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云巅牧场 > 正文 023 去留之间

正文 023 去留之间

作者:磨砚少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回到榉木牧场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此时的纽约才刚刚揭开狂欢的序幕,但在这座小镇里却是万籁俱静,耳边可以清晰听到溪水流动和微风轻拂的声响,世界安静得彷佛只剩下自己。

    在莉莉的坚持下,罗纳德亲自把他们送了回来,确认柯尔和陆离都没有问题之后,这才离开。

    目送着柯尔回到旁边的小木屋后,主屋里就只剩下陆离一个人。今晚喝了不少啤酒,虽然没有醉,但脚步还是难免有些飘忽,他真的好久没有尽情放松、尽情享受、尽情派对了。脑海里的画面依旧栩栩如生,熊熊燃烧的篝火、香气四溢的烤猪、旋转翻飞的裙摆、明眸皓齿的少女、载歌载舞的牛仔……似乎那欢声笑语还在空气里回荡着,余音绕梁。

    环视一圈陌生的大厅,不过是第二次回到这里,陆离却已经产生了一种归家的熟悉感,那些陌生的摆设却在细细地讲述着属于丽兹的生活痕迹,亲切而宁静,陆离可以在脑海里描绘出自己坐在门廊里静静看着日出日落的模样。

    顺着台阶来到二楼,走廊左右尽头各有一个屋子,左手边的是主卧室,中间有两个房间,右手边尽头的则是客用卫生间。

    打开主卧室的门,里面空荡荡的一片,只有一个床架和一张八角柜,与楼下大厅不同,所有的生活痕迹似乎都被抹去了,彷佛从来没有人在这里生活过一般,穿过卧室那硕大的玻璃窗,皎洁的月光和闪烁的繁星清晰可见,隐约还可以看到静谧之中缓缓融入黑夜的牧场,房间里的清冷和落寞将阴阳两隔的残忍衬托得越发清晰。

    重新将卧室门关上,陆离重新回到了走廊中间,随意打开一个房间,打算今晚就在这里将就一个晚上。

    房间里有一张单人床,天蓝色的格纹床单;墙壁上张贴着一张“教父”的电影海报,还有一张“回到未来”的海报;靠门的书柜上塞满了书籍,上下四个架子都满满当当的;正对面靠窗的地方有一张大书桌,上面零散地摆放着一些小玩意,彷佛昨晚依旧有人在这里生活一般。

    陆离忽然就意识到,这里是迪伦的房间。丽兹小心翼翼地保存着屋子里的一切,那薄薄的一层尘埃应该是最近才累积起来的。

    这让陆离的脚步停留在了原地,静静地打量着这个空间,桌面上那个小小的自由女神像钥匙链吸引了陆离的目光,他不由自主地走了上前,拿起来细细打量了一番,他知道,这就是他送给丽兹的那个钥匙链——果然,摆放在旁边笔筒上挂着的,赫然是一个大红色的中国结,陆离当时把钥匙链和中国结共同作为丽兹的出院礼物,送给了她,美名其曰:来自中国还有纽约的祝福。

    看着手中的这两份礼物,丽兹不仅没有随手塞在哪个角落,而且还精心保存了下来,保留在了迪伦的房间里。记忆拼图里的最后一块拼凑了起来。

    突然陆离就想起了还在家里的母亲,那个总是默默微笑地注视着自己的母亲,那个用双肩支撑起整个家庭重担却毫无怨言的母亲,那个鼓励自己去追逐梦想放手一搏的母亲,那个用宽厚羽翼为自己挡风遮雨的母亲。

    丽兹从来没有在陆离面前谈起过迪伦,但是眼前的这个房间,每一个细节却在讲述着那段永远都不曾离去也不曾消失的回忆。

    陆离曾经看过一段话,它说,人的一生会经历三次死亡。

    第一次是他断气的时候,从生理学角度来说,他死了;第二次是他下葬的时候,人们前来参加他的葬礼,怀念他的一生,从社会学角度来说,他死了;第三次则是最后一个铭记他的人把他忘记的时候,从情感角度来说,他才真正地死了。

    在丽兹的故事里,迪伦是不是从来都不曾离开过呢?可是,现在丽兹离开了,迪伦是不是也就离开了呢?

