽然我不是美术专业的,但现在我身后那个屋子里可着实有不少。”玛丽安还是慷慨地提供了帮助。

    陆离轻轻舒了一口气,“朋友在家里阁楼发现了一幅德加,可是我们上网搜索了半天,却也找不到画作的相关信息,所以想着会不会这是一幅仿制品之类的。”陆离终究没有说出这幅画是自己的,毕竟刚刚才发现空间戒指,他还是希望能够把个人信息保密。

    幸运的是,玛丽安没有过多八卦,尊重朋友的**是最基本的礼貌,“德加?你应该知道他最喜欢绘画的对象就是芭蕾舞女伶吧?”玛丽安话语里流露出一丝俏皮,“你把那幅画拍几张照片,然后发给我看看吧,即使我不懂,我也可以过去询问一下那些美术系的家伙。”玛丽安干脆利落地就伸出了援手,“对了,记得不要开闪光灯,你把画作放在灯光柔和的位置,近距离拍摄,这样比较好。”

    “避免我们把真迹也毁坏了,是吧?”陆离也开了一句玩笑,而后两个人就挂断了电话。

    陆离回到卫生间,把那幅德加搬到了房间里,然后寻找了一个合适的光线角度,咔嚓咔嚓在不同角度拍摄了几张照片,全部一口气都传给了玛丽安。

    坐在原地等了等,心情一时间却有些澎湃,难以平复。于是,陆离干脆就起身,到卫生间里完成刚才的工作——刷牙,此时嘴巴旁边的牙膏沫子都已经干涸了,漱了漱口,重新刷了一遍牙,而后又好好地洗了一个澡,满身的疲惫总算是松懈了下来,紧张和期待的情绪也消散不少。

    拿着那杯装着种子的清水,回到房间,看了看手机,玛丽安居然还是没有回复,看来美术专业的学生也被难住了。正当陆离准备把手机放下时,铃声伴随着震动就响了起来,把他吓了一跳,来电显示赫然就是玛丽安。

    接起电话,然后就听到玛丽安那亢奋的声音,“十四,十四,十四!你朋友真的是翻找出了老古董,告诉我,他的父亲是不是参加过二战?不然,就是他的爷爷?”不过,这种涉及**的问题,玛丽安也没有打算听到回答,她随后就接着说道,“这幅画的确是德加的作品——撇开真假不说,但是在德加晚年的时候,他的确创作过一幅叫做’化妆舞者的入口’的作品。从画作的内容、绘画的手法、创作的风格来看,这一幅就是传说之中的那幅画!”

    陆离的心脏猛地一缩,这居然真的是德加的作品——或者更为准确来说,德加真的创作过这样一幅作品,至于陆离手中这幅是不是真迹,那就另当别论了。

    所以,这意味着什么?这不仅意味着陆离得到了一个戒指空间,还意味着他赢得了一个机会,一个重新规划未来、重新安排生活、重新作出选择的机会,如果这幅德加就是真迹的话……想到这里,收缩的心脏开始猛烈跳动起来。

    抬起头,看看周围纽约那宁静的夜色,一种不真实感席卷而来,今天发生的所有一切都太过不真实了,视线最后落在了左手小指那枚平淡无奇的尾戒之上,心潮澎湃!未来的曙光瞬间变得清晰明了起来,期待感高高的扬起,随后又重重地落下,那种患得患失的情绪,让陆离有些失态。

    “呵。”陆离不由轻笑了起来,既是自我调侃,也是幸福满溢。</br></br>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