    窗外的狂风吹动了树枝,发出沙沙的声响,夜晚的静谧在蔓延着,仿佛在叙说着榉木牧场的故事。

    陆离退出了房间,小心翼翼地将房间门重新关上,然后来到了靠近客用卫生间的那个房间,这显然就是客用卧室了。

    整个房间的格局与隔壁十分相似,不过却简单大方了许多,白色的床单整洁而干净,床尾的书桌上摆放着一盏台灯,上面还有两本笔记本,门口那个柜子上放着一盆鲜花,萎靡的花蕾尚未完全凋谢,看起来像是昨天或者前天摆放的——应该是柯尔为了欢迎他的到来准备的。

    陆离将行李放置了下来,拿出洗漱用品,来到了卫生间,开始为就寝做准备。

    站在镜子前刷牙,投影里的自己略显疲惫,长途旅行再加上不间断狂欢,他确实感受到了些许疲劳。但疲惫之余,更多却是放松,前所未有地放松,似乎整个人都完全松懈了下来,那种惬意和随性让身体的疲劳一扫而空,精神抖擞。

    陆离不由再次想起了那个问题,关于未来他应该如何选择?城市和农村,到底选择哪一侧才是正确的?德加的画、榉木牧场、未来职业规划、生活的选择和坚持、梦想和自由……一个个琐碎的话题洒落下来,却找不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陆离必须承认,仅仅只是一个下午而已,他就爱上了这个小镇,爱上了这里的生活。当然,陆离知道牧场生活没有那么简单,管理牧场也肯定没有想象得那么轻松,他现在仅仅只是看到牧场积极的一面罢了,就好像刚刚抵达纽约之后经历了四十八小时不眠不休狂欢之后的状态,游客和居民看到的生活面貌是截然不同的。

    但陆离却可以感受得到,在这里,生活是那么充实又是那么悠闲,这是真正与纽约截然不同的世界。

    每一天都有忙不完的农活,可能甚至比许多白领工作都要更加繁重,而且收入也远远比不上华尔街那群精英份子;但这里却可以感受到生活的真谛,不是为了金钱而活着,也不是为了活着而活着,而是真心实意地为自己活着,细细地感受生活所带来的酸甜苦辣。

    每一天都有经营问题需要考量,投资生意远远比为别人打工要更加复杂,看看丽兹举步维艰的经营就知道了,一不小心,不要说一幅德加了,即使两副德加也都会赔进去;但这里却有着大把大把的时间,真正地享受生活,尽情地享受双手劳动带来的快乐,肆意地享受天高海阔的自由。

    整个下午,他没有掏出手机,也没有确认网络,但却过得无比快乐。

    阳光、氧气、草原、森林,视野的开阔让心境都变得辽远起来;骑马、放羊、酿酒、烧烤,双手亲自收获的喜悦让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都变得真实起来;歌唱、跳舞、啤酒、运动,调动肌肉的奔跑让人变得懒散又随性。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古人诗词里梦寐以求的生活正在一步一步演变成为现实。

    还有丽兹,有着温暖笑容的丽兹。

    今晚和莉莉认识了之后,丽兹的形象越发饱满丰富起来,那个曾经相处了一个月的老太太,和蔼而睿智,唠叨而温暖。她将自己一生的心血留给了他,她将寄托了自己对儿子怀念的家园留给了他,她将包含了哀伤、幸福、失落、希望的回忆永远地留在了这片土地上,留给了他。

    就好像隔壁房间一样,这个牧场就是丽兹存在的证明,也是丽兹一生的心血。丽兹之所以将牧场留给了陆离,不仅仅因为是对儿子的思念,更是因为对陆离的信任,她相信着陆离会这将会成为一份礼物,在陆离的手中传承下去。

    如果牧场消失了,丽兹也就真正地消失了,还有迪伦也将永远地消失。

    陆离知道,他完全可以把牧场拍卖,就好像那幅德加一样,然后将丽兹的馈赠带回中/国,开创不同的生活;又或者是追寻着自己新闻专业的脚步成为一名自由记者,为新闻事业奔走。但,他不想。

    他想要留下,因为丽兹,因为牧场,更因为他自己,他想要留在这里“风吹草低见牛羊”,他想要留在这里“偷得浮生半日闲”,他想要留在这里“策马奔腾肆意人生”。更重要的是,他想要重新建立榉木牧场,他想要让父母也可以到这里养老,他想要亲手构建属于自己的未来和自己的生活。

    当想法冒出头之后,就像是星火燎原一般,再也停止不住,这着实把陆离吓了一跳。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冲动,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时意气,因为他对经营牧场一无所知,因为他才刚刚来到这里一个下午,因为即使将德加拍完之后他也远远没有到座山吃空的程度……选择了牧场,不仅意味着选择了陌生,选择了挑战,还意味着选择了未知。

    可是,想法就无法遏制地蔓延了开来。陆离握了握拳,做出了选择。

    他,决定继承榉木牧场!</br></br>